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三章 .虚圣.

仙道求索 第六十三章 .虚圣.

    夕阳的余辉下,以张虚圣和张华凌为的两方人,以西落的晚阳为中心悬浮在天空的两边隐隐对峙着。

    只是张虚圣身后一行人神色悠然自得,而张华凌身后的一众长老却面色凝重,甚至有些长老看向张虚圣的眼神中还微带恐惧,对张虚圣的顾及可见一斑。而从双方的表情上,也从某方面体现出了此时九华山的不利形式。

    大地上,徐清凡混杂在九华山众年轻弟子中,神色复杂的看着天空中的张虚圣。明明眼前之人明明是一个男人,但那风度那气质,却偏偏让徐清凡有了一种绝世风华的感觉。

    觉了张虚圣竟然就是自己曾经在南荒有过半面之缘的苦修谷尊玄摩达后,徐清凡第一反应就是觉得自己想错了,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玄摩达会和张虚圣是一个人。

    但结合这些天寰岛以及九华山上所生的种种诡异之事,却又现只有张虚圣的另一个身份就是玄摩达,这一切才能解释的通。

    虽然徐清凡那次在南荒只是听过玄摩达的声音,却丝毫没有见到玄摩达的面容,更不要说是深有了解,但作为徐清凡到目前为止所接触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的大乘期宗师,对玄摩达的印象不能不说不深刻。而徐清凡对苦修谷的良好印象,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玄摩达。即使之前经过张华凌的提醒徐清凡对苦修谷产生了怀疑,却也丝毫没有想到过玄摩达竟然会是整件事的主使。

    在徐清凡原本的想法中,玄摩达应该是一个心性慈和的老,是一个生性豁达的长辈,是一个虽然一心向道但偶尔却又带着些玩世不恭的前辈高人,是一人受人尊敬有着强大人格魅力的一代宗师。

    而张虚圣,则更像是一个遥远的传说,一个至今仍然给九华山带来恐怖的叛徒,一个心计阴沉为成事可以不择手段地阴谋家,一个心狠手辣不讲情面地魔头。一个视天地万物为刍狗的一代枭雄。

    这两个人在徐清凡心目中地形象。可谓是南辕北辙,但没有想到现在徐清凡却现。这在他心中完全相反的两个人竟然是同为一人。

    徐清凡还清楚的记得,在当初自己于那休所带领地的魔兵苦斗并险些身死南荒时,是玄摩达带领着一众苦修谷修士及时来援将自己救下。徐清凡也记得。在全世界都认为应该将婷儿永生禁锢时,也是玄摩达力排众议同意徐清凡收养婷儿。所以提到玄摩达,徐清凡是带着感恩之心的。

    也难怪徐清凡现了玄摩达竟然就是张虚圣之后,心中满是不可置信,恍如身处梦境般。

    却不知,玄摩达和张虚圣这两个似乎世间完全对立的存在,哪一个才是天空中那名中年文士的真实性格呢?到底是玄摩达是张虚圣的伪装?还是张虚圣是玄摩达的宣泄?又或,这两个人只是一个绝世天才性格的两面?

    徐清凡不知道,或许,这个问题的答案就算是中年文士自己也不清楚吧?

    看到徐清凡变换不定的神色。金清寒关切地问道:“徐师兄,怎么了?”

    而另一旁的吕清尚也注意到徐清凡的异常,关心的盯着徐清凡,眼神中满是疑惑。

    徐清凡看了一眼金清寒和吕清尚,低声凝重的缓缓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张虚圣应该就是苦修谷的玄摩达。”

    “什么?”

    虽然知道徐清凡并不是那种喜欢胡说八道之人,但听到徐清凡的话后金清寒和吕清尚却还是不敢相信,只是不可置信的问道。

    远远的天空上,张虚圣仿佛也听到了徐清凡地话,脸上带着莫测的笑容。深深的向着徐清凡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又转头向着张华凌继续说道:“你竟然知道我身有残疾之事,那也就应该知道我此次前来九华山所为何求了吧?”

    张华凌微微的叹息一声,却是避而不答,只是反问道:“我想。师叔您此次时隔两百年之后重来九华山。恐怕不仅仅只是为了取回那件事物吧?”

