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三章.阴影.

仙道求索 第三十三章.阴影.

    “师父,你看到了吗?我为师门除害了。师兄,你看见了吗?我替你报仇了。师兄,别怪我废了他的道行,以南宫清山他的偏激,实力越强只会祸害越大。”

    比赛结束之后,徐清凡缓缓的走下场,默默的看着天空。天上的云朵似乎化作了陆华严和岳清儒的模样,也眼光复杂的看着他。

    “徐师兄。”突然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紧张和期待的味道。

    徐清凡转头一看,却是东方清玲。

    “东方师妹。”徐清凡也客气的点头打招呼道。本来徐清凡想向她笑一下的,但奇怪的是,毁掉南宫清山的道行后,心里似乎轻松了,却又似乎沉重了许多,想笑却笑不出来。

    “恭喜徐师兄顺利闯入八强。”东方清玲笑容明媚,似乎就和她自己闯入八强一样高兴。

    “多谢师妹,侥幸罢了。”徐清凡习惯性的拱手客气道。

    互相客套了几句话之后,东方清玲看出徐清凡有些心不在焉,就打了声招呼后离开了。看着东方清冷离去时的那袅袅背影,徐清凡心中不禁疑惑。自己淘汰了东方清玲,她不是应该怨恨自己的吗?怎么现在一副比自己还开心的样子?

    徐清凡甩甩头,不再猜测。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想到这里,徐清凡向着金清寒和白清福的方向走去。

    在徐清凡走到两人的位置之后,白清福抢先拱手祝贺道:“恭喜徐师弟闯入八强。”而旁边的金清寒也微微拱手说道:“恭喜徐师兄。”

    “谢谢白师兄和金师弟。”徐清凡先是拱手还礼道,接着神情有些落寞的说道:“我现在就回去拜祭师兄了,师兄的遗物要安排一下。而且今天的事我也要和师父师兄的在天之灵禀告。”

    说着,徐清凡看了一眼手中那色泽变得暗淡的“玄木简”。这是陪伴了他师兄岳清儒数十年的遗物。现在,徐清凡要把它还给岳清儒。

    听到徐清凡的话,金清寒的表情也微微一黯,显然想起了那儒雅有长者风范的岳清儒,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白清福却挽留道:“马上凤清天就要上场了,徐师弟不留下来看一下吗?他可是这次大比的头号热门。如果你想要闯入决赛的话,就一定要通过他这一关。多了解一下总是好的。”

    “谢谢白师兄的好意,可是刚刚为师门除掉叛徒,现在师弟我只想拜祭师父师兄,对其他的丝毫提不起兴趣。”徐清凡歉意的说道。

    “这样啊,那我就不勉强徐师弟了。”白清福惋惜的说道:“可惜我还以为愚兄和金师弟上场的时候,徐师弟可以在场下为我们助威呢。可惜啊。”

    “我相信即使没有我的助威,白师兄和金师弟也一样可以取胜的。”徐清凡真诚的说道。

    的确,金清寒是本次门内大比的第二号热门,而白清福则更是高深莫测,徐清凡觉得他的实力至少不会在金清寒之下。这二人想要闯入八强并不是什么难事。

    看着徐清凡缓缓的向后山走去的背影,带着三分落寞和伤感。白清福微微感叹道:“这个徐师弟真是一个至诚重情之人。”

    旁边的金清寒听到白清福的说法,也默默的点头承认。也不知是不是回想起当年非亲非故的徐清凡救他的那一刻。

    后山中。

    徐清凡默默的站在岳清儒坟前也不知多长时间,只知天已漆黑,想来今天的门内大比也早已结束。点点繁星点缀在黑幕之上,星光照耀之下徐清凡的形象愈显落寞。

    岳清儒的“玄木简”徐清凡回到后山后就已经把它埋在岳清儒的坟前,对旁人来说“玄木简”是一件防御力相当不错的人阶中级法器,埋了未免浪费。但对徐清凡来说,“玄木简”仅仅是师兄岳清儒的一件遗物,想岳清儒数十年来一直都在用它,现在没有了在阴间一定会不习惯吧?

    所以徐清凡决定让它去另一个世界陪自己的师兄。

    有时候,坚持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比如说徐清凡坚持让“玄木简”去陪他那死去的师兄,却根本没想过占为己用,这样一来虽然心里平静安然,但未免可惜。毕竟多一件法器实力就会增强许多。

    但是,如果人的一生之中没有自己的坚持,那还有什么意义呢?也许可惜,也许烦恼,也许痛苦,但有了自己的原则,那就应该顺着自己的本心坚持下去。也只有这样,当自己的一生走到尽头时,蓦然回首,才能心自坦然。

    在神州浩土的传说中,洪荒初开时,天是天,地是地,中间一片混沌。本来在天空中是没有星辰存在的,就像大地中没有沙漠一样。但人类诞生之后,天有所感,地有所应。每当有一个人类死后,天上就会多出一颗星辰,代表他的功德。生前的功德越多,代表他的星辰也就越亮。地上也会落下一颗沙粒,代表这人平生的罪行。罪行越多,沙粒的颜色也就越深。

    此刻,天空繁星点点,哪颗代表着陆华严,又是哪颗代表着岳清儒呢?自己死后,代表着自己的星辰又会出现在哪个位置呢?

