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九章 .尾日(完)——人来.

仙道求索 第三十九章 .尾日(完)——人来.

    寰岛的南方临海处,沙滩骄阳,海涛阵阵,天地间一片金黄色耀眼。

    沙滩上,三名少女静静站立,正是六大圣地中“*宫”的弟子。而她们的脚下,却有三具尸体赫然横列在地上,一男二女,其中那两名女性尸体上正是穿着着“*宫”的服饰,显然正是“*宫”剩下的那两名弟子。

    海风不停吹拂,不断扬起着那三名少女的长,但他们却尤不自觉,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地上的尸体良久,半饷却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彼此间神色均是愤怒与伤心混杂。

    这三名*宫弟子中,那名身着白衣表情孤傲的女子也在其中,只是作为“*宫”的领队人,此时却不像徐清凡之前所见般那样表情清冷,神态间反而甚是狼狈,身上的白衣也多有皱褶,甚至还沾着些泥土,头上鬓凌乱。

    “宫师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做?”沉默良久之后,白衣女子左边,一名神态娇美的女子终于忍不住问道。

    白衣女子听到那名女子的话后却没有回头,依旧只是注视着地上的三具尸体,冷冷的说道:“报仇。”

    “那两位师姐的尸体该怎么办?”另一名女子问道。

    “带着。”白衣女子惜字如金,看了一眼另外那具男子尸体,又补充道:“全部带着。说着,白衣女子再也不看地上的尸体,头也不回的向着寰岛中央方向纵去。而另外那两名*宫弟子则对视一眼,衣袍一挥,用“袖里乾坤”之术将三具尸体卷入了袖中,然后也快步向着白衣女子追赶而去。

    怎么回事?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地徐清凡看着金清寒和吕清尚关切的眼神,以及怀中被火焰包裹着的凤清天,心中也满是疑惑。

    尤为疑惑的是,徐清凡现自己怀中的凤清天身上虽然冒着炽烈的火焰,但却没有对自己造成丝毫的伤害,甚至连自己身上的衣物都没有烧毁,反而是让自己隐隐产生了亲切之感。

    其实。凤清天身上的烈焰并不是真正的火焰,而是幻化成火焰地形状的凤凰灵气,此时正对凤清天的身体进行改造,自然不会对徐清凡造成什么伤害,因为他的身体现在对凤凰灵气的亲和力已经极强了。

    但这些徐清凡并不知道,所以现在他心中只是疑惑。

    除了困惑外,徐清凡还现自己自醒来后,身体就似乎生了某种变化,但到底出现了哪些变化。却又说不清楚,只是觉得现在自己眼中的世界与之前似乎变得不一样了,纹理分明。尤为清晰。最重要的是,徐清凡现自己对天地间的葵火灵气的感应能力仿佛比之以前要强上十倍不止。

    而这一切地变化,却都让徐清凡的心中更加疑惑了起来。

    “徐师弟,刚才生了什么事?你和凤师弟怎么突然就被火焰包围起来了?还有,凤师弟怎么还被火焰包围着?刚才在那火焰中你没有受到伤害吗?”

    一看到徐清凡脱离了火焰后并清醒了过来,吕清尚连珠炮似的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显然对刚才地异变甚是疑惑。而一旁的金清寒本来也准备问些什么,但看到徐清凡眼中满是茫然,而吕清尚又把他心中的疑惑都说了出来后,就只是用疑惑的眼神注视着徐清凡。静静地等待着他的解释。

    听到吕清尚接连不断的问题,徐清凡原本就因为刚刚清醒而迷茫的脑子变得愈加迷茫了,也顾不得回答,而是闭上眼睛开始回想自己昏迷前的情景。

    看到徐清凡的样子,吕清尚也意识到刚才是自己问的急了。所以在徐清凡闭眼之后,吕清尚也没有追问,而是如金清寒般静静地等待徐清凡的回答。

    一片平静中,良久,徐清凡脑子恢复了清明。画面不停地在脑中回放。终于回想起了自己昏迷之前所生的情景。

    通过仔细的回忆,徐清凡知道自己刚才之所以昏迷。是因为梧桐枝突然异变,爆出大量凤凰灵气以自己的身体为通道进入了凤清天地体内,不仅措手不及下自己因为受不了灵气冲击而陷入了昏迷,更是引起了这场异变。

    毫无疑问,这场异变与两件东西紧密相关,因为凤凰涅而带有大量凤凰灵气的梧桐枝,身上有着凤凰血脉凤清天,难道这场异变会和凤凰有什么关系不成?

