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八章 .终了.

仙道求索 第五十八章 .终了.

    九华山南面的麒麟山上,自手下的那群妖怪向着九华山方向飞去后,中年文士就一直保持的抬头遥望的姿势丝毫不变,似乎眼前的九华山,他永远都看不够一般,又或,眼前如此模样的九华山,对他来说只能看这么最后一眼了。

    也许,他内心中还有那么一丝不舍?

    而他身边的那十几个模样或人相或妖容的修士,看到中年文士这般神色,均知道他现在并不想多说话,于是也纷纷垂手而立,不敢出丝毫声音。

    良久之后,中年文士终于缓缓的收回他那遥望的眼光,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语气轻柔的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九华山年轻一代弟子还真出现了几个人物。无论是周华海还是张华陵,又或萧华哲,都不是简单之辈,今天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了。”

    这句话,似乎是对他身旁的人说,又似乎在自言自语。语气中不乏赞叹,也不乏惋惜,但却还有那么一丝兴奋。

    没想到这中年文士看似相貌不大,但口气却竟然如此自负,九华山“华”字辈堪称是九华一脉的中流砥柱,门下徒孙都有好几波了,但在中年文士口中,竟然只是“九华山年轻一代弟子”而已。

    一蛇人形象的妖人谄笑着说道:“嘶人你法力通天,智慧更是天下无双,嘶任那张华陵或周华海如何了得,还不是手到擒来?”

    听到这明显的拍马屁,中年文士脸上却依旧无喜无忧,只是淡淡的说道:“我的人已经赶到九华山了,那么我也该去凑凑热闹了。”

    说着,中年文士也不在离身边其他人。当先御云向着九华山位置飞去。

    只见他脚下的白色祥云泛着七彩霞光,身上白衣在晚风的吹拂下摇曳不定,加上他俊美的面貌,悠然自在又略带一丝落寞地气质,远远望去恍若仙人。却哪里能想到他正策划着毁灭一个门派?

    而他御云的度似慢实快,看似只是缓缓飞行,但瞬间叫落下了麒麟山上其他等人很远的距离。

    看到中年文士的动作,其他等人微微愣了一下,也连忙御云跟着中年文士向着九华山飞去。

    而一名蛇人更是加快度赶到中年文士的身边。低声说道:“嘶人,四十一号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他身上有多件主人您亲自交代给他的任务,嘶不知道有没有完成。我们就不等等他了?”

    中年文士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冷笑,右手轻轻的敲了一下左手,淡淡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些任务他都应该已经完成了,只不过他在完成任务之余还想着找他当年地师兄报仇罢了,所以恐怕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回来找我了。”

    中年文士虽然语气甚是清淡,但那名蛇人却知道自己的主人心中恐怕已经动了真怒。对他这个高深莫测的主人而言,自己这样的仆人就应该将完成中年文士所交代的任务当做自己人生的第一要务,而不能带有一丝的私心。

    而七十一号这么做,却已经是犯了中年文士的大忌,而中年文士右手轻轻敲打左手这种杀人前的习惯性动作,更是证明他的心中已经起了杀心。

    “恐怕四蛇卫中地北卫又要换人了。”这名蛇人冷漠的想到。

    就在这名蛇人若有所思时,中年文士却对着他身后一名从开始就一直沉默不语的蛇人问道:“七号。我让你将新人比试时所收集的资料全部交给四十一号,你给他了吗?”

    七号沉默了一下,心中一阵强烈的恐惧猛然袭来,但面色却还是竭力保持着平静,缓缓的说道:“没有。”

    “这么说,四十一号也不知道徐清凡已经初步炼化了梧桐枝的事了?”

    “是。”

    听到七号地话,周围众人都是身体一震,看向七号的眼神仿佛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

    中年文士反而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反而淡淡的笑着说道:“没有就好,就让那个徐清凡出手杀了他吧。也省去了你们一番手脚。”

    听到中年文士的话,虽然中年文士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柔和亲切,但场上众人心中还是忍不住一寒。

    而中年文士顿了顿之后又说道:“九华山清字辈中,算的上是人物的也就是徐清凡、金清寒、凤清天、吕清尚寥寥四人而已。虽然现在不为惧,但一旦这次让他们逃脱在将来也总是个麻烦。七号,你一会到了九华山之后什么都不用管,就和四号、三十三号一起将他们四个人给杀了吧。”

    七号的身体微微一震,狰狞地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但却丝毫没有反对的勇气,只得低头答道:“是。”

    而另外两名蛇人也对着中年文士躬身说道:“主人放心。我等一定做到。”

    中年文士微微点了点头,转身继续向着九华山飞去。

    眼前,巍峨险峻的九华山已然近在咫尺。

    接连的轰鸣和爆炸声打破了九华后山原本的宁静,而南宫清山和徐清凡之间的吧战斗则仍然在持续着。

    虽然徐清凡的食人花并没有对南宫清山造成什么大的伤害,但南宫清山感受着隐隐作痛的身体。却依旧是怒不可言。

    自从他被他的主人改造了身体之后。虽然厌恶自己地面容,却也对所得到的实力有着极大的信心。所以这次他找徐清凡报仇。是带着藐视地目光和高傲的心态来地。

    本以为以他现在地实力,想杀徐清凡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却没有想到徐清凡不仅接连挡下了他地攻击,刚才更是弄得他形象狼狈。

