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五章.碎石.

仙道求索 第二十五章.碎石.

    仿若风吹花丛,带出一阵花雨。朵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向那四个石儡急速飞去,带着令人眩晕的美丽,和深深隐藏在底下的危险。

    李宇寒看到徐清凡突然变出来的朵朵鲜花的一瞬间,就在潜意识里发觉到了危险,但当他想要指挥石儡躲开这些美丽且看似无害的花朵时,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朵朵鲜花纷纷沾到那四个岩石傀儡身上,一瞬间,李宇寒似乎觉得时间都停顿了。接着,轰鸣声接连响起,阵阵爆炎火光开始在石儡身上不断的闪现着,带出阵阵烟雾。爆炎中花瓣接连落下,却又是一阵美丽的花瓣雨。

    可惜,李宇寒此时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美丽。在那些美丽而危险的花朵爆炸的一瞬间,李宇寒只觉得心神巨震,体内土灵气一阵混乱,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知道,这是石儡受到伤害之后他作为主人所受到的反噬。

    当烟雾散尽,花瓣落下,那四只傀儡依然还在,但身上的岩石肌肤却出现了无数道深深裂痕。

    接着,一阵刺耳的“吱吱”声响起,就见那四只岩石傀儡身上的裂痕不断的变大变深。随着那些裂痕快速的蔓延并连在了一起,石儡开始崩塌,碎为块块大小不一的岩石散落在整个擂台上。不一会那些碎裂岩石也化为土黄色的土灵气,消散在天地之间。

    直到这时,周围围观的人群才反应过来发出阵阵惊叹声,而那名作为裁判的长老也看着徐清凡眼神奇怪,显然既是是他也不知道徐清凡这是用的什么道法。

    “好恐怖的道法,那四个岩石傀儡竟然这么轻易的被打碎了。”

    “这个道法好漂亮啊,威力很好大。”

    “师兄,你也是木系修仙者,这个道法你会吗?”

    “从来没听说过这种道法,特征这么明显,威力有这么大,我应该知道才对啊?”

    听着石台下人群纷纷的惊叹议论声,徐清凡嘴角泛起一丝苦笑,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要出名了,可惜这并不是自己所愿。

    “爆炎花,刚才那些是爆炎花。”李宇寒愣愣的看着地上散落的花瓣和碎石,突然开口说道。

    “的确是爆炎花,宇寒你好见识。”听到李宇寒的话,徐清凡淡淡的笑着回应道。

    “应该说师叔你的道法很奇特。”让徐清凡惊讶的是,李宇寒这时说话的时候竟然还能笑的出来。

    “刚才石儡被我击碎之后,你应该受到反噬了吧?现在你连地缚之术都已经无法维持了。无法限制我的速度,这场比赛还有继续下去的意义吗?你认输吧。”

    有些人,虽然是对手,但你就是无法对他产生恶感。而李宇寒无疑就是这种人。所以徐清凡看着他变得惨白的脸色,忍不住劝道。

    “有些事,既然已经决定了,又有了目标,就应该坚持下去。不是吗?”李宇寒却只是淡然的笑道。

    “好吧,那我们继续吧。”徐清凡看到李宇寒这么坚持,无奈的说道。

    说着,徐清凡双手手指如魔幻般不停的变幻着,无数的反泛着金属光芒的如飞刀般形状的嫩草出现在徐清凡手指尖,随着徐清凡双手不断挥扬,急速的向李宇寒射去。

    “刃草?”李宇寒轻声说道。

    一时间,李宇寒只觉得放眼所及皆是绿色嫩草向自己飞来。但李宇寒并不觉得这些看似娇嫩的绿叶射在自己身上时会比刀砍在身上能好多少。于是急忙连掐指决,只见又是一道厚实宽大的岩石墙壁突然挡在他的面前,挡住了那些刃草的攻击。草石相击,溅起阵阵灰石。最终,虽然那岩石墙壁被这些刃草刮出了道道深痕,却也把刃草全部挡落在地。

    徐清凡在发出上百道刃草的同时,身形也跟在刃草后面急速向李宇寒冲去,速度之快,身后甚至留下了道道残影。

    但当徐清凡绕过那道突然出现的石墙,来到李宇寒面前准备抓起他向场外丢去时,却发现李宇寒脚下突然泛起阵阵白光,光华散尽后,一帆白色的小舟出现在他的脚下,正是徐清凡第一次见他是他脚下那件飞行法器,拖着李宇寒快速飞上了天空,也让徐清凡抓他衣领的手扑了个空。

