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章 .开始.

仙道求索 第一章 .开始.

    那名九华长老宣布了前山传来的命令后,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毫不停留,再次化为一道红色霞光,快的向着前山飞去,转瞬间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躬身送走这位九华长老后,徐清凡看到盛宇山和李宇寒两人脸上担忧的神色后,以为两人是担心张华凌会找他们这两个周华海的嫡系传人算帐,所以忙安慰道:“两位师侄不用担心,我想掌门师叔不会那么没有气量的。更何况之前我们在被困九极阵中时,两位师侄也已经表明了态度。所以就算周师叔叛乱,掌门师叔绝对不会对你们如何的,想来这次叫你们去,是奖赏也说不定。”

    金清寒也跟着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似乎经过这次九华之乱,他对于李宇寒和盛宇山两人已经略有认同,否则以他的性格,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多做表态的。

    李宇寒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徐师叔,你知道之前在九极阵中,我和盛师弟为什么会在自己的师祖占有绝对的优势之下,却还依然站在掌门师伯祖这方吗?”

    徐清凡微微一愣,这才想到之前在“九极阵”中李宇寒和盛宇山两人的表态甚是奇怪。按理说,在众人被困“九极阵”之时,周华海可谓是占尽了优势,而他们又是周华海的嫡系传人,所以于情于理两人都应该投向周华海才对,但事实却正好相反,无论是李宇寒还是盛宇山,都是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张华凌这一方,显得甚是奇怪。

    想到这里,徐清凡和金清寒都向李宇寒和盛宇山两人投去了询问的眼神。

    却听李宇寒缓缓的解释道:“我和盛师弟原本只是两个相依为命到处流浪的孤儿,受遍了世间的苦痛和白眼,在临饿死之际遇到了外出云游的掌门师伯祖,是他救了我们。看我们资质不错。又将我们带入了九华山。只是因为掌门师伯祖从来不收弟子,所以就将我们两人送给了师祖,而师祖却又将我两人送给了师傅。”

    顿了顿后,李宇寒继续说道:“在我们修为小有所成后,又是掌门师伯祖安排我们成为宇字辈弟子中的长弟子,以此来带领所有的宇字辈弟子。在九华山委以重任,并时常传授我们修仙地心得。师傅性情冷淡,相比较而言,我们反而对掌门师伯祖更亲切一些。”

    随着李宇寒的话,盛宇山也在一旁点头表示同意,同时眼中露出缅怀的神色。

    听到李宇寒的话后,徐清凡在安心的同时,又奇怪的问道:“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还要担心呢?如果掌门师叔和你们有如此关系,那么你们是绝对不会因为周师叔地事情而受到牵连的。”

    李宇寒却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们并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我们的师傅,虽然他生性冷淡,平日里与我们兄弟也是交流甚少,但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们担心他会有什么意外。”

    徐清凡恍然,说道:“想来掌门师叔这次叫你们去,就是说这件事的。在这里担心也不是办法,还是去华凌殿中找掌门师叔问个明白吧。”

    李宇寒点了点头,向徐清凡两人拱手道:“两位师叔,那么我们现在就去吧。”

    徐清凡点了点头,安顿好婷儿之后,和金清寒、李宇寒、盛宇山三人一起向着前山飞去,到了前山后又分开各自去寻找自己的目标,其中徐清凡去九华山顶“百草园”拜会刘华祥刘师叔。而金清寒则到他师傅的洞府中寻找他的师傅,至于李宇寒和盛宇山两人,则是去“华凌殿”寻找掌门张华凌。

    御使着“万里云”向“百草园”飞去的路上,徐清凡一直在想着刘华祥找他地目的。

    据徐清凡所知,刘华祥此人虽然实力极强,但性格孤僻,与九华其他长老多有不和,所以在九华山的影响力却是不大,却不知他又是如何能通过张华凌指使九华长老向他传信呢?而在九华之乱刚刚结束之后,这位性格古怪的刘师叔找自己又是什么目的呢?要知道这位师叔可是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

    刘华祥其实就是九华上一任掌门李虚汉之事。在九华山原本只有掌门张华凌知道,即使经过这次九华之乱,这件事也只是仅限与各派长老知道,所以到现在徐清凡还只是将刘华祥当作一位性格古怪并与自己兴趣相投的师叔而已。

