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三章 .后山.

仙道求索 第五十三章 .后山.

    九华的后山,此时与徐清凡记忆中的模样没有丝毫的改变,依旧是那么的宁静祥和,仿佛丝毫没有受到受到前山混乱的影响,绿荫连片,青石遍布,凉风微习,一副世外桃源的样子。

    而看到后山这依旧宁静的模样,匆匆赶来的徐清凡心中不由的一松。

    “看样子九华的变故并没有影响到后山,婷儿现在应该也没什么事吧?”徐清凡一边御器飞行,一遍在心中暗自想着。

    只是虽然心中是这么想的,但徐清凡的御器飞行度却不减反增,因为虽然婷儿可能不会有事,但徐清凡对家和婷儿的思念却没有减少丝毫,减少了担心之后,这种思念却反而更加炽烈了起来。

    徐清凡在后山生活了数十年,对这里的道路极为熟悉,全力飞行之下,数十息的时间就来到了后山自己的洞府位置。

    但眼前的情景却让徐清凡心中大吃一惊。

    只见徐清凡两年前所布置的“三元阵”,此时却已经消失不见,反而是地上一片狼藉之状。

    而没有了阵法外放的白雾阻挡,徐清凡现在也能清楚的看到自己那居住了数十年的那两间木屋的情况。却见两间木屋中,较小的那一间木屋已经有一角被毁!!

    较小的那一间木屋,正是徐清凡让给婷儿的房间!!难道婷儿在九华之乱中,终究还是出事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再不耽搁,将度展到极致。瞬间就闪身到婷儿的房间中,却现除了那被毁了地一角外,房间中的一切都非常正常。家具没有倒地,桌椅也依旧摆放在原位,甚至连被褥都叠地非常整齐,这个房间中,除了那被毁的房间一角,就只有婷儿不见了。

    虽然徐清凡此时非常担心婷儿的安危,但却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雨。徐清凡知道在这个时候着急没有任何作用,只能让自己错失原有的一线机会。

    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后,徐清凡开始仔细的考虑整件事情所生的可能性。

    那被毁了的房间一角,约在房门旁边。徐清凡蹲下身来仔细查探,现这处被毁的地方一片焦黑,显然是被火法所毁。而内中却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魔气波动,显然正是婷儿所特有地黑色魔火所造成的情景。

    而除了这处外。其他地方却没有一丝的异常,显然是婷儿现有人进来后,施展黑色魔火攻击,却不仅没有伤到来人,反而被对方瞬间就制住了。

    婷儿虽然到现在也只有炼气中期的修为,但不仅能施展威力巨大的黑色魔火,更是天赋凛然,对道法的控制出神入化,即使是十年前的徐清凡也略有不如,再加上被魔珠改造后六识变得极为敏锐。能在一瞬间制住他地人,至少要有着辟谷后期的修为。

    辟谷后期以上,有着灵寂期,结丹期,大乘期三种境界。

    徐清凡先就排除了大乘期宗师出手的结果。

    之前他所设的“三元阵”虽然不算是什么了不得的阵法,但威力却也不俗,更有专门的阵盘相加持,威力大有提升,所以除非是大乘期的宗师,否则没有人能无声无息的将这个阵法破开。

    但大乘期的宗师。即使在整个修仙界中也是极为稀少,目前所知的只有十余位,再加上那些隐世地,也决不过五十之数。而在九华山,最后一名宗师境界的修仙更是在五百年前就仙逝了。

    所以基本上不可能是宗师级的高手出手。而且就算有大乘期的宗师。以他们的高傲也绝不会放下身价对一个小女孩出手。

    而从房间被毁的,来人破阵时婷儿一定是觉了。

    再联想到原先的“三元阵”的外围一片狼藉的样子。徐清凡微微安下了心来,因为既然来人要费如此干戈才能破阵,证明他也没有结丹期的修为。因为如果是结丹期地高手破阵,虽然不能做到无声无息,但也绝对可以做到干净利落。

    如此综合这些来看,徐清凡基本可以判断出来人有着灵寂期的修为。想到这里徐清凡微微的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只是灵寂期的修仙出手的话,徐清凡有信心将婷儿完好无缺地抢回来。

    虽然徐清凡也只是一个灵寂中期地修士,但无论是道法还是法器,又或战斗经验,都要比普通的灵寂期修士强地太多了,更不要说徐清凡还有“梧桐枝”这样的秘密武器。

    看到这间房间已经没什么证据可寻,徐清凡大步走向了房外,甚至顾不得看岳清儒的墓地一眼,脑中只想着来人会带着婷儿去了哪里。

    既然婷儿房间被毁的那一角依然还有着灵气波动,就显然来人掠走婷儿的时间并不长。但对灵寂期的修仙来说,这段并不长的时间也足够远走近百里了。

    更何况,徐清凡现在连来人离去的方向都不知道。

    就在徐清凡准备施展“飘絮花”来查找方圆十里之内有无蛛丝马迹时,手上的动作却猛然停住,因为他分明听到刚才有声音自另一间较大的木屋中传来。

    那是徐清凡一直在住的房间。

    难道来人此时躲在另一间房间中还没来得及离去?