    张虚圣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当然不是。九华山在修仙界立派称雄已有三千余年了,一兴一衰本就是天道规律,而九华山风光了这么多年,也是到了命数将尽地时候了。”

    张虚圣说这句话时,语气是那么的平静自然,似乎灭掉九华门对他是举手抬足般容易。而一众九华长老听到张虚圣地话后虽然生气,但面对着眼前这名九华门八百余年来的噩梦,却根本提不起丝毫反驳的勇气,只是不满的看着张虚圣,只有张华凌身边的萧华哲和尉迟长老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而身为九华掌门的张华凌却并不生气,只是依旧平静的问道:“这么说,无论是寰岛之事,还是周师弟的叛乱之事,都是师叔所一手策划的了?”

    张虚圣点点头,笑着说道:“九华不是一向注重名声吗?当初为了名声二字就可以轻易的牺牲我,那么这次让九华山声名狼籍的破败,却也有趣。”

    张华凌对于张虚圣的讽刺丝毫不动声色,只是缓缓的分析道:“这些年来,师叔您之所以迟迟没有袭击我九华山,就是因为有三件东西让您顾及不已,天底下能威胁到师叔您的东西不多,而九华山却有三件。一是九极阵,一旦陷入此阵中,即使以师叔您的功力,要破阵而出恐怕也会元气大伤。其二则是朱雀环,配合上九宫阵,我等甚至可以有和师叔直接对抗的实力。其三则是玄武令,有它的话我可以轻易的召唤其他五大圣地前来支援,面对五大圣地联合起来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师叔您也是心有顾及吧?”

    张虚圣笑着点了点头,承认道:“这三件东西的确讨厌,如果没有这三件东西的话,五百年前李虚汉那老家伙死后我就会亲自出手将九华一脉给灭掉了。”

    张华凌抬头看了九华山顶一眼,继续分析道:“于是师叔您先是利用新人大比。在寰岛上布下了一个困局。让我九华派陷入孤立之境,更是被其他门派没收了玄武令。这样一来九华山不仅声名狼籍,师叔您也少了一件顾忌。接着,您又利用周师弟对我的不满之情。蛊惑他背叛与我,结果在我回到九华山与他相争中,九极阵因为操控不利而被毁、朱雀环也因为我灵气大损而无力操控,先后对您失去了威胁,甚至连我九华这一众长老也是因为接连的战斗而实力大损。这样一来,九华山对您可能有威胁的因素竟然不知不觉全都失去了作用。您想要灭掉九华山自然是轻而易举。这番连环计用地地确巧妙,师侄我虽自负谋略,却也自愧不如。”张虚圣眼中露出一丝赞赏之色,淡淡的说道:“虽然有着几分出入,但你猜地大致都还算是没错。其实。在我布的这个局中你能走到这一步也还算是不错了。可惜,你明白的太晚了。”

    张华凌直视着张虚圣,声音凝重地问道:“说实话,师侄我对师叔您和周师弟联合早有所觉,但因为不知道具体计划所以不敢轻举妄动,在这次新人比试,我也是多有防备,却还是不知不觉的陷入了师叔您的困局中。皆因为师侄我丝毫没有想到那一向淡然无求的苦修谷许多修士竟然会参与其中,直到事后才略有所觉。却不知道师叔您是如何可以驱使他们的?现在师叔所做的一切晚辈均已理清,唯这一点心有疑惑。还请师叔解惑。”

    张虚圣再次向着徐清凡的方向看了一眼,懒懒的说道:“关于这个问题,其实你的一名师侄已经知道答案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听到张虚圣地话,金清寒和吕清尚身体一震。因为张虚圣如此说就等于承认了徐清凡的猜测。而张华凌虽然不知道张虚圣所指的人是谁,但却是下意识的向着徐清凡看去。徐清凡嘴唇微动,对着张华凌传声道:“掌门师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苦修谷仅有的两名宗师级修士玄摩达,之前我曾听过他的声音。”

    听到徐清凡的话,张华凌身体一震,虽然知道内中原因必有惊人之处,却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答案。玄摩达在修仙界成名已有千年,比之张虚圣成名还要早,但却不知何时已经被张虚圣所替代,而这些年来,竟然没有被其他苦修谷修士所觉。

    而张虚圣似笑非笑的看了张华凌一眼,然后才接着说道:“至于你说苦修谷的修士无欲无求,更是一个笑话,世间所有地东西,一旦有了灵智,就一定会有其贪婪之处,就在于你能不能现了。而苦修谷修士的贪婪之处就是对长生之道的追求,比之其他修士还要更加强烈。而我这些年的研究却对他们大有帮助,自然可以轻而易举的取得一部分修士地效忠。”

