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章.如愿.

仙道求索 第四十章.如愿.

    在徐清凡和凤清天比试的第二天,时间已经到了下午。阳光透过门窗射入了徐清凡的房中,光斑点点。房外鸟鸣蝉叫声不断,整个世界仿佛都带着丝春意盎然的感觉。

    房中,徐清凡正盘坐在床上安静的入定打坐,青灰两色光芒在他身上不停吞吐着。两色光芒变幻下也照映着整个房间也阴晴不定。

    “呼~~~”徐清凡长吁了一口气,终于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缓缓的睁开双眼,眼中闪过满意和无奈交杂的复杂情绪。

    昨天和凤清天的比试,不仅使他体内灵气消耗枯竭,而且内伤之严重更是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甚至很可能影响到他下一场比试时的发挥。无奈之下,徐清凡只能连服三颗“木灵丹”来恢复体内灵气。

    “木灵丹”是十年前陆华严生前用“青龙蟒”的血肉和十余种千年灵药的灵根炼制而成,两种材料即使是在修仙界中也是可与而不可求的,功效极大。“木灵丹”的珍贵也可想而知。所以徐清凡服用了“木灵丹”之后,不仅在短短一晚加半日的时光内功力尽复,而且体内灵气也大有增加,现在离灵寂期的境界只有一线之隔。但以功力而论,徐清凡现在已经不在凤清天、金清寒之下了。

    但木灵丹毕竟只是用来炼化徐清凡体内积蓄的木乙之气而用的,对治疗的效果并不明显。所以服用之后有利也有弊,服用了“木灵丹”之后体内灵气激荡,虽然功力大增,但所受的内伤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在灵气激荡下变得更加严重了。更重要的是,徐清凡在这次门内大比期间,短时间内接连服用“木灵丹”,依靠灵药之力强行恢复灵气提升境界,也造成了他境界不稳的问题,对今后的发展十分不利。而那踏入结丹期的可能性也愈加渺茫了。

    内伤严重,境界不稳。徐清凡现在实力虽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但却仿佛沙滩上的高楼般,虽然壮丽,却根本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即使在下一场比试中,徐清凡也需要分出很大一部分灵气用来护住受伤的心脉五脏,否则不仅身体会崩溃,更有可能陷入走火入魔的危机当中。

    “难道我这辈子注定最高成就就真的只能达到灵寂后期了?”感受着自己身体的情况,发现体内得自山精木怪的千年木乙之气已经炼化了十之三四,徐清凡苦笑着喃喃自语道。“境界不稳就境界不稳吧,不管怎样,实力提升了的话夺回师父的遗物的希望也大了一些。”

    在这个时候,徐清凡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对于昨天拼命和战斗却只是为了帮助金清寒多了解一些凤清天的实力,徐清凡说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后悔还是不后悔。徐清凡只知道,如果金清寒这次再败给凤清天的话,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作为一个朋友,自己应该尽自己所能来帮助他。但因为这个就耽误了自己夺回师父遗物,值得吗?徐清凡说不清。就好像徐清凡不知道如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的话自己会不会再这么做一样。

    也许,只有真正再有一次机会的时候,徐清凡才会知道自己心中的答案吧?

    人们其实在平时的时候并不是真正的了解自己。自认为意志坚定的人最后时刻禁不住诱惑的事例屡见不鲜,就好像许多被认为性格懦弱的人最后时刻会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勇气一样。人,总是到最后一刻才会知道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的。

    徐清凡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心中的起伏。既然已经做了,就没有时间后悔了。现在徐清凡想着的是下午将要参加的三四名之间的决赛。只要获得了下午的胜利,徐清凡就能名正言顺的夺回师父的遗物了。

    按照赛程安排,金清寒和凤清天之间的决赛将在明天比试。而今天上午则在白清福、王清俊、盛宇山、楼清松之间比试决出第五名,下午则是徐清凡和吕清尚之间比试决出三四名。

    虽然徐清凡昨天没有看到金清寒和吕清尚之间的比试,但他相信胜利者一定是金清寒,他对金清寒有信心,因为他亲眼见证了金清寒这些年来的努力。

    看到房外烈阳居空,徐清凡知道时间已经快到下午了,而他今天的比试也即将开始。于是就从床上站起身来,缓缓的推开房门向门外走去。

    门外,阳光照耀。而金清寒正静静的站在阳光下等着徐清凡出现。

    “你在这里等我?”徐清凡笑问道。

    金清寒点头,问道:“你身上的伤势如何了?”

