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章.南荒.

仙道求索 第十章.南荒.

    所谓仙人者,餐风饮露,朝游北冥暮归山。这句话是徐清凡在幼时跟随二长老读书时在书上看到的对修仙者的介绍。

    这番话把修仙者的能力说的玄妙无比,但事实上却只是凡人的想象而已。人时有力穷,虽然修仙者的能力玄妙无方,但在本质上也只不过是更加强大的人类而已,哪里能做到“朝游北冥暮归山”的地步?或者达到大乘期的宗师们可以做到,但境界能达到大乘期的宗师,历数修仙界历史,又有多少个呢?

    修仙之路漫长艰辛,越到后面越是难有寸进。能达到万中无一的大乘之境,过人的天资、艰勤的付出,难的的机缘,都是缺一不可的。但能齐得三者的修仙者,又有多少呢?

    想当初陆华严带着徐清凡从南荒飞到了九华山,也花了整整一个昼夜的时间,而以现在徐清凡的功力自然不能跟当初的陆华严相提并论,虽然有法器“三丈青绫”之助,也花费了整整七天的时间才来到了南荒边际。

    虽然徐清凡达到灵寂期之后体内灵气已经质化,浑厚精纯,并无时无刻的于天地五行之气相互呼应补充,但即使这样七天下来不停的赶路也让徐清凡有种体内灵气枯竭之感,而精神上的疲惫却更甚于身体。

    但徐清凡现在却顾不上这些了,他只是御使着“三丈青绫”静静的停滞在南荒边缘上空,眼神复杂的放眼向南荒望去。

    人说站的高望的远,但徐清凡现在虽然站在数百丈的高空当中,放眼望去南荒依然是无边无际,层层叠叠的荒山似乎延续到了天际。

    似乎上天把所有的恩宠都给了繁华中土,那里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多平原山丘。相比较之下,南荒无疑丝毫不得上天的宠爱,土地荒芜,多有沼泽毒虫,更有瘴气盛行,野兽横行,一片穷山恶水的样子。从繁华中土一路走来,再看南荒的情景,这种差异更显强烈。

    但奇怪的是,看到南荒之后,徐清凡更多的却是一种亲近之情。或者是因为这里是他曾经的家园,又或者是因为这里有着他幼时的回忆。

    静立在半空中良久之后,徐清凡感情复杂的叹息了一声,御使着“三丈青绫”缓缓落地,脚下的土地依然只是零落的生长着几颗杂草,在秋日的黄昏下更显荒芜。

    徐清凡强止住了自己弯身摸摸脚下土地的冲动,在地上按照特定的顺序摆放了数颗灵石,设置了一个最初级的防护阵法作为守护手段,接着他就走进阵中启动了防护阵法,一层淡淡的白色的光华出现笼罩在徐清凡身周三尺之处,然后就盘膝坐下开始打坐以恢复起体内耗费过度的灵气。

    南荒凶险重重,妖兽精怪众多,虽然现在徐清凡只是身处南荒边缘位置,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尤其是在打坐的时候心神空灵,即使在危险来临时也没有丝毫的防御手段,虽然局限于手段和灵石的数量徐清凡只能布置一个最低级的防护阵法,但在危险来临时也足够帮徐清凡缓冲一段时间准备了,毕竟这里只是南荒边缘,不会出现什么极为厉害的妖兽精怪。

    入定之前徐清凡再次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设置的阵法,在确定没有问题后终于缓缓的闭上眼睛,打坐入定去了。

    修仙之人在打坐的时候是丝毫没有时间观念了,而且因为这一路赶来徐清凡没有丝毫的停顿,所以他现在体内的灵气消耗很严重,以至于这次打坐不知不觉就花费了三天时间。

    三天之后,徐清凡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终于完全恢复了,于是结束了打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前依旧是一副夕阳日落的景象,整个南荒在落日余辉下带着层金色光芒,更显神秘。

    但眼前的情景却让徐清凡心中吃了一惊,原来防护阵外,不知何时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一群身形诡异的兽群。有黑狼,有黑虎,有黑蟒,天空上则是数量众多的黑鹰,放眼所及似乎天地间一片黑色,把徐清凡牢牢的包围了在中间,透着各色诡异光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中间的徐清凡。

    奇怪的是,徐清凡自小就生长的南荒,但这些黑色野兽徐清凡却从来没见过。而且这些诡异的野兽围住徐清凡之后,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着急的直接进攻,只是死死的把徐清凡保卫起来。而且各种野兽之间虽然种类不同,却相处和睦,各群野兽之间隐隐形成阵型,就仿佛有人在控制般。

    “这是……血狼?”徐清凡透着防护阵,仔细的观察着自己身周的各种野兽,终于认出来了一只最靠近他身体的野兽的种类。眼前这只黑狼,如果把身型缩小一半,再把黑色的皮毛换成青色,然后把额头上那处紫青色火焰的图案去掉,不正是在徐清凡幼时横行南荒的血狼形象吗?