    不过虽然心中疑惑,但听到那位九华长老的传令之后。却也让徐清凡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次九华之乱。门内弟子甚至长老,都是多有死伤。徐清凡就非常害怕刘华祥也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刘华祥可谓是徐清凡在九华山中为数不多地相熟长辈。本来徐清凡就打算在将自己的事情处理完后,就去探视刘华祥和萧华哲的。

    “万里云”度极快,没过多久,徐清凡就飞到了九华山顶处。

    无论九华前山曾生过怎样的异变,或房屋风景尽毁,或弟子长老死伤无数,但九华山顶却依旧白雪凯凯,冰风吹拂,似乎正低头冷冷的看着自己身体上的沧桑巨变。

    沧海可变桑田,山脉可成低谷。或,对这座九华山来说,九华派乃至于整个修仙界都只是瞬间,只有从天际吹来的夜风,从天上洒落的月华星光,才是真正的永恒。

    当徐清凡御使着“万里云”降落到九华山顶时,刚想叩响“百草园”那破落的木门,刘华祥那苍老地声音却听突然从门内传来。

    “是徐师侄吗?不用敲门了,直接进来吧。”

    清凡恭声答道。

    推开那破旧的木门,徐清凡却现刘华祥正如往常一样正蹲在“百草园”的院落中,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这次刘华祥面前的物什却不是往日地奇花异草。而是一个异常庞大的青茧,越有丈余高,六七尺宽长,泛着幽幽的青光,上面不断传来着强大的灵气波动。瘦小的刘华祥蹲在一旁,却更显这青茧地庞大。

    看到这番景象。徐清凡一下子就愣住了,用手指着请茧,迟疑地问道:“刘师叔,这是……”

    只见刘华祥扭头对着徐清凡笑道:“你是说这个茧吗?你对它应该很熟悉才对,好好感应一下它的灵气波动。”

    看到刘华祥扭头,徐清凡却猛地吃了一惊,双眼死死的盯着刘华祥的脸庞,惊骇地问道:“刘师叔。您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成如此模样?”

    原来,原本刘华祥虽然暮气沉沉,模样苍老至极,但身上至少还有一分生气,眼中更是时有一丝精芒闪过,模样虽然苍老。却也能让人略略窥出那苍老地身体中所蕴含的磅礴恐怖地力量。

    但此时,刘华祥地模样却从暮气沉沉变成了死气沉沉,原本枯瘦的身形更是变成皮包骨头,眼中没有丝毫光彩,如果不是刚刚才听到刘华祥说话,徐清凡根本就会将眼前之人当成一具干尸。

    所以徐清凡看到刘华祥的模样后才会如此吃惊,甚至忘却了刘华祥身边那奇异的青茧。

    刘华祥注意到徐清凡脸上那担心的神色后,原本暗淡无光的眼中闪过一丝暖色,却不在意的笑着说道:“徐师侄不用担心,只不过在这次九华变乱中受了些内伤而已。过段时间就好了。”

    听到刘华祥地解释,徐清凡心中虽然依然有些担心,但既然刘华祥已经如此说了,徐清凡却也不便多问,只是安顿道:“刘师叔既然你身受内伤,怎么还在这里摆弄物什?还是尽早打坐静养才是。”

    刘华祥却洒然笑道:“哪里用的了这么麻烦,我这人就是越老越静不下心来,打坐对别人来说是享受,对我来来说却是难熬。更何况我都打坐了一辈子了,眼看着都没多长时间可活了。却哪里还要将剩下的这点时间在耗在那无休无止的打坐上?还是抓紧最后的这一点时间做点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比较好。”

    听到刘华祥怎么说,徐清凡心中不详的预感更浓,只是虽然很想再劝些什么,但看刘华祥的神情,却也知道多说无用。只能说道:“但师叔你至少也应该先将自己的内伤治好啊?”

