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七章 .诧异.

仙道求索 第七章 .诧异.

    徐师侄,你才出去了一年,怎么就已经回来了?”

    徐清凡刚刚御使着“万里云”落到“百草园”门前,院中就传来了一声苍老枯哑的声音。*书院

    “晚辈这次外出一年,其他人见了都抱怨怪说晚辈下山时间太长不见踪影,唯刘师叔你一人是觉得晚辈出去的时间太短。”徐清凡推开了“百草园”虚掩着的门,笑着向院中一个正在收拾花草的老说道。他与这老甚是熟悉,所以平时也显得比较随便。

    这名老脸上满是皱褶,遍布着老人斑,皮肤带着淡淡的死灰色。原本应该是很高大的身型在时间的侵蚀下变得瘦小枯驼,头几乎已经全部脱落,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浓浓的岁月沉淀的味道,比之徐清凡之前所见的任何长辈都要显得苍老不少。

    这名老正是掌管“百草园”的刘华祥。他此时正一副花农的装扮,蹲在地上收拾着地上的花草。虽然模样显得很苍老,但精神矍铄,摆弄花草时双手也很稳定。九华山顶寒风狂烈,但老身上却只是穿着一件麻布单衣。

    察觉到徐清凡进来后正转头笑呵呵的看着他。

    当年据岳清儒所说,这刘师叔已经有九百岁的高龄了,但徐清凡却总是觉得不像。那张华陵萧华哲等人岁数比刘师叔更大但形象却比刘师叔要年轻的多,而且徐清凡从刘师叔偶尔露出的某个神情和眼神中,其中所蕴含的沧桑也远比徐清凡之前所见的任何人都要浓重。只是这刘师叔毕竟知根知底,比之徐清凡的师父6华严入门要晚十余年,所以徐清凡对他的年纪虽曾有过怀疑,却只是一闪而逝而已。

    与“百草园”破落的外观相比,“百草园”内部更显凌乱,院中间坐落着一座破旧的房屋,显然是刘华祥平时的住所。无数模样或鲜艳或怪异或朴实的花草密密麻麻地遍布院中。而“百草园”本应该种植的各种灵药却很少可以见到。

    “好不容易下山一次,当然要多游玩一段时间。这九华山的景色虽然也算优美。但看了这么多年,再怎么优美也觉得腻味了。而且整日里不停的打坐也累的慌,下山游玩放松上几年心情也好,反正像我们修仙时间多地很。*书院再说了,只出去了一年。你又能收集多少奇花异草?”仔细的打量了徐清凡几眼,刘华祥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却依旧是笑咪咪的说道。

    刘华祥这番话,如果被其他修仙听到,即使不会认为是叛经离道。却也足够惊骇劾俗了。对修仙来说,长生之路漫漫。越到后面越是寸步难行。用来修行的时间是无论如何也不够用地,哪能像老所说的那样“放松上几年心情也好“呢?

    有时候徐清凡也觉得,这位脾气怪异地刘师叔之所以会对自己另眼相看,恐怕除了因为自己和他一样对奇花异草感兴趣之外,更大地原因还是因为自己对修仙的态度在某方面和他很相似吧。

    “其实晚辈也曾想过多在山下游玩几年。但是六大圣地联合举行的新人大比已经近在眼前,所以晚辈要早点回来好多做一些准备。”徐清凡解释道。

    刘华祥听徐清凡说到“新人大比”时,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说道:“哦,对了,徐师侄你还要参加两年后的新人大比,我倒是给忘了。不过,这次的新人大比也许将会很有意思,很多许久不见地老朋友恐怕都会出来凑下热闹。”

    徐清凡听到刘华祥的话后,心中不由的暗暗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刘师叔地话中另有含义。但徐清凡知道这刘师叔既然没有明说,就是说明他不愿意对自己多说,所以也就没有多问。只是问道:“听刘师叔的话,您在两年后也会一起去观看新人比试吗?”

    刘华祥摇头笑道:“老了,走不动了,还是安心呆在门内的好。更何况也许那些老朋友会亲自来九华门中找我也说不定。”说着,老似乎不愿意再在这个话题上再讲下去,转而向徐清凡问道:“这次下山徐师侄你的尘缘都解决了吗?可有记得帮我收集奇花异草的种子?”

    看到刘华祥在转移话题,徐清凡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笑着将自己这一年来在南荒和中土各地收集的奇花异草种子一一摆在刘华祥面前,并将它们的名字特性一一讲给刘华祥听。

    “这是泥果的种子,是我在中土横山郡收集的。*书院这种果子大约拳头大小,色泽显灰,裂开后会流出浆白色汁液,粘性极强。”

    “这是异种琴王榕的种子,长成后多枝,会驱动空气成风出各种声音来魅惑方圆一里之内的生物。甚是难得。”

    “这是锯草的种子,是我在南荒收集的,草叶边缘为锯状,与刃草相比要更加锐利,而人或动物被它划伤身体会产生强烈的麻痹感觉,数日不消。”

    “这是聚灵草的种子,最是难得,能自动聚集吸附天地灵气和日月精华。是我自一处坊市中换得的。将它种植在洞府周围,那洞府周围的灵气浓度会增加不少。”

    ……

    当徐清凡将自己这一年来收集的奇花异草的种子一一摆放在刘华祥面前并一一介绍了特性之后,刘华祥眼中惊喜之色也越来越浓烈,在徐清凡将食人花的种子拿出来之后,刘华祥更是一把将它从徐清凡手中抢了过来,细细的把玩观赏,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看到刘华祥那一副找到好玩具的样子,徐清凡不由觉得好笑,说道:“还请刘师叔您帮我多种植一些聚灵草,好让晚

    后将它移植到洞府周围,增加点洞府的灵气。”

    听到徐清凡的话,刘华祥诧异的抬头问道:“你不是在修炼可以化出天地所有植物的《枯荣决》吗?怎么还要我帮你种植这些花草?自己化出来一些不就行了吗?”

