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一章 .突围.

仙道求索 第五十一章 .突围.

    “现在我们合力控制九宫阵,将那个方向的黑色云雾给撞开!!”

    当张华陵将“朱雀环”融合到“九宫阵”的阵心处后,就手指着刚才周华海等人之前消失的方向,肃声说道。

    而刚在“九极阵”的猛烈攻击中喘过一口气来的一众长老和弟子,在听到张华陵这句话后无不是大吃一惊,就算是对张华陵再忠心耿耿再信任有加的弟子长老,此时也均是迟疑不定了起来,却丝毫没有按张华陵所说的那样办。

    要知道,这些长老和弟子在九华山修炼了数十乃至于数百年,心中对“九极阵”的威力深有了解,说的不好听点就是身处于“九极阵”时他们心里有很大的阴影,甚至对破阵没有丝毫的信心,哪怕是有“朱雀环”出现也是一样。

    如此一来,拿“九宫阵”与“九极阵”相撞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就可想而知了。对他们来说,这其实和寻死无疑。

    但徐清凡在听到张华陵的话后却转念间就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心中不由的对张华陵的决断佩服不已。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自己刚才所想到的问题想来张华陵早就想到了。

    正如徐清凡刚才所想的那样,此时因为护山长老侯长老此时被“摄神术”所控,对“九极阵”的控制远不如之前那样圆润自然。

    而其他那些善于布阵的辅助长老现在估计也如侯长老般被控制,甚至可能因为不肯屈服而被杀。

    如此一来,“九极阵”的运行就将远不如平日正常,可以说虽然威力甚大,但却破绽处处。而现在正在酝酿的攻击也证明了徐清凡和张华陵的观点。

    在“九极阵”运行正常时,所释放的攻击可以说是接连不断无穷无尽,让阵中之人根本没有喘息的时间,活活的被拖到灵气枯竭然后再被万障雷霆给劈成灰尘。

    但现在的“九极阵”,所释放的攻击猛则猛矣,却没有往先地持续性。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控阵之人操作不力,使阵法运行消耗了太多不必要的灵气。又太过于追求阵法地攻击力,却忽视了阵法灵气的补充。

    最终九极阵”灵气的补充度大大的慢于消耗数度,使“九极阵”的攻击不能持续,没经过一段时间的攻击,就必须要有一段时间的灵气补充,于是就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只是那些长老刚才似乎因为一心在向着要抵抗“九极阵”的攻势,所以一时之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此时虽然听到张华陵命令,却也是迟疑的没有动弹。

    看到周围地黑色云雾间那些金色闪电越来越亮。灵气波动也越来越磅礴,显然“九极阵”的灵气已经快要补充完毕,而下一波攻势也马上就要来临。但再看到那些长老眼中的迟疑,张华陵心中大急,喝道:“快按我说的做!!难道我还能害你们吗?现在来不及跟你们解释,我自有我的道理。”

    听到张华陵如此说之后,那几位控阵的长老终于下定了决心。本着与张华陵搭档数百年来的信任,合力控制着“九宫阵”向着刚才周华海等人离去地方向的黑色云雾撞去。只是脸上带着的那种视死如归的壮烈表情,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悲观。

    但事实却出乎他们所料。

    只见“九宫阵”所化的五彩圆球,突然快的旋转了起来,接着化成一道五色霞光,带着长长的尾影,冲着刚才周华海离去的方向狠狠的撞去。

    “轰

    在五色彩球与黑色云雾相撞的那一瞬间,剧烈地轰鸣声响起,虽然彩球中众修士无不是因为立足不稳而纷纷跌倒在地,包括那些平时形象威严无比的九华长老也莫不如是。但众修士之前所预想的那种粉身碎骨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九宫阵”所化的五彩结界依旧稳定,反而是众修士面前的那些黑色云雾被撞的消散不少。

    看到这个场面,几位控阵的长老无不信心大增,不待张华陵说话,再次控制着“九宫阵”向着黑色云雾狠狠撞去。因为有了希望,所以这次往“九宫阵”中输入的灵气更加充足,于是五彩结界的冲撞之势尚盛于之前。

