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五章 .寰岛.

仙道求索 第十五章 .寰岛.

    到白清福的话,徐清凡不由的微微一愣,觉得白清福有含义。暗中的威胁?那是指什么?但徐清凡刚想要问些什么,却现白清福已经远远的走开了。

    看着渐渐白清福远去的身影,徐清凡微微的摇了摇头,转身向着传送阵方向走去。在传送阵边缘,金清寒等四人正在静静的等待着。

    至于白清福的话,徐清凡虽然不理解,却将它清楚的记在心中。因为徐清凡知道,这白清福虽然行事神秘,但却不会无的放矢。他的话一定暗指着些什么,只不过自己现在却还没有现而已。所以徐清凡决定在比试期间自己要多多观察身边的情景,毕竟不会损失什么。

    走向传送阵的短短距离中,徐清凡心中不断的回想着白清福刚才的安顿,和离开师门之前张华陵的话,他们两人的话中似乎都在隐隐的指着些什么,让徐清凡觉得这次似乎并不是单纯的新人比试那么简单。但到底深处还蕴含着些什么,徐清凡却想不出来,毕竟他现在知道的太少。

    当徐清凡走到传送阵边缘时,看着正在等着自己的金清寒等人,徐清凡抱拳歉意的说道:“让各位久等了,还请各位多多见谅。”

    “是等的够久的。”吕清尚先是满脸严肃的说道,接着脸上却露出一丝笑意,又说道:“但既然徐师弟是和美女在依依不舍。我等几人就算再久也只有等了。哈哈。”说着,吕清尚就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听到吕清尚地话。即使一向冷漠的金清寒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丝笑意。事实上,私下里,金清寒就经常拿东方清玲取笑徐清凡。而王清俊也跟着吕清尚呵呵地笑了起来。但徐清凡总觉得他的笑容有些怪异,仿佛是为笑而笑般。有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至于凤清天,而一如既往地孤傲遗世。背手站在传送阵边缘,表情平淡的看着眼前四人,眉头微微皱起,显然并不觉得吕清尚地话有什么好笑。

    原本听到吕清尚的话后徐清凡地脸颊微微有些红,但看到凤清天那有些不耐的表情后。还是忙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也赶快去寰岛吧。”

    说着,徐清凡就当先向着传送阵中走去。

    在徐清凡等五人进入传送阵的一瞬间。就感觉眼前一阵耀眼的光芒闪烁,接着众人身体一阵晃动,似乎天地生移动般。当光芒散尽后,出现在五人眼前的却已经是截然不同于詹台地另一幅景色……

    因为徐清凡在向传送阵走去地一路上都在默默的想着张华陵和白清福先后向自己说地那些似乎饱含深意的话,所以也就没有注意到,在清虚门的弟子群中,有一道关切的眼神正在一直看着自己。

    在玄简尊宣布了比试内容之后,许秀容除了担心自己五位参加信任比试的师兄外,却现自己对徐清凡的安危更加的担心。

    对自己这种莫名其妙出现的担心许秀容也是不解,就好像她在现徐清凡竟然是九华门参加新人比试的五名弟子的领导人时心中莫名其妙出现的自豪一样。

    只是,在与徐清凡分开的这三年里,许秀容总是不期然的想起自己与徐清凡在南荒时的点点滴滴,虽然那时她与徐清凡并没有说过几句话。但徐清凡在解释“九魔珠”来历时那儒雅的风度,在自己被变异野兽围攻时徐清凡出现后那淡然的表情,与那修生死相搏时徐清凡眼中那悲伤却坚毅的神色,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越来越清晰。

    当看到徐清凡带领九华门的四名弟子向着传送阵方向走去时,许秀容本来已经走出自己门派的人群,想向徐清凡安顿几句,说一些关心的话,却突然现一名比自己要漂亮的多的女子已经出现在徐清凡身边,神态亲密,一时间不由的有些黯然神伤,还有一丝说不清的自卑感从许秀容心底掠过。

    当许秀容好不容易压下心底的异样,装作随意的样子再次向徐清凡走去时,却现徐清凡已经和九华门中人走进了传送阵中。光华闪烁中,徐清凡的身形就这样在她的眼前消失。

    而随着徐清凡身影的消失,许秀容觉得自己的心中突然出现了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似乎有一件什么东西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没有抓住一样……

