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九章 .赌局.

仙道求索 第六十九章 .赌局.

    只见突然出现在张虚圣身后的这名老,模样之老迈不堪更甚于李虚汉,时光的流逝在他的脸上刻下了极为明显的痕迹,身材瘦小,枯瘦的脸庞被沟壑般的皱纹所布满,全身没有一丝的生气,就仿佛已经死去多日般。双眼微合,嘴也是紧闭着。

    “聋哑瞎尊,您终于来了。”

    看到这名突然出现的老,李虚汉面现喜色,对着老微微躬身,恭敬的说道。

    聋哑瞎尊听到李虚汉的话后,也对着李虚汉微微躬身还礼,脸上的表情无喜无忧,一副对李虚汉的恭敬受之坦然的样子。

    “老朽来迟了,请李道友见谅。”

    接着,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从话中的含义判断这苍老的声音是这位聋哑瞎尊所,但看他的面容,却现这位老根本就一直没有开口。似乎这道苍老的声音传自于天地。但张虚圣和李虚汉却知道,这苍老的声音的确是聋哑瞎尊所,却不是靠着嘴巴所。而是通过体内的灵气影响天地灵气,引起两的共振后天地灵气震动后所产生的声音。

    只是知道了李虚汉的身份后,又看到这位老竟然面对李虚汉的行礼时神色如此坦然,让人不由震惊。

    虽然在神州浩土的修仙界中,本着天道之下无尊卑的原则,除非是师傅与弟子相见,否则两名修士一旦相见,不论身份尊卑、实力高低,都要互相躬身行礼,以示尊敬对方为抗争天道寻求长生而付出的努力。

    但虽然需要互相间躬身行礼。但内中的讲究却还是极多。一般而言。是身份较低功力较浅的修士当先向着那些功力较高身份较尊的修士行礼,然后那些功力较高身份较尊地修士才会还礼。

    李虚汉虽然此时功力大减,但毕竟是还有着大乘期地修为,而且身为六大圣地之一的九华门上一任掌门人,在修仙界的身份辈分更是崇高。而能受的起李虚汉当先躬身行礼的修士。即使遍寻整个修仙界,也绝对不会过五个。而且这五人非但在修仙界地地位极为崇高,自身的实力也都是在千余年前就达到了大乘期。

    如果是这五人之一出现在这里的话,加上李虚汉,倒是有着跟张虚圣相抗衡的实力。

    果然,在听到李虚汉对这名老的称呼后,张虚圣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就开始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这位聋哑瞎尊。脸上地神情比之刚才打量李虚汉时还要谨慎慎重。

    而同时,那聋哑瞎尊也在仔细地打量着张虚圣,虽然面色古今无波,但暗藏的戒备却是连一旁的张华凌等人也能感觉的清清楚楚。

    两人之间,是一种高处不胜寒后,终于找到对手了的感觉。

    李虚汉看到张虚圣脸上的神色后,淡淡的问道:“张师弟,你这么多年内一直在苦修谷,怎么连苦修谷除了你之外的另一位宗师都不认得了?”

    苦修谷共有两位宗师级修士。一名正是张虚圣之前所伪装的玄摩达尊,而另一位则因为在修仙界甚少露面,所以知名度不高。只是修仙界中为数不多地对这位宗师有了解之人,对这位宗师均是尊敬不已,哪怕是修仙界中其他的宗师级修士。

    原来。这名宗师级修士恐怕已经是现在修仙界辈分最高的修士了。他在两千三百年前就已经达到了大乘期的境界。而他的岁数到底有多大,辈分到底有多高。却没有一个人能算得明白。

    后来为了能更进一步,就在苦修谷一处隐秘地深洞中闭起了生死关,以期望能早日参悟到长生之道。而他在闭关前,为了让自己在闭关时可以不被外界所诱惑,竟然以大毅力废了自己地六识。聋哑瞎尊的称号,也由此而来。

    这一闭关就是两千余年,沧海桑田,修仙界已是巨变。到了现在,因为和他同时代地修士都6续在他闭关中仙逝,以至于连现在苦修谷中的修士都没见到这位宗师的真容。甚至有很多修士认为这位宗师恐怕早已经老死在了他闭关的那处深洞中了。

