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二章 .出气.

仙道求索 第四十二章 .出气.

    送着老乞丐离开之后,徐清凡谢过了岁守的引荐,然相互拜别。而岁守此时也急于将那颗碧眼云踢兽的内丹炼制成法器以帮助自己寻找灵草和试药,所以在邀请了徐清凡有空到药王谷中一游后,也就离开坊市了。

    而徐清凡在等到岁守离开后,就也漫步向着刚才婷儿所在的方向走去。但走到刚才婷儿所在的位置后,却现婷儿并不在周围,眉头不由的微微一皱,他知道婷儿并不是那种乱跑调皮之人,自己让她在这里等自己婷儿就一定会静静的等待,而现在她不在这里,想来是遇到什么事了。想到这里,徐清凡的心中也不由的焦急起来。

    就在徐清凡四处搜寻着婷儿和小碧的身影时,安静无比的坊市中某一个角落突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声,中间仿佛还夹杂着小碧的叫声,但马上却又再次平静了下来。于是徐清凡毫不迟疑,快步向着刚才喧闹声响起的方向走去。

    当徐清凡走到刚才那处生喧闹的角落后,却现婷儿正静静的站在那里,嘴角隐隐的渗出一丝鲜血,脸色苍白,头上的面纱不知何时已经脱落,远远的跌在远方,而小碧则静静的趴伏在婷儿的脚下动也不动,似乎昏迷了过去。

    而在他们面前,一名留着胡须的道人正闭目打坐,大约有灵寂中期的修为。在察觉到有人到来后也只是睁眼淡淡的看了一眼,现徐清凡只有灵寂初期地修为后眼中闪过一丝放松与藐视的神色。接着就又继续闭目打坐起来。而他面前的摊位上摆放着几颗灵药,虽然远远比不上徐清凡怀中的那颗千年灵芝,却也算是价值不菲了。

    看到眼前的情景,徐清凡心中已经大概明白了刚才所生地事情。碧眼云踢兽这种妖兽喜食灵药,一定是小碧现这人的摊位上摆放着众多灵药。安奈不住想要偷食,却被这名道人现并打昏了过去,而婷儿或因为靠着较近,或因为想要救小碧,却也受到了一些伤害。

    虽然知道是己方的不对,但徐清凡心中还是忍不住泛起丝丝怒意。以眼前这名道人的修为,完全可以困住小碧而丝毫不伤害到婷儿,但他不仅击昏了小碧,还连带着伤了婷儿。明显是有意为之。

    对徐清凡来说。婷儿不仅是自己对堂兄徐林的一句承诺,更是自己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除非是婷儿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错误,否则他不容任何人伤害婷儿。

    所以徐清凡来到这里之后丝毫没有理会那名正在等着徐清凡道歉的道人。而是先给婷儿把了一下脉,现婷儿只是震动了内府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后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向婷儿输入了一些木乙灵气给婷儿治愈了内伤,接着又将跌到远处地面纱捡起来给婷儿戴上。然后才向昏迷了的小碧体内输入灵气将它唤醒。

    小碧醒了之后,先是睁开大眼茫然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当它现了那名道人之后不由的出一声咆哮,冲着那道人就扑身咬去,碧眼云踢兽地记仇和暴躁的习性显露无疑。

    “哼~!”

    看到小碧的举动后,徐清凡微微的冷哼了一声。不得不说。经过了徐清凡带着小碧接连飞行了几天之后,惧空的小碧对徐清凡甚是敬畏,听到徐清凡的冷哼后身形不由的微微一顿,然后急忙止住了往前扑去的身形。跑回到婷儿的脚下。

    出了委屈地“呜呜”声。而婷儿则弯身将小碧抱在怀中不断的抚慰着,只是盯着徐清凡的清冷眼神中仿佛多了些什么。又似乎没有什么变化,让人琢磨不定。

    但徐清凡却没有向小碧看上一眼,而是直接走到那道人的面前,淡淡地看着这道人一眼后,轻声说道:“阁下如何称呼?”

    刚才徐清凡无视自己地表现已经让那道人心中恼怒不已,看到徐清凡终于向自己问话后,道人冷哼一声,说道:“在下‘玄灵教’护法田桓,敢为阁下如何称呼?”

    “玄灵教”这个教派徐清凡之前也曾略有耳闻,知道是一个实力比起药王谷还要差上一些的门派,虽然在修仙界中略有名声,但徐清凡还远远看不在眼里。

    就在徐清凡要自报师门名号时,突然心中微微一动,想起了这田桓看到自己修为不如他之时眼中一闪而过地轻松和藐视,知道这人一定是个欺软怕硬之人,如果自己自报师门的话,这人恐怕会慑于九华门的威名不敢对自己出手,而徐清凡现在却想教训一下这田桓为婷儿出气,于是就淡淡的说道:“在下徐凡。”

    为了防止田桓从自己名字中听出玄机,徐清凡用了自己以前的名字。

    而听到徐清凡的自我介绍后,田桓心中微微一松。刚才那只碧眼云踢兽偷食他的灵药,他一怒之下就将这碧眼云踢兽打昏了过去,并且还误伤到旁边的小女孩。但出手之后田桓就后悔了,这碧眼云踢兽显然是某位修仙的灵兽,而眼前这名小女孩虽然脸上图

