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四章.险胜.

仙道求索 第三十四章.险胜.

    次日,九华山一如既往的风和日丽,仙霞鹤鸣,一派仙家景色。广场上聚集的大量围观人群则更是显得九华门一片欣欣向荣。昨晚发生的事情,似乎谁也没有发现,就好像很少人发现九华门的危机一样。

    隐藏在阳光之下的危险才是最危险的,但这种危险却又有几个人能发现呢?

    当徐清凡第二天来到广场时,却发现金清寒和白清福早已经在那里等待他了。

    打过招呼后,三人谈起了昨天的十六强赛,在徐清凡走后又举行了六场比试,之后八强名单终于产生。分别是盛宇山、徐清凡、凤清天、王清俊、金清寒、楼清松、吕清尚、白清福八人。今天的比试则在这八人之间举行,之后产生此次门内大比的前四强。

    白清福和金清寒两人果然不出徐清凡所料的轻松踏入八强,而凤清天在比试时的优势也依然是压倒式的。似乎对他们三人来说,十六强赛和之前的分组赛没有任何区别。其实也的确是没有区别,对他们来说,再强壮的蚂蚁也依然还是蚂蚁。

    说到凤清天时,金清寒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变得肃穆,显然徐清凡走后凤清天的表现太过强势,让金清寒很是忌惮。他这次的对手依然没有能在凤清天的攻击之下撑过三盏茶的时间。

    其他曾经引起过徐清凡注意的同门,比如说那个不管对手实力如何都一直只能勉强取胜的王清俊,这次也依然是勉强取胜,进入了八强。至于楼清松和吕清尚两人也在九华门中声名早传,一个善使木系道法,一个是制作符咒的天才,踏入八强并不让人意外。

    不过相对于错过观看凤清天和王清俊的比试,徐清凡更在意的是自己没有看到白清福的出手。他现在依然对这个一直笑眯眯的师兄实力如何没有任何概念。偷偷的询问了金清寒,但金清寒却也说不清楚。按金清寒的说法,白清福在昨天的比试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出众的地方,倒是他的对手显得很强势,但白清福就是赢了。

    听到金清寒的说法,白清福给徐清凡的感觉愈发显得高深莫测起来。

    本来,自白清福和徐清凡相识起,白清福就没有对徐清凡表现出任何恶意,一直相处融洽,甚至对徐清凡帮助良多。但徐清凡就是忍不住对白清福一直都抱着深深的戒备之心,因为徐清凡总感觉白清福那和善的笑容下隐藏着极大的危险和极多的秘密。

    这种感觉来的毫无根据,却一直挥之不去。有时候徐清凡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多疑了。

    抛开脑中这些没用的想法,徐清凡并不是那种因为自己的想法就猜忌别人的人。只要白清福对他没有恶意,徐清凡就会拿他一直当朋友看待。而且徐清凡现在在九华门中的朋友也的确有点少。

    今天的第一场比试将在徐清凡和盛宇山之间举行,所以徐清凡和金清寒、白清福两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向两人告别,转身向场上走去。

    “徐清凡,那人就是徐清凡,这次门内大比的第四号热门。”某路人甲看到徐清凡后向旁边人说道。

    “就是那个‘拈花草、着素衣、鬼魅身、狠辣心’的徐清凡?”路人乙问。

    “对,就是他。”路人甲肯定的说。

    “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路人丙插进来问道。

    “‘拈花草’是指徐清凡他那能凭空变出各种奇花异草进行攻守的奇特道法;‘着素衣’是指他一直穿着一身素衣;‘鬼魅身’是说他移动起来行如鬼魅;狠辣心是指他出手狠辣;分组比试时就把对手打成重伤,昨天的十六强赛更是废掉了对手的道行。”路人乙得意洋洋的解释道,仿如他是徐清凡一样。

    路上,台下围观众人依然自觉的给徐清凡让开了一条道路——强者总是有这样那样的特权的,然后就站在远处对着徐清凡指指点点。昨天一战之后让徐清凡在九华门中名声更盛。而昨天他在比试时废掉了南宫清山的道行,更是让他的名声中添加了一丝血色色彩。

    听到周围人对自己的评论,徐清凡心中不禁苦笑。‘着素衣’是因为自己师兄头七未过,按照规矩只是穿着素衣,旁人不知道心生误会也就罢了。但‘狠辣心’就说不通了,自己什么时候在别人眼中成了心狠手辣之人了?