    张华凌心中一震,神色间更加凝重了,他一直以为张虚圣此人虽然恐怖,但毕竟孤身一人,更是身有残疾,所以虽然实力恐怖,却不会对九华山造成致命地威胁,而且因为张华凌对“那个人”的实力有着充足地信心,加上“玄武令”、“朱雀环”、“九极阵”,认为要除掉他不成问题。

    但张华凌却没想到这张虚圣这些年来的实力竟然增长到如此地步,并且心智远旁人,所布之局一环套一环,让人明明知道是一个圈套,却逃无可逃。现在则利用他所研究的妖术制造了数量如此之多的妖魔来围攻,更是获得了一部分苦修谷修士的效忠,实力不知不觉的已经过了九华山,难怪“那个人”为了除掉张虚圣竟然会那么做。

    可笑的是,张华凌之前竟然还认为张虚圣此人应该很好对付,这次九华山最大的危机就是周华海的叛乱,看来他和周华海被两百年前之事给误导了,认为张虚圣只是一人空有强大实力却无多大心智之辈,轻视了这个曾在八百年前曾将九华一脉逼入绝境之人,直到现在才终于惊觉,心中不由的产生了自责之情。

    良久之后,张虚圣终于恢复了平静,缓缓的说道:“对长生之道的追求过于执着固然是苦修谷修士的缺点。但师叔您能现这些缺点并利用这些缺点。晚辈只能赞叹师叔您好手段了。”

    张虚圣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是人就会有缺点。有缺点就可以利用,而当有一天你能轻易的现某一个人地缺点并利用这些缺点,你就可以去轻易地成事。比如我这次布局中的关键,让你和周华海自相残杀,就是利用了周华海对权利过于重视这一点。”

    听到张虚圣这么说,张华凌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之色,缓缓说道:“可惜周师弟一世英名,最终却是被你诱惑了。”张虚圣眼中闪过嘲讽之色,缓缓地说道:“张华凌,你还不明白吗?”

    “什么?”

    “一个心胸狭隘之人,忍受对一个人的怨恨数百年之后会达到什么程度,你永远都不会了解。关于这件事。自一开始就是周华海主动联系与我,而不是我诱惑于他。周华海本来也算是一个人物,可惜被心中的怨恨埋葬了理智,竟然想要利用与我,最后却被我利用了却由不自知。可悲可叹。说到头,因为心态不同心性不同,他终究还是不如你。”张虚圣摇头叹息道,似乎对周华海十分惋惜。

    张华凌听到张虚圣地话,眼中黯然之色更重,知道周华海也如自己般轻视于张虚圣。说道:“是啊,他就这么傻傻的在你的操控下与我相争,最后元气大伤却让师叔您得到了灭掉九华门的大好机会了。”

    张虚圣脸上嘲讽之色更重,说道:“他所做的蠢事可不仅仅是只有这些。”

    听到张虚圣如此说,张华凌心中一惊。凝重的说道:“还请师叔赐教。”

    “在我心中。这周华海虽然也算是一个人物,但毕竟远不如你。为了防止他的阴谋被你轻易挫败,甚至没有给九华山带来任何损耗,让我的算计成空,所以我就在这次计划中留了一招后手。”看到张华凌脸上的凝重,张虚圣脸上讥讽之色更重,轻轻的笑着说道:“当他在为如何在你离开九华山控制九华派而烦恼地时候,我送给了他一些天灵丹。”

    张虚圣说这句话时声音轻柔缓和,似乎情人在耳边的低语,但九华山一众长老听到后却均是骇然失色,无不感觉一股寒气侵上了心头。

    为了控制住九华山的形式,周华海先后给九华山十余名长老和三十余名精英弟子服下了这种“天灵丹”。后来根据周华海所说,这“天灵丹”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增强修士的实力,是他称霸修仙界的一件法宝。但却必须要接连服用,否则服用体内的灵气就会失控进而走火入魔。

    之前,这些长老和弟子都以为这“天灵丹”是周华海所制炼的,所以明知虽然可能会有害,但在不愁供应之下,自然是利大于弊。心中虽然顾虑,却并不担心。

    但现在却惊骇的觉,这“天灵丹”竟然是张虚圣给周华海的。这样一来,就算张虚圣今日不出手灭掉九华山,但没有“天灵丹”的供应,九华山也会有一半地长老和三分之一的精英弟子也会陷入随时走火入魔的困境中,轻则功力全失,重则陷入轮回,九华一脉的实力大损。