    而其他那些结界中地弟子和长老,也顾不得此时自己形象的狼狈,均是满怀希望的看着五彩结界与黑色云雾的再次相撞。

    事实上,在“九极阵”运转不利的时候。用“九宫阵”主动攻击地安全性远要比被动防守强地多。

    要知道,如果只是被动的防御地话,那么就必须要承受着“九极阵”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但如果是主动攻击的话,却只需要面对一个方向的反击。而且因为此时“九极阵”灵气尚未补充完毕。所以这种反击比起“九极阵”的攻击也要小的多,所受到的压力自然大减。

    再加上被动防御的话。“九极阵”虽然因为要补充灵气而时有停歇,但一旦灵气补充完毕就会再次出雷霆之击,而众修士仿佛所消耗的灵气却只有更多。而且修士补充灵气的度也远远不如阵法,所以最终只能会是如之前无数破阵之人般被“九极阵”的攻势活活耗死。

    综合这些原因,如果徐清凡是张华陵的话,徐清凡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主动攻击。

    而这些原因,那些控阵长老或想到了,又或没想到,但看到希望后众修士无不是齐力控制着“九宫阵”向着他们面前的黑色云雾狠狠撞去,接连反复,声势大振。

    而在众控阵长老的齐心合力的撞击下,面前那些黑色云雾也越来越消散稀薄,所动的反击也越来越无力。

    至于徐清凡之前所担心的半途中“九极阵”会起的攻击,却似乎是因为受到“九宫阵”攻击的干扰,所以迟迟没有动。

    如此一来,“九极阵”中的形势,似乎在一时间变得对众修士极为有利了起来。

    古朴大方的“华凌殿”,此时依旧像原先那样气势宏然。但原先张华陵地座位,此时却被周华海所占据。

    只见周华海静静的坐在历代九华掌门专属地位置上。而那些投诚而来的二十余位长老则分坐两侧,晓有兴趣的盯着大殿当中的一面巨大的铜镜静静的看着。

    只见这面铜镜高达近丈,宽有五尺,以金缕为边,以白玉为背,边缘处几颗散着神秘七色光芒的宝珠宝珠尤为夺目。

    而镜子上所泛着的镜像,却正是“九极阵”内张华陵等人正在破阵的情景。

    这面铜镜,正是九华山地另一项镇派之宝——“天镜”,属于天阶高级法器。使用之后可以用它看到方圆百里内的所有使用想看到的情景,可以说是玄妙无方。

    看到在“九宫阵”的接连撞击下,“九极阵”所化的黑色云雾开始快的消散稀薄,显然张华陵等人很快就会破阵,而周华海却无视周围那些长老脸上担忧之色,脸上反而泛起一丝讥讽的笑意,轻声自语说道:“九华山地骄傲。赖以生存数千年的依仗,修仙界威力最大的阵法,竟然就这么被破了。如果九华祖师尚在世,现在恐怕也会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吧?”

    一名刚才在“九极阵”中背叛而来的长老,此时看着“九极阵”摇摇欲破的景象,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如果刚才他没有背叛的话,那么此时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心有不安吧?

    但既然已经背叛,那么就再也没有退路可寻,只能一直走下去。否则到最后即使张华陵可以放过他。他也无法在众师兄弟和低级弟子的鄙夷眼神中继续在九华山上生存下去。

    所以看到周华海那悠然的表情,这位长老的表情显得要远比周华海担心,站起身来对着周华海躬身一礼,然后忧声说道:“掌门师兄,没想到他们竟然能把九极阵破去。但就这么让他们阵破然后攻到华凌殿前似乎不妥,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来阻止他们?”

    周华海瞄了一眼这位脸上满是忧色的长老,似乎在一瞬间就看穿了他心中地真实想法,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淡淡的说道:“到现在了我们还能在做什么?连侯师弟这个熟悉九极阵的护山长老都没有任何办法,我们再做什么也不过是添乱罢了。不能影响大局。”

    说到这里,周华海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声音也变得大了起来,说道:“至于九极阵。破就被破吧。反正我也没有真想过要用九极阵困死他们,不过张华陵那老家伙竟然这么快就找到了我布置的破绽。的确是厉害。如果今天张华陵他们没有把九极阵破掉,我以后也会亲手将九极阵给拆掉。他们这么做倒也省去了我一番手脚。”

