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二章 .詹台.

仙道求索 第十二章 .詹台.

    华中土之东,冰川北极之南,有一座高达千丈的壮丽“武陵山”。*书院临近于无际东海,风景优美,气候怡然。虽然这座山在广博的神州浩土中并不是最高的,更不是最壮观的,但绝对是让人最难忘的。

    “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欲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这是《山海异谈——山海篇》中云游子对武陵山的描述。“百川沸腾,山冢碎甭。高谷为岸,深谷为陵。”则是凡世间中的名著《悠游》中对武陵山的描述。武陵山的景色之优美壮丽,可从这些诗经中略窥一二。

    徐清凡很久之前就从各种书中向往着武陵山的景色,但却一直无缘得见。

    两年前下山云游期间,也因为时间紧迫而没有来此。而这次新人大比,却正好让徐清凡可以一偿夙愿。

    而在凡世间中,有一种传说,说武陵山顶是传说中神仙中人的住所,也只有神仙中人才能住在如此壮美神秘的山中。而只要有人能爬到武陵山顶,就能被神仙收为弟子。可惜千万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凡人能爬到武陵山之顶,虽然武陵山的山势并不如何陡峭。

    上万年来,凡世间有无数凡人,各个身怀异技,身体精壮,野心勃勃的誓要爬到武陵山顶一窥武陵山全貌,或被神仙收为弟子。但无一例外都是刚刚爬到山腰处就迷失了方向,最终又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山脚处。于是武陵山顶住有神仙之事更是被凡世间之人所确信。

    千年前,有一个强大王国的君王誓要到武陵山顶以亲眼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神仙,于是征集了国内无数民壮来到武陵山脚下,为他开山劈路。但却没想到武陵山的山石坚硬无比。耗费了十年之功和无数人力财力,也只开辟了数十里地山路。而正因为开辟山路,那个君王的王国民不聊生,国力大衰,最终被邻国所灭,自此再无人会提起为武陵山开辟山路之事。

    事实上,武陵山顶并没有修仙中人常住于此,但却有修仙所设置的禁锢和阵法,凡人自然无法踏入。

    武陵山之顶。是一个盆地形状的平地,占地约数十倾,因为是一处山顶上的盆地。所以虽然海拔上千丈却四季如春,气候温和,丝毫没有其他山顶那样万年积雪寒风凛冽的样子。而这处盆地则被修仙称为“詹台”。

    而为了保证新人比试的公平,六大圣地将新人比试的地点设在詹台,每过一甲子年举行一次。新人比试对外宣称是为了督促修仙界的新人进步,加深各派地感情,但实际上各派却都希望通过每甲子年的新人比试来窥探其他各派的实力。

    虽然自六大圣地成立以来,詹台就是新人比试地举办地,但对修仙界来说,詹台的意义却远不止如此。

    数万年前。神州浩土中各种强大种族并立,而人类只是最不起眼的一支,饱受压迫。当时人类中的各位强大能,为了人类的生存,就是在詹台中集会,商议如何驱逐他族,让人类强盛的。

    万年前,修魔横行于神州浩土。修仙和凡人死伤无数。忍无可忍的修仙,也是在詹台举办修仙大会,誓立志要剿灭修魔。

    四千年前,魔君横空出世,引起了修仙界一场浩劫。六大圣地联合各大门派商议对策。地点也正是詹台。

    所以说,詹台不仅是每过一甲子年修仙界新人比试的举办地点。更是修仙界遇到浩劫时修仙第一个想到的地方,是修仙界各大门派商议大事时举办会议固定的地点,在某方面来说,更是修仙界地象征。*书院

    也正是因为詹台的意义如此之大,所以虽然詹台之地灵气充足,异兽灵草甚多,却从来没有哪个门派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詹台占为己有。

    脑中默默的想着武陵山和詹台的各种资料,徐清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窥它们的全貌了。

    武陵山离九华山约有六万九千里的距离,但徐清凡此时脚下所踏的白云,却是九华门数位长老合力施展。虽然此时托载着徐清凡等数百名九华弟子,但度依然远在徐清凡地法器“万里云”之上。所以仅仅只用了不足三天地时间,武陵山的山景已经远远的出现在徐清凡的眼前。

