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三章 .质问.

仙道求索 第四十三章 .质问.

    就在徐清凡手指点下前的一瞬间,一道饱含惊怒的老妇人声音突然在天地间响起。

    “小子尔敢!!”

    这道声音内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气,在旁人听来虽然轻柔,但在徐清凡耳中却不下与一颗平地惊雷,震得徐清凡五内翻腾,那一指却竟然无论如何也再也无法点下去。

    仅仅靠着一声轻喝,威力竟然强大如斯,究竟是何人所?

    强忍着胸口血气的翻腾,徐清凡心中惊骇,豁然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现一片偌大的祥云正载着一群修仙快的飞来,周围仙霞闪亮,看似缓慢,但却转眼间就来到众人的面前。

    而金清寒、吕清尚、宫清雅等人也在声音响起的同时向着同一方向看去,眼神之中也满是惊异,但不同的是,金清寒和吕清尚只是惊异,而宫清雅等三名“*宫”弟子则除了惊异之外还带着七分惊喜。

    祥云落地之后,云上众人的模样也终于出现在徐清凡等人眼前。

    只见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这群修仙,一个个气质各异却自有一种上位的气度和高手风范,身上的灵气波动隐晦却威压强烈,显然均至少有着结丹期的修为。

    而这些修士,则正是刚从詹台赶来的各派掌门和长老。

    而当先那名正对着徐清凡怒目而视的老妇人,则正是“*宫”的宫主黎天英。刚才的那声轻喝,显然是她所出的。

    而在她身后,“禅云寺”的方丈虚桓大师、“清虚门”的掌门青灵子、苦修谷的代表玄简尊、五行宗地宗主曾莲仙,*门的门主九则道人、八荒殿的大殿主蛮天,以及一些平日里在修仙界甚有名望的大门派掌门,均在其中。

    而这些平日里一脸淡然地高手,此时脸上却满脸凝重之色。甚至其中有很多掌门和长老的眼中还止不住的露出悲痛之色。

    而九华门的掌门张华陵、太上护法周华海等人也在其中,看着正在对视的黎天英和徐清凡,眉头紧皱。

    在各派掌门的身后,却是各派地护法长老。以及华仙、息均僧人、邓天捱等五派的弟子。显然在各派掌门和长老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找到了其他五派的弟子。

    而寰岛之上的异变,多派弟子的死亡或消失的消息,想来也已经各派掌门和护法得知了,难怪他们神色间会是如此凝重。

    看着正在注视着自己的各派掌门长老与弟子,徐清凡心中苦笑。知道这样一来自己就更难解释了。

    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五内一阵剧痛,一股鲜血瞬间就涌上了喉咙。徐清凡知道,显然自己在刚才那声轻喝响起时就已经受到了不轻的内伤。却没想到这黎天英其貌不扬,但实力竟然如此高深,仅仅一声轻喝就有如此威力。

    只是徐清凡并不想在各派面前丢九华门地脸面,所以就硬生生的将已经涌到嘴里的鲜血又吞入肚中。

    微微调理了一下内气,徐清凡手指一引,那两根缠着“*宫”弟子的“吸血毒藤”又重新收回到地底。然后对着自己面前众多长躬身说道:“晚辈九华门徐清凡,见过各位师长。”

    而经过徐清凡的提醒,身后的金清寒和吕清尚也反应了过来,也忙向着各派的掌门和护法躬身行礼。

    而宫清雅则在其余各派掌门和护法的惊叹眼神中将“冰寒降世”散去后,也带着两位师妹对着各派长辈行礼,只是看黎天英时的眼神满是凄痛。

    只有凤清天,依旧远远的躺在一边毫无反应。在寒气退去之后,环绕在他身上地火焰也恢复了之前的平缓,显然生在他身上的异变虽然已经临近于结尾,却还未结束。

    而这些才刚刚赶来的各派掌门长老。向凤清天方向看去时的眼神也满是疑惑,显然一时间还搞不清凤清天身上的异变是怎么回事。其中不乏用神识探测,却还是一无所获。看着徐清凡一副仿佛无事人的样子,刚刚才见到徐清凡欲对自己的弟子“行凶”地黎天英,看向徐清凡的眼神愈加的清冷,突然冷哼一声,右手对着徐清凡微微一挥,一道狂烈的寒气向着徐清凡猛然扑去。

