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一章 .紫痕.

仙道求索 第十一章 .紫痕.

    徐清凡,你留下,我有些话要对你说。*书院”

    就在徐清凡正跟着其余四人向殿外退去时,张华陵的声音突然再次响起。

    听到张华陵的话,徐清凡微微一愣,不知道他单独叫自己留下要说些什么。而其余四人听到张华陵的话后也奇怪的看了徐清凡一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向殿外走去,将徐清凡一人留在殿内,等候着张华陵的问话。

    对于张华陵此人,徐清凡的感情很复杂。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师父死后张华陵那些不近人情的做法,不仅将6华严遗物中的各种法器充为公用,更是没收了6华严的故居。那时徐清凡的心中对张华陵充满了厌恶和不满之情,只觉得此人虚伪贪婪,**权势,没有一丝修仙的风度。

    但随着这些年来对九华山的现状越来越了解,徐清凡心中却又不由的对这张华陵多了一丝敬佩之情。回想张华陵掌管九华门这些年,做的那些事虽然看似极为不近人情,却均是为九华门着想。在九华门实力如此衰败之下,张华陵还能苦苦维持着九华门的圣地名望,更是在最近这些年让九华门来渐渐的有了复兴之势,徐清凡有时候设身处地的想了想,却现如果换成自己,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这点的。

    就在这种又厌又敬的情绪中,徐清凡每次见到他的时候徐清凡都是敬而远之。因为徐清凡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张华陵,

    但此时,因为张华陵的话,徐清凡单独的留在凌华殿中。空荡荡的大殿中,一时间就只剩下了徐清凡和张华陵两人。

    张华陵仍然静静的坐在殿地座位上。看着徐清凡,神色平淡,但又似乎是正在想些什么。而徐清凡则在听到张华陵的话后就默默的走回到自己原先站立的位置,等着张华陵的说话。同时脑子也在快运转,不断的猜测张华陵将自己留下的原因。

    是因为这次新人比试的事情?这种想法一出现就被徐清凡否决了,要知道参加新人比试的弟子共有五人,凤清天和金清寒地实力均在徐清凡之上,如果是因为新人比试的事是不可能只留下徐清凡一人的。

    是因为南荒之事?这个可能依然被徐清凡否决。徐清凡在南荒之事只向金清寒和刘华祥两人说过,而这两人却又都不是多嘴之人。而苦修谷和清虚门地门人向来很少下山,更是很少来九华山了,所以这件事应该还没有传到张华陵耳中。

    难道是因为婷儿的事?徐清凡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惊。要知道徐清凡在参加新人大比的这五名弟子中,是最不显眼的一个。这些年来在九华门中一向行事低调,除了外出下山游历了一年,也并没有做过什么特别的事。而唯一可能会引起张华陵注意的,也只有婷儿之事了。

    徐清凡知道自己带着婷儿来九华山的事一定瞒不过张华陵,所以在刚刚带着婷儿来到九华山时,徐清凡就已经想好了说辞和理由,但这两年来九华门中并没有人来过问此事,所以徐清凡还以为张华陵并不在意此事,却没想到两年之后却又可能要生出事端。

    看到徐清凡脸上那微微有些紧张的神色。张华陵疲惫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似乎看透了徐清凡地想法,说道:“你放心吧,我把你留下来并不是因为你那个侄女婷儿的事。”

    “多谢掌门师叔。”徐清凡对着张华陵微微躬身说道。

    听到张华陵果然提到婷儿,徐清凡心中微微一惊,但再听到张华陵并不准备深究之后徐清凡也就冷静了下来,但却更加好奇张华陵将自己留下来的原因了。*书院

    张华陵看着徐清凡听到自己的话后,先是露出一丝惊讶和疑惑。接着却马上恢复沉静的脸色。满意的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淡淡的问道:“二十年前的事情,你还在记恨我吗?”