    徐清凡虽然已经修仙了三十年了,却还从

    接触过传送阵。要知道,传送阵的布置需要消耗众多有的材料,而且最多只能传送数千里的距离,所以在修仙界中甚是少见。

    在传送阵开启的一瞬间,徐清凡有那么一刹那的紧张,但这种紧张还没有消失,徐清凡却现眼前的耀眼光芒已经消失不见,而原本自己眼前的詹台秀美景色,却已是豁然变化。

    只见眼前的这处地方,树林密布,遮蔽住了天上的阳光。树下多布怪石,碧草茂盛。虽然一片生机旺盛之色,却奇怪的没有一点点动物的踪迹。树林中没有野兔,没有鸟鸣,甚至找不到一只飞虫。只有单调的浪涛声不断的在树林中回荡着。

    听到浪涛声后,徐清凡知道,自己等人已经来到了寰岛了。

    只是或是因为眼前的这片树林太过密集了,所以徐清凡虽然不停的听着浪涛声,却没有见到大海的踪迹。而在茂密的树林中不断的响起浪涛声,也给这处小岛蒙上了一丝神秘诡异的色彩。

    而徐清凡现在所处的位置,则是树林中的一片空地,脚下是一处比之詹台稍小一些的传送阵,显然是用来联通詹台。

    而之前已经通过传送阵来到寰岛的各派弟子,则大多已经出去寻找岛上的七色鹿了。但这片空地中,却依然还滞留着数十名各派的弟子。这些弟子中,其中大部分都是只有辟谷期的修为,神色间迟疑不安,显然不知道该从何处做起,或根本不敢离开这片空地。

    但让徐清凡惊讶的是,清虚门、*门这两大门派的弟子也没有离开,看到自己出现时纷纷向着自己走来,似乎是在等待自己。

    当清虚门五人现*门中的弟子也在向徐清凡走去时,微微一愣,就停下了脚步。而*门的那名神色傲然的年轻道人则没有丝毫的迟疑,带着四名*门的弟子当先向着徐清凡走来。

    “这次代表九华门来参加新人比试的是你?鲍清方呢?我记得他才修仙九十八年。”那名年轻道人走到徐清凡的面前后没有自我介绍,而是直接冰冷冷的问道。

    听到这人话中有些无礼,徐清凡眉头微微一皱,但还是拱手说道:“请问阁下是*门中的哪位师兄?找我鲍师兄有何事?”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年轻道人却根本没有理徐清凡的话,依旧冷冷的说道。

    听到这人的话,不仅是徐清凡,就算是徐清凡身后的金清寒等人也是眉头微皱。但徐清凡却不想在这次新人比试中多生事端,所以虽然厌恶这年轻道人的无礼,但还是客气的说道:“鲍师兄在二十一年前已经踏入了结丹期,成为我门的长老,现在正在詹台玉台上,按规矩已经不能参加新人比试了。”

    听到鲍清方已经踏入结丹期,年轻道人的脸色微微一白,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了当的转身离开。只是走到一半之后,他却又转身向着徐清凡说道:“六十年前,我输给了鲍清方,这次我是不会绝不会再次输给他师弟的。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邓天捱。”

    说着,年轻道人再不停留,带着*门的弟子向着树林外快步走去。

    听到这年轻道人的话,徐清凡微微一愣,心中已经明白了这年轻道人与鲍清方的恩怨,显然他在上次新人比试中输给了鲍清方,现在却移怒于自己了。但让徐清凡惊讶的是,这邓天捱模样如此年轻,却已经是第二次参加新人比试了,显然至少已经有八十岁的年龄,想来他应该另有秘法在保持相貌。

    看到*门众人离开之后,清虚门的五名弟子也在那沧桑中年人的带领下向着徐清凡走来。

    “在下清虚门华仙,在这里多谢徐师弟在南荒中对我吕师弟和尚师弟的照顾。”中年人走近之后,当先拱手说道。

    听到华仙的话,徐清凡忙拱手回应道:“华师兄说笑了,吕、尚两位师兄功力精深,哪用的着我来照顾。”

    听到徐清凡的话,华仙却也没有反驳,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这次新人比试甚是凶险,徐师弟你要多多小心。”

    说着,华仙冲着徐清凡再次拱了拱手,就转身离开了。而吕子清和尚年两个也在向徐清凡拱了拱手后,跟在华仙身后向着树林外走去。

    看着华仙等人的离开,徐清凡淡淡一笑,然后转头对着金清寒等人说道:“时间紧迫,我们也赶紧行动吧。”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