    不由的,徐清凡又想起了自己昏迷前脑中一闪而过的词语——“凤凰涅”!!

    在凤清天身上燃起火焰的一刹那,这个词语毫无预示地出现在了徐清凡地脑中,仿佛这个词语已经深深的印刻在这种异变中,这个词语并不是徐清凡当时地想法,反而像是凤凰灵气本身所带的记忆。

    一种传承了数万年的记忆。

    难道凤清天正在进行“凤凰涅”?

    想到这个结论徐清凡不由的心中吃了一惊,但很快就被徐清凡给否决了。凤清天并不是凤凰,只是拥有凤凰血脉而已;而梧桐枝内所蕴含的凤凰灵气虽然对自己来说是非常惊人的,但还是远远不足一直凤凰进行涅,更不用说是凤清天了。

    “算了,我在这里胡乱猜测也不是办法,还是等凤清天清醒之后与他讨论一下吧,这件事不管怎样与他的凤凰血脉和凤凰灵气有关系,他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徐清凡暗暗的想到。

    虽然徐清凡猜测这种异变并不是“凤凰涅”。但估计也有很大关系,所以对于凤清天地安危徐清凡已经并不担心了,更何况,徐清凡现在能清楚的感觉到,在凤清天身周火焰剧烈燃烧时,他体内的生命力也愈加的磅礴了起来。

    与猜测这场异变的原因相比,徐清凡现在更关心的是自己经过异变之后身体的变化。

    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徐清凡身周的火焰就全部集中到了凤清天的身边去了,所以此时凤清天身周地火焰比起刚开始愈加的强盛,之前金清寒和吕清尚两人还能隐约透过火焰看到凤清天的身影。但此时却是无论如何也看不到了,只感觉徐清凡正抱着一团人形火焰,显得甚是怪异。

    但更重要的是,徐清凡在退出火焰时他自己的身体也生了许多变化,最直观的方面就在于,徐清凡现在自己现在对天地间葵火灵气的感应力远往前,身体与葵火灵气的亲和力更是比之前强上十倍不止。

    这代表什么?这就代表徐清凡吸收火灵气的度将远快与之前!!并且受到火焰道法地伤害时也将会有很强的抵抗力。

    徐清凡之所以修炼木系道法,除了因为他体内原本就封印着大量的木乙之气外,还因为徐清凡在“山精木怪”元神入侵时身体对木乙灵气有了一些亲和力。所以可以吸收天地间地木乙之气。

    而现在,经过这次异变,徐清凡除了可以吸收天地间的木乙之气外。还可以吸收葵火灵气,并且度比之吸收木乙之气,还要快上许多。

    想到这里,徐清凡心中不由的微微兴奋了起来。

    但转念间,徐清凡却又沮丧了起来,因为他突然现即使自己吸收火灵气的度加快也没有什么用。

    徐清凡知道自己资质之所以差,最大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吸收灵气的度慢,而是因为徐清凡的身体根本无法截留天地灵气为己用。徐清凡之所以现在能修炼到灵寂期的境界,并不是因为他吸收到了足够多的天地灵气,而是因为他一直靠吸收的天地灵气来炼化体内已有地木乙之气。

    而加快了火灵气的吸收度。除了可以让徐清凡加快炼化体内的木乙之气外,根本没有丝毫作用。也就是说,徐清凡可以用比之前更短的时间达到灵寂后期的境界,但对于他突破到结丹期却还是没有丝毫地帮助。

    “不管如何,以后面对火系修仙我不用那么头疼了。至少我对火法有了很强的抗性了。”徐清凡虽然失望,却也并不是特别在意,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一步登天的好事,所以只是自我安慰的想到。

    同时,徐清凡又想到。现在他自己已经清醒。而凤清天身周的火焰却愈加燃烧地炽烈起来,显然生在凤清天身上地异变还远远没有完成。也就是说,等凤清天清醒之后,他身上的变化将远远多于徐清凡,那么凤清天清醒之后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徐清凡摇了摇头,将心中地好奇埋在心底,到底会有什么变化等凤清天清醒过来之后自然可知。

    想到这里,徐清凡睁开了双眼,想将自己心中的猜测说给金清寒和吕清尚听。但睁开眼的瞬间,徐清凡看到了凤清天身周不断燃烧的火焰,以及他体内波动着的强大凤凰灵气,这让徐清凡突然意识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凤清天身上这次异变的生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但它之所以能生和持续的进行,全都是靠着徐清凡的梧桐枝内所蕴含的凤凰灵气。