    二十年前,张华陵在徐清凡地师父6华严死后。不仅将6华严生前地法器和故居没收。更是要让徐清凡等人改拜他人为师,而当时却被徐清凡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此时听到张华陵突然提到这件事。徐清凡心中不由的一愣,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问这个问题,微微沉默了一下后,徐清凡低头缓缓的说道:“无恨,但有怨。”

    听到徐清凡的话,张华陵微微一愣,然后脸上闪过一丝赞赏。他之前曾想过徐清凡会直截了当地承认或否认,却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地回答,看来徐清凡这些年来当真是成熟了不少。

    张华陵看着眼前这名静静站立的弟子,缓缓地说道:“既然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当年之事我也不想跟你解释什么,只希望你能在新人比试时竭尽全力,为师门争光。”

    说着,张华陵手指上突然泛起一点紫色灵光,冲着徐清凡轻轻一点,接着就见徐清凡身上的白色宽袍一阵紫光闪烁,良久之后光华散尽,再看徐清凡身上的白色宽袍,边缘处却多了三道细细的紫痕。

    看着自己身上衣袍的变化,徐清凡心中大吃一惊,忙拱手对张华陵说道:“掌门师叔,恐怕以弟子的实力担不得如此重担。”

    原来,新人大比并不是像九华门的门内大比那样在众目注视之下上台一一比试,而是由六大圣地共同商议出一件比较有难度的任务,然后让那些参加新人比试的各派弟子来完成,最后则根据各派弟子完成任务的度和质量来评判名次。

    因为这些任务难度较大,所以需要各门派参加新人比试的五名弟子合力完成。也正因为需要五名弟子合力完成,所以这五人小组中就需要一个能力更为出众作为领导,指挥四名同门来完成任务。而徐清凡身上宽袍的那三道紫痕,正是这个领导的象征。

    所以徐清凡看到自己衣袍上的变化,才会如此吃惊。接连

    “哦?那你说谁更合适呢?”张华陵听到徐清凡地推迟之后脸上并没有出现惊讶之色,而是淡淡的问道。

    听到张华陵的问话,徐清凡刚想提名金清寒,却不由的微微一愣,同时猛然间明白了张华陵的想法。

    如果让金清寒来担当这个领导的话,互相视为劲敌的凤清天哪怕原先并没有当领导之心,到时心中恐怕也会不舒服。而反之让凤清天当领导的话,金清寒心中也会不舒服。更何况以他们两个那孤傲的性格,很难相信他们能有什么好地组织能力。至于其他人。吕清尚懒散颓废,王清俊孤僻少言,都不是当领导的好材料。这么说来。这次新人比试的五名弟子中,能当这领导地也只有徐清凡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不由的苦笑,知道再也无法推辞,于是向张华陵躬身说道:“弟子一定竭尽全力。”

    说实话,徐清凡并不想当这个领导。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散淡无为,所以并不喜欢往自己身上加上那么重的责任。

    更何况,这个领导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先徐清凡的实力并不比凤清天金清寒两人强,成为领导难免无法服众。*书院更重要的是。这次代表九华门参加新人比试的五名弟子,虽然各个实力群,但内中却矛盾重重。金清寒和凤清天互相之间明争暗斗,而十年前金清寒将吕清尚击成重伤,恐怕吕清尚此时也是心有怨念,再加上王清俊的孤僻少言,这个领导虽然荣耀,却恐怕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

    看到徐清凡虽然神色淡定。但眼中却带上了一层忧虑和无奈。张华陵微微一笑,问道道:“你害怕你自己没能力领导其他人吗?”

    听到张华陵如此问,徐清凡也就坦然地承认道:“以弟子的实力和威望恐怕很难服众。”

    “其实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这些年来的进步我都看在眼里。”张华陵说道:“从你在南荒与清虚门和苦修谷两派的修士一起剿灭那些修魔的经历来看,你生性虽然散淡。却也不失果断机智。带领几个人完成些任务当然可行。至少也要比其他人要多一些应变的经验。更何况你现在已经可以初步借用梧桐枝的力量了,单以实力而论。比起凤清天和金清寒二人也差不了多少了,实力也可服众。”

    听到张华陵的话,徐清凡微微一愣,没想到张华陵不仅知道自己在南荒之事,更连自己拥有梧桐枝地事情都知道。转念间徐清凡就猜到这些事恐怕是“百草园”地刘师叔对张华陵说的。

    因为知道自己南荒之事并知道自己拥有梧桐枝的也只有他了。而刘师叔能将这些事跟张华陵说,说明两人两人关系非浅,只是之前徐清凡却从来没听说过。但这些长辈之事徐清凡却也不好多问,只能再次躬身说道:“弟子知道了。”

