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七十四章 .醒来(完).

仙道求索 第七十四章 .醒来(完).

    “楚山经月火,大旱则斯举。旧俗烧蛟龙,惊惶致雷雨。

    爆嵌魑魅泣,崩冻岚阴。罗落沸百泓,根源皆万古。

    青林一灰烬,云气无处所。入夜殊赫然,新秋照牛女。

    风吹巨焰作,河棹腾烟柱。势俗焚昆仑,光弥洲渚。

    腥至焦长蛇,声吼缠猛虎。神物已高飞,不见石与土。

    尔宁要谤,凭此近荧侮。薄关长吏忧,甚昧至精主。

    远迁谁扑灭,将恐及环堵。流汗卧江亭,更深气如缕。”——

    《云游子习火法有感而赋》

    就在白清福终于下定决心要对金清寒等四人出手的时侯,两团炽热的烈焰猛然腾起,冲天十丈有余,即使是正在天空中观战的一众九华长老和高级妖魔,此时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热浪扑面而来。而华凌殿前的那些普通九华弟子和低级妖魔,更是被这一股热浪避退数步。

    在这两团炽热的火焰所引起的高温下,众人只觉得自己身处在烈日下的沙漠中,即使眼前原本清晰的景色,也因为高温而隐隐扭曲了起来。

    火焰中,有可刺入人魂魄深处的凤鸣声隐隐传来。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只是隐约不可闻的凤鸣声也越来越清晰清脆,而腾天而起的那两团火焰,更是渐渐的幻化成两只烈焰凤凰展翅欲翔地样子。同时。两股极为强大威压也开始自两团火焰中蔓延开来。刚刚才被热浪避退地一众九华弟子和低级妖魔,在这两股威压下,又是连退数步。

    而金清寒等四名九华精英弟子以及白清福等三名蛇卫,虽然没有被这两团火焰上所散的热浪和威势避退,但也忍不住为此异变而脸上变色,待看清了被火焰包围的是徐清凡和凤清天后。更是惊异。不由的专注的注视眼前这两团火焰的变化,心中不断猜测着这场异变地原因和后果,一时间甚至忘了双方的对峙。

    但没过多久,这股冲天而起的热浪就缓缓的平息了下来,远远看去就仿佛是这两团烈焰被徐清凡和凤清天二人吸收进体内般。而随着烈焰的平息,华凌殿前的温度也慢慢的回落,却唯有那两股强大地威势。不仅没有丝毫地衰弱。反而是不断的增强了起来。

    终于,在这两团火焰完全平息下来,徐清凡和凤清天的身影也终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让人惊讶的是,此时这两人的脸上都隐现出一只小小的烈焰凤凰的纹身,分布于两人的眼角,不同地却是这凤凰纹身布在徐清凡的左眼角,而在凤清天脸上的却是右眼角。

    只是相比较异变之前两人的一躺一坐,此时两人却均是傲然而立。缓缓着打量着周围众人,眼神犹若实质。显然经过此异变,凤清天不再昏迷,实力反而大增。而徐清凡更是解了玄沙之毒,只留下一道细微的疤痕布在友脸之畔。使他原本清秀地面容多了一份粗犷阳刚之气。

    而看到徐清凡安然无恙地样子。金清寒等人的惊喜自不待言,王清俊心中却满是惊骇。他对自己地玄沙之毒充满了信心,却没想到徐清凡竟然只用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祛除。

    不一会后,徐清凡终于看清了周围的形势,知道在自己打坐之后并没有人出现伤亡,心中略微一安。在看到金清寒等人向着自己投来的担忧眼神时,徐清凡微微一笑,点头示意,表示自己无事,让他们不用担心。

    而凤清天却根本不理会旁人,只是不住打量着那三名蛇卫,良久之后终于收回了目光,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徐清凡,冷淡的说道:“我欠你的,现在已经还给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人互不相欠。”

    徐清凡微微一愣,但马上就想到了凤清天如此说的原因,笑着说道:“凤师弟不必在意,这两次变故,并非你我刻意,而都是无意中巧合造就。所以我们之间说不上谁欠谁的。”

    看到凤清天脸色依旧不好,徐清凡微微皱了一下眉,继续说道:“凤师弟放心,凤家的绝学永远只属于凤家,我虽然无意中学得,但绝不外传。”

    凤清天听到徐清凡如此说后,也知道徐清凡是一个受诺之人,于是脸上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又想到徐清凡的确对自己有恩,而刚才自己的态度却是有些过分,心中不由的多了一分愧意,轻声说道:“徐师兄心胸宽广,我多有不如。”