    无比却明显是个凡人,能来这处修仙间的坊市中显带领,如果自己这次出手无意中得罪了某位高手就得不偿失了。

    但后来看到来人只有灵寂初期的修为后,田桓不由的心中一松,到后来在徐清凡自报身份时更没有提到自己的门派,让田桓还以为徐清凡是一位散修,心中不由的更是轻视,所以在徐清凡说完话后就傲慢的说道:“阁下的灵宠刚才险些偷食了我灵药。”

    言下之意就是要徐清凡向自己道歉。

    听到田桓那傲慢的话后,徐清凡地表情依然淡定。对着田桓微微躬身一礼,说道:“在下管束不利,给阁下带来麻烦,在这里向阁下赔罪了。”

    就在田桓听到徐清凡的话后脸上的傲慢神色愈加明显之时,徐清凡却话锋一转。说道:“不过以阁下的修为就不能暂时将那只小兽禁锢住吗?为什么不仅将它打伤,还误伤了我的侄女?”

    听到徐清凡地话后,田桓眼中精光连闪,身上的气势勃然而,盯着徐清凡缓缓的说道:“这么说阁下是向我来兴师问罪来了?”

    徐清凡淡淡说道:“怎敢,刚才在下已经为那小兽的错误向阁下赔罪了,只要阁下向我这个被你误伤的侄女道歉,你我二人自然就再也互不相干。”

    田桓紧紧的盯着徐清凡,似乎是对徐清凡的话觉得不可置信般。许久之后才缓缓的说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某些修仙常常自命自己是神仙中人。让他们对一个凡人道歉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极为丢脸之事,对眼前这田桓来说尤为如此。

    听到田桓的话,徐清凡轻轻一笑,淡淡地说道:“那说不得。我只能和阁下做过一场了。”

    听到徐清凡地话,田桓怒极而笑,说道:“就凭你也想跟我斗法?”

    要知道,散修和有门派的修士之间实力差距是巨大,先不说相互之间所修的道法之玄妙有上下之别,有门派依靠的修士师门往往也会赐下法器给弟子使用,而散修却很少有法器,即使有品阶也不会很高,当然。大门派和小门派中地弟子也是有如此差距。

    所以看到修为明明不如自己的“散修”竟然会向自己挑战,田桓才会觉得如此不可思议。

    当然,田桓之所以如此认定徐清凡是一名散修,也是因为但凡修仙界各门派的弟子外出游走时都会穿着代表自己门派的统一服饰。

    而徐清凡自南荒之战后就因为原先那件九华门所的宽袍太过破烂。所以早已换下,现在穿的只是一件在凡世间买的普通服饰。

    “够不够资格比过一场就知道了。”对于田桓轻视的话语徐清凡却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只是淡淡地说道。

    说完,徐清凡就站在原地,脚步不丁不八,眼神淡定的看着田桓,一副随便他攻击的样子。

    看到徐清凡这幅样子,田桓反而恢复了冷静,他能修炼到如此境界并在一方门派中担任护法自然也不是无知之辈,知道徐清凡敢于向自己挑战必有其依仗之处,于是也冷冷的说道:“那好,就由在下来领教一下阁下地道行。”

    说着,田桓十指连掐,身前顿时化出了数十道金剑,冲着徐清凡快攻去,同时徐清凡头上也突然幻化出一面金色大锤,冲着徐清凡头部狠狠砸去。他这次志在探测徐清凡地深浅,所以出手也留有余地。

    而在田桓身边摆摊的其他修士,则在徐清凡出现后不久就收了摊位远远地站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争斗,一副两不想帮只看热闹的样子。

    看到田桓的攻击,徐清凡微微一笑,竟然就这么站着不懂任由金剑和金锤向着自己攻来。

    当金剑和金锤穿过了徐清凡身体后,徐清凡身体竟然慢慢的化作虚无,田桓脸色大变,但想要再做什么反应时却已经来不及了,徐清凡的真身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手指间夹着一根刃草轻轻的抵在他的脖子上,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现在可以道歉了吗?”

    说话时,徐清凡心中也满是感慨,觉得这场战斗太过轻松了,只不过利用了自己的度和施展了一个幻术就轻易的骗过了这个田桓,之前徐清凡还准备大战一场呢,毕竟田桓的修为比他还要高上三分。

    却不知,经过了门内大比和南荒之战后,徐清凡的实战能力已经远远的过普通的修士了。而这田桓如果有一点的实战经验,知道在战斗前给自己施展一个“天眼术”的话,徐清凡的度和幻术就不能如此轻易的骗过他了。

    被刃草抵住脖子后,田桓虽慌却不乱,而是冷冷的说道:“朋友,让我向你侄女道歉自无不可,但如此一来我‘玄灵教’就要丢光面子了。”

    田桓这话是以自己的门派向徐清凡施压了。

    就在徐清凡刚准备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人群处突然响起了赵清轩惊讶的声音:“徐师弟,这是怎么回事?”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