    看到徐清凡应承下来此事,张华陵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着徐清凡说道:“我们出去吧,恐怕外面之人都已经等急了。”

    说着,张华陵就当先向着殿外走去。而徐清凡也忙跟在他的身后。

    但在走出大殿地一瞬间,张华陵似乎无意中想起来了什么,对着徐清凡淡淡地说道:“那个王清俊,可是不简单哦,你这次要多多注意一下,说不定能看出来什么。”

    听到张华陵的话,徐清凡不由地微微一愣。

    多多注意王清俊?是要自己监视王清俊?还是要自己保护王清俊?或说王清俊身上有着什么秘密?虽然刚才那番话张华陵的语气平淡,似乎只是无意中提起,但徐清凡知道以张华陵的性格这个时候讲起必有深意,但他刚想要问什么,张华陵却已经走出大殿,向着殿外正等待着他的众弟子走去。

    此时,周华海已经将外出时要注意的事项向众弟子讲完,广场上一片安静。显然都在等张华陵和徐清凡二人,所以当张华陵走出凌华殿时,众人的眼光不由的全都向他看去。接着却又都集中到跟在后面的徐清凡,显然都在好奇张华陵和徐清凡两人在大殿中会说些什么。

    当看到徐清凡身上白色宽袍上地那三道紫痕时,众人的眼神都不由的变得吃惊疑惑,包括那些九华门的长老也是一样,显然张华陵让徐清凡当这次新人比试的领头人并没有跟他们商量过。

    而其余要参加新人比试的四人则表情各异,金清寒的表情虽然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却是高兴。凤清天轻轻的冷哼了一声,眼神中掠过淡淡地不屑。吕清尚的神色则有些惊疑。至于王清俊,他的表情则一如平常地平淡。

    虽然被场上众人一起注视着。但徐清凡此时脑中一直在想着张华陵刚才说的那句话,却也没有在意,只是默默的再次走到了金清寒的身边。并有意无意的向王清俊看了一眼,却并没有现什么。

    张华陵走出华凌殿后,就直接向着吕清尚的师父走去。走近之后,拱手客气的说道:“侯师弟,我和周师弟这就要带着众弟子去参加新人比试了,在我们离开之后,护山大阵的运行还请侯师弟你要多多注意。”

    “这个自然,请掌门师兄放心,我这里绝不会出什么问题。”吕尚清的师父保证道。

    听到两人的对话,徐清凡终于知道了吕尚清师父地身份。正是九华门中除了张华陵和周华海之外的第三号人物。负责九华山护山大阵运行的侯华维。

    这九华山的护山大阵名叫“九宫阵”,在修仙界中极为出名。“九”为数之极,而“九宫阵”就是由无数个高级阵法叠加而成的复合阵法,威力极大,是由九华派立派祖师“九华真人”所布,经过数千年来九华派的众多高人不断的完善和添加,这“九宫阵”俨然已经成为修仙界数一数二的阵法。

    九华山立派数千年来,期间生过无数次危.

    +险为夷。甚至有人说过,“‘九宫阵’不破,九华门不败”的话,所以说,这“九宫阵”可以说是九华山的立派根本。而八百年前。九华门实力大损。之所以没有被其他门派吞并,除了因为张华陵的苦心经营外。这“九宫阵”也是功不可没。

    正因为“九宫阵”的重要性,所以历代负责“九宫阵”运行地长老不仅需要极高地道行,还要对阵法之道甚有研究。他们在九华门中地位极高,仅次于九华掌门和太上护法,被称为“护门长老”。只是因为需要时刻关注着“九宫阵”的运行,所以历代“护门长老”均甚少在九华山中露面,以至于徐清凡直到现在才知道这吕清尚师父地身份。

    但现在知道了吕清尚师父的身份后,徐清凡却又觉得理所当然。因为只有对阵法一道深有了解的“护门长老”,才能教出吕清尚这样擅长阵法和符咒的弟子。

    而也正是因为这侯华维地位崇高并负责至关重要的“九宫阵”,所以张华陵在走之前才先会特意对他安顿一下。

    “咦?”