    却没想到,这名聋哑瞎尊不仅没死,现在更是出现在九华山中。而他的模样,却竟然是如此苍老平凡,身上没有丝毫的气势,甚至没有丝毫的气息。

    但张虚圣却知道,能将身上的气息隐藏到让自己都无法察觉的地步,其修为是何等的可怕。

    而以这聋哑瞎尊的实力和在修仙界中的地位,让李虚汉对他现行行礼,倒也说得通。

    “你就是聋哑瞎尊?”对视良久之后,张虚圣却没有回应李虚汉,而是微笑着向聋哑瞎尊问道,脸上笑容和煦,似乎只是老友相见时的招呼。而同时眼中异芒连闪,似乎心中正在酝酿着什么其他想法。

    “正是,老朽这两千余年来一直闭关,即使是现在的那些苦修谷修士,也从未见过老朽的面容,道友半路加入,不认识老朽却也情有可原。”苍老的声音再次自天地间浩荡传来。

    张虚圣经过现聋哑瞎尊出现后的短暂惊讶后,此时似乎已经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对着李虚汉以及一直悬浮在一旁静静观看的张华凌微微一笑,说道:“我说你们两个明明不是多话之人,刚才为什么要陪我说那么多话,原来拖时间是为了等这位援兵啊。”

    虽然李虚汉和聋哑瞎尊的接连出现都出乎他的意料,但看他此时的表情,似乎觉得对他来说,这件事情展到现在才变得有趣了起来。

    只见张虚圣微微一笑,又对着聋哑瞎尊说道:“的确,我自以玄摩达的身份混入了苦修谷之后,就一直没见过你的面。因为我一直以为你已经归天了。却没想到你到现在还活着。更没想到你竟然会现在出现跟我捣乱,早知道如此,我进入苦修谷的第一天就应该寻机杀了你才对。”

    嘴上虽然说着杀人,但看张虚圣地表情却依旧是一片和煦,似乎刚才地话语只是朋友间普通的祝福。

    接着。张虚圣又转头向着李虚汉说道:“更没有想到的是,师兄你的面子如此之大,竟然能请动闭关了两千余年的聋哑瞎尊出关,还真让我这个做师弟地受宠若惊啊。”

    李虚汉深深的看了张虚圣一眼,却没有回答。心中却不由暗叹,不论自己出现还是聋哑瞎尊出现,张虚圣就一直主导着整个谈话的进程和脉络。依旧如八百年前一般。无论和谁在一起,他都是众人中的焦点和中

    而就在李虚汉暗暗感慨时,聋哑瞎尊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

    “李道友在十天前亲自来到我闭关的地洞,向我讲明道友假冒我苦修谷修士之事。事关我苦修谷与九华门两派的兴亡关键,老朽自然再也无心闭关。只是那时我正处在闭关紧要处,无法及时出关,直到现在才赶来,却让九华山受到如此大损伤,对此老朽深感歉然。”

    说着。聋哑瞎尊冲着李虚汉微微一躬身表示歉意,而李虚汉则躬身还礼表示理解。

    但张虚圣却从聋哑瞎尊地话中听出了另一层含义,诧异地向李虚汉问道:“十天前?我假冒苦修谷玄摩达这件事不过是刚刚才被那个叫徐清凡的小子猜到,接着你们才知道,你怎么十天前就找到聋哑瞎尊的。难道你早就知道了我的身份了?”

    李虚汉淡淡的说道:“我自两年前就知道玄摩达是你的伪装了。”

    “哦?你是怎么知道的?”说道这里。张虚圣又似有所觉的点了点头,又问道:“恩。两年前我曾遇到过徐清凡那个小子,和这个有关系吗?”

    李虚汉点了点头,说道:“我第一次听说玄摩达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八百年前,那时就是他撞破了你研究邪术地事并将它公布于整个修仙界的,我想你也是因为这个而杀他的吧?时不时杀了他之后又觉得他的身份可以利用,所以就又假扮于他的吧?”

    张虚圣笑了笑,道:“没想到你把那个家伙地事情记得那么清楚。地确,当年因为那个家伙的乱管闲事,我地计划被他搅的一塌糊涂,我哪里能轻易绕过他。所以我逃过你的追杀后没多久就把他给杀了。但这跟你现我假冒他没什么关系吧?”