    如此一来,之前曾追随于周华海的一众长老和弟子如何不惊骇?心中无不悔恨于当初自己地决定。而那些一直忠于张华凌地长老弟子,此时也无不是一副后怕的表情。

    张华凌却并没有什么吃惊地样子,而是轻笑着说道:“周师弟虽然这次的确是被怨恨冲昏了神智,但却还并没有昏聩到如此地步。据我所知,师叔您送给了周师弟天灵丹之后,周师弟就马上找到药王谷的一位丹道高手研究出了天灵丹的配方。而这张配方我刚才已经从周师弟的身上搜得

    听到张华凌的声音后,一阵明显的舒气声自九华山一众长老身上出。如果这张虚圣的阴谋得逞,那么九华山就要一口气损失接近一半的力量。而这些长老,更是要有一半要陷入轮回。

    但张虚圣脸上的讥讽却不见丝毫的减弱,依旧用讲故事般地口吻说道:“没用地。这天灵丹的原名叫生灵丹,是我百年前一次实验后地失败产品。用处是可以大幅增加使用的修为和境界,效果十分明显。但之所以称它为失败品。却是因为它有两处缺点。其中一点你们都知道的,那就是必须要接连服用。否则就会走火入魔。但第二点恐怕你们却并不清楚。”

    说到这里,张虚圣微微停顿了一下,而场上众人则随着张虚圣地停顿。心中产生了极为强烈的不详预感。

    张虚圣晓有兴趣的欣赏了一番一众九华长老脸上的表情,良久之后才继续说道:“而第二点就是,服用功力的增长却是以大量消耗自己的寿元为代价的。也就是说,这天灵丹可谓是一种慢性毒药,只要一经服用,再次服用的话会死的很快,而不继续服用的话却会死地更快。当时我以为这只是一件失败的实验品,却没有想到它却还有建功的一天。”

    说完之后,张虚圣冲着面前的那些九华长老微微一笑,笑容是那么的亲切祥和。但看到这种笑容,众长老却只觉得心中一阵寒。尤其是那些服用了“天灵丹”的长老,更是心灰若死,知道自己数百年的修炼在今天毁于一旦。

    只是虽然心情激愤,恨不得将张虚圣千刀万剐,但一看到张虚圣那看似无害的面容,众长老却只觉得一股比死亡都要可怕的气息扑面而来,无论如何都再也提不起拼命的勇气,只是愣愣地看着张虚圣,表情怪异。

    而张华凌在听到张虚圣的话后。身体猛地一震,脸色变得愈加的苍白,原本还算平和的眼中顿时充满了震惊与绝望之色,在一时间内竟然都说不出话来。显然张虚圣的这番设计,实在是出乎他地意料。九华山就是张华凌一生所守护地所在。而此时九华山一口气要受到如此之大的损失。几乎可以说是在短时间丧失了一半地实力。对于他来说,心灰若死之处恐怕要远要甚于那些服用了“天灵丹”的一众长老弟子。

    看着张华凌的表情。张虚圣脸上似乎快闪过了一丝满足之色,柔声说道:“其实,你不用为这个而伤心,毕竟天灵丹只是我以防万一的手段罢了。现在我要亲手毁掉整个九华山,那些天灵丹然不会机会产生它们该有的作用。而你也不用因为眼睁睁的看着九华一脉的衰败而心痛了。”

    随着张虚圣的话音落下,他身后的那些妖魔修士无不哈哈大笑了起来。而九华山的所有修士则都是面若死灰,面对九华山的生死关头,一时间竟然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心。

    听到张虚圣讥讽的话,张华凌却并没有反驳,脸上的神色灰白而近乎于透明,显然还为刚才“天灵丹”之事而难过伤心,良久之后,他终于有了反应,似乎终于从打击中恢复了过来,却没有想象中那般对着张虚圣进行攻击或谩骂,而是缓缓的从腰间掏出烟杆火石,给自己点燃了旱烟,深吸一口后吐出浓浓的烟圈,然后才缓缓的说道:“看来你心中对八百年前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当年师尊他们那么做也是迫不得已,你何必非要对九华一脉赶尽杀绝呢?”