    一言出,满堂皆惊。

    殿内众长老此时均不可思议的看着口出狂言的周华海,一时间甚至忘了去担心那即将要被破去的“九极阵”。

    看到众长老那吃惊的样子,周华海似乎很满意自己话中的效果,脸上泛起一丝得意地笑意。缓缓的说道:“你们很吃惊吗?反正这些话我以后也要跟你们说,现在趁着还有时间我就将我心中的想法说给你们听。”

    “我九华山自从千年前出现门内浩劫以来,在修仙界中的声势渐渐式微,比起当年九华祖师在世时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就拿这次来说,虽然寰岛上的事各项证据都指向了我九华山,但如果是换成慈云寺或清虚门,又或千年前地我九华门,那么那些门派别说只是死了几个弟子,就算是死了几个长老,他们敢随便质疑甚至指手画脚吗?”

    看到周华海那隐隐透出一丝狰狞地脸庞,众长老虽然心中并不认同,但却也并不敢反驳。

    周华海却不管在座的一众长老是什么想法。只是自顾自地说着:“为什么我九华山的威势竟然如此没落?实力不足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最大的原因却是因为张华陵在掌管九华山这些年来所实施的妥协政策。数百年过去了,我九华山留给修仙界的印象是什么?是软弱可欺!!”

    “还有这个九极阵,九华山地所有人都认为只要有九极阵的存在,九华山就可以万无一失,所以就心安理得地在九华山闭关修炼做井底之蛙,根本没有什么人出山扬我九华威势,结果我九华山在修仙界出现的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少有人熟悉。到现在,很多修仙界都不把我九华山当成圣地看待。而是将我九华山看成窝在九极阵里根本不敢出头的乌龟,甚至有许多刚入修仙界的修士根本不知道我九华山的名字!!”

    “现在你们看到了?九极阵并不如你们想象中那样牢不可破。九华门也不像你们想的那样万无一失。等我将张华陵等人擒杀后,我就要让九华精英弟子如其他圣地般全都走出去历练,重振九华山的威势。只要我九华山的威势恢复到千年之前,甚至比千年之前更盛,那么自然不会有人敢来我九华山嚣张,那时九极阵留着又有何用?浪费灵石罢了。”

    听到周华海如此说。一名长老再也忍不住,反驳说道:“可是掌门师兄,当年九华祖师之所以建立九华山一脉,又费劲心力设计了九华阵,就是为了让我等九华弟子可以不用理会那修仙界的万种争端安心修炼,而掌门你这样做,固然可以重振九华威势,但似乎与祖师地初衷不符。”

    听到有人反驳周华海的话,众人无不大惊,甚至就连刚才那名长老此时也为自己的冲动后悔了起来。

    但就在众人都以为周华海会雷霆之怒时。周华海却笑着说道:“李师弟你说的也不错,毕竟刚才那些只是我的初步想法,今后我们还可以讨论。现在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还是先说一下等张华陵他们破阵之后我们该如何安排吧。”

    看到周华海并没有生气,众长老纷纷松了一口气,而经过周华海的提醒后他们也想起来张华陵等人马上就要破阵了,一时间又是议论纷纷,但谁都没有注意到周华海在看那刚才那名出反驳之言的长老时眼中那一闪而逝地杀意。

    在看到众长老讨论的差不多时,周华海才话道:“其实各位根本不用担心,你们都服用过我给你们的那天灵丹了。想来也感受到这种灵丹的神效了。虽然需要持续的服用,但只要有这种灵丹,我等的修为就会提升一个境界。反观张华陵那些人,虽然能破阵而出,但体内灵气却已然临近枯竭。此消彼长之下。我等还不是稳胜吗?”

    在听到周华海的话后。众长老虽然神色间多了一些信心,但却还是不无忧虑。一名长老当先站起身来说道:“可是张华陵手中有朱雀环,我等想要战胜他却也是不易。”

    周华海却摆手说道:“这点你们不用担心。你道周华海为什么在最开始不拿出朱雀环?那朱雀环虽然威力极大,但毕竟是大乘期的修仙用的法宝,以张华陵的修为虽然勉强能用,但绝对不能持久,想必等他破阵之时,也就是他力竭之刻。”

    说到这里,周华海脸上再次泛起笑意,似乎是在为自己地算无遗策而得意,转头看向坐在他身旁的一名老说道:“总之,我们这次胜定了。对不对,萧师兄?”

