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章 .心思.

仙道求索 第六章 .心思.

    方清玲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又来到这里,就好像她不明来到这里后都会不自觉的帮徐清凡收拾屋子一样,虽然她之前从来没有做过打扫房间这种事。*书院

    明明只是夜间散步,脑中胡思乱想着一些事情,但当她再次驻足时,却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后山徐清凡洞府前。

    是脚步不受自己控制?还是潜意识里想多看徐清凡一眼,哪怕明知道房中人并不在?

    东方清玲第一次见到徐清凡,是在八年前九华门门内大比的时候。那时的东方清玲还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骄傲美丽,在师父的呵护和师姐师妹的恭维中沾沾自喜,虽然有些自以为是,却高傲自赏。觉得凭借着自己天才的名声和师父赐下的诸多法器,拿到这次门内大比的冠军只不过是轻而易举。

    但徐清凡的出现却将她的自以为是和高傲自赏击的粉碎。

    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徐清凡时,东方清玲并不在意。因为他听说这个徐清凡之前两场比赛虽然都胜了,但过程都无比艰险,而且他的对手还都只是“宇”字辈的弟子。事实上,就算对手是凤清天和金清寒,东方清玲也不会在意,那时的她就是这么的自以为是。

    但刚见到徐清凡时,东方清玲却着实惊讶了一把。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东方清玲跟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姐师妹们去参加那天她的比试,脑中想象着自己如何轻易的击败对手,然后在师姐妹们的欢呼中洋洋得意地走下擂台。虽然那时她知道自己已经迟到了,但却并不在意。因为她知道在师父的积威下,那些作为裁判的长老们不会怪罪自己。

    接着,她就看到了徐清凡,正静静的站立在擂台上,一身素服。脸上带着三分疲惫,还有七分自己说不清的复杂情绪。神色淡定。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迟到而感到一丝地不耐烦。就那么默默的站在擂台上,淡淡的打量着自己。

    “你怎么穿这么一身衣服啊?跟丧服似的。”东方清玲记得自己当时是这么问地,她那时只是想要消耗徐清凡的耐心,并且随时准备偷袭。

    “昨天晚上。我的师兄去世了。”这是徐清凡的回答。说话时表情依旧淡然。

    “对不起。”那时东方清玲还看不懂这淡然下所蕴藏的深深哀伤,所以她的道歉也没有一丝地诚意。

    然后,开始比试。过程就如她刚开始想的那样,自己大占上风。但就在东方清玲认为自己要赢定了地时候,却现自己体内的灵气无法随意运转了。然后徐清凡解释说,她的灵气被自己融入了一些“溶灵草”。就这样。东方清玲被徐清凡用“卑鄙”的手段击败了。

    那时,东方清玲确定自己是恨徐清凡的。恨他用卑鄙地手段击败了自己,恨他让自己在师姐妹面前丢了脸,恨他击碎了自己的骄傲和自以为是。

    于是,在徐清凡下一场比试的时候,东方清玲带着看别人帮自己出气地想法。来到徐清凡所在的擂台下观看比赛。只是那时徐清凡眼中却只有南宫清山,丝毫没有注意到擂台下有这么一个怀着恶意心思的异性在注视着自己。*书院

    但让东方清玲无奈的是,这场比试虽然惊险。但徐清凡却还是赢了,但更让东方清玲想不到的是,这个一脸儒雅的徐清凡,竟然在南宫清山丧失了抵抗之力后还继续攻击,不仅让南宫清山身受重伤,更是废了南宫清山的道行。

    看到这样的情景,东方清玲在惊骇之余也开始腹诽徐清凡这人虚伪,表里不一,心狠手辣。但再看到比试过后徐清凡站在台上仰天叹息,一脸的黯然伤感,东方清玲却又无论如何也不能将他和“虚伪”、“心狠手辣”这些词联系到一起。

    就在这时,身边两名九华弟子的聊天让东方清玲知道徐清凡和南宫清山之间的恩怨,再看台上徐清凡那一身素服,眉眼间的一丝黯然和失落,东方清玲的心不知为何微微的揪了一下。

    然后,看到徐清凡走下台时,东方清玲的脚步却好像不受控制般向他迎去,同时脸上笑容明媚,似乎想让徐清凡开心一点。

    就这样,简单的交谈了几句后,她和徐清凡算是认识了,一路看着徐清凡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四强。又在一番激烈的争斗后,惨败在凤清天手下。东方清玲的心情也随着徐清凡的比试起伏跌宕,或喜或忧。

    看着徐清凡在金清寒的搀扶下蹒跚的下场,东方清玲也心中黯然。但是看着徐清凡那依旧淡然的表情,东方清玲却又有些高兴。

    接着,门内大比结束。东方清玲却突然开始对各种奇花异草生了兴趣,有时也会跑到后山和徐清凡探讨。当然,东方清玲的理由是想学徐清凡的《枯荣决》,虽然她的资质只适合学习水系道法。