    李虚汉再次叹了一口气,道:“恐怕你不知道吧,八百年前他现你研究邪术之后,虽然逃过了你的追杀,却也受伤不轻,有一处伤害更是重创了灵海**,以至于他此生的功力都无法再有寸进了,只不过这件事整个修仙界就我一个人知道。”

    说着,李虚汉眼中露出了一丝歉意神色,接着说道:“后来修仙界中传出玄摩达迈入大乘期成为一代宗师的消息,当时我以为只是传言,也就没去在意。但却没想到徐清凡那孩子竟然在两年前遇到了你,而根据他的描述,玄摩达竟然真的达到了大乘期的境界,当时我就觉得很不可思议。后来我又让那孩子将玄摩达跟他所说的话对我一一描述,却现那些话的语气造句都和八百年前的玄摩达大不一样,反倒是和师弟你极为相似。然后这两年来我又派人明察暗访,现最近数百年来但凡玄摩达闭关修炼时,修仙界内就会有某个门派突然神秘消失,而那些门派也无不是我之前怀疑是你灭掉用来做实验的。如此一来,结果呼之欲出了。”

    听完李虚汉的描述,张虚圣点了点头,遗憾的叹息道:“看来是我疏忽了,在杀死那玄摩达的时候没有认真检查他的尸体。这个玄摩达真是我的克星,都死了这么久了却还要给我惹麻烦。”

    抱怨完之后,张虚圣却将头微微一扬,语气恢复了孤傲,淡淡的说道:“现在我心中的疑惑全都弄明白了。看来我们间也必须要做过一场了。不过李师兄、聋哑瞎尊。以我现在的功力修为,你们就算是联手,就真的以为能将我拦下来吗?”

    话语间,一片天地独尊地气势毫不掩饰地流露了出来,显然他对自己此时的实力充满了信

    李虚汉淡淡的一笑。说道:“张师弟,这些年你固然功力大涨,并练成了不死之身,但师兄我这些年所做的并不仅仅只是等死而已。”

    说着,李虚汉身上气势突然大盛,气势之逼人强盛比之八百年前更甚。

    但这股强盛的气势虽然惊人,却又矛盾地无比隐讳。场上却只有张虚圣和聋哑瞎尊两人可以感觉得到。这也表明了李虚汉对自己的灵气和气势运用到了圆润自如的地步。

    而随着气势的强盛。李虚汉原本枯瘦的身形竟然渐渐的变得高大丰满了起来,脸上遍布的皱纹渐渐地消失,眼神也变得锐利有神,白脱落,黑却以更快地度长出,没过多久原先一个临死的老头竟然变成了一名高大威严的中年。接着手一招,张华凌怀中的“朱雀环”化作一道红芒流彩,飞到他的手中。

    看到李虚汉的异变,张虚圣轻“咦”了一声。开始觉得自己对这位师兄有所小觑了。而另一边的聋哑瞎尊,看着李虚汉的眼神则带上了一丝钦佩。

    但李虚汉的惊人变化却还远远没有完。只见李虚汉拿到“朱雀环”之后,“朱雀环”上灵光大盛,火灵之气开始疯狂涌进了李虚汉地体内,而李虚汉的身体却矛盾的散出强烈的五色光芒。身上气势更是磅礴。

    接着。张虚圣将右手伸入嘴中咬破,手一挥洒出八滴鲜血。而这八滴鲜血一阵光芒闪烁后竟然幻化成了八个李虚汉的模样,而身上地气势却丝毫不下于真地李虚汉。

    这八个由血液化成的李虚汉出现后,没有丝毫停顿,马上与李虚汉地真身聚在一起,组成“九宫阵法”并隐隐的将张虚圣包围了起来。

    而另一边,相比较李虚汉,聋哑瞎尊却没有任何异常变化,身上也依旧没有丝毫气息,只是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紫色翻腾的长剑,上面泛着一股极为神秘玄奇的能量波动,显然是一件珍贵之处不下于“朱雀环”的法宝。

    看到李虚汉和聋哑瞎尊的做法,张虚圣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眉头却也微微皱了起来,因为他现他这次没了必胜的把握。

    更重要的是,他这次来九华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夺回他心脏的,原来觉得李虚汉实力大减,擒下他应该很容易,却没想到李虚汉的实力竟然变得如此之强,胜固可以,但他的心脏却在李虚汉体内,想要不伤及自己心脏的情况下战败李虚汉还有聋哑瞎尊,却是极为不易,不知不觉,心中已经多了一分顾虑。

    只是虽然心中起伏,但张虚圣的面色却依旧悠然,先向着李虚汉说道:“还阳决、血凝*,这两个功法修炼的困难程度丝毫不下于代天决,却没想到你竟然同时练成了,你给我的惊喜还真是不少。看来这八百年来你的确不只是等死。”