    摇头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说法,徐清凡把自己的心神全都集中在马上就要开始的比试当中。

    毫无疑问,这次的对手盛宇山是一个相当棘手的对手,对于他那恐怖强力的神通,徐清凡一直没有相处应对之策。

    场上,盛宇山已经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心情却不如冷淡的面容所表现的那般平静。徐清凡在小组赛中先后淘汰了他的亲弟弟和他关系极为密切的师兄,虽然不能说此仇不共戴天,可盛宇山也不会对徐清凡有什么好感。但想到徐清凡那谦和淡雅的笑容和儒雅淡定的风度,盛宇山就也无法对他产生恶感。

    但盛宇山对自己和徐清凡的比试还是充满期待,更期待自己能当着众人面打败徐清凡。这不仅关系到自己能否进入四强的问题,更是因为他想要证明自己。

    对于徐清凡所表现出的实力,盛宇山心中并不服气。至少他认为徐清凡的实力和他现在获得的名气并不符。在盛宇山看来,徐清凡无非就是会一些绚丽的道法,然后移动快一些罢了,在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突出的。能战胜自己的师兄李宇寒也是五行相克和意外的成分居多。

    但就是靠那些漂亮绚丽的道法和快捷的身形移动,徐清凡竟然就在九华门低级弟子中获得了巨大的名望,甚至被认为是这次九华门内大比中的第四号热门。这让心高气傲却一直被众人忽视的盛宇山一直感到不服。尤其是在他接连轻松获胜之后,却依然没有得到足够的肯定之后,盛宇山要打败徐清凡的想法就更强烈了。

    想要获得比徐清凡还要高的声望,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打败徐清凡。

    看到徐清凡缓缓的向自己走来时,盛宇山努力的平复了自己心中的翻腾燥热,微微躬身行礼说道:“师叔你来了。”

    徐清凡拱手还礼道:“盛师侄不必客气。”

    盛宇山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眼中的战斗yu望愈加旺盛。淡淡的说道:“还请师叔赐教。”

    徐清凡看到盛宇山如此直接的要和自己比试,不禁微微一笑,觉得这盛宇山果然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一个用行动来说话的人。于是也淡淡的说道:“盛师侄你先请。”

    盛宇山点点头,向徐清凡说道:“得罪了。”

    说着,盛宇山轻喝一声,右臂如上次和王清风比试时那样快速涨大,瞬间撑破了右边衣袖,变成了长六七尺粗八九寸的银色臂膀,散发着危险的气息。同时脸部表情变得痛苦狰狞,经络毕现,一道类似于眼睛的裂痕自他眉间裂开,里面散发着幽幽光芒。做这一切完毕之后,让徐清凡顿时就觉得盛宇山身上所散发的威压大盛。

    正是盛宇山所修习的神通“银龙手”和“辟邪眼”!!

    显然,盛宇山也知道以自己的道术无法敌过徐清凡,所以直接施展自己所擅长的神通来对敌。

    场下。

    金清寒突然问道:“白师兄,你说徐师兄和这盛宇山谁的胜面大一些?”看过昨天盛宇山出手之后,金清寒也不敢保证徐清凡必胜了。

    白清福听到金清寒的问题也皱眉想了一下后才说道:“不好说,盛宇山的攻击力更强,而徐师弟则移动速度更快。不过使用神通的话灵气消耗太快,这场比试就看徐师弟能不能在盛宇山灵气消耗完前撑过他接连的攻击了。”