    就这样,她和徐清凡之间的关系渐渐开始变得熟悉,而所谈论的话题,也不仅限于那些奇花异草,各自的过去、现在、未来,开始无一不说了。

    东方清玲有时候也心中奇怪,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徐清凡讲这些,要知道有很多话她甚至没有对她的那些师姐妹讲过。或,徐清凡的淡定随和的性格和宽和的笑容让她觉得很安心自在吧。

    只不过东方清玲也同样是一个修仙之人,所以不可避免的要将自己大部分时间用

    ,她的师父虽然对她十分的宠爱,但在修行上却从来分。而徐清凡却也从来不会主动去找她,所以她每过两三个月才能有时间到徐清凡这里一次。再加上有时候徐清凡也在闭关,所以两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

    也正因为很少,所以东方清玲才更加期待。

    但七个月前的某一天,她再次来到后山时。却现徐清凡已不在,而徐清凡那原本整洁的屋中,却已是遍布灰尘。问过李宇寒后,东方清玲才知道徐清凡在三个月前就已经下山了。东方清玲知道后心中不由地有些不舒服,因为她觉得徐清凡下山竟然没有通知自己一声,简直就是心中没有自己。但接着却又现徐清凡没理由下山也要先向自己通知。两人毕竟只是几个月才能见一次的普通朋友罢了,这个现却让东方清玲心中变得更加的不舒服。

    自此之后,每过一个月东方清玲就会来到后山中帮徐清凡打扫房间,虽然东方清玲连自己的房间都很少打扫。*书院她只是觉得。她之前每次来徐清凡这里时,所见到的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而现在遍布灰尘,让她很不适应。

    或,只有当房间整洁后,她才能找到徐清凡在时地那种熟悉感吧。

    今天,东方清玲自李宇寒处听说徐清凡已经回来了。先是心中一喜,但接下来更多的却是恼怒。她这几个月来想了许多。却突然现自两热相识后就一直是自己在找徐清凡,而徐清凡却从来没有主动找过自己,甚至徐清凡在下山的时候也没有跟自己提过一句。这是不是说徐清凡就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呢?

    所以,犯了小女人心思的东方清玲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也不先找徐清凡了。

    当然,东方清玲也是因为害怕徐清凡现自己每个月都在帮他打扫房间。女性特有地矜持让她不敢面对这样的情景。

    但今天晚上出门散步时,脑中胡思乱想着,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脚步已经向着那熟悉的方向一步步迈去。当东方清玲反应过来时。却现自己已经来到徐清凡洞府前,但和一年前不同的是,此时徐清凡的洞府外围弥漫着一层淡淡地白雾,飘渺,悠远,神秘。

    本来东方清玲已经下定了决心在徐清凡找自己之前自己坚决不主动找他的。但不知不觉来到这里后,东方清玲却又觉得,路门而过却不拜访,似乎不是那么好,再说,徐清凡已经有一年多没见面了,他这次下山经历了些什么?是否还是记忆中地样子?

    想到这里,东方清玲又犹豫了起来。

    找他?还是不找他?

    纠结中,东方清玲开始在徐清凡的洞府外不住的徘徊起来。

    “东方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自东方清玲背后响起,将东方清玲吓了一跳。转身,却看到徐清凡正静静的站在身后看着自己,脸上地儒雅淡定一如既往,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但眼中的沧桑和伤感,一年来却似乎又多了三分。

    ……

    看到东方清玲眼神怪异的看着自己,徐清凡心中奇怪,问道:“东方师妹,怎么了?”

    听到徐清凡地问话,东方清玲才回过神来,脸颊微微红了一下,幸好此时是夜晚,徐清凡也没有随时给自己施展“天眼术”的习惯,所以东方清玲还有机会掩饰,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心中的情绪,强迫自己的语气恢复到往常那样随意狡黠,东方清玲才笑着说道:“怎么?后山我就不能来了?还是说你不欢迎?”

    徐清凡知道这东方清玲性格狡黠,而自己却向来不喜与人斗嘴,所以听到东方清玲的话后只是淡淡一笑,说道:“怎么会呢,你来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是吗?那你离开了整整一年就不知道提前跟我说一下?”东方清玲盯着徐清凡的双眼,有些认真的问道。

    听到东方清玲的语气与往日相比有些异样,徐清凡微微一愣,但还是解释道:“这次下山是我突然决定的,走的匆忙,所以谁也没通知。再说,那时你正在闭关准备为突破到灵寂期做准备,我又怎么通知呢?”

    “你就不会让别人通知我吗?”虽然语气有些气愤,但东方清玲在听到徐清凡的解释后心情还是好了一些。

    徐清凡苦笑道:“我在九华山相熟之人就那么几个,金清寒也在闭关,而刘师叔却从来不会离开‘百草园’一步,如果让我找你的那些师姐妹传话的话。又害怕戴师叔现,戴师叔的脾气你也是知道地,所以我也没办法啊。”

    东方清玲的师父戴华洁,虽然对门下弟子最是呵护,但却也护的很紧,不让九华山的男弟子有丝毫接近的机会。整日里都对门下弟子说一些“男女之情是修仙之障”这类的话。一旦现有某个男弟子想要“勾搭”自己地弟子,这位戴师叔都会狠狠的教训那弟子一顿。虽然徐清凡一直在后山很少外出,但这些事情却也听说过一些。

    听到徐清凡的话,东方清玲的表情虽然依旧是一副很不爽地样子。但心情却又好了一些,只是嘴上却抱怨道:“什么怕我师父现,你恐怕连我住在哪里都不知道吧?”