    说完之后,张虚圣又将目光转向聋哑瞎尊手中的那柄长剑,说道:“天巡剑,我一直以为这件传说可以引动天雷之力的法宝已经在上次浩劫中毁去了,却没想到竟然是在你手中。”

    “现在,你还觉得我们没把握杀死你吗?”身体生异变之后,李虚汉口气开始变得冰冷,眼中杀气隐现。

    说话间,他身上的气势再增,而聋哑瞎尊手中的“天巡剑”也缓缓举起,眼看两人就要出手,而张虚圣却依旧表情悠然,似乎对两人的威胁根本视而不见。

    但就在他们出手前的一瞬间,张虚圣却突然轻喝道:“等一下。李师兄,你就不想跟我要九华那些长老和弟子所服用的天灵丹的解药吗?聋哑瞎尊,你就不想跟我要那些追随我作乱的苦修谷修士的名单吗?”

    张虚圣地话就仿佛有魔力般,随着他话声地落下,李虚汉和聋哑瞎尊硬生生的止住了施展了一半的道法。

    李虚汉冷哼道:“你会老实告诉我们吗?”

    对他来说,即使是要牺牲掉九华山一半的实力。只要能除掉张虚圣就值得。但他知道聋哑瞎尊不会这么想,聋哑瞎尊必须要知道有那些苦修谷修士投向了张虚圣才能整顿苦修谷,无奈之下只能停手,心中却满是无奈。

    突然现,虽然这个局他布了很久。但形势的变化却一直在张虚圣手中掌握着,这让李虚汉不由饿有种无力感。

    张虚圣微微一笑,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所面对地威胁而变色,只是悠悠的说道:“当然会。不过我不会让你们知道的那么轻易。这样吧,下面华凌殿前的那场斗法你们看到了吗?”

    “看到了。”李虚汉回答道。

    “我们来打个赌好了,如果那三名九华弟子能战胜我那三名手下,我就将天灵丹的解药。以及跟随着我做乱的苦修谷修士的名单交给你们。如果是我地那三名手下赢了那三名九华弟子。那么在你们两个在攻击我之前,先接我三招,如何?”

    张虚圣说完之后,晓有兴趣地看着李虚汉和聋哑瞎尊两人的反应。

    考虑了许久之后,李虚汉与聋哑瞎尊对视一眼,并缓缓的点了点头。

    而同时,在张华凌和张虚圣的指挥下,天空中一众长老和高级妖魔也停止了混战。了解了现在的形势后,惊讶之外。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华凌殿的那场决斗上。

    而天空中,唯有张华凌一人紧锁眉头,张虚圣设了这么一个赌局,目的真的只是想先攻三招取得先机吗?

    不知为何,一片阴影开始笼罩在张华凌心头。

    九华山腰上。华凌殿前。

    相比较天空混战地喧闹与无序。这里的战场却进入了一片相对的平静。

    九华弟子和张虚圣手下的低级妖魔站列两旁却,不再相互厮杀。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四号与徐清凡、金清寒、吕清尚三人地斗法,似乎已经被这场激烈地战斗给惊呆了。

    正观看着这番战斗的一众九华弟子,任由平时如何自傲,此时也不由自问,如果是换自己来面对四号地攻击,却又能抵挡上几回合?就算是天空中的一众长老,此时心中也是满是惊讶,根本无法想象这只是一场结丹期修为以下的比试。

    而那些低级妖魔,却似乎是受慑于三名蛇人身上的危险气息,也是静静站着不敢妄动丝毫。

    至于另外那两名模样与四号相似的蛇人,此时却只是冷漠的看着比试的进层,不知道心中是如何打算。

    场上,四号的移动度似乎已经快到了这个世间所能达到的极致,只见四号的攻击乎左乎东,数丈间的距离转瞬即至。身体化成一片虚影将徐清凡等人死死包围在中间不留一丝空隙,似乎这片战斗的空间上,到处都是四号的身影,就像在施展分身术一般。而徐清凡等人虽然感觉到四号正在接连不断的攻击自己,却又现另外两人也在不断的遭受攻击,中间竟然没有丝毫间隔,度之快令人膛目。

    而徐清凡等三人面对四号那鬼魅般的度和接连不断的攻击也是各使神通死死相抗,徐清凡自有高阶防御法器不用多说,而金清寒和吕清尚两人也是不断的施展“灵障”、“金盾”这类最低级的防御道法或防御阵法,虽然总是被四号一击而破,但却也总是在击破的下一瞬间就再次施展出来,手法之熟练迅,灵气运用之圆润自然,让人钦佩。