    场上。

    一切完毕之后,盛宇山轻喝一声就向徐清凡扑去。速度极快,身形移动中甚至隐隐带着阵阵雷鸣声。

    可惜,虽然盛宇山虽然移动速度极快,但徐清凡的速度却更快。只一瞬间就移到三丈之外,原地只留下一道淡淡残影被盛宇山的“银龙手”击碎。

    徐清凡曾仔细的想过昨天盛宇山和王清风之间的比试。最后发现王清风之所以失败是因为他太信任自己风系道法的威力,又小看了盛宇山神通的神奇。所以在比试中只想着用强力道法来击败对手,却没有充分的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

    王清风既然已经用失败来证明他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徐清凡当然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面对盛宇山那威势惊人的攻击,徐清凡只是一味的游斗。

    再次避开了盛宇山的银龙手,徐清凡闪到外围处,然后十指接连变幻,无数爆炎花和刃草蜂拥向盛宇山攻去,顿时间场上到处都是花草红绿之色,绚丽之极。

    看到徐清凡那壮丽的攻击道法,盛宇山面色不变,“辟邪眼”幽光连闪,那些向他飞去的爆炎花、刃草在被幽光射中之后均化作青灰两色光芒飘散在天地之间。剩下不多的花草也在盛宇山“银龙手”遮挡之下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威胁。而盛宇山的右臂被爆炎花和刃草击中之后,接连的爆炸声和金铁交鸣声响起。烟雾散尽,盛宇山那恐怖的右臂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但盛宇山却是心中一惊,因为眼前的徐清凡竟然消失不见了。原来徐清凡乘着爆炎花爆炸后烟雾环绕时快速闪到盛宇山身后,在盛宇山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化出三根铁藤冲着盛宇山捆去,顿时盛宇山胸部、腰部、和小腿处接连被铁藤捆住,再也无法动弹。

    乘着盛宇山无法动弹时,徐清凡的“枯荣尺”化作一道青芒冲着盛宇山背部快速攻击而去。

    胜败就在此一击!!

    就在“枯荣尺”快要击中盛宇山背部时,异变突起。只见盛宇山突然发出大声嘶吼,顿时他的身上变化出点点鳞片,瞬间化作一副鳞甲,挡住了“枯荣尺”的攻击,虽然被击的接连后退,却也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而盛宇山身上化出鳞甲之后竟然力气也大有增加,接连用力之下竟然挣脱开了徐清凡捆在他身上的那三道铁藤。

    看到自己化出的铁藤被盛宇山大力挣脱之下竟然寸寸断裂,徐清凡心中一惊,因为铁藤到底有多么坚韧徐清凡心中最是清楚。

    这时盛宇山也终于转过身来,徐清凡才发现他脸部的皮肤竟然也化出片片细鳞,再配合上那诡异的“辟邪眼”和恐怖的“银龙手”,此时的盛宇山哪里还有一丝人的模样?

    场下。

    “真没想到盛宇山那小子竟然还炼成了‘化身术’。”白清福喃喃说道:“这样一来比赛马上就要结束了。”

    “这‘化身术’很厉害吗?”金清寒问道。

    “很厉害,是比‘辟邪眼’和‘银龙手’还要高一阶的神通。”白清福脸上露出少有的严肃之色。“不过盛宇山那小子竟然敢同时使用三样神通,体内灵气消耗太快是小,但对身体的负担也太大了,他不想要命了吗?”