    刘华祥摇了摇头。缓缓的叹息道:“这种伤可不是靠打坐就能治好地。”看到徐清凡担忧的眼神,却又笑着说道:“随着时间推移。在吃些灵丹,慢慢就会痊愈了,哪里用得着那么麻烦。”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心中虽然还是有些不安,却再也无法多说什么,毕竟对于内伤这方面,刘华祥要比他了解的多。

    却听刘华祥又继续说道:“先别说我这个老头子了,你还没按我所说的那样查探这青茧的灵气波动呢。”

    徐清凡微微一愣,却还是闭上了双眼,如刘华祥所说的那样仔细的感受着青茧上传来的灵气波动。

    暴虐,纯良,混杂,精纯,数种完全不同的感觉纷纷传入徐清凡的神识,再加上浓浓地木乙之气和野兽气息,徐清凡仿佛能感觉到一只身高数丈的青色妖兽正对着自己愤怒的嘶吼,威势惊人。

    这种感觉和能量波动徐清凡很熟悉,因为他曾经遇到过两次。一次要比这青茧上传来的波动稍弱三分,是徐清凡回到南荒为自己族人报仇时,搏杀那只碧眼云踢兽时所感觉到的,另一次却要弱小地多,却是他杀了那只碧眼云踢兽后,婷儿地小碧从昏迷中清醒,冲着他冲来撕咬时所感觉到的。

    徐清凡身体一震,睁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青茧,惊声说道:“碧眼云踢兽!!??”

    刘华祥笑着点了点头,看着身边的青茧,眼中闪过一丝缅怀之色,说道:“正是碧眼云踢兽,而且是一只服用了大量灵药后马上就要进化的碧眼云踢兽。要知道碧眼云踢兽在修仙界中本来就是难得一见。进化中的碧眼云踢兽更是可与而不可求,你我这次算是有眼福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这只碧眼云踢兽只要再过一到两天地时间就要完成进化了。”

    徐清凡刚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微微一愣,突然想起了婷儿的那只碧眼云踢兽小碧。这次回到九华山之后就没有见到过,大变因为异变接连,加上婷儿也没有多说什么,所以徐清凡也就忽略了这件事,但看着刘华祥身旁这只突然出现的碧眼云踢兽,再想到突然消失的小碧,徐清凡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刘师叔,碧眼云踢兽在修仙界甚是少见。您这只又是从何处得来?”徐清凡迟疑的问道。

    刘华祥哈哈一笑,看着徐清凡时脸上露出丝似笑非笑地表情,笑着说道:“你不是说过你上次外出时无意中得到了一直小碧眼云踢兽吗?我就是在你去詹台参加新人比试的时候去你洞府中,跟你的那个小婷儿说了一下,就将它抱了出来,又喂了它一些灵药,然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听到刘华祥的解释。虽然心中早有预感,但徐清凡一时间还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那小碧与徐清凡有杀母之仇,徐清凡之前也曾跟刘华祥说过,却没想到刘华祥竟然还是给它喂了灵药助它进化。

    也不知刘华祥给这小碧喂的是什么灵药,此时小碧虽然还没有进化完毕,但青茧上传来的灵气波动已经要比当年它母亲身上的波动还要强大,这样一来,待它完全进化完毕后,看到自己这个杀母仇人,再扑来报仇。虽然现在徐清凡比起之前来实力大增,但恐怕还是要大动一番手脚才能解决。

    想到自己今后每天都要防备着一只成年地碧眼云踢兽的袭击,徐清凡心中就是一阵懊恼,很有一种要化出一朵食人花将眼前这个青茧连带着这个刘师叔一口吞掉的冲动。但冲动仅仅只是冲动,刘华祥是徐清凡的长辈,徐清凡却也不好多说什么,但脸上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丝不满的神色。这个刘师叔虽然对什么事都是毫不在意,但也不能给我乱填麻烦啊。

    徐清凡暗暗的想到。

    人老成精,再老成妖。以刘华祥生活了上千年的阅历哪里能看不出徐清凡心中地不满?但他却也不为意,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抛给了徐清凡一颗碧绿色的珠子,徐清凡下意识的接住,放在眼前一看,却现这个珠子不仅晶莹剔透,内中青气翻腾。更是隐隐的有一种古怪的灵气波动传来。

    “这是……?”徐清凡奇怪的问道。

    刘华祥笑着解释道:“这是那碧眼云踢兽的魂珠。只要你将它戴在身上,这只碧眼云踢兽的生死就全部在你一念之间。而且有了这颗魂珠。那碧眼云踢兽也就会对你产生极大的畏惧感,即使进化之后实力大增,也是绝对不敢找你麻烦的。”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知道以刘华祥地修为手段不会有假,也就放下了心来。只是又想到这碧眼云踢兽长大之后,身高数丈,估计原本就大的出奇的食量又要大增,心中不住又是一阵无奈。但嘴上却还是说道:“是晚辈错怪师叔了,还请师叔见谅。”