    徐清凡微微一笑,表示并不在意。

    原来,在刚才徐清凡中毒之后,感受着身体的渐渐麻痹和毒性对体内生气的不断侵袭,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心中着实有些慌乱。

    正在此时,他却无意中看到了正静静躺在地上处于昏迷状态的凤清天,却是突然心中一亮,因为他想起了十年前的一件事情。

    十年前,为了选拔出五名最优秀的弟子参加十年后修仙界合力举办的新人比试,九华门举行了门内大比,而徐清凡和凤清天也都因为各自的目的而报名参加。

    结果,因为两人实力不凡,所以就一路过关斩将顺利的进入了门内大比的四强,而两人也最终在四强赛上遭遇,成为了对手。

    那场比试,是徐清凡修仙至今所遇到的最彻底的一场失利,灵气、道法、法器、应变,无论在哪个方面,都完败于凤清天的手下。

    其实,那时徐清凡本有一线机会可以取胜的,就是利用“情花”被击爆后所产生地一种可以令人身体感到麻痹地迷雾。趁凤清天不备侵袭他的身体。在凤清天无力控制身体的情况下。徐清凡自然可以取胜。

    这是徐清凡苦思许久之后才想到的对策,也是徐清凡取胜的唯一的机会。

    但徐清凡却没能想到,那“情花”所产生地迷雾虽然的确麻痹了凤清天的身体,但凤清天却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而徐清凡自己反而是在凤清天出其不意的反击下受了重伤。

    那时,凤清天对徐清凡解释说。火可焚烧销毁世间万物,毒物虽然阴损,却也是万物之一,自然也可以烧毁。

    而在凡世间中,也有着火即代表毁灭,也代表重生,可洁净天下万般污渍的说法。和凤清天所说的意思大致相同。

    想到这里。徐清凡顿时觉得原本已经绝望地形势突然有了一线转机。既然凤清天可以用凤凰灵火祛除身体所中地迷药,那么他现在体内也拥有了凤凰灵火,是不是也可以用来祛除玄沙之毒呢?

    于是徐清凡也就盘坐下来,静下心来开始调动着体内的凤凰灵气来焚烧体内的剧毒。

    可惜,徐清凡却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仅仅获得了凤凰灵气两年的时间,更没有凤清天那种天赋和亲和性对凤凰灵气操控自如。所以哪里能像凤清天一般用凤凰灵火焚烧掉体内的毒素的同时又不损伤自己的身体?

    更重要的是,为了防止毒素侵入大脑,此时徐清凡体内所有的凤凰灵气都集中在脑部附近。在这个部位,又如何可以轻易地御使凤凰灵气化为凤凰灵火灼烧毒素?

    无奈之下,徐清凡只能调动梧桐枝内的凤凰灵气进入身体,借用梧桐枝中的凤凰灵气来祛除身体里的剧毒。

    只是,此时徐清凡与梧桐枝并没有达到心物合一的地步。想要借用梧桐枝里地力量。就必须要先感应到梧桐枝地能量波动,然后将心神沉溺进去。付出一定的代价后才能从中调出一定量地凤凰灵气来。

    而就在徐清凡调出梧桐枝内的凤凰灵气后,心神脱离梧桐枝的一瞬间,却突然感应到还有另外一股凤凰灵气在自己身周的不远处不断波动着。几乎本能的,徐清凡用自己的神识向那股凤凰灵气波动的地方探去,却没想到竟然可以很轻易的进入,而产生凤凰灵气波动的地方,正是凤清天的身体。

    其实,在寰岛之上凤清天身上的火焰平息后,生在他身上的那种类似于涅盘的异变就已经结束。只是因为在这场异变中凤清天的心神损耗不少,更是对凤凰灵气的使用有了新的领悟,所以就一直昏迷着,并不断在脑中消化模拟着这些新得的领悟。

    而因为那场异变是徐清凡和凤清天共同参与的,所以徐清凡和凤清天就仿佛是同时获得重生一般,两人间有了一众类似与双胞胎般的关系,身体和心神之间更是隐隐的出现了某种神秘的联系,对于徐清凡的神识,凤清天的身体也丝毫没有排斥。再加上此时凤清天陷入了昏迷,徐清凡的神识竟然轻易的进入了凤清天的神识中,犹如旁观般感受着凤清天对凤凰灵气的领悟,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学会了凤家流传数千年的三大秘技。

    在徐清凡不断感悟着凤凰灵气运用的同时,徐清凡体内的那些凤凰灵气也不知不觉的随着他的感悟而不断运行着,不断焚烧着体内的毒素,同时根据这些感悟,凤凰灵气也不断的在改造着凤清天的身体。经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凤凰灵火竟然在徐清凡不知觉中将体内的剧毒祛除的一干二净!!