    “师叔道法果然玄妙。”李宇寒脚踏白色小舟,在半空中低头对着徐清凡轻声说道:“晚辈自愧不如,只得借用法器之利了。师叔勿怪。”

    “法器也是你实力的一部分,没什么好怪不怪的。”徐清凡抬头看着在半空中静立的李宇寒,淡淡的说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中却很是懊恼自己竟然忘了李宇寒还有一件飞行法器,这样一来,没有天时地利的自己就要落尽下风了。

    “师叔你能这么想就好。”李宇寒点头轻笑着说道。同时又从袖中拿出一面土黄色的三角小旗,上面绘制着飞沙走石的图案,对着徐清凡解释道:“这是晚辈除了脚下的‘白云舟’之外唯一的一件法器,名叫‘落石旗’。威力还算是不错,师叔千万小心。”

    说着,李宇寒很缓慢的把那把小旗轻轻一挥,似乎那面旗帜很重一般。接着,那面旗帜上绘制的巨石突然变得灵动起来,一个比磨盘还大的巨石直接飞出旗面,朝着徐清寒快速砸了下去。

    看着这块重达数千斤的巨石向自己砸落,徐清凡微吃了一惊,但却毫不迟疑快速移动身形躲到那巨石的攻击范围之外。

    “咚~~~”随着巨石自半空的落下,大地一阵强烈的震撼,自巨石跌落处石台裂出了道道细微的裂痕,天地间不断回响着阵阵巨响。而围观的众人中有许多功力较低者也险些立足不稳跌倒在地,可见这巨石落地时威势之大。

    当徐清凡刚闪到巨石三丈之外,却又有一块巨石向他砸来,无奈之下徐清凡只好再次闪避。可是这些巨石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断的朝着徐清凡砸落着。

    随着巨石不断的落下,五号石台上的比试的声势也越来越强。整个大地摇摇欲坠仿佛地震一般,巨石落地时的巨响更是仿佛响彻了整个九华山,把许多本来在其他石台周围观看对决的旁观者也吸引到此处来。

    新来的观众看着那脚踏白舟不断手挥三角小旗砸下数千斤巨石的李宇寒,和在石台上不断快速闪避留下道道残像的徐清凡,不禁目瞪口呆,这还是辟谷期修仙者之间的战斗吗?实力简直已经不差于闻名于整个九华门的九华双杰金清寒和凤清天了。

    场下,某个巨树顶上,站立着一个体型宽大的胖子,面容和善,总是笑眯眯的眯缝着本来就不大的双眼。但很奇怪的是,他如此庞大的体型站在树顶处却仿佛没有一点重量似的,树顶连弯都没弯一下,只是随风轻微摇摆着。

    而在他的旁边,则有一名中年修士脚踏一个样子仿佛羽毛的法器静立在半空。正是当初和李宇寒一起迎接陆华严和徐清凡师徒的另一名修仙者——盛宇山,看着场上的场景面色肃穆。

    “宇山,你说他们两个谁会赢?”那胖子笑眯眯的问道旁边的盛宇山。

    “不知道,两人功力相当,那徐师叔道法玄妙,身形诡异;而宇寒则经验丰富,法器强力,胜负只在两可之间。”盛宇山淡淡的说道。

    “哦?我还以为你会说李宇寒会赢呢。毕竟那徐清凡上一场打败了你的弟弟盛宇极,而且李宇寒也是你的知交好友。”胖子还是笑眯眯的说道,丝毫没有因为盛宇山的冷淡而生气。

    “希望是希望,事实是事实。”

    “不过真没想到这两个都具有闯入前五名实力的同门竟然现在就遇到了。不是传说门内已经偷偷的把这些种子选手分在不同的擂台了吗?”胖子奇怪的说道。

    “估计门内高层认为这徐清凡名不见传,而李宇寒又是一个‘宇’字辈弟子,所以就认为他们实力低微了吧。毕竟第五号石台名声最大的是东方清玲师叔。”盛宇山带着微微嘲笑的神情说道。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次徐清凡的赢面居大哦。”胖子沉默了一下后,突然笑道。

    “怎么说?”盛宇山问道。

    “李宇寒刚才在他的岩石石儡被打碎之后就已经受到了道术反噬,受了不轻的内伤,现在更是连‘地缚之术’都已经无法维持了,可见他体内灵气受损有多严重。而那‘落石旗’攻击力固然强大,但使用起来灵力却也消耗极快。而且他还要同时维持脚下的‘白云舟’,估计不久之后体内灵气就要枯竭了。而那徐清凡虽然现在躲得狼狈,但他体内的灵气却并没有怎么消耗。所以说,在李宇寒灵力枯竭之时,就是他失败之时了。”胖子说道,脸上似乎还带着点惋惜的味道。