    “你是说?”金清寒皱眉问道。

    “就看徐师弟能不能撑过盛宇山这一波进攻了,如果撑过了,徐师弟就赢了。但想要撑过去,很难。”这时白清福脸色已经恢复了往日笑眯眯的样子,说道。

    在九华门各位长老所在的高台上,张华陵看到盛宇山身上的异变之后也是脸色微微一变,对坐在自己旁边的周华海笑道:“恭喜师弟你收了一个好徒孙啊,在这么小的年纪就练成了‘化身术’。”

    “让师兄你见笑了。”周华海客套道,但脸上也微微泛出得意之色。

    “一代新人换旧人啊,我记得你当年修成‘化身术’已经有八十多岁了吧?真是后生可畏啊。”张华陵感叹道。

    “神通毕竟只是小道,想当年师兄你在不到六十岁之时就已经练到了灵寂期,那才是真正的了不起。”

    略过高台上各位掌门长老们相互感慨吹捧不提,场上徐清凡现在却陷入了极大的危机当中。

    那盛宇山自异变之后,不仅力量大增,速度竟然也快到不可思议。在徐清凡刻意躲避之下竟然也能跟上徐清凡的速度。盛宇山的神通“银龙手”无坚不摧,徐清凡丝毫不敢硬抗。而徐清凡所射出的爆炎花、刃草在盛宇山身上的鳞甲面前竟然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虽然“枯荣尺”可以对盛宇山的身体造成伤害,但因为顾忌他的“辟邪眼”,所以徐清凡根本不敢轻易使用。

    却不知此时盛宇山也不好受,同时使用三个神通对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体内灵气消耗的极快,最重要的是同时使用三个神通对身体的负担也太强了。

    “不能在这样僵持下去了。”盛宇山暗暗决定道,他要孤注一掷了。

    就在徐清凡一边躲避已经思考应对之策时,盛宇山再次低吼一声,身上的鳞甲愈加光亮,同时他的速度也是瞬间猛增,眨眼的功夫就闪到徐清凡面前。银光闪闪的右臂随着身形的移动也猛地向徐清凡砸来。

    徐清凡无奈,一边把速度提升到极致向后猛退,一边化出数十面铁蒲叶挡在自己面前。可惜,面对“辟邪眼”的威能和“银龙手”的暴烈,铁蒲叶丝毫挡不住盛宇山的横冲直撞,只挡了盛宇山片刻时间就被全部冲破。

    但这片刻时间,却也给徐清凡带来喘息之机。乘着这片刻功夫,徐清凡不仅身形闪到了三丈之外,更是在两人面前化出无数宽大厚实的铁蒲叶作为抵挡,仿若盾阵。

    一口气化出如此之多的铁蒲叶,徐清凡一时之间也感到自己体内枯荣两道灵气有些后继无力,不禁微微叹息,知道面对盛宇山那恐怖的攻击,这些铁蒲叶坚持不了多久了。当盛宇山再次来到自己面前之时,也就是自己惨败之刻。

    而看盛宇山刚才所显示的威能,这些铁蒲叶并不能抵挡多久。

    谁知,盛宇山看着自己面前那铁蒲叶所化的盾阵,竟然也发出了一声失望惋惜的叹息声。接着他身体接连响起“噼啪”的细微爆裂声,随着这些爆裂声,盛宇山的身体也慢慢的恢复了原状,只是脸色非常苍白,神色黯然。

    “我输了。”盛宇山低声说道,带着丝沮丧的味道。

    “你输了?”徐清凡不可思议的看着盛宇山,刚才明明是他大占上风。

    “我现在体内的灵气消耗严重,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继续使用神通了。”盛宇山淡淡的说道。似乎在短短时间内他的情绪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冷淡。

    “真遗憾,刚才我已经差点支撑不住了。如果你体内灵力在浑厚一些,我就完败了。”徐清凡实话实说。

    “输了就是输了,胜败之间是没有‘如果’的。”盛宇山说完之后,却再也不理徐清凡转身离去。

    “等我神通大成之日,我会再来向你挑战的。”

    “赢了?”徐清凡看着盛宇山离去的背影,心中觉得很不可思议,刚才明明感觉自己就要输了。

    仿佛是看到了徐清凡心中的疑惑,高台上一名长老站起身来宣布道:“第一场,徐清凡获胜。”

    “不管怎么样,自己总算离夺回师父的遗物又靠近了一步。”徐清凡看着场下那喧闹的人群,默默的想着。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