    只见在繁华中土东方边缘处,无数或大或小的山峰屹立,山浪峰涛,层层叠叠。峰峦叠嶂中,一座苍劲峻奇地高山巍然屹立,耸立云霄。山势高峻中却不失清逸秀丽,让人见之难忘,正是名扬神州浩土地武陵山。

    远远的看着武陵山地山景,徐清凡刚刚感叹了一下“古人诚不欺我”时,眼前的山景已经快拉近,只刹那间脚下白云已经运载着众人来到武陵山山腰处。近看武陵山,山势更是俊奇。但徐清凡等人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九华门的几位长老却已经御使众人脚下的白云快的向着山顶升去了。

    当白云载着众人上升了百余丈之后,众人头上突然霞光闪烁,仙芒闪耀中,环绕于武陵山周围的白云缓缓的裂开一个缺口,让九华山众人可以继续上升。

    上升中,这种情景如此反复出现了三次之后,武陵山顶终于出现在九华山众人的眼前。

    只见武陵山的山顶处却是一个占地数十倾的盆地,盆地中古树林立,多奇花异草,灵气充裕,宛然是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

    在盆地中,一架数丈高的玉质高台屹立于盆地最南方,上面巍然端坐着数百名气势凌然的修仙,或白苍苍,或面色威严,或道骨仙风。但不论形象如何,均是双眼灵光蕴含,身上灵气波动虽然隐晦却无比强大。显然都是来参加这次新人比试的各大门派中的掌门和长老。

    在高台下,四五千名修仙静静站立,与高台上的修仙相比。这些修仙年纪均要年轻上许多,实力也要低上许多,从灵寂期到炼气期.

    看着眼前如此之多实力高强的修仙,徐清凡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徐清凡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之多的修仙聚集在一起,更何况这些修仙的实力还各个不弱。

    这些修仙想来就是今后百年内修仙界的精英了,虽然气质各异,但各个身上都蕴含着强大的自信,显然在平时都经常为自己的天资和实力而自傲。

    但这四五千名修仙年轻一代的精英中,却又有多少能达到结丹期呢?徐清凡突然想到。

    想来在四五百年前。像张华陵和周华海等人,以及高台上地那些长老,恐怕也是静静的站立在高台之下。等待着新人大比开始吧?那时想来他们身周也是一样环绕着数千名实力相当的师兄弟,但现在能踏入结丹地又有多少呢?看看高台上的结丹期大高手只有区区两三百名就知道了。

    就在徐清凡感叹间,脚下的白云却毫不停留,缓缓的向着高台上飘去。*书院同时,高台上那数百名结丹的大高手也纷纷站起身来,御云向着九华众人迎来。

    “羞愧啊,想我九华山离武陵山是最近的,没想到现在却最迟到来,真是愧对各位道友啊。”当和迎来的各位结丹期大高手快要接近时,张华陵突然拱手笑呵呵的说道。

    “张掌门客气了。我们也才来不久。

    更何况离限定的时间还有一刻多时间呢,张掌门你没有来迟,倒是我们来早了。”一个满脸富贵之色的中年人当先笑着拱手回应道。

    一路上,九华门“清”字辈弟子中地第一高手鲍清方,已经将这次要前来参加新人比试的各派掌门和比较出名的长老的特征向徐清凡等人介绍过了,因为徐清凡现在看到此人,微微打量了一下,就知道他正是六大圣地中“五行宗”的掌门人曾莲仙。

    当先迎来的共有七人。其中那位满脸疾苦之色的枯瘦老。赤脚麻衣,是苦修谷的代表玄简尊;他旁边那位一身白衣满脸冷色地老妇人,则是六大圣地中“*宫”地宫主黎天英;至于那位一身灰色长袍满脸和色的秃头老,则应该是“清虚门”的掌门青灵子;最左边那位满是庄严之色的白眉老僧,则是“禅云寺”的方丈虚桓大师。

    除了六大圣地地掌门人之外。还有两人也引起了徐清凡地注意。一人身材极为高大,破衣袒胸。披头散,四肢挂满了金环,应该是八荒殿”的大殿主蛮天;而另一个穿着八卦服饰地白道人,则应该是“*门”的掌门人九则道人。

    而“八荒殿”和“*门”两门,在修仙界的实力和声望也仅次于六大圣地,声势极大,且一向对九华门的圣地地位有着窥探之心。每次新人比试中,这两个门派的成绩也最与九华门接近,甚至有几次还在九华门之上。徐清凡经常听赵清轩讲,每次他外出遇到这两个门派的弟子时,这两门弟子的言语也往往都有傲慢无礼之处,显然不将九华门放在眼里。