    这道寒气威势铺天盖地,只让人感觉躲无可躲,而天地间的温度也在她出手地瞬间猛降,功力低微一时间仿佛觉得自己处于冰天雪地般。

    看着向着自己扑来地寒气,徐清凡刚想仗着自己的度躲开。但胸口却猛地一痛。显然运转灵气时引动了内伤,眼看寒气就要攻在自己身上。却听到张华陵轻缓地声音突然响起:“还请黎道友手下留情。”

    说着,张华陵也如黎天英一般右手微微一挥。只是出手时却无黎天英般的威势,反而是无声无息。但就在他挥手后的一瞬间,已经扑到徐清凡面前的寒气却突然消失无踪了,让已经做好了要硬受一击的徐清凡心中一时间充满了不可置信之意。

    看到张华陵如此轻松的就瓦解了自己的攻势,黎天英看向张华陵时的眼神也带上了一丝忌惮之意,没想到一向低调的张华陵,功力手段竟然如此之强。她刚才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张华陵是用何种道法化解了自己的攻击。

    只是虽然忌惮,但黎天英却还是向着张华陵怒喝道:“张华陵,你门下的弟子要伤害我的晚辈,我教训一下都不可以吗?”

    张华陵看着脸上满是愤怒之色的黎天英,眼中闪过了一丝奇怪之色,但语气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平缓,淡淡的说道:“黎道友稍安勿躁,晚辈之间的争斗我们不必参与进去。再说,他们之间谁对谁错尚无定论,贸然惩罚却有失公允。”

    听到张华陵的话,黎天英心中愈加的愤怒。瞪着张华陵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地弟子有错在先了?”

    看到黎天英如此模样,不仅是张华陵,就算是其他各派的掌门护法乃至于各派的弟子,看着黎天英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丝疑惑。

    而其中功力最高地八派掌门看向黎天英的眼中已经带着一丝担忧或幸灾乐祸之色。似乎已经想到了原因。

    要知道,“*宫”的《冰寒决》讲究的是心静如水,越是练到后面心静就越是清淡冷漠,以黎天英的修为道行实在是不应该轻易出现如此暴躁的情绪。

    其实众人在詹台之上时对黎天英地异常已经略有察觉了,但此时黎天英的表先却尤为明显。

    张华陵微微一笑,说道:“在下并没有这么说。只是到底谁对谁错,还是问清楚的好。”

    听到张华陵的话,黎天英冷哼一声,抬头对着天空中问道:“各位苦修谷的道友还要看多久的热闹才肯下来说个明白?”

    听到黎天英的话,徐清凡等各派的弟子均是微微一愣,没想到天空中竟然还有隐藏的修士,均不由抬头向着天空中看去。

    天空上,一直暗中跟踪着徐清凡等人地数名苦修谷修士均是相视苦笑,知道因为刚才自己等人没有阻止徐清凡击败*宫弟子。黎天英已经记恨起自己等人了。

    其实,以苦修谷众修士的修为,想要阻止徐清凡出手只是一念之间而已,刚才之所以没有出手,一是因为他们有十足的把握在出现伤亡的一瞬间出手解围,二也是想要观察徐清凡等人究竟是不是寰岛异变的元凶,所以刻意隐藏了身形。

    “让各位道友见笑了。”听到黎天英的话后,一名苦修谷修士带着其他修士出现在众修士面前,对着众人微微躬身一礼,温声说道。

    而在场众人也忙对着众苦修谷修士躬身还礼。只是八大门派外的其他各派的掌门和护法长老。此时虽然也勉强向着苦修谷众修士躬身行礼,但眼神中却满是不满和急切之意。

    行礼过后,这些门派中一些性急的掌门和长老已经纷纷问道:“各位苦修谷道友,可知我派弟子现在在哪里?听六大圣地以及*门八荒殿的弟子说,他们都失踪了,并且出现了一些伤亡,这些事可是真地?”

    听到这些掌门和护法的质问,众苦修谷修士的脸上均出现了一丝羞愧之色。刚想解释些什么,黎天英却轻喝道:“事情要一件一件解决,现在先将眼前的这桩公案解决了再谈你们弟子失踪的事情!!”

    语气斩盯断铁,不可置疑。

    听到黎天英那蛮不讲理的话,除了八大门派之外的其他门派的修士。脸上均露出了不满之色。但慑于六大圣地地威名,大部分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有几个脾气较为火爆的修士刚想要顶嘴。却现众修士中一些修为高绝包括八大门派的掌门,纷纷向着自己打眼神示意,心中疑惑之下也就退让了下来。

    制止了其他门派修士的质问后,黎天英又对着那名苦修谷修士问道:“玄轩道友,刚才你们一直在暗中守护在一旁,可否告知我等,他们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而相斗?”