    听到张华凌提到八百年前之事,张虚圣脸上出现一丝复杂的神色,似怀念,却又似怨恨,但却转瞬即逝。摇头淡然的说道:“那件事都过了八百年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事都该忘却了,我哪里还会执着?”

    张华凌微微一愣,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张虚圣继续说道:“我今天之所以要灭掉九华山,除了因为我要拿回那件属于我的东西外,却还有其他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却要比我与九华一脉的恩怨还要大的多。”

    说完之后,看到张华凌看向自己时那疑问的眼神,张虚圣只是微微一笑,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问道:“好了,我回答了你这么多问题。但我的问题你却还没有回答。那件属于我的东西。你是不是应该还给我呢?”

    张华凌反问道:“如果晚辈将那件东西还给师叔您,那么您会放过我九华一脉吗?”

    张虚圣微微摇头。道:“不会,我说过,我今天之所以要灭掉九华一脉还有其他原因。”

    张华凌脸上露出了类似于张虚圣的讥讽之色。说道:“既然如此,我何必还要将那件东西还给你呢?我想,如果没有那件东西的话,你地实验做地再多再成功也没有用吧?”

    随着张华凌话声的落下,张虚圣身后地那十余名形象各异之人身上纷纷气势大涨,显然气愤与张华凌的话,只待张虚圣一声令下,就出手将张华凌千刀万剐。其中一名长着龙头鼠尾的妖魔更是冷哼道:“在我等灭掉九华山之后,自然会将那件东西给我家主人找到。”

    张华凌却根本无视于张虚圣身旁那些妖魔或修士地威胁,只是丝毫不退让的直视着张虚圣的眼神。原本平和的眼神中竟然不乏杀意和怨恨。

    张虚圣却没有生气,看着张华凌的眼神中反而多了一丝欣赏的味道,笑道:“你在威胁我吗?”

    张华凌淡淡的反问道:“你会接受我的威胁吗?”

    “不会。我灭掉九华山之后我自然可以找到,周华海跟我说过那件东西的大概位置。”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是在威胁你。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那件东西已经不在那里了。”

    “看来我们之间是谈不拢了?”张虚圣却似乎信心十足般,对张华凌的话毫不在意。

    “师叔,你从谈话一开始就只是想要欣赏我们这些晚辈愤怒绝望地表情,并从中取得快感罢了,你真想过要通过谈判取回那件东西吗?”张华凌冷笑着说道。

    “被你看穿了,但你为什么还要陪我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呢?据我所知。你并不是多话之人。”张虚圣微微一愣,晓有兴趣的问道。

    张华凌沉默不语。

    “看来,你好像在拖延时间啊?”张虚圣观察了一下张华凌的表情,惊讶的说道:“难道你还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不成?”

    张华凌继续沉默,显然默认了。

    张虚圣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的准备似乎也已经完成了。那就让我看看你能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吧。”

    说这句话的同时,张虚圣右手微微一挥。他身后那些妖魔纷纷咆哮一声,再次冲着脚下的九华山一众年轻弟子杀去。只是这次的情况与上次不同,因为没有了阻碍,张虚圣手下全部地妖魔都进入了九华山,所以向徐清凡等人攻来的妖魔共有上千只之多。

    这些妖魔数量并不比九华弟子少多少,但实力最低的妖魔也有辟谷后期修仙的实力,整体实力远要比九华弟子高,再加上生性悍不畏死和各种奇特的异能,一时间九华众低级弟子尽落下风。即使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三人使劲浑身解数,却依旧有无法阻止九华弟子不断被杀,一时间形式对九华弟子极为不利。

    而一直环卫在张虚圣身边那十余名妖魔或修士,则纷纷向着空中地那些九华长老攻去。虽然这些妖魔或修士地数量要比九华长老少上不少,但他们精力充沛,比起普通的妖魔实力明显要强上许多地,而这些九华长老在之前的战斗中不仅灵气消耗甚多,更均是或轻或重的受过内伤,一时间也只能斗个旗鼓相当。

    看到脚下一众九华弟子形式危急,张华凌心中大急,刚想带着萧华哲和尉迟长老去驰援,却现张虚圣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们三人面前,脸上的笑容淡然平和,缓缓的说道:“你们三个的对手是我。”

    而同时,三个南宫清山般蛇人模样的妖魔,向着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三人快扑去。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