    其中,“八荒殿”对九华门的威胁更大一些。据说,八荒殿的八位殿主各个都有着金丹后期的修为,门下弟子众多,道法诡谲,善用体术和御使妖虫蛮兽,实力极强。而且八荒殿因为立派时间较晚,所以在神州浩土中没有占到那些灵气充足的灵山宝地,无奈之下只能寻到八处灵气相较而言最为充足的偏远之地,建立殿落分而住之。因为这八处殿落地处偏远,周围环境荒芜,所以自称为“八荒殿”。

    但也正因为八荒殿所在灵气较为稀薄,而且这个门派虽然在体术和御使妖虫蛮兽这些方面上独步于修仙界,但总体而言功法还是没有六大圣地那般玄妙高深,再加上建派时间较短所以门派积蓄较少,所以对九华门那灵气充裕的九华山、数千年的门派积蓄、以及门内的玄功异法最为窥探。

    而此时徐清凡看那“八荒殿”的大殿主蛮天,脸色憨厚,正看着张华陵点头微笑,眼神和善,似乎没有丝毫恶意。不过徐清凡也知道。任何一个能修炼到金丹期地修仙都是才智高绝之辈,而这蛮天也是一样,他真正的性格绝不可能像他的长相那样憨厚。就好像他对九华门的看法不会像他表情那样亲善一样。

    相比较“八荒殿”,“*门”对九华山的威胁虽然要小一些,但也绝不是易与之辈。“*门”的建派时间之久不在六大圣地之下,擅长阵法和符咒以及封印之术,而且这个门派的功法更是玄奇,可以轻易的引动天地间风雨雷电之力。因为该派的低级弟子常年在凡世间游历,偶尔为凡人驱魔除妖。施云布雨,所以在凡世间地声望极高,凡世间的各种神仙传说。恐怕有一半是该派制造的。

    也正是因为该派在凡世间地声望极高,所以凡世间无数天资横溢之辈都纷纷拜在“*门”门下,所以*门的修仙也是修仙界各大门派中最高的。而“*门”之所以有如此实力到现在却还不是六大圣地之一或成为第七大圣地,却是因为该派的修仙功法有某种缺陷,使该派的弟子达到结丹期之后修仙的度就变得极为缓慢,所以该派金丹期的高手到现在也只有四五人,大乘期的高手更是一个也没有。

    因此“*门”吞并九华门的野心虽然没有“八荒殿”那样的强烈,但如果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得到九华门地各种玄妙功法,与自己的功法相互印证,想必他们也是绝对不会错过的。更何况。*门的门人一向对“圣地”这个称呼有着不小的偏执,所以九华门对这个门派也绝对不敢掉以轻心。

    此时,*门的掌门九则道人则面色沉静,眼中无喜无忧,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对着张华陵也只是微微点头示意,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到底是在想些什么。

    此外,徐清

    迎来的众多结丹期大高手中看到了鲍威、玄仙、玄修他们显然也看到了徐清凡。均是相互微微点头示意。

    当张华陵周华海等人与迎来的各派掌门和长老打完招呼后,脚下地白云分出了数十朵,御载着九华门地各位长老与别派的掌门和长老一起向着那白玉高台上飞去。而徐清凡等人脚下的庞大白云,则载着众人缓缓的向着玉质高台下那各派数千名弟子站立的方向缓缓飞去。

    在来到白玉台下后,庞大白云先是载着众人缓缓地落地。接着就消散于虚无。而徐清凡在感觉脚踏实地之后。心情反而不由地一紧,因为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代表九华门参加各大门派之间的新人比试了。

    这一路上,徐清凡和参加新人大比地其他四名弟子也多有交谈,金清寒是徐清凡多年来的挚友自然不论,而无论是吕清尚还是王清俊却都对徐清凡都很是和善,虽然吕清尚的表情多少有些失落,而王清俊则一如既往的少语。至于凤清天,则一如既往的孤傲,徐清凡每次跟他说上两三句之后他才会回上一句。但不管怎样,当初徐清凡担心的众人不服自己的情况没有出现。

