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章.孤独.

仙道求索 第三十章.孤独.

    当徐清凡拜别了金清寒,回到了自己在后山的洞府后,才猛地发现,当师兄岳清儒不在了之后,这个被他当做是“家”的地方,现在却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两件屋子,阳光敞亮。徐清凡一个人,心情却又变的压抑。

    只有一个人的家不是真正的家。

    热闹喧哗的比试、围观众人的惊呼鼓掌、和金清寒白清福两人畅谈,这些明明是刚才才发生的事情,但徐清凡却感觉它们一下子都变得悠远,似乎整个世界都要弃他而去的样子。一丝叫孤独的莫名情绪缠绕在徐清凡的心头,越缠越紧,仿佛就要融入徐清凡的整个灵魂。而徐清凡则躺在自己床上,闭着眼细细品味着这突然而来的孤独。

    上次心里出现这种叫孤独的情绪的时候,还在二十年前。那时徐清凡才十七岁,一只妖兽毁掉了他的家园,杀死了他的父母族人,只有徐清凡一人只身逃在茫茫南荒中。那时天地间仿佛就只有他一个人,也就在那时,徐清凡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

    但没过多久,徐清凡就遇到了陆华严,从此又有了师父和师兄。虽然师父严肃威严,师兄唠叨且略带迂腐,但徐清凡从此之后却再也不是一个人。

    而现在,短短二十年间师父师兄相继过世,天地间似乎又只留下徐清凡一个人了。

    虽然徐清凡还有一个朋友金清寒,但金清寒性格冷僻,寡言少语,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却不是一个好的交谈者。徐清凡可以在最危险的时刻毫不犹豫的把背后交给他,但作为朋友,徐清凡总觉得和金清寒相处少了些什么。最重要的是,徐清凡并不习惯把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他这个时候更习惯自己一个人面对。

    “现在又是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徐清凡闭着双眼,喃喃自语的说道。和他血肉相连的“枯荣尺”似乎感受到了他心中那深深的孤独,微微散发着暗青色的光芒,带着淡淡的暖意,似乎想要以此来驱散一丝徐清凡心中的寒意。

    孤独再现,比上次来的更清晰,更猛烈。

    ……

    最终十六强赛将在三天之后开始。

    在这三天里,徐清凡终于克服了一个人的不适,也渐渐的开始习惯了孤独。

    习惯,真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人一旦习惯了某种东西,就很难再改回来了。孤独,也是一样的。

    在这三天里,徐清凡在“木灵丹”的帮助下也终于恢复了往日全盛时期的功力。听完白清福的介绍,徐清凡对于自己能不能在十六强赛中夺回师父陆华严的遗物“三丈青绫”有了很大的担忧。这次的十六强的对手都实在是太强了。徐清凡自认为自己无论是功力、道法还是法器都不占优。

    可惜,三天的时间太短暂了,无法让徐清凡的实力再有所突破。

    当年陆华严赐给徐清凡的二十颗“木灵丹”到现在还剩下八颗。必须要说的是,以徐清凡现在的修为而言,陆华严用“青龙蟒”的血肉和各种灵药的灵根所炼制的“木灵丹”的功效十分明显。徐清凡能在短短的十年间就从辟谷前期突破到辟谷后期,这个“木灵丹”居功甚伟。

    甚至徐清凡能感觉得到,自己如果接连服用“木灵丹”的话,很有可能会在短短二三年间就突破到灵寂期。只是那样依靠灵药来增加实力的话会造成境界不稳的后果,对后面的修行很不利,所以徐清凡对服用“木灵丹”的问题上一向慎重。虽然陆华严断言徐清凡此生最高也只能达到灵寂后期的境界,但徐清凡对于自己能否突破到结丹期却一直没有放弃努力。虽然即使努力也只有万一的可能性,但如果放弃的话就连万一都没有了。

    虽然连续服用会产生境界不稳的后果,但木灵丹的珍贵也可见一斑,如果不是这次门内大比对徐清凡很重要并且徐清凡现在体内的灵气又消耗的很严重的话,徐清凡是绝对舍不得用它来恢复功力的。

    就在徐清凡这种即担忧又期待的心情下,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门内大比的最终十六强决赛转眼即来。

    这天,云淡风轻,浮云白日,碧空如洗。一场春雨一场暖,虽然九华山因为有护山大阵的原因而没有四季之分,均是气候如春,但一场春雨过后气候依然变得暖和起来,温煦的微风吹在身上让人不由的心中一轻。

    十六强的比试依然是在凌华殿前的广场上,各位长老也依然静静的坐在广场前的高台上,或者高兴于自己弟子进入十六强,或者失落于自己弟子的淘汰,表情各异。

    广场上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那十六个作为淘汰赛的石台均已不见,而是换成一座长宽均约三十丈的大型石台,作为十六强决赛的比试场地。

    这天,徐清凡早早的就来到凌华殿前的广场上,发现随着比赛的深入,围观的众人也越来越多了起来。此时在石台下周围等着的弟子足有千人之多,而广场前的高台上,也多了许多徐清凡没见过的前辈长老。由此可见这门内大比最终十六强赛的受关注程度。

    “你看,那个就是徐清凡,这次门内大比的第五号热门。”

    “我看这个人很一般啊,没什么高手风范,他真的很厉害吗?”