    说着,徐清凡冲着刘华祥深深鞠了一躬。

    刘华祥摆了摆手,说道:“什么见谅不见谅的,你不怪我这个老头子太多事就好了。”

    顿了顿之后,刘华祥又说道:“我知道这只碧眼云踢兽对你很是仇恨,而你为了不让他有复仇之力,所以也从来不给它灵药吃,让它迟迟不得进化。但想来你不知道,碧眼云踢兽这种奇兽生性奇特,如果长期得不到灵药的进补,就会委靡致死。我之前曾经也养过一只碧眼云踢兽作为代步灵兽,对我甚是忠心,不过之前却在一场变故中死去了,所以我也不忍心就看着这只碧眼云踢兽就这么死去,而且以碧眼云踢兽的珍奇,就这么死了也是可惜。所以就忍不住将它带到这里来了,希望师侄你能多有理解。”

    听到刘华祥这么说,徐清凡心中恍然,怪不得婷儿会轻易的让刘华祥将小碧带走,恐怕是刘华祥将这番话说给婷儿听了。心中这么想着,但徐清凡还是忙回应道:“师叔做事必然有您的道理。晚辈如何敢怪罪。”

    说着,徐清凡突然想到之前从赵清轩处了解的一些信息,不由奇怪的问道:“刘师叔,据我所知,我九华历史上,只有上任掌门李虚汉李师伯祖曾养过一只碧眼云踢兽,怎么您也曾养过?”

    听到徐清凡地话,刘华祥微微一愣。但马上就笑着说道:“哈哈,那是因为李师伯比较出名,所以大家都关注他罢了,像我这样性格孤僻交友不多的家伙,想来就算是养一只青龙也不会有人注意到。”

    接着,刘华祥却又突然话题一转,问道:“徐师侄。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叫人唤你来这里找我吗?”

    徐清凡微微一愣,才想起来这里地目的,忙说道:“请师叔解惑。”

    刘华祥解释道:“我老了,没几天可活的了,而这九华山顶又是太过荒芜,所以就想找一个小辈陪着,也好稍解寂寞。而九华山跟我相熟并说地到一起去地小辈却只有你一人,又正好你的师傅也在多年前仙逝了,没有师傅在身边教导想来这些年修仙也多有疑惑,也正好可以问我。所以就想让你搬过来和我一起住,顺便我地那些绝活也可以找个传承,你的意思如何?”

    听到刘华祥这么说,徐清凡心中大喜。要知道,有一个结丹期的修士在旁指导,对普通修仙来说作用太大了。

    独自修仙这些年来,徐清凡虽然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进度极快,但心中却着实落下了不少疑惑,只是却向来无人可以向他解答。萧华哲生性严肃,徐清凡不敢多有亲近你。而刘华祥给人的感觉又一向是不屑于修仙的样子,所以徐清凡也很少向他们询问,只是这样子持续下去,徐清凡早晚都会因为意外而走火入魔。

    现在刘华祥竟然主动提出要亲自指导徐清凡修仙,让徐清凡又如何不喜?

    只是转念间。徐清凡却又想到了后山的婷儿。所以刚想要答应,却又变得迟疑了起来。

    刘华祥显然却非常清楚徐清凡地顾虑。笑着说道:“怎么,你在担心婷儿吗?我正想说这件事呢,你可以把她也接到这百草园来,我对她身体的异变也很感兴趣,这样一来我也可以顺便指导一下她。这丫头曾经被魔珠认主过,心性冷漠,所以就必须要从小就教导她一些道理,否则今后难免会误入魔道。”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终于放下心来,冲着刘华祥躬身一礼,恭声说道:“多谢师叔。”

    刘华祥哈哈一笑,说道:“什么谢不谢的,你我不过是互助罢了。那么现在时候也不早了,你快点回去收拾休息吧,明天也早点搬来。”

    “是。”