    听到东方清玲的话,徐清凡不由的一阵尴尬,他的确是不知道东方清玲住在哪里。

    看到徐清凡那

    说的样子,东方清玲本来已经好转的心情却又坏了起清凡冷哼了一声,一副很生气地样子。

    “东方师妹。我们还是进房中再说吧。”徐清凡无奈的说道

    说着,徐清凡就对着洞府周围地三元阵连掐指决。在徐清凡的控制下,眼前的迷雾一阵波动,然后就向两边缓缓分开,而徐清凡的那两间木屋。则清楚的出现在两人眼前。

    东方清玲也是识货之人,看到徐清凡洞府周围雾气地变化,一时间也忘了刚才的生气。问道:“这是‘三元阵’?徐师兄你是从哪里搞到阵盘的?”

    “从山下坊市中换地。”徐清凡解释道,同时引着东方清玲向着自己的房中走去。

    看着徐清凡带着自己向之前岳清儒的屋子走去,东方清玲又惊讶的问道:“咦?徐师兄你换屋子了?”

    徐清凡点了点头,解释道:“我原先的屋子让给我侄女住了。”

    “你的侄女?你什么时候有侄女了?”东方清玲不可思议的问道,刚才心中的气恼在接连的惊奇中却暂时忘了。

    “我的亲侄女,名字叫婷儿,也是我现在在世间唯一的一位亲人了。这次我下山之后找到了她,就将她带回到九华山,让她跟我一起修仙。”关于自己下山之后的经历徐清凡并不想多说,所以就简略的解释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进了徐清凡的房间。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东方清玲一下子就对婷儿产生了兴趣,问道:“那婷儿在哪?让我看看。”

    “她已经睡去了。”徐清凡淡淡的说道。徐清凡走之前所捏碎的那朵“迷神花”所产生的迷雾效力极强,就算婷儿被魔珠魔化之后身体异于常人,不到第二天早晨也醒不过来的。

    听到徐清凡的话,东方清玲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却突然仿佛想起来什么,问道:“徐师兄,你有没有想到让婷儿拜我师父为师呢?她一个小女孩一直跟着你毕竟不好,而且我师父会许多专用于女性的修仙功法,婷儿拜我师父为师的话对婷儿今后的修行也大为有利。”

    听到东方清玲的话,徐清凡心中也微微一动,但沉吟了一会后还是摇头说道:“算了,我还是想婷儿跟在我身边修仙,毕竟她是我在世间唯一的一名亲人了。”

    相比较婷儿的修行,徐清凡更看重的是婷儿的性格和心性。徐清凡自收养了婷儿那一刻起就决定要致力改变婷儿那不同于常人的性格和心性,让婷儿拜别人为师徐清凡并不放心。更何况看东方清玲之前的样子和戴华洁师叔在九华山中那霸道的名声,徐清凡更是不放心将婷儿交给她们了。

    听到徐清凡的话后,东方清玲虽然遗憾,却也并不勉强,而是开始向徐清凡问一些山下的事情,东方清玲自幼就被戴华洁收为弟子,从来没有见识过凡世间的繁华,所以对此甚有兴趣,一个接一个问题问个不停。而徐清凡则很耐心的向东方清玲一一解答。

    终于,东方清玲看到时间已经不早了,才依依不舍的向徐清凡告别,而徐清凡答应了下次见面时向她将更多的下山见闻后,才将她送到阵外。

    看着东方清玲那妙曼的身影渐渐的远去,直到消失不见,徐清凡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也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徐清凡虽然有些迂腐,但并不迟钝。东方清玲对自己有些好感,这点徐清凡在三年前就已经感觉出来了。而且修仙界也不戒婚配,甚至有很多门派都在鼓励男女修仙间的双修,只是修仙界男女之间一旦确定了双修关系之后,就会无比坚贞,至死不渝,更不会生凡世间改嫁这类的事情。所以对于东方清玲对自己的感情,徐清凡却不敢接受。

    一是因为东方清玲的性格对徐清凡来说,只适合做朋友,却不适合相伴一生。如果要有一个相伴一生的女伴的话,徐清凡更想找一个婉静的。

    二也是徐清凡自知,以自己的资质,想来恐怕此生踏入结丹期的希望渺茫,但东方清玲却资质横溢,前途光明,记得八年前她还只是刚刚踏入辟谷中期的修为,但现在一看,离灵寂期却只有一线之隔了,随时都可能突破。再加上她那有着金丹期修为的师父全力的支持,恐怕踏入结丹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问题是结丹期的修士要比灵寂期的修士多出三百五十年的寿元。所以徐清凡也不愿意耽误东方清玲的感情。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