    “好多了,不用担心。”徐清凡安慰道。“昨天赢了?”

    金清寒点点头,看到徐清凡那仍显苍白的脸庞和带着虚弱的脚步,金清寒又摇了摇头,说道:“你不多打坐修养一下吗?内伤不赶紧治疗的话会留下后遗症的。”

    “没太大关系的,已经好多了。”徐清凡淡淡的说道:“而且马上我就要和吕清尚比试了。这场比试很重要,师父的遗物能不能夺回来就看这场了。不能有失,早点去的好。”

    “不用那么早去,说不定吕清尚比你去的还晚呢。”金清寒说这句话的时候,徐清凡惊讶的发现他脸上少有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徐清凡却也顾不得去想金清寒这丝笑意是什么意思了,而是带头向前山走去,因为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路上,春风习习,绿荫成片。

    “对了,上午的比试最后谁赢了?”徐清凡问道。

    “王清俊。”金清寒说道。

    “是他?”徐清凡惊讶的说道:“那白师兄呢?”

    “那个王清俊实力的确很强,轻而易举的就击败了盛宇山,即使盛宇山使用了他所会的全部神通,也依旧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白师兄虽然战胜了楼清松,但也依旧败在了他的手下。”说道这里,金清寒忍不住皱了皱眉,继续说道:“虽然白师兄和王清俊的比试很精彩,但我还是觉得他依然在隐藏实力。”

    听到金清寒的话,徐清凡不由想起了白清福那永远也看不到真实感情的眼睛,叹道:“这个白师兄行事的确是很高深莫测。”

    在徐清凡的带领下,两人行走速度极快。说话间便已经来到了前山凌华殿前广场处。

    与之前四强赛的场面相比,这次广场上围观的人群明显少了一些。

    也许是人们习惯于关注胜者,所以对今天这些败者间的比试兴趣要缺乏许多吧。徐清凡暗暗想道。

    但让徐清凡感到奇怪的是,广场上众人看向自己这个方向时的眼神总是带着浓浓敬畏。准确的说,是看向金清寒的眼神中带着浓浓的敬畏。

    徐清凡虽然心中好奇,但随着钟鸣声不断的响起,他也只好先向场上走去,准备在比试结束后再想金清寒问个清楚。

    随着徐清凡一步一步的向场上走去,心中却也出现了轻微的紧张。这是他参加门内大比的最后一场比试了,也是最重要的一场。只要这场比试赢了,徐清凡就可以顺利夺回陆华严的遗物。但一旦败了,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全部成空。

    吕清尚被认为是这次门内大比的第三号热门。这并不是自封的,他在九华门中声名早传,以聪敏多智和制符布阵而著称。利用符咒和阵法的帮助,他能轻而易举的战胜实力比他强许多的对手。之前和白清福的比试虽然有水分,但也可以充分的看出他的难缠。对于这么一个对手,说实话徐清凡觉得自己对获胜的把握不大。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说什么也要搏一搏了。”徐清凡暗暗的想道。

    但奇怪的是,随着徐清凡站在场上等了许久,却依然没有等到吕清尚的身影。而随着吕清尚迟迟的不来,场下围观众人也渐渐的发出了轻微躁动。

    “怎么回事,吕清尚怎么还不来,难道他就不怕被取消比试资格吗?”徐清凡在心底也暗暗奇怪着。

    又过了三炷香之后,就在场下围观众人都渐渐开始感觉不耐烦的时候,天际处突然闪过一道霞光,以极快的速度向广场上飞来。这道霞光飞到广场上空之后停了下来,散光散尽后,就见一名枯瘦老者静静的滞留在空中,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随着这名老者的突然来到,高台上上至掌门张华陵下至普通的长老均站起身来对老者拱手作礼,显然这名老者在九华门中地位极高。