    “不一定。”盛宇山反驳道。“固然现在宇寒体内灵气受损严重,但你难道没发现吗?随着巨石不断的砸落,那徐清凡躲避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少了。也许在宇寒灵气消耗完之前,他就已经输了。更何况,以宇寒的心思紧密,他难道会没发现自己的劣势吗?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找到应对之策了。”

    “那我们试目以待好了。”胖子也不反驳,只是笑眯眯的说道。

    而在这时徐清凡也发现了情势渐渐开始朝着自己不利的方向发展。随着巨石落地的越来越多,徐清凡也发现自己的躲避空间越来越小。这样持续下去,自己早晚会因为没有躲避空间而被巨石击中的。而看这巨石的威力,徐清凡知道自己一旦被击中,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徐清凡一边躲避着朝自己砸落的巨石,一边皱眉自语道。“应该要做一些改变了。”

    说着,只见徐清凡双眼间青灰两色光芒闪动,手指尖不断变化出一朵朵毛茸茸的白色花朵,每朵花上都散发着淡淡的雾气。

    正是可以以花体散发浓雾的奇花异草——雾花。

    每当徐清凡手指尖变出数朵雾花,徐清凡就把它们随手抛落在地。就这样徐清凡一边躲避着空中落下的巨石一边随手抛落着雾花。随着石台上落地的雾花越来越多,整个五号石台上的迷雾也越来越浓,最终,徐清凡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这一片迷雾中。

    李宇寒发现了这变化后,也停下了手中挥舞着的法器‘落石旗’,皱眉看着眼前这一片浓雾,却哪里能找的到徐清凡一丝身影?李宇寒尝试着挥舞‘落石旗’砸下几块巨石击落到迷雾中,大地震动之下迷雾翻涌,却没有一丝迷雾要被击散的迹象。

    无奈之下,李宇寒只有停在半空中静静的等着,等石台上笼罩着的迷雾自行消散。

    随着时间的推移,迷雾却只是越来越浓,没有一丝要消散的意思。就在围观众人忍不住发出了阵阵嘘声而李宇寒也渐渐不耐的时候,异变突起!!

    只见一棵巨大的绿树突然冲出迷雾,转眼间就冲到李宇寒脚下不远处。仿佛是时间快进,这棵树在短短的数息的功夫就生长到了数十年才有的高度。而徐清凡正站在树的顶端,手一挥,数条暗青色的青藤快速从他手臂如蛇般射出,缠绕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李宇寒身上。

    接着徐清凡缠着青藤的手臂一挥,李宇寒站立不稳就从白云舟上跌落下来。重重的摔到擂台之外。

    “呼~~~总算是赢了。”徐清凡轻出了一口气。为了赢这场比赛他可谓是费劲了心力。先是用迷雾挡住身形,然后又变化出生长极快的“百年木”,托着自己靠近空中的李宇寒,最后又用“铁藤”把李宇寒捆住挥落到场外。可谓是费劲了心力。

    轻轻的从树上跳落在地上,徐清凡先是收回了雾花,驱散了迷雾,然后看着作为裁判的长老,等着他宣布自己获胜的消息。只是让徐清凡奇怪的是,这名长老只是眼神很诡异的看着自己,却迟迟没有宣布自己获胜的消息。

    “是因为自己修炼的《枯荣决》神通让他觉得奇怪的原因吗?”徐清凡暗暗猜测道。

    场外。

    “结束了。”盛宇山也跟着长出了一口气。

    “是啊,这个徐清凡还是战斗经验太少了。”旁边站在树上的那个胖子惋惜的叹道。

    就在徐清凡觉得这个长老表现很奇怪的时候,突然李宇寒的声音从场上响起。

    “灵石柩!!”

    就在徐清凡暗呼不好的时候,徐清凡身周的岩石突然快速的隆起,瞬间化作四面大掌,把徐清凡死死的埋在了地下,再也没有留下一丝气息。在埋在地下之前,徐清凡看了一眼那被自己挥落到场外的李宇寒,惊讶的看到那李宇寒的身体早已化作一块和他很像的石像碎裂在地,却只是一个替身。

    直到这时,李宇寒真正的身形才在石台角落处慢慢的浮现。

    “好心计,好手段。”场外那个胖子抚掌叹道:“先用一个‘石像替身术’化为自己的形象站在‘白云舟’上,然后自己偷偷落在石台的角落里用‘隐身术’藏住身形,最后再在徐清凡自以为胜利的时候用‘灵石柩’打败了他。看来到了最终十六强赛的时候,我遇到他就要小心了。”