    “各位道友,我刚才已经向玄仙等道友出招符,想来他们不久之后就会赶到,贵派弟子之事一时很难讲清,而玄仙道友对此事更加清楚,还请各位稍稍等候,等玄仙道友来到之后再向各位解释。”

    玄轩先向着刚才质问他的各派掌门和护法解释道,然后又转身向着黎天英说道:“刚才那场相斗,是因为*宫三位女道友先行向着九华山三位道友出攻击,于是九华山三位道友则在受袭之下防御并还击,其中这位徐清凡徐道友道法玄奇,抢先将其中两位女道友制住,然后各位道友就来了。”

    “什么?!”听到玄轩地话,黎天英吃了一惊,因为在她地印象中宫清雅等人不是主动惹是生非之人,只是知道苦修谷修士一向不说谎,所以转头看向宫清雅等三人时眼神已是不善。

    看到自己师傅看来的眼神不善。宫清雅忙解释道:“九华山那帮贼人杀死了陈师妹和李师妹,又想伏击我们。我们是为了两位师妹报仇才出手地。”

    听到宫清雅的话,在场众人皆是一震,要只知道新人比试流传上万年来可很少有修士死亡的情况出现。

    黎天英身体微微一颤。不可置信的反问道:“晶儿和茜儿死了?”

    宫清雅身边一名少女愤恨地点了点头,指着徐清凡等人说道:“就是被九华山这帮人杀死的,他们要我们把捕获的七色鹿给他们,宫师姐不同意,然后就相斗了起来。后来他们就杀死了陈师妹和李师妹,而我们也杀死了他们中一人。并重伤了另一人。”

    吕清尚听到*宫两名弟子的话后,忍不住怒喝道:“你少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曾杀死你地师妹?”

    金清寒却冷冷的说道:“反打一耙吗?”

    而徐清凡则皱眉说道:“几位*宫的师妹,我想我们之间应该生了什么误会,我可以保证来到寰岛之后我们只有在被毁的传送阵那里见过一面,如果你硬要这么说的话,请拿出证据来。”

    黎天英似乎对自己的弟子甚是信任,看向徐清凡等人时地眼神已经满是恼恨之色,冷笑道:“证据?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这些苦修谷的修士一直在暗中跟踪着你们。你等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观察之下。”

    听到黎天英的话,参加了新人比试的众弟子皆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等人这些天来的行踪竟然都在众苦修谷修士的监控之下,而自己竟然却还一无所觉,这让一向骄傲无比的各派弟子心中无不产生了一丝羞愧之色。

    而各派弟子中一些心思紧密着,如徐清凡、华仙、息均僧人、邓天捱等人则想到了更深地一层,既然各派弟子均有苦修谷修士暗中守护,那么为什么还要多派弟子或死伤或失踪了呢?看来寰岛上的种种诡谲情景,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而黎天英则根本不管各派弟子心中的想法,而是转头向着刚刚出现的那些苦修谷修士问道:“各位苦修谷道友。我那两名徒儿可是九华门的弟子所杀?”

    听到黎天英的话,苦修谷众修士脸上均露出了尴尬、羞愧和担忧之色,一时间竟然没有一名修士回答黎天英的问题。

    良久之后,玄轩对着黎天英躬身一礼,说道:“黎道友见谅,我等不知。”

    “什么?你们不知道?你们不是专门有人在暗中守护着各派弟子吗?是谁在暗中守护*宫和九华山的弟子?他们两个没眼睛吗?”黎天英听到玄轩的话后,双眉一掀,质问道。

    这话已经说的相当不客气了。甚至已经羞辱到整个苦修谷修士。苦修谷地一些修士虽然一向清净无为,但听到她的话后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羞愤之色,刚想要出来质问,却均被玄简用眼神止住。

    而玄轩却心性甚好,听到黎天英的话后却丝毫没有动气。而是缓缓的说道:“守护九华门和*宫两派修士的道友并不是我等。如果我等守护的话,一定不会让各派弟子出现伤亡的。”

    “那是谁负责*宫和九华门?”黎天英又问道。

    “是玄修道友和玄苦道友。”玄轩答道。

    “那他们人呢?”

    玄轩等苦修谷修士听到黎天英的话后。脸上均露出了担忧之后,沉默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在昨夜时,我等向他们出招符,却丝毫不见回应。这一夜来玄仙道友等搜遍了整个寰岛,却丝毫不见踪迹,却是失踪了。”

    “什么?”

    听到玄轩地话后,在场众人异口同声的反问道,声音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

    要知道,几十个灵寂期弟子的死亡失踪和两名结丹期修士的失踪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整个修仙界灵寂期修士有多少?而结丹期的修士又有多少?