    徐清凡抬头望天,寻找着代表着陆华严和岳清儒的星辰。

    “师父和师兄是那么好的人,代表他们的星辰一定都会很明亮吧?”

    “我终于还是废了南宫清山的道行,现在师父和师兄是怎么看我的呢?会是欣慰,还是气愤呢?”

    这一晚,徐清凡就默默的站在岳清儒的坟前,抬首望天,一时间想了许多许多,过去现在未来。却逐渐忘了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远方天际已经微微泛白。

    同一个晚上,就在徐清凡思绪良多感慨万千的时候,南宫清山却在自己的房间不住的哀号着。

    身上的伤口大部分都已经痊愈了,但他心中的伤口却愈加疼痛。

    灵海破,道行毁。

    就在徐清凡用刃草刺穿他“灵海穴”的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自己只能成为一名普通人,这让习惯了修仙者神通的他如何能忍受。没有了力量,他又该如何自保?

    但他此刻没有丝毫后悔的意思,他的心中只有无限的怨恨。

    他怨恨徐清凡的无情狠辣,怨恨徐清凡毁掉了自己的一身道行。

    他也怨恨他现在的师父师兄们,他明显可以感觉的到,当发现自己道行被毁之后,原本和蔼的师父那眼神开始变得冷漠,而对自己一直很客气的师兄们更是对自己毫不搭理了。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把我现在所受的痛苦一万倍的还给你们。”南宫清山无比怨恨的说道。接着,他却又埋头痛哭起来,哪来由原来冷漠阴狠的模样?因为他知道,道行被毁的自己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了。

    “嘶~~~~~你现在道行被毁,嘶~~~拿什么报仇啊?”就在南宫清山痛哭时,屋中的灯光突然诡异的消失,一个嘶哑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在屋中不断的回荡着,就仿佛是蛇吐信时的嘶叫声,诡谲恐怖。而原本变得阴暗的房间因为这个声音而愈加恐怖。瞬间就把南宫清山吓得连打了数个冷战。

    “你是谁?这里是九华门,你要是敢对我不利是没有好下场的。”南宫清山看着周围空荡荡的屋子,心中的恐怖无法抑制,大声呼喝道,声音微微颤抖着。

    “我是感觉到你心中的无限怨恨才找到你的。嘶~~~你不要想用大声呼喊来吸引你那些同门的注意了,嘶~~~~~我已经在这件屋子周围设置了结界,他们是听不到你的呼喝的。”那个诡异恐怖的声音继续在房间中回荡着,带着深深的恐怖和丝丝的蛊惑。“更何况,嘶~~~~~~~,你想想今天你的那些师兄师父在你受伤后的表现,嘶~~~你现在还会指望他们吗?人啊,嘶~~~~最终还是要依靠自己,其他人都不能信。”

    “其他人都不能信,只能靠自己。”听到那诡异的声音的话,南宫清山一时间有些失神,喃喃自语道。突然又抱头痛哭起来:“可是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怎么能报仇?”

    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绝望,还有更加浓烈的怨恨怨恨。

    “你可以恢复道行的。嘶~~~~”那诡异的声音说道,也让南宫清山暂时止住了哭泣。

    “不可能,我的灵海穴被刺穿了,我师父都没有任何办法。你怎么可能有办法?”南宫清山嘶吼道,声音中充满了不信。

    “我是没有办法,但我的主人有。嘶~~~不要拿你师父那种废物跟我主人相比。嘶~~~”

    “真的?你没有骗我?”南宫清山仿佛猪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充满期望的问道。

    “当然。嘶~~不仅能让你功力尽复,还能让你的实力大有涨进。我能感觉到了你心中那深深的怨恨,只要你心中有怨恨,嘶~~我的主人就可以赐给你力量力量,你永远也无法想象的力量。”

    听到这话后,南宫清山脸上先是充满了狂喜之色。之后却又慢慢收敛,恢复了往日的阴沉,冷静的问道:“你凭什么帮我,代价又是要我帮你做什么?还有,我要你出来面对面的对我说,我不习惯和空屋子讲话。”

    “既然你坚持,嘶~~~~好吧。”

    随着声音落下,南宫清山屋子的阴影处突然浮现出一个人影,随着这人影的形象渐渐清晰,南宫清山也终于看到这神秘人的形象。

    一条蛇信是如此明显的从来人口中伸出,不断舔舐着来人的脸。配上来人布满白色细鳞的肌肤和那闪烁着绿光的竖瞳,很显然此人不是正常人之流。嘶~~~~嘶~~~~声不断从那张嘴里发出,在暗夜里尤其可怖。

    “啊!!!”虽然南宫清山事先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这怪物的形象之后还是忍不住尖叫起来,惊恐的声音在房间中不断的回荡着。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