    “东方清玲知道吧?以前风头多盛啊,一样是他的手下败将。”

    “恩,我看过他出手,道法炫丽奇特,非常厉害。”

    当徐清凡来到广场上之后,听到远方众人的窃窃私语声,徐清凡心中不禁苦笑起来。现在自己竟然也成了风云人物了,可惜这些都不是自己所愿。如果可以,徐清凡更愿意回到十年前,那时虽然自己在陆华严的庇护下默默无闻,但那时师父师兄都还在,自己过的忙碌却也充实。

    现在呢?目标是什么?未来是什么?徐清凡心中茫然。

    “看来徐师弟在门内的声望是越来越高了。”就在这时,徐清凡身后一个笑呵呵的声音响起。

    徐清凡转头一看,却发现是白清福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身后,对着自己拱手笑道。

    “白师兄,你也来了。”徐清凡收拢情绪,也忙拱手回应道。

    “恩,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会公布对决名单,说不定我运气不好刚开始就和徐师弟你分在一起,那样的话还要请徐师弟多手下留情啊。”白清福笑着说道。

    “呵呵,和白师兄分在一组是我的不幸,倒是应该白师兄多手下留情才是。”徐清凡半是客套半是认真的说。

    的确,徐清凡对这个白清福丝毫都看不透,只知道他现在的境界离灵寂期只有一线之隔,以功力而论在这十六强选手中算是顶尖的了。但是他道法如何,法器如何,徐清凡一点也不知道。只是隐隐约约的感觉如果比试他对自己的威胁远在那东方清玲之上。

    “徐师兄,你来了。”就在白清福准备要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却见金清寒远远的走来,向着徐清凡打招呼道。

    当金清寒看到徐清凡旁边的白清福之后,眼中精光一闪,却也勉强对着白清福微微点了点头,打招呼道:“白师兄。”

    “呵呵,金师弟也来了。”白清福似乎对于金清寒向自己打招呼很高兴,大笑着说道:“我们三个现在又聚到一起了。”

    就在这时,仙乐渺渺,远方泛起万道霞光,掌门张华陵带着太上护法周华海等人踏云而来,缓缓的落到众位长老所在的高台之上。

    “我们该上去了。”白清福笑着说道。

    在徐清凡和金清寒点头答应后,三人分开人群走上了那个作为比试的石台上,同时上场的还有十六强的其他选手。

    上场时,徐清凡看到了同时上场的南宫清山,二人仇视的眼光瞬间摩擦出阵阵火花,却又马上都转过头去,似乎根本不相识一般。

    接着,徐清凡又向一直在注视着自己的盛宇山微微点头致意。

    当十六强选手均站立在石台上后,和台下围观的弟子一起向高台上的张华陵和众位长老护法躬身行礼道:“恭迎掌门和各位长老。”

    张华陵看着石台上的十六名弟子,眼中闪过欣慰之色,笑着说道:“众弟子不比多礼。”

    在众位弟子平身后,张华陵笑着说道:“这些天来我观看众弟子的比试,我很欣慰,众位弟子各个道法不俗,功力精深,显然平日里用功良多。有你们这些有天赋又努力的弟子在,我九华门何愁道统不兴?但还望各位再接再厉,继续努力提高。为我九华门的复兴多出一分力。”

    “谨遵掌门法旨。”台下众弟子轰然应是,声音浩浩荡荡直冲天际。显然被张华陵说的热血沸腾。

    听到众弟子的回答,张华陵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坐下。而旁边的太上护法周华海则起身开始宣布最终十六强比试的名单和顺序。

    随着周华海的宣布,台上十六名或喜或忧,喜的是遇到一个相对较弱的对手,而忧的则是自己遇到的是那些名声远播的热门选手。当然也有神色不变的,比如说凤清天和金清寒,对他们来说任何对手都是一样的;又比如说白清福,他的表情什么时候都是笑眯眯的,万古不变。

    “徐清凡对阵南宫清山,第二场。”

    当周华海念到这里时,徐清凡身躯微微一阵,心中却奇迹的无喜无忧,只是心中突然有一种解脱感,似乎一件宿命即将完结,在心中暗暗的叹道:“师兄,我马上就能为你报仇了。”

    而南宫清山听到这句话之后,眼中却忍不住的露出喜色,似乎胜券在握。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