    而看凤清天身上凤凰灵气波动的情况,以及他体内那逐渐强大的生机,这场异变绝对消耗了不少梧桐枝内不少凤凰灵气才对。

    要知道,虽然希望渺茫,但如果徐清凡在今后依靠“华灵决”的玄妙完全融合了梧桐枝的话,那么得到了梧桐枝内所蕴含的强大能量后,徐清凡还是有机会一举冲到结丹期的。

    而这也是徐清凡至今所能想到地唯一可以突破到结丹期的方法了。

    也就是说,梧桐枝内所蕴含的能量对徐清凡的意义实在是非同小可。每当梧桐枝内的能量削弱一分,徐清凡依靠梧桐枝的能量突破到结丹期的希望就会更加渺茫一分。

    想到这里,徐清凡心中着实吃了一惊,连忙开始仔细探察起梧桐枝的变化来,之前在向凤清天提供了大量凤凰灵气后,梧桐枝就恢复了之前那普通细小树枝的模样,重新插回到徐清凡的髻中。

    良久之后,徐清凡嘴角荡起一丝无奈地苦笑。

    梧桐枝的变化的确如徐清凡所料,为了之前的异变消耗了大量的凤凰灵气,虽然内中的木乙之气依旧磅礴。但凤凰灵气却只有之前的一半了。

    但于此同时,徐清凡又现自己身体与梧桐枝的契合度经此异变后大大的加强了,如果以前只是心物同步地境界的话,那么现在徐清凡与梧桐枝已经达到了心物同一的地步了,再下一步,徐清凡就可以直接闭关炼化梧桐枝与自己合体了,可以说,经此异变,省去了徐清凡十余年地炼化之功。

    但徐清凡心中还是满是无奈。虽然加快的炼化进度,但这又有什么用呢?毕竟突破到结丹期的希望大大减少了。

    不过徐清凡心中虽然心中无奈,却并不是特别饿失望。因为哪怕有梧桐枝相助,他对自己能突破到结丹期还是不抱太大的希望,如果以此代价来换凤清天的命的话,徐清凡虽然觉得可惜,但还是可以接受。

    只是无论是徐清凡的身体,还是梧桐枝,这些异变到底是好是坏,却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了。

    终于将事情理清后,徐清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在徐清凡闭目沉思之后,金清寒和吕清尚就焦急的等待着他的回应。却现徐清凡闭目良久之后却依旧没有要开口地意思,只是表情接连变化,时喜时忧,或悲或慰,期间睁开过双眼一次。却马上又继续闭合沉思了起来,却不知道徐清凡到底是想到了什么,让旁边二人心急不已。

    终于,徐清凡再次睁开了双眼,看着满眼疑惑之色的金清寒和吕清尚二人。缓缓的说道:“这场异变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也不甚清楚。但我心中还是有些猜测,我现在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

    说着。徐清凡将自己刚才心中的各种猜想说给了身边二人听,听到凤清天可能在进行一场类似于“凤凰涅”的异变后,金吕二人不由地有些目瞪口呆。在听到徐清凡梧桐枝内能量大损会降低徐清凡结丹的可能性后,又不由的扼腕叹息,但知道凤清天生命无忧之后又不由欣喜。

    总之,经过徐清凡一番解释后,二人总算知道徐清凡刚才在闭目沉思时表情为什么会如此多变了。

    在徐清凡解释完之后,金清寒却问道:“徐师兄你猜测之所以生异变是因为你的梧桐枝与凤清天体内的凤凰血脉生了某种共鸣,但徐师兄你为什么也会参与到异变当中呢?”

    徐清凡沉吟了一下后,说道:“或是因为我初步炼化了梧桐枝,体内已经有了一部分凤凰灵气吧,而且作为梧桐枝与凤师兄地联系通道,在两生异变时,也被迫跟着参与到异变当中了吧。所以现在在梧桐枝往凤师兄体内输入了足够地凤凰灵气而退出异变后,我也就跟着退出了。”

    吕清尚又问道:“那在徐师弟推测,凤师弟的异变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

    徐清凡摇头道:“这点我也不甚清楚,或只需要一盏茶地时间,又或要好几天,我们都不知道具体情况,所以不好推测。只是据说凤凰在涅时需要数月之久,凤师兄这次虽然不是真正的涅,但也应该需要几天时间才对。”