    “暴虎,角蟒,铁翼鹰,它们怎么都变成了这种模样了?”认出了血狼之后,徐清凡也很快的把其他的各种野兽的种类认了出来,心中对这些野兽的惊人变化惊骇不已。这些幼时均是危害一方的野兽,现在不仅皮毛变成了黑色,身形大了一倍有余,额头上更是出现了一处紫青色的火焰图案,显得诡异无比。

    “自己离开了南荒之后,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徐清凡心中惊骇的想到。

    看到徐清凡站起身来后,围着徐清凡的各种野兽不由的发生了一阵阵骚动,但很快却又平息了下来。接着,徐清凡面前的野兽纷纷向两边让开,让出了一条较为宽广的通道,而一个皮肤黝黑身高近丈的人则突然出现,沿着这条通道缓缓的向徐清凡走来。而那些面目狰狞的野兽,在这人面前却仿佛乖如家猫般,每当这人向前走一步,他身旁的野兽就乖巧的伏下身体,就仿佛膜拜一般。

    看到眼前这种情景,就算徐清凡再迟钝也知道身周这些诡异野兽是受眼前这名神秘人控制了。

    当这神秘人走近之后,徐清凡发现这个神秘人的额头上也有着和那些野兽一样的紫青色火焰图案,只不过却更加栩栩如生,不断闪烁了淡淡的紫青色光芒,就仿佛他的额头上真有一朵紫青色火焰在不断燃烧着一般。经过徐清凡的感应,发现这个神秘人身上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显然不是修仙之人,只是身上却奇怪的散发着诡异的压迫感,让人心生畏惧。

    看到这神秘人走到自己面前后,却只是冷冷的盯着自己看,丝毫没有要打招呼或者自我介绍的意思,徐清凡无奈下只好先说话道:“在下徐清凡,是九华山的修士,请问阁下是何人?为何要指使这这些野兽围住在下?”

    只是眼前这人不知是敌是友,虽然现在还没有对徐清凡表现出明显的敌意,但徐清凡却也不敢贸然就打开自己身周的防护阵法。

    “离开这里,南荒是九黎族的圣地。”神秘人终于说话了,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种荡人心魄的诡异韵味,却又好像很久没有说过话般迟缓。

    听到这神秘人的话后,徐清凡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在下从小生长在南荒,虽然已经有近三十年没有回来过了,但在在下的印象中,南荒似乎不是一家一族之地。”

    “离开这里,南荒是九黎族的圣地。”神秘人对徐清凡的话丝毫不理,只是固执的说道。

    “在下这次回到南荒实有要事,却不能现在就回去。”徐清凡看着神秘人那麻木冷漠的眼神,皱眉解释道。

    “离开这里,南荒是九黎族的圣地。”声音依旧低沉沙哑,只是语气中多了一丝愤怒的味道,也让徐清凡终于有了一种“眼前之人还是有感情”的感觉。

    听到这神秘人接二连三的命令式话语,即使徐清凡的脾气再好心中也忍不住有些生气了,虽然眼前这人诡异无比,而且能控制无数奇兽,但徐清凡却也不惧,于是他淡淡的说道:“在下有些尘缘必须要来南荒解决,所以是决不会改变主意离开的。不过,也许你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

    就在徐清凡以为这个神秘人又要重复之前的话时,这个神秘人却只是神色冷漠的看了徐清凡一眼,一瞬间徐清凡似乎觉得有一道紫青色光芒从这神秘人眼中闪过。接着,神秘人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默默的从原路离开。

    随着这神秘人消失在茫茫兽群当中,空气中传来一句冰冷冷的话语。

    “服从!!或者,死亡!!”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原本只是一直静静的趴伏在周围的诡异野兽纷纷站起身来,阵阵咆哮声中冲着徐清凡所布置的防护阵纵身扑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