    徐清凡身边的吕清尚在听到侯华维的话后,却惊讶的出了声音。

    看到吕清尚那惊讶的样子,徐清凡好奇的问道:“吕师兄,怎么了?”

    吕清尚皱眉疑惑的说道:“今日清晨,我师父曾跟我说过,他要将维持‘九宫阵’运行的工作交给其他长老,而他则陪掌门他们一起去观看我参加新人比试。却不知为什么到现在却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看到吕清尚那有些失望的样子,徐清凡安慰道:“或侯师叔觉得‘九宫阵’的运行离不开他吧。毕竟现在师门中大部分长老都要去观看新人比试,门内实力空虚,如果侯师叔也跟着离开而不主持‘九宫阵’的话,会给一些有心人可趁之机。毕竟大局为重。”

    听到徐清凡的话,吕清尚脸色好了一些,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懒洋洋的表情,笑道:“我知道,徐师弟不用担心。说实话,师父在的话做事可不自在,处处要被管束,烦得很。”

    就在这时,张华陵又安顿了一下其他留在九华门中的长老,然后再次走到广场上众弟子面前,缓缓的看了众人一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对着众人轻轻一挥手,说道:“走。”

    在张华陵挥手的同时,他身后数名长老连掐指决,顿时众人的脚下出现了一片庞大的白云,在留守的众弟子和长老的注视中,托着广场上数十位长老和数百名弟子,快的向着九华山外快飞去。

    ……

    注视着张华陵等人离去的并不止广场上要留守九华门的各位长老。山腰处的一间装饰庄华的屋中,一名黑衣老正站在窗前,默默的看着广场上突然浮起一大片浩荡白云,白云上人影密集,飞到空中后快向着九华山外飞去。

    当那片庞大的白云载着众人远去,在距离的快拉远下越来越小,最终化成一个黑点直至消失时,老微微叹息了一声,幽幽的说道:“终于要开始了。”

    “嘶~~~~是啊,我们的计划就要开始了。嘶~~~”就在老的话声刚刚落下,一个诡异的声音突然自房间一个角落中响起,声音邪恶诡谲,带着一丝迫不及待的味道。

    听到这个声音,老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转瞬间就掩饰了下来,转身看着那道隐藏在房间阴影处身影,说道:“我记得之前几次跟我联系的人不是你。”

    “原先的那个人,嘶~~~~~~~现在已经跟着张华陵去参加新人大比去了,从今天开始九华门的事情由我负责。嘶~~~~”诡异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却是带着一丝得意。“而且我和之前的人是不是同一个并不重要,嘶~~~~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主人的仆人。”

    听到这人的话,老的眉头再次皱了一下,问道:“哦?他也跟着去参加新人大比了?他是谁?”

    “他是谁?他当然是九华门的弟子了。嘶~~~至于他为什么也要跟着去参加新人大比,嘶~~~你不是想当九华门的掌门吗?张华陵那只老狐狸不死你怎么当?”

    “哼~!”老冷哼了一声,再次转身:_影中那张狰狞诡异的脸,缓缓的说道:“我虽然想当九华门的掌门,但并不希望九华门的实力大损,这点希望你们主人知道。”

    “嘶~~~这个计划不是你一手策划的吗?放心吧,嘶~~~九华门的实力不会有什么大的损失的,死的都是张华陵的死忠。嘶~~~”

    “哼!虽然我的计划没有问题,但我并不清楚你们有什么计划。”老不悦的说道。

    “我们的计划就是全力配合你的计划。嘶~~~然后在你成为九华门的掌门之后从你手中拿回我主人的心脏。嘶~~~”如果这黑衣老此时转身看着他的话,就会现藏在阴影中那人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的味道。“再说,虽然这些年来我家主人在九华门中积累了一些暗势力,嘶~~~但却根本无法撼动九华门的根本,嘶~~~更是无法击破九华门的‘九宫阵’,这点你是知道的。”

    “希望如此。”老抬看着天边的朝霞,缓缓的说道。

    ……

    于此同时,九华山顶,一名无比苍老的老也正目视着张华陵等人御云离开,眼神恍惚,似乎正在回想着多年前一些难忘的回忆。

    良久之后,老脸上掠过一丝莫测的笑意,轻轻的说道:“五百年了,老朋友,我们又要见面了吗?”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