    这名老者也拱手向高台上众长老行礼后,眼光就开始在广场上众低级弟子间搜寻。看到徐清凡之后眼神微微停滞了一下,接着又开始搜寻起来。终于,这名老者的目光在金清寒身上停下了。

    看到金清寒之后,老者的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身上浑厚凌厉的气势冲着金清寒勃然而发,虽然金清寒天资卓越且天生傲骨,但毕竟限于修炼时间现在也仅仅是辟谷后期的修为,虽然较起灵寂期只有一线之隔,但境界毕竟和老者相差极大。一时间受不了老者身上的威压连续后退了三步才止住了身形。

    看到金清寒的样子,老者不禁有些惊讶,他原本是想借助自己身上的威压让金清寒跪到地上的,却没有想到这金清寒仅仅是后退了三步就抵住了自己身上的气势。

    “哼~!”一声冷哼声响起,虽然声音低沉,却仿佛响彻天际,不断的在九华山中回荡着。

    原来就在这老者还准备要继续做些什么的时候,高台上金清寒的师父,一名脸带着淡淡金色的老者,突然发出了冷哼声以示警告。

    这名枯瘦老者显然对金清寒的师父也心有顾忌,于是只是狠狠的瞪了金清寒一眼之后,就扬声对众人说道:“我徒儿吕清尚由于在昨天的比试中受伤过重,所以今天无法参加比试,宣布弃权。”

    说到这里,枯瘦老者又忍不住的狠狠瞪了金清寒一眼,就再次化为仙霞,向远处飞去,转眼间就不见了。

    “我就这么赢了?”徐清凡听到老者的话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愣愣的想到。

    在高台上一名长老宣布这场比试他获胜之后,徐清凡才终于相信了这个事实

    一时间,轻松感油然而生,这轻松不仅仅是因为他终于获得了第三名,夺回了陆华严的遗物,也是因为徐清凡觉得自己终于不用再参加比试为争斗而费神了。以徐清凡的本性来讲,他喜欢安逸而厌恶争斗,这些日子每天为比试而耗费脑筋也的确是为难他了。

    听到这枯瘦老者的话语和神态,再联想到金清寒今天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和众人看金清寒的敬畏的眼神,徐清凡隐隐的猜到了些什么,于是走下场后就直接问金清寒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金清寒点头,淡淡说道:“你为了帮我摸清凤清天的实力身受重伤,所以我觉得我也应该为你做些什么。”

    原来,当昨日徐清凡回到后山疗伤之后,金清寒觉得凤清天是因为帮助自己才身受重伤的,甚至还会因此耽误了对徐清凡来说最重要的三四名决赛,所以金清寒也下定决心要帮徐清凡做些什么。于是在下一场他和吕清尚的比试中,金清寒再也没有隐藏实力,使出了他原本用来作为秘密武器的强大道术——“金甲术”。

    在防御力无比强大的“金甲术”面前,吕清尚的符咒阵法没有了丝毫的用处,但他的防御却挡不住金清寒那些威力惊人的金系攻击道法。惨败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对金清寒来说仅仅胜利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比试的最后时刻,金清寒用“金钉琢”接连重创吕清尚八处经脉,虽然没有伤其根本,却也让他在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战斗。于是就有了今天这样的场景,徐清凡在吕清尚弃权之下不战而胜,获得了这次门内大比的第三名,从而名正言顺的收回了陆华严的遗物“三丈青绫”。

    听到金清寒的叙述,徐清凡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做想,是觉得胜之不武,还是对吕清尚心怀愧疚?也许,更多的是一种浓浓的兄弟之情吧?

    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相互着想,想方设法的帮助对方而不计回报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