    周华海此时正坐在九华掌门的位置上,而他旁边的那个座位正是九华山太上护法的位置。

    而在这个位置上,此时赫然坐着一位徐清凡极为熟悉之人,那就是6华严的师兄,徐清凡的师伯——萧华哲!!

    看到周华海向自己问话,萧华哲淡淡的说道:“掌门师弟你算无遗策,所说的自己是对的。”

    听到萧华哲同意自己说地话,周华海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就在周华海笑的一瞬间,“天镜”上突然泛起一阵耀眼地光芒,良久之后才缓缓平息,待众长老再看。却是“九极阵”已经被张华陵等人给破了。

    虽然已经预料到会有这种场景,但在座的众长老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

    而周华海却面色不变。而是缓缓地站起身来朝着殿外大步走去。

    “各位,我们去欢迎一下他们吧。”

    如果说之前周华海还曾对自己所做地一切心有愧疚地话,那么刚才他在九极阵中与张华陵的见面则斩断了这一切。

    在那一刻起,在周华海心中他已经不再是叛徒,而是九华山地新一任掌门!在九华山南面数十里之外,有一座小山坐落其上,名曰“麒麟”。因为有传说曾有上古神兽麒麟曾落身于此。

    只是除了这个传说之外,这座麒麟山完全没有什么可观异常之处,所以基本上没人会来此浏览。也不知道当年那只麒麟看重了这里的什么会落身于此。

    但在此时,麒麟山却与往常不同,有近千人正静静的站在山顶上,显得甚是热闹。只是虽然山顶之上有如此之多的人,却没有一人出声音,又显得无比怪异。

    如果此时有凡人来到麒麟山上的话,一定会被自己眼前地情景吓得昏死过去。

    只见麒麟山上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是正常的。或嘴中露出两颗獠牙,或头上长着双角,又或人身蛇尾,又或甚高数丈,简直就是一个妖怪的聚集地。

    但此时,这些“妖怪”却正站着整齐的队形,恭敬的垂手而立,丝毫不敢抬头看上一眼。

    而在众妖怪的最前方,有十余人却站在山崖前遥视着远方的九华山。

    只见这十余人中,有地如身后的妖怪般长的甚是怪异。如有三个怪物,和之前与周华海接触那几只蛇人一般有着蛇眼蛇舌皮外长着青鳞。有的却又如凡人般长相,身上的气势却又更甚于身旁的那些妖怪,而其中几人,赫然是苦修谷修士的打扮。

    但无论这些人或妖怪如何长相怪异或气势强盛,如果有人见到他们的话,第一眼却绝对会注意到他们中间的一名青年文士。

    只见这名文士气质翩翩,长相英俊又带着几丝阴柔。虽然没有身旁那些人的怪异长相或宏厚地气势,但一看到这个人就会感觉有一种极为强烈甚至让人窒息的危险气息铺面而来,这种危险气息。甚至要比场上所有的妖怪加起来还要强大无数倍!!

    “嘶人,他们已经互相打起来了。嘶一名蛇人对着青年文士恭声说道。

    青年文士却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遥望着远方的九华山,眼中虽然一片冷漠。但偏偏让人感觉其中吧蕴含着极为复杂的感情。有仇恨,有亲切。又会怀念。

    一名苦修谷装扮的修士则说道:“主人您这一番手脚真是妙计,经过他们这一番拼斗,九华山内仅有的两件能威胁到主任之物,九极阵被破,朱雀环九华山之人又再也无力使用,甚至九华山的长老也会死伤大半。这样一来,主任您灭掉九华山还不是易如反掌?”

    青年文士依然没有回应,看到青年文士这样,他身旁的那些人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没有再说什么。

    良久之后,青年文士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时间到了,九华山一脉也该走向历史了。”

    声音一如这青年文士地长相般轻柔,内中却又带着一种奇特的旋律,让人忍不住用心去倾听,最终不知不觉的迷失在其中。

    说着,青年文士微微一挥手,他身后的那一众妖怪就如听到圣旨般,没有丝毫停顿,纷纷御使着各种飞行法器,向着九华山快飞去。

    “我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也该拿回来了。”

    看着一众怪物消失在天际,青年文士缓缓地说道。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