    “轰轰”声不断,虽不震耳,却连成一片毫无间断,那是四号的攻击与徐清凡三人的防守相交间的震动声;光芒闪灭,却是金清寒的“金盾”和吕清尚地“灵障”被四号一击而破却又瞬间补上。

    这场战斗,虽然不如道法相轰那样华丽威势,但近身攻守间地生死一瞬。却自有一番别样的刺激。

    只是虽然旁观看起来这番比试显得刺激非常。但对于内中凶险,却只有斗法双方自知。

    金清寒与吕清尚虽然看起来每次都能及时施展防御挡住四号的攻击,但挡住与失守却往往只在一线之间。如此多次的交手中,只要两人有一次的反应或动作慢上一线,那么他们两人即使不死。也已经重伤了。

    四号虽然看似在斗法中完全占据了主动,但内心其实也是在暗暗叫苦,利用度瞬杀敌人是他地惯用手法,再加上他出手突然,往往敌人还没觉就已经死于非命。虽然有用,却只是他遇见较弱的敌人时图省事的手法,他真正的强项是控制风沙和毒沙。但却因为一时轻敌而没用。没想到徐清凡竟然能提前现他的出手而失去了先机,结果只能不停的攻击而不敢稍有停顿,现在他哪怕只要一瞬间的停歇,就马上会遭到徐清凡等三人强烈反击。徐清凡等三人现在地状态就仿佛弹簧,压得越紧,反弹地力道就越大。

    而他的缺点正是防御力弱,以徐清凡等人的攻击力,用身体硬抗恐怕是不死即伤。

    看着场上的情景,徐清凡心中也是暗自着急。在其他两名蛇人还没有出手的情况下,这样拖下去久守必失不说,灵气心神消耗太多对之后的战斗也是极为不利。

    必须要改变这种僵持的形势了。

    徐清凡暗暗下定决心。

    心中瞬间转过万般念头,却无一种是可以保证万无一失的。但看着着僵持的情景,徐清凡终于一咬牙。暗暗想到:“如果这样消耗下去地话。就算能打败这个四号,等下一个蛇人出手时还是死。不如搏一搏,说不定还可以取得奇效。”

    想到这里,徐清凡眼中决绝之色一闪而逝,并开始渐渐装出力有不继的样子,每次四号攻来时的防御也显得越来越不力,甚至锁定在四号身上的杀气也是时断时续,既显得神识消耗严重,却又让四号不敢真的无所顾及地放手而为。

    虽然攻势四人交手间形势瞬息万变,但四号很还是快就现了徐清凡地异状,心中先是微感意外,他根本没想到原先场上压力最轻的徐清凡竟然会当先坚持不住。

    但转瞬间,看到徐清凡那依旧无法随意移动地右腿,再联想到之前不久徐清凡与南宫清山的那场激斗,心中不由恍然。

    “虽然四十一号那个家伙只是一个垃圾,但毕竟是主人亲手制造出来的垃圾,面对徐清凡这种家伙即使战败也应该将他的灵气消耗了大半才对。这么说来徐清凡当先坚持不住也算是有理由了。”

    只是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四号生性多疑,却也没有贸然出手,而只是慢慢的将攻击重心转移到徐清凡身上,以前四号是每一呼吸间就会攻击金清寒和吕清尚两人每人三次,却只攻击徐清凡两次。转移但了攻击重心后,变成了每一呼吸间攻击金清寒和吕清尚两人每人二次,却攻击徐清凡四至五次。

    果然,当四号将自己的攻击重心转移之后,现徐清凡的防守越来越无力仓促,有几次甚至差点被四号一击攻破了防线,到后来甚至连金清寒和吕清尚都现了徐清凡的不对,而他们脸上的焦急之色更是坚定了四号心中的想法。突然,就好像是体内灵气有了一瞬间的供给不支般,环绕在徐清凡身周的青色长龙有了那么一瞬间的停顿,而随着这个停顿,原本严密的防御也出现了一处破绽,而那处破绽,赫然是徐清凡的胸口。

    看到这稍瞬即逝的破绽,四号一时间也来不及多想,瞬间将度提升到极致,化作一道虚影,向着徐清凡猛地扑去。同时右手五根指甲也猛地拉长,仿佛五跟利剑般向着徐清凡狠狠刺去。

    “徐师兄!!”

    “徐师弟!!”

    看到这般情景,金清寒和吕清尚两人惊呼道。想要去救援,却现自己根本已经赶不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