    向刘华祥拜别之后,徐清凡就御使着“万里云”,向着九华后山自己的洞府中快飞去。

    看着徐清凡渐渐消失的身影,刘华祥脸上的笑意也快隐去。

    其实在九华山年青一代弟子中,资质胜于徐清凡的不知凡几,刘华祥之所以会让徐清凡陪他,并决定亲手教导徐清凡,也是有他自己地想法的。

    先,刘华祥对八百年前张虚圣留在九华山的那些邪法的笔记心得了解甚深,并结合他的了解对那些心得做了其他方面的展衍生,比如说“凝血*”和“灭魂之术”,都是张虚圣也不会的奇功异法。这些功法中很有一些是可以改善徐清凡的资质的。刘华祥相信,只要徐清凡能改善资质,以他的聪慧,潜力绝对不会比凤清天、金清寒差。到时九华山绝对会再添一名高手。

    其次,却也是刘华祥知道自己经过这场异变,已经命不久矣,却又不想让他这些年来研究地那些道法失传,所以就像找个传人将它们传承下去。只是这些道法中有一些修炼方法太过残忍,如果随便找人传授。未免会有一些有心人为了增加修为而无所顾忌的祸害苍生。而九华山中,唯有徐清凡无论在心性还是为人上面都符合他的心意,而且经过这些年的观察,他也知道徐清凡绝不会用那些道法害人,所以才会选择徐清凡当作自己地传人。

    而最重要的是,身为一名已经守护了九华山上年前的一代宗师。刘华祥已经开始为九华山的未来考虑了。

    张华凌此次为了平息周华海之乱,以消耗自己寿元为代价来施展“代天术”击败了周华海。虽然现在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妥,但刘华祥却知道自己这名弟子恐怕无论是实力还是寿元都是大大的降低了,而九华掌门这个位置,恐怕也做不久远了。

    虽然即使某一天张华凌不在了,九华山也依然有一些“华”字辈的长老存在,但在刘华祥看来,这些长老或实力尚可。却没有一个有那种能力可以管理一个门派。所以也就断绝了让其他长老来继任九华掌门地想法。

    而在“清”字辈弟子中,杰出无非是徐清凡、金清寒、凤清天、吕清尚四人而已。其中金清寒的性格锋芒毕露,不适合带领现在这个实力大损的九华山,而凤清天性格孤傲,更是不适合当掌门。吕清尚则更适合当一名辅导,而不是一名掌控。“宇”字辈弟子中的李宇寒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年级轻轻就能力甚强。在很多方面比徐清凡更加适合当掌门。但却名声不显,威望不足。而且刘华祥也很难想象让一名“宇”字辈弟子去带领一群“清”字辈弟子和十余名“华”字辈长老。

    想来想去,却也只有徐清凡最为适合,而且徐清凡地性格与他和张华凌也非常相似,如果将九华交给徐清凡,刘华祥也可以放心自己和张华凌这些年在九华施展地政策可以继续实施下去。而且在寰岛的经历证明,徐清凡地确有着不错的领导能力。

    而在刘华祥看来,徐清凡虽然有领导能力,但缺点却也显著,尤其是性格偏软。行事间多有寡断优柔之处,对人性的认识也多有幼稚之处,心中还抱着许多天真的想法。但刘华祥相信,经过自己的教导,一定可以将他的这些缺点给改正的。

    “徐清凡,希望你能经过我今后地考验,能变成我希望的样子,否则,我也只好另寻他法了。而你到底是成为一派掌门,还仅仅只是一名高手。也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当徐清凡的身影消失在刘华祥的视野中时,刘华祥微微叹息了一声,眼神变得极为悠远,在心底暗暗的想道。

    可是,刘华祥虽然是一个心智高绝的宗师。却又真能预料并安排一个人今后的路途吗?世事多变。任何一个结果,其实都是无数巧合的组成。徐清凡将来到底会走向何妨。却又哪里是他可以安排的?

    ps:额,写完这章后,突然现昨天有好多催更票,大概有20张左右吧。说来惭愧,有很长一段时间虫子都没有这么多催更票了。但恐怖地是,这些催更票大部分都是12000字的,既然大家投了,那么虫子也不能让大家白投,这是第一更,虫子马上再更新一个大章节,两章加起来字数至少12000字。只是可能第二更时间会有点晚,但一定在12点前。早睡的朋友可以留在明天早上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