    徐清凡苦笑着解释道:“化出天地所有植物?哪有那么轻松,《枯荣决》的确能化出天地所有植物,但必须要晚辈持续的往植物中输入灵气才能保持这些植物的存在,一旦不再输入灵气,那这些植物就会马上消散于虚无,如果晚辈自己化出聚灵草种的话,每日光维持这些聚灵草地存在就会让晚辈负担甚重。所以还是移植一些的好。”

    听到徐清凡的解释,刘华祥有些恍然的说道:“这样啊,我以前就在想,如果《枯荣决》能无限制的化出天下万般植物,那也太玄妙了。现在看来还是有很多限制地啊。”

    徐清凡点头说道:“是啊,晚辈这《枯荣决》虽然玄妙,但施展起来所耗费的灵气也甚巨。”

    接着,徐清凡和刘华祥两人又谈论了一些奇花异草方面的事情,这个话题两人都甚感兴趣。所以时间就在两人的交谈讨论中不知不觉的划过而两人却犹不知觉。当徐清凡看到日已西斜时,微微一愣。没想到时间不知不觉竟然已经快到晚上了。于是冲着刘华祥微微一躬身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晚辈也应该回去了。”

    听到徐清凡告辞之后,刘华祥也才现日已西斜,却没有接徐清凡地话,而是淡淡的说道:“是啊。时候不早了,也应该教你如何炼化掉你体内残余地魔气了。”

    听到刘华祥地话,徐清凡心中猛地一惊。问道:“前辈你是说晚辈身上还残留有魔气?”说话同时,徐清凡也急忙运转体内枯荣二气,却并没有现什么不妥。

    刘华祥微微的点了点头,与徐清凡不同的是他此时的表情没有一丝紧张,而是问道:“徐师侄这次下山难道遇到修魔了?或是遇到了‘九魔珠’?”

    看到刘华祥的表情轻松没有一丝担心地样子,徐清凡知道刘华祥应该有解决的办法,所以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也微微放松了一些。

    “是‘九魔珠’。”徐清凡苦笑道。因为关系到婷儿,所以徐清凡本来并不打算将自己下山后地经历向别人说,但既然刘华祥已经看出了自己体内残留有魔气,更关系到自己的安危,而且徐清凡也知道以刘华祥的心性并不会在意婷儿之事,所以就将自己下山之后的经历原原本本的向刘华祥讲述了一遍。

    在听徐清凡讲述自己的经历时,刘华祥一直都只是沉默不语,眼神之中一片平静。只有当徐清凡说到玄摩达的时候他的眼中才出现了一丝细微的波动。

    当徐清凡将自己的经历讲完之后,刘华祥才微微点头说道:“魔气是天下戾气集结而成,最为诡谲。修魔每每能以数人之力造成修仙界偌大的浩劫,他们所修的魔气岂是那么简单的?应该是你在和那休交战之时,魔气所化的魔剑刺伤你的身体时已经在你身上留下了一些魔气,后来你在探测婷儿体内情况时更是有一部分灵气被魔气所侵蚀。虽然你后来已经将那些魔气炼化掉了,却依然有一些残留了下来,只是数量太少你没有现而已。这样一来,一前一后你体内多了两道魔气,一道腐蚀你的身体,一道腐蚀你的灵气,现在因为数量太少所以你没有现,但等你现的时候,恐怕心神被魔气所制,已经来不及了。”

    说完之后,刘华祥看到徐清凡现在虽然面色依旧淡然镇定,但神色间却仍然露出一丝后怕的神色,不由的微笑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惊慌,这魔气想要对你产生影响至少还要数年以后。

    我现在传给你一套功法,是用于炼化体内异气的,你每天打坐前后各运行一遍,数月之后自然无忧。”

    “多谢前辈了。”徐清凡对着刘华祥深鞠一躬说道。

    刘华祥摆手说道:“没什么,顺手罢了,反正这套功法也不是特别高明,就当我感谢你帮我收集奇花异草的种子吧。”说着,刘华祥将那套功法细细的向徐清凡讲解了一遍。

    讲完之后,刘华祥又向徐清凡确定了一下他是否记全理解了,然后又笑着向徐清凡说道:“你再等一下。”

    接着,他就向自己那间破落的房间走去,良久之后,才缓缓的从房中出来,手中却多了一个长棍状物体,上面散着浓浓的木火二气,外面用一块黄色宽布裹着,让人看不到里面究竟是何物。

    “这个送给你,对你也许有大用。”刘华祥走到徐清凡身边后,将那长棍状物体递给徐清凡,微笑着说道。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