    “谢谢夸奖。”盛宇山那平淡的表情上也露出一丝笑意,说道。

    “我又不是夸你。”

    “我和李宇寒亲如兄弟,你夸他就等于夸我。”盛宇山淡淡的说道。

    场上,李宇寒惨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只是却有些苦涩。这场比赛他终于赢了,代价是把他的底牌全部亮出,而且灵气消耗严重,没几天很难恢复。尤其是最后时刻,他不仅要同时维持着‘白云舟’,还要施展‘石像替身术’,同时还要对自己施展‘隐身术’,对他负担极大。最后更是施展了中级高阶道法‘灵石柩’,消耗空了他体内最后一丝灵气。可谓是惨败。

    但不管怎样,这场比赛还是赢了。

    “获胜者是……”场边的长老也认为是李宇寒获胜了,要宣布结果的时候,异变再起。

    只见徐清凡被大地覆盖处突然慢慢的不断出现裂痕,更是冒出“吱吱”的石头破裂的声音。在众人惊骇的眼光中,数百棵青竹猛然从地底冒出。虽然青竹冒出时大地的碎裂,徐清凡也从自己被压印处跳出身来,猛然向李宇寒扑去。

    看到向自己扑来的徐清凡,李宇寒也想抵抗,但体内却哪里还提的出一丝灵气?就在李宇寒在想办法的时候,徐清凡已经冲到他的面前,一根刃草从徐清凡的手指尖化出,抵在李宇寒脖颈处。

    “这回应该是你的真身了吧?”徐清凡问。

    “这回是了。”李宇寒苦笑道。

    “五行之中之所以说木克土,是因为不管是如何坚硬的地面,都无法抵抗生长中的植物,只能被慢慢长大的植物涨裂。你最大的失误就是没有把我从擂台上打倒,而是想要把我用地系道法封印,但这对同修为的木系修仙者来说是不可能的。”徐清凡看着李宇寒因为灵力消耗过度而惨白的脸,幽幽的说道。

    “我明白了,我认输。”李宇寒说完,就昏倒了过去。他刚才消耗的灵气实在是太严重了。

    “获胜者,徐清凡。”另一边,作为裁判的长老说道。

    场外。

    “看来是我猜对了,最终还是徐清凡赢了。”胖子对面色铁青的盛宇山说道。

    “你只猜对了结果,但没猜对过程。”盛宇山看到李宇寒昏倒之后,就御使着法器向场上快速飞去,空中只留下这么冰冷冷的一句话。

    “看来这次门内大比,高手辈出啊。越来越有意思了。”胖子看着飞向场上的盛宇山,幽幽的说道,在看那树顶,却哪还有胖子的身影?

    徐清凡走下石台之后,却看到金清寒已经等在场下了,于是笑道:“看来我们之间的打赌是我输了。”

    “我的对手没你的强。”金清寒淡淡的说道。

    就在徐清凡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却忍不住身形一阵晃动,面前的金清寒眼疾手快的一把把他扶住。

    这场比试对李宇寒来说消耗严重,对徐清凡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连续使用《枯荣决》的神通,对他的负担也很大,体内的灵气消耗了十之八九。

    “没事,我就是体内灵气消耗过度了。”看着金清寒关心的眼神,徐清凡笑了笑说道。

    “你就是徐清凡?”就在金清寒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清淡的声音。

    “我就是,怎么了?”徐清凡转过头去,却看到一人双手托着昏倒过去的李宇寒,神情冷淡的看着自己。

    “我叫盛宇山,你第一场打败的盛宇极是我的弟弟,这场打败的李宇寒是我比亲兄弟还亲的兄弟。”盛宇山盯着徐清凡的双眼,说道:“记住我的名字,最终十六强赛的时候,我会亲手打败你。”

    说着,盛宇山头也不回的托着李宇寒转身离去。

    “不知所谓。”金清寒重重的哼了一声。

    “金清寒,别人怕你‘九华双杰’的名头,我可不怕。实力并不一定就是要和名气成正比的。”盛宇山的身影越来越小,只把淡淡的声音留在场边。

    “哼。”金清寒盯着徐清凡的背影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对徐清凡说道:“马上岳师兄就要比赛了,你是回后山打坐恢复,还是去看岳师兄比赛?”

    “去看岳师兄比赛吧。”徐清凡说道:“反正打坐也不差这一会。”

    “好吧,一起去。”

    第二天的比赛,就这样还在持续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