    当徐清凡的身体复原如初后,一直沉溺在凤清天神识中并不断吸收着凤清天对凤凰灵气的感悟的徐清凡猛然惊醒,从凤清天的神识中快脱离了出来,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内。而凤清天也因为徐清凡神识的突然脱离,神识震动之下也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两人清醒了之后,不自觉的尝试了一下对凤凰灵气的新运用,却现凤凰灵火对两人身体的改造程度竟然是如此之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此时地身躯在某些方面已经有了上古神兽凤凰地特性,以至于两人在运转凤凰灵气时,竟然产生了如此意想不到的异变。

    而两人均是聪慧之人,在清醒之后,回想刚才的诸般情景,也就马上了解了刚才在自己身上所生事情的始末。

    之前得徐清凡的梧桐枝之助。凤清天虽然身受重伤,却不仅没有死于寰岛之上,体内的凤凰灵气更是大增,并在涅磐中对凤凰灵气地领悟大大加深。但也因为如此,梧桐枝内的凤凰灵气消耗极多,让徐清凡原本计划的借用梧桐枝之力突破结丹期的希望大大减弱。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凤清天会说他欠徐清凡的。

    但世间之事一钓一啄似成定数,天道运转之下因果循环。仅仅数天之后。徐清凡就无意间侵入凤清天的神识。不仅轻易的获得了凤清天多年来对凤凰灵气地领悟,学会了凤家密传地三大绝技,更是通过这些领悟救了自己的性命。

    而引起这一切的原因,正是因为数天前他用梧桐枝之力救了凤清天。再加上因为徐清凡神识的猛然退出,打断了凤清天对凤凰灵气的继续领悟,可以说是断了凤清天的机缘,所以凤清天才会说他欠徐清凡的都已经还清了。

    只是凤清天一向为自己是凤家的传人而骄傲,虽然明知道徐清凡学得凤家的绝学是无意之中而为之,而且自己欠徐清凡地也是良多。但心中却仍然感到不是很舒服,以至于和徐清凡说话时态度甚是冷漠。而徐清凡自然明白原因,所以保证这些绝学绝不外传,凤清天的态度才缓和了一些。

    只是这些事情所的经过和始末只有两人能理解,所以本来就对刚才徐清凡和凤清天身上所生的异变感到疑惑不解的众人。在听到两人地对话后更是疑惑不已。但知道此时不是解惑询问地时候,所以只是强压下心中的不解。只是在心中暗自猜测。

    就在众人疑惑不已并不断暗自猜测地时候,白清福突然开口了。

    “徐清凡,凤清天,好久不见。”

    在看到徐清凡和凤清天所生的异变后,白清福经过短暂的惊疑,也很快的就恢复了过来,轻声说道:“我本来以为可以不用亲手杀死你们的,却没想到你们竟然在这个时候清醒了,难道这真的就是宿命?”

    徐清凡听到白清福的话后,疑惑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七个一模一样的蛇人,然后向李宇寒投去询问的眼神。

    金清寒和盛宇山两人冷漠而少言,吕清尚却喜欢在描述之时多加夸张之言,所以在这个时候徐清凡更倾向于让李宇寒对自己解释事情的经过。

    看到徐清凡询问的眼神,李宇寒缓缓的退到徐清凡的身边,将徐清凡打坐之后所生的事情向徐清凡和凤清天两人简洁的解释了一遍,犹豫了一下后,李宇寒又将白清福那些梦呓般的自语向两人重复了一遍。

    听到李宇寒的讲述,徐清凡和凤清天忍不住一阵心惊,没想到昔日的同门和战友竟然都是潜伏在自己身边的毒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露出獠牙咬上自己一口,而直到这时,徐清凡才现化为人形的王清俊。因为衣着不同,脸上又布满了血迹,身上的气势更是大变,以至于徐清凡刚才竟然没有现。

    而徐清凡也直到这时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一直觉得白清福和王清俊身上总有某种相似的感觉,而南宫清山出现后也觉得他在某些地方让自己似曾相识,在刚看到三名蛇卫现身后依然有这种感觉,却原来他们都是张虚圣安排在九华的棋子,身体也受到过张虚圣的改造,是张虚圣的“四方蛇卫”之三。

    看了一眼已经化为人形的王清俊之后,徐清凡就将眼神转到白清福身上,心中情感满是复杂。他突然现自己在九华的记忆当中,白清福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如果让徐清凡说在九华山有谁堪称是他的朋友的话,那么除了金清寒,就是白清福了。而且相比较于金清寒的沉默少语,和白清福交谈时更有一种轻松之感。