    听到这个声音响起后,徐清凡猛然冲着自己的房间快冲去,同时向法器“青灵臂盾”中输入灵气,一条青色小龙开始出现并环绕在徐清凡的身周,以防房内之人突然出手偷袭。

    但徐清凡进入房间后所见到地情景。却让他不由的再次心中一惊。

    只见原以为已经被人掠走地婷儿此时正躺在徐清凡的床上,双目紧闭。呼吸绵长,但对于自己的突然闯入却没有丝毫的警觉,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而在床前的桌子上,一壶两杯安放其上,旁边一名年轻人正在神态悠然的自斟自啄着,而刚才徐清凡所听到的声音,正是这人倒酒时酒入杯中所出的声音。

    再看这人的想相貌,却赫然是徐清凡的师弟,杀死岳清儒地凶手,已经消失了许久不见的南宫清山。

    看到这样的情景。徐清凡猛然停下了向前冲的脚步,然后冷冷的看着南宫清山。

    而十年前,徐清凡已经亲手废掉了南宫清山的修为,在灵海被毁之下,身体虚弱的他可以说是连凡人也不如。如果是他来捕捉婷儿,显然是不大可能。

    但看此时地所情所景,婷儿的昏迷又显然是他出手所致。

    想到这里。徐清凡开始仔细的观察起南宫清山来,却现现在的南宫清山脸庞虽然异常的白净,却没有丝毫虚弱之状,并不像是灵海被毁的样子。

    而且,虽然南宫清山此时身上虽然没有丝毫的灵气波动和摄人气势,但徐清凡却分明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极为危险的气息。

    能让一个灵寂期感到危险的气息,绝对不会简单。

    而且隐隐间,徐清凡觉得他身上这股带着危险的气息仿佛自己在那里见过,但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来。

    “你来了?比我想地要晚了一刻时间。”南宫清山看到徐清凡进来后,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或仇恨的表情。反而是依然自顾自的喝完杯中的酒,然后才抬头冲着徐清凡笑着说道。

    “你将婷儿怎么了?你早料到我要来了?也就是说九华所生的事情你全都知道了?”徐清凡看到南宫清山这个样子,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浓重。

    先不说南宫清山灵海被毁之后为什么没有丝毫虚弱之感,也不论他身上那危险的气息从何而来,单从看他此时的神态和反应就知道他的性格大变。

    如果说,南宫清山的之前地阴沉是由里及表的话,那么他现在肃然依然阴沉,却将自己的阴沉深深的藏在了心里的最深处。

    在徐清凡地印象中,南宫清山就是在二十年前被自己击败后那名叫嚣要报仇地叛徒,就是在十年前重创岳清儒后脸上带着冷笑的混蛋。就是与自己决斗前口出狂言地恶徒。

    但看南宫清山现在的样子,却丝毫无法跟叛徒、混蛋、恶徒这类的词联系在一起,似乎他已经重新做人,或将曾经的邪恶藏在了深处,不可觉。却又深入骨髓。

    如果说之前南宫清山是用狂妄来演示自己内心的虚弱的话。那么他现在就是因为自信而显得悠然,一种来对自己实力的绝对信心。

    “是啊。我早就知道你要来了。事实上,这些年我对你的一切都非常了解,比你想象中来要了解。”说到这里,南宫清山微微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本来准备了一壶淡酒,想着你我两人一人半壶,但没想到你来的这么迟,所以无聊之下就被我一个人全部喝完了。”

    说着,南宫清山将酒壶拿在手中摇了摇,却对徐清凡的第二个问题避而不答。

    “你将婷儿怎么了?”徐清凡却依然坚持的问道。

    “婷儿?就是这个小女孩吗?”在徐清凡再次追问后,南宫清山终于正面回应:“我的主人对她很兴趣,所以就让我保护她,不要因为九华的混乱而出现什么意外,然后再将这个婷儿带到他的面前。”

    徐清凡听到南宫清山口中所说的主人,心中不知为何却突然想起了寰岛上那个布局,还有张华陵和周华海口中所说的“那个人”。

    而南宫青山却在这时继续说道:“本来,我是准备带着这个小女孩马上离开的,但却突然想到我们师兄弟间好久没见面了,所以就留在这里等你,好好的叙叙旧。”

    说到这里,南宫清山似乎很开心的对着徐清凡笑了一下。

    而徐清凡心中却清楚南宫清山口中所谓的叙旧是指的什么。

    南宫清山,这个纠缠了数十年的敌人,今天是找自己来报仇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