    从灵寂期到虚丹期,是一个极难突破地屏障,往往二十个灵寂期地修士中只有一个可以突破到虚丹期,更遑论后面地实丹期和金丹期了。

    在大乘期地修士纷纷隐世寻求长生之谜时,结丹期的修士在某种情况下就是无敌的象征。他们有着无穷无尽地灵气,并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道法,面对敌人时即使不敌,也有办法可以逃掉。想要杀死他们。至少要有着三名同修为的修士同时出手才有机会。

    更何况,玄修在整个修仙界中都是甚是出名的修仙,在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金丹期的境界,想要无声无息的让他消失,实在是难上加难。

    难道有大乘期地修士出手?

    虽然已经预料到寰岛之上形势诡异,但各派掌门和护法却没想到竟然达到如此地步。竟然连结丹期的修士都消失了,其中一名还是金丹期的修士!!

    而玄简尊以及与他同来的几名苦修谷修士,则除了吃惊之外,眼中更是饱含担忧之色,他们与玄修玄苦两名修士已经共同论道数百年了,一想到他们两人可能出现意外,心中就再难保持往日的平静,而是焦急的看着玄轩等苦修谷修士,问道:“玄修、玄苦两位道友消失了?你们之前可有现什么异常?玄仙道友那里可有什么消息?”

    听到玄简等人接连的问题。玄轩等人却只是黯然摇头。

    而其他各门派的掌门长老,此时却依然处在震惊当中,一时间竟然忘了追问,而其中思虑深远,已经认定你两千八百年一遇的修仙界浩劫恐怕已经开始了,所以心中已经开始为自己地门派谋划了起来。

    而九华门的掌门张华陵,却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开始凝重了起来,而他身后的周华海和鲍清方两人,眼神却波动不已。

    就在这片沉默中。宫清雅却突然出声,向着黎天英说道:“师傅,我有证据是九华门的人杀死了两位师妹。”

    听到宫清雅的话,全场修士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宫清雅身上,黎天英却问道:“什么证据,快拿出来。”

    宫清雅向着身边一名师妹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对着徐清凡等人冷哼一声。接着,她身边那名女子长袖一挥。一具男性尸体跌落在地上。

    “啊!”

    “是王清俊!!”

    “王师兄!!”

    这具尸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后,惊呼声接连响起,分别自九华门的众位长老和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的口中。

    这具男性尸体,正是九华门参加新人比试的代表之一,之前与徐清凡同行地王清俊!!

    “之前与九华门的人相斗时。虽然两名师妹被他们杀死。但我们也让他们一死一伤,而这就是死去的那人的尸体。”说着。宫清雅面向徐清凡,质问道:“这是不是你们九华门的人?你敢否定吗?”

    “不可能的!!王师弟之前已经被一名不明修士施展爆灵术炸的粉身碎骨了,我们也只是收集到他的一截断臂而已。”吕清尚看着王清俊地尸体,不可置信的说道。说着,还托起王清俊的那截断臂,以加深自己话的说服力。

    “有证据吗?”宫清雅学着徐清凡的样子问道。

    而徐清凡却没有参与到争论中来,而是仔细地观察着眼前这具王清俊地尸体。

    王清俊已经被炸死了虽然不是徐清凡亲眼所见,但在那恐怖的爆炸中,王清俊基本不可能幸免,而且之后徐清凡等人找到地那截断臂经过验证也的确是王清俊的。

    那眼前这具尸体又是谁的呢?这具尸体完整无缺,所以不可能是王清俊除了断臂外的其他部分。而且也没有被动过手脚的痕迹,事实上,在如此之多的结丹期修士面前动手脚而不被现,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一时间徐清凡的心中满是疑惑。

    而就在这时,张华陵却又缓缓的说道:“姑且不论吕清尚所说王清俊已经被炸的粉身碎骨之事是真是假,仅凭一具尸体,也无法证明我九华门的弟子曾袭击过你等。”

    听到张华陵的话,宫清雅和正欲难的黎天英却又是哑口无言。

    而就在这时,一声浩荡的声音在天地间响起。

    “各位道友,在下来迟了,还请见谅。”

    随着声音的响起,十余名驾驶着祥云的苦修谷修士出现在天际,而声音落下时,这些修士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正是玄仙等苦修谷修士。

    而奇怪的是,这些苦修谷修士出现在众人面前后,就散落开来,隐隐的将九华门自掌门张华陵到弟子徐清凡金清寒等人包围在中间。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