    但徐清凡却没有想到。白清福竟然是张虚圣在九华山所布下地一枚棋子。而现在自己更是要与他生死相,却无从选择。

    看着模样大变地白清福,徐清凡微微张了张口,刚想要质问谴责些什么,却又再次合上。因为他觉得白清福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自从白清福被张虚圣改造成为蛇卫之后。白清福就已经注定会成为九华的敌人了,白清福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他自己的选择。

    所以此时白清福的做法对他自己而言并没有任何错误,有错地是张虚圣,或是无形的命运。

    而看到徐清凡向自己注视而来的复杂眼神,在某一瞬间,白清福的眼中似乎也闪过一丝无奈与叹息,但很快却又迅的被冷漠所覆盖。沉默了一下后又接着缓缓的说道:“我遵守我的诺言。不让你们中任何一个人糊里糊涂地死去,现在想来你们对事情地经过都已经了解了,我们之间,是不是也应该有所了结了?”说着,白清福身上泛起了浓重的血光,气势大涨。

    “哎呀,我突然也手痒了,七号,把你的对手分给我几个吧。这样一来也能快点解决这里的事情,好早些回到主人那里复命。”

    浑身泛着雾气的三十三号突然闪身至白清福的身边,淡淡的说道。却是他看到徐清凡和凤清天出场时气势颇盛,怕以寡敌众之下白清福会出现意外,所以也顾不得心中的骄傲。主动提出要和白清福联手对敌。

    白清福看了看身边的三十三号。知道自己无法劝服,只能微微点头同意。

    微微叹息一声。徐清凡迈步向前走去,想和金清寒等人一起对付白清福。

    既然敌对地命运已经不可避免,那么无论心中有多么的不愿,徐清凡也只能面对。

    但徐清凡身体才刚刚一动,就凤清天伸手拦了下来,疑惑的看去,却听凤清天冷冷的说道:“你虽然祛除了体内的剧毒,但灵气却更加亏空。而且刚才你用凤凰灵火烧掉了体内地剧毒时,操作不熟之下让身体也受到了许多损伤,所以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这几个蛇人我来帮你解决。”

    听到凤清天地话,徐清凡沉默了一下,虽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但最终却还是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既然白清福出手了,金师弟出手了,你也出手了,大家都出手了,我又怎么能独安后方?就像白清福说的,我们是被命运所安排的敌人。而你我都是应运之人,在这个时候,只有我一个人错过。”

    说着,徐清凡拨开凤清天阻拦的手,安静的走到了金清寒的身边,拍了拍金清寒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

    “命运的安排吗?”

    凤清天默默的看了徐清凡背影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似乎在讥讽徐清凡的固执,又似乎在讥讽命运的无常和薄情,但却也没有再做阻拦,而是和李宇寒一起走到了吕清尚的身边,凝重的看着眼前的白清福和三十三号这两名蛇人。

    面对这两名气息诡异的蛇人,即使是他合众人之力,也不敢保证必胜。

    双方站定后,气势开始渐渐强盛,之间的气氛更显凝重紧张,预示着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天空中,当看到凤清天和徐清凡在异变后纷纷清醒时,九华一众长老均是面露喜色,毕竟凤清天身为九华年青一代的第一高手,而徐清凡也是年青一代的佼佼,有他们两人的加入,自己这方的胜算要大上不少。

    但当他们看到三十三号站到白清福的身边时,神情又重新紧张了起来。两名蛇卫相联手,胜负形势就又变得莫测了起来。

    “唉

    就在这一片紧张当中,张虚圣却突然叹息一声,打破了眼前这一片凝重的安静。也将场上众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身上来。

    李虚汉眼中闪过一丝警惕,凝声问道:“师弟为何叹息?”

    张虚圣看着脚下的徐清凡等人,悠悠的说道:“这些年九华虽说是落没了,但有这些小家伙,复兴之日指日可待。由他们和我的蛇卫之间的比试,我真的很想观看一番。可惜了。”

    “可惜什么?”李虚汉皱眉问道。

    张虚圣微微一笑,缓缓的说道:“可惜时间到了。”

    李虚汉眉头一皱,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暗中戒备了起来,问道:“什么时间到了。”

    张虚圣转头看向李虚汉,淡淡的说道:“其他五大圣地的人马上就要来九华了,我不想让他们现我的存在。而且我准备的东西也差不多了,所以说时间到了。”

    说到这里,张虚圣再次叹息一声,缓缓的说道:“师兄,谢谢你多年来的照顾。现在,你安息吧。”

    随着张虚圣声音的落下,异变突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