    “本来我想要省事一下子杀了你的,但现在看来,在你死之前我要多招待你一下了。”

    南宫清山狠狠的盯着徐清凡,冷冷的说道。

    说话间,南宫清山大步向着徐清凡迈去,本以为徐清凡会如临大敌或立即远遁,但却没想到徐清凡只是用藐视地目光看了他一眼,然后就盘膝坐在地上。闭目打坐了起来。

    而徐清凡的这种态度则更让南宫清山怒不可赦。

    走到徐清凡身前三丈之处后,南宫清山再不多话,三条蛇尾一摆一扬,顿时拉长至三丈有余,冲着徐清凡狠狠的刺去。

    而同时,南宫清山手上也是指诀连掐,刚才他还绝对对付徐清凡并不需要他使用道法,但现在却只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内让徐清凡不得好死,所以也顾不得他之前一贯保持的“高手风范”,除了三尾外。他自己也亲自攻击了起来。

    这次南宫清山的三条蛇尾的攻击又和之前大不相同,除了锐利程度和灵活性因为距离的原因大大增强了之外,三条蛇尾上还带着强烈无比的寒气,蛇尾挥动间,方圆十丈的土地上迅地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只是徐清凡在打坐前向着“青灵护臂”输入了大量的灵气,所以蛇尾虽然威力大增,但短时间内却也突破不了防线。

    但这三条蛇尾毕竟是南宫清山的杀手锏之一。上面所散的寒气更是威力无比。在寒气的影响下,围绕在徐清凡身边的那条青色长龙度不由地越来越慢,防守也是越来越无力。而这些恐怖的寒气更是让青龙的身体变脆,在蛇尾的接连攻击下,竟然缓缓的产生了许多细微的裂痕。

    而对徐清凡来说,南宫清山本身的威胁却要比他的三条蛇尾还要大的多,仅凭他身上现在所产生的灵气波动和施法地时间,就知道南宫清山所施展的这个道法有多么的恐怖。

    “可惜,你的道法没机会施展了。”

    徐清凡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眼,看着南宫清山想到。

    在徐清凡睁开双眼的同时。他身体上的红芒大盛,头上一根树枝模样的簪猛然飞出,并在半空中迅变大着,仅一瞬间就涨大到三尺有余。在涨大的同时,强烈的火焰自树枝上冒出,天地间隐隐有凤鸣声响起。

    这根树枝,正是徐清凡地灵御之物——梧桐枝。

    在梧桐枝出现异变的同时,正在施法的南宫清山动作突然一顿,一口青色的血液猛然从口中喷出。而正在进攻的三条蛇尾,也在同一时间缩回南宫清山地背后。不断地颤抖着。

    凤凰喜食蛇胆,天生就是天下蛇类的克星。而对于身属寒性地虚危蛇来说更是如此,因为凤凰不仅是他的天地,本身的凤凰灵火也是克制与它的玄冰寒气。

    南宫清山与虚危蛇的融合之术固然神妙,不仅得到了虚危蛇的所有能量。更是得到了虚危蛇的所有异能。但同时,却也得到了虚危蛇对凤凰那深入灵魂的恐惧。

    在徐清凡施展梧桐枝的一瞬间。磅礴的凤凰灵气猛地从梧桐枝和徐清凡的身上冒出,而感受到这股气息后南宫清山却觉得有一种深切且自心底的恐怖突然从心底出现,虽然不可解释却又无从阻挡,仿佛这种恐怖已经深深的刻在了南宫清山的灵魂中,流传了世世代代般。

    而在这种恐怖的干扰下,南宫清山正在施展的道法更是不由的一顿,结果却被道法所反噬,受到了不轻的内伤。

    但南宫清山现在却顾不得自己的内伤了,心底传出的那阵阵恐怖已经控制了他的整个身心,身体不由自主的步步退却着。

    而就在这时,徐清凡双眼冒出两道耀眼的红芒,嘴中一口精血吐出,喷洒在梧桐枝上,得到徐清凡的精血相助,梧桐枝上的凤凰灵火更加的猛烈了起来。

    烈火中,凤鸣声越加的清晰,一只凤凰展翅从烈火中飞身而出,在徐清凡的控制下向着南宫清山快扑去。

    看到凤凰的成形,南宫清山双眼的瞳孔紧缩,一时间甚至连人语都无法出,只是不断的嘶叫着“嘶嘶”的惊恐声,仿佛就真的仅仅是条蛇般。

    “轰隆

    “嘶

    在南宫清山的身体都无法移动下,烈火凤凰瞬间就与他撞在了一起,身体顿时被漫天的凤凰灵火所淹没。

    一时间,爆炸所产生的轰鸣声,南宫清山所出的蛇类惨叫声,接连响起。

    同时响起的,却还有徐清凡的叹息了。

    “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

    一段纠缠了四十年的恩怨,一段师门内的秘辛,一段复仇与再复仇,一段偏激和对错。终于结束了。

    但,真正惨烈的战斗,才刚刚拉起了序幕。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