    但正因为这样,徐清凡在这次新人比试中所受到的压力却更大了,因为他知道,这次如果在自己的带领下九华门依然没有什么好成绩,自己却没有什么理由好找了。

    落地之后,徐清凡先向高台上看去,现张华陵等九华门中人已经落座,其中张华陵坐在最前方稍大的那六张椅子上,与他同坐的则是其余五大圣地的掌门人,显然最前方这六张作为是给六大圣地的掌门人设置的。

    在这六张座位之后,则是二十余张较小一些的作为,蛮天和九则道人均落座其中,此外还有二十余名气质各异的修仙,显然是给除了六大圣地之外的其他门派掌门人设置的。

    而包括周华海在内的其余九华门长老,则纷纷落座在最后那片座位,与他们同坐的足有两三百人之多,显然都是各大门派的长老。

    就在徐清凡打量着高台上众结丹期大高手时,突然感觉到有十数道凌厉的目光向着自己看来,其中大多数都带着挑衅之意,不由的眉头微微一皱,但他知道此时不是示弱之时,于是也冷静的回看了过去。

    看了看那些用目光打量自己的人,徐清凡现这些人都至少有着辟谷后期的修为,甚至大多数都有着灵寂期的修为,各个神色傲然,恐怕都是各大门派中低级弟子中的翘楚。

    而这些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他们身上的衣袍上无一例外的都带着三道紫痕,显然均是这次参加新人比试各派弟子的领导人。

    再看看自己衣袍上那三道虽然细长却很显眼的紫痕,徐清凡心中不由苦笑,显然这些人都将自己当作劲敌了。

    这些各派参加新人比试的领导人中,有几人却特别引起了徐清凡的注意。

    先是一名面容沧桑眼神和善的中年,他是这些打量自己的目光中仅有的几个不带挑衅之意的。而在他身边,徐清凡还现了吕子清、尚年、许秀容等清虚门的弟子,显然是清虚门此次参加新人比试的领导人。让徐清凡惊讶的是以吕子清和尚年尧的实力竟然还不是清虚门此次参加新人比试的领导人,清虚门的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看到自己遇到熟人,徐清凡也就笑着对着吕子清等人点头示意,吕子清和尚年尧也对徐清凡点头回应。而许秀容,则在看到徐清凡眼光看到自己的时候,不由的脸颊微微一红,低下了头去。

    看到许秀容的表现,徐清凡不由的一笑,没想到经过了近三年的时间许秀容竟然还是这样容易害羞。

    但更加引起徐清凡注意的,却是其他几人。

    先是一个一身道袍的年轻人,脸色傲然,有着灵寂中期的修为。十数名同穿道袍的修仙众星拱月般将他环绕在中间。显然是“*门”此次来参加此次新人比试的修士。

    然后则是一名表情冰寒的白衣少女,此时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丝毫没有顾忌到自己回视而来的目光。虽然长相平凡,却自有一种孤芳自赏的气质。而她的身边则也全是女性,显然是“*宫”的弟子。

    另外则是五名长相甚是相似的中年人,分别穿着金、红、青、黄、蓝五色衣服,代表着天地五行,显然是五行宗的弟子。只是这五人长相如此相似,让徐清凡怀疑他们是不是亲兄弟。

    但最能引起徐清凡注意的,却是一名有着孩童身材和长相之人。但此人的眼神却有着与长相不相称的冷漠,身脸庞显得有些脏乱,身上衣服破旧,四肢上皆戴着金环。看装扮应该是“八荒殿”的弟子,而他此时也正是站在八荒殿的人群中。但让人奇怪的是那些“八荒殿”的弟子均离着他远远的,似乎对这个孩童模样的人十分恐惧一般。而徐清凡也从这个孩童身上感觉到了比之凤清天还要强大的威胁感。

    “咚~~~”

    就在徐清凡与各派参加新人比试的弟子中的领导人相互打量时,一声清远的钟鸣声突然响起。在钟鸣声中,苦修谷的玄简从座位上站起身来,缓缓的向着空中飘去。

    因为苦修谷这个门派的特殊性,门内就算是修为最低的门人也是在修仙界成名多年的散修,比起其他门派入派还不足百年的弟子,实力要强上不少。所以苦修谷一向不派门人参加新人比试,而是一般作为裁判存在。

    玄简飞到玉质高台上三丈之处后,先是看了地上各派弟子一眼,然后缓缓的说道:“新人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由我来向各位道友宣布一下这次比试的内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