    说到这里,徐清凡不由的皱起了眉来,现在寰岛之上形势诡异。危险处处,尤其是自己一行人,徐清凡总觉得似乎有什么阴谋在等着自己,所以愈加小

    之前他已经记住了寰岛的地形,知道虽然寰岛地形平坦,但在南部还是有一些甚小地丘陵,地势较为复杂。

    按徐清凡的想法,他准备带领众人在那里躲避一天,等待着詹台上各位长辈来到寰岛,但此时凤清天却正在生异变。谁也不知道一路颠跛下会不会生什么变化,如果因为赶路而让凤清天走火入魔的话就不好了,但如果不赶路的话,又可能会被人再次伏击,所以徐清凡不由的犹豫了起来。

    最终,徐清凡向着吕清尚说道:“还请吕师兄在这敛息阵外再布几道用于隐藏气息的阵法,反正按我的估计,再过不久詹台上的各派长辈就会赶来了,我等只要在这里隐藏不到半日的时间就够了。”

    听到徐清凡的决定。吕清尚默默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也是现在最好的解决办法了,所以双手急挥。无数道符咒飞到众人身周敛息阵,布成了数道不同的用于隐藏气息的阵法。

    接着,似乎是担心又会出现袭击般,吕清尚又在众多用于隐藏气息的阵法中夹杂了两种防御阵法,昨晚这一切后,吕清尚脸色苍白,呼吸微粗,显然刚才的布阵让他的灵气消耗不少。

    事实上,昨夜剿杀青龙蟒一役中,吕清尚和金清寒两人就已经消耗了体内大半灵气。之后在路上,又遇到了徐清凡和凤清天生异变,所以又只得停下了为二人护法,根本不敢打坐恢复,刚才一口气布出如此之多的阵法。实在是消耗完了吕清尚最后一丝灵气。

    “吕师兄,金师弟,你们二人刚才为我和凤师兄护法辛苦了,现在赶快打坐静养吧,争取早点恢复灵气。我来为你们护法。”徐清凡在异变之后体内灵气却已经恢复。甚至是更上了一层,所以看到吕清尚那苍白的脸色后。忙说道。

    听到徐清凡地话,吕清尚没有多说什么,马上盘坐到地上开始打坐修养了起来,他这一次灵气的确是消耗甚多。

    而金清寒看到吕清尚开始打坐恢复后,却也没有也急着盘坐下去,而是静静的看着徐清凡。说起来,这还是自新人比试后两人第一次单独相处。

    看着金清寒看向自己那奇怪地眼神,徐清凡奇怪的问道:“金师弟,有什么事吗?”

    金清寒淡淡一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没想到你来到寰岛之后竟然变化这么大。”

    徐清凡无奈一笑,问道:“那这些变化在你看来是好的还是坏的呢?”

    “好的。”金清寒肯定的说道:“以前的你太容易吃亏了。”

    徐清凡摇了摇头,说道:“我更没想到的是,在凤师兄受伤之后,你竟然会比谁都着急。”

    金清寒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他在被我打败前出现什么意外罢了。”

    说着,金清寒不再说话,也如吕清尚般盘坐在地上,闭目打坐了起来。

    看着金清寒那孤傲的样子,徐清凡摇头一笑,接着就开始用眼神在周围巡视了起来,从阵法外地景色,到身周环绕着火焰的凤清天,还有正在闭目打坐的金清寒和凤清天。

    突然,徐清凡脸上的笑容一凝,接着眼中闪过了伤感之色,因为他看到了吕清尚身边的那截断臂,那是王清俊死后唯一完整地尸体部位。

    微微叹息了一声,徐清凡缓步向着断臂走去,因为他突然响起了之前从坊市中得到了一颗“冰凝珠”,当时换这件异物只是因为它样式绚美,所以换来想讨得婷儿欢心罢了,但现婷儿不喜欢此物后,就收了起来。

    但在此时,这颗“冰凝珠”却正好可以用上,因为“冰凝珠”有着可保持尸体模样千年不变的特效。虽然这只是一截断臂,却也是王清俊尸的全部了。

    但当徐清凡将断臂拿到手中时,却不由的一愣,因为他现,这截断臂是王清俊右手的下臂,上面还连接着王清俊地右手,而此时,徐清凡分明看到王清俊右手中分明握着某样东西。

    而此时,寰岛西方近百里外地海域处,正有一群修仙快往寰岛赶去,这些修仙即使在东海上的罡风中也是飞行极快,显然有着不下于结丹期地修为,正是从詹台赶来的各派长老和护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