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章 .思绪.

仙道求索 第六章 .思绪.

    有一件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事情,而你却知道这件事情你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这个时候,你会失望吗?更或,你会绝望吗?

    会的。任何人都会的。

    但这却并不是最绝望的。

    最绝望的是,这件事情本来你没有希望,但某一天,希望的光明突然出现在你眼前,却只是一闪即逝,而你却完全无法抓住。

    那时,你会是什么心情?

    深深的绝望?还是绝望到连绝望都无法感觉?

    徐清凡现在就是如此。

    夜光清凉,九华山顶处更是一片冰雪世界,而徐清凡却觉得,此时他的心情要比这所有的一切加起来都还要冰冷。

    比冰雪还要寒冷,并暗夜还要深沉。

    只见原本刚刚浮现在徐清凡脸上的惊喜在一瞬间突然凝滞了下来,良久之后才强笑道:“是吗?原来如此。”

    接下来却再无言语。

    但这只是表面的平静,在徐清凡的心底,却是翻腾不已。

    “这难道就是命吗?”徐清凡不由暗暗想到。

    虽然并不是宿命论,但徐清凡在此时也依然不由的开始埋怨起命运的不公来。

    看到徐清凡脸上那深深失落,婷儿轻轻的走到了徐清凡身边,如上次般牵住徐清凡的手,似乎想要用她手心的暖意缓来解徐清凡心中的失落。

    而刘华祥在沉吟了片刻之后,却说道:“但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办法。”

    徐清凡猛地抬起头来,患得患失的感觉布满了他的心头。迟疑了的问道:“刘师叔,你是说这种秘法对我还有效吗?”

    刘华祥似乎这时才现了徐清凡的失落,却没有宽慰,只是说道:“当然可以。这个秘法说到底只不过是用各种手段改变修仙身体罢了,而你现在的情况,也不过是需要多改变一些罢了。”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后,徐清凡才终于安心。只觉得刚才虽然不过是几句谈话,但其中的大起大落,丝毫不亚于之前他十多天内地波则经历。

    经过这番波则后,徐清凡反而不再像刚开始那么惊喜,心情反而变得平静了下来。

    而静下心来后,徐清凡却突然又感觉到刘华祥刚才的话中有些地方不对。

    人的身体是经历了数万万年后才终于进化稳定下来的。哪里是可以说改变就能改变的?而且徐清凡熟知修仙界的历史和大多数功法,却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些秘法可以改善修仙资质地。

    比如说药王谷,就是一直想要用丹药之力改善修仙身体,但集一派之力经过了数千年的研究却依然一无所得。想到这里,徐清凡不由沉声问道:“刘师叔,您所说的这种秘法可靠吗?或说,之前可有成功的先例?如果要施展这种秘法改善自己的资质的话,又是否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刘华祥看着徐清凡那冷静的表情。丝毫不为徐清凡的置疑而生气,反而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才缓声说道:“这种秘法很可靠,据我所知已经有过很多成功的先例了,虽然需要付出代价,但如果你狠下心来,却完全可以接受。”

    徐清凡微微一愣。又问道:“不知这种秘法却是哪位前辈所创?而且既然如此玄妙,又有过很多成功的先例?那为何晚辈却从未听人说过?而您所说的完全可以接受的代价,却又是什么?”

    听到徐清凡接连的问题,刘华祥似乎陷入了久远的思绪中,良久之后才说道:“这是一个修仙界数万年来少有地天才所创的秘法,只是那位天才的性格却太过偏激,最终走上了邪道,不仅用这种秘法改造他自己的身体,更是用这种秘法将他的手下全部改造了。因为作恶甚多,所以行事一向隐秘。以至于他的事修仙界少有人知。”

    刘华祥所说之人。正是他的师弟张虚圣,只是刘华祥说话时的语气极为飘远,让徐清凡误以为是某位数千乃至于上万年前的前辈,再加上徐清凡此时所关注的更多地则是这项秘法的本身,所以就并没有往张虚圣这方面想。

    而刘华祥顿了顿后,继续说道:“至于我所说的代价,却是这种秘法的危险性极大。一不小心就会功力全失,或魂飞魄散,而且我得到的秘法更是不完善,虽然这些年来我已经尽力去修补了。可惜我远没有创造这项秘法之人那么聪慧,而且因为我去掉了这项功法之中一些极为残忍的部分,所以危险性又是大增。”

    顿了顿后,刘华祥又皱眉说道:“而且虽然我已经去掉了一些残忍部分,但要对你施展这项秘法。却也需要大量的冤魂和精血。也是难办。”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面色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沉吟了一下后,缓缓的问道:“请问师叔,如果要对晚辈施展这项秘法,成功的可能性又有多大?”

    刘华祥思考了一会后,沉声说道:“三成。”

    接着,刘华祥又补充道:“这也是我为什么会说你身体这番异变有好有坏了,你地身体生异变之后,我要向你施展这个秘法就要麻烦许多,需要的时间也是大大延长。而且因为你的身体已经变得和普通人大不一样了,所以施展秘法时不确定性也大大的增加了。本来只有五成的安全性,现在更是只剩下了三成。但好处就是,正是因为你身体地异变,省去了这项秘法中最为关键地一步,就是增强身体的活力,而如果要做到这一点,却需要非常多地人类冤魂和精血。我本来就一直在为从哪里找如此多的冤魂和精血在愁。”

    说完之后,刘华祥盯着徐清凡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把能告诉你的全部都告诉你了,现在是否要我对你施展这种异变,全凭你自己决定。我绝不干涉。”

    说着,刘华祥紧紧地盯着徐清凡的眼睛,似乎不想放过徐清凡一丝的神色变化。

    对于刘华祥来说,此时徐清凡会做什么样决定,对他也非常重要。因为从徐清凡的决定中,他能更加深刻的了解徐清凡的性格。只有这样。他才能决定如何改造徐清凡地性格,对他来说,改造徐清凡的性格远比改造徐清凡的资质要重要的多。

    从某些程度上,刘华祥已经将徐清凡当成九华未来的掌门接班人看待了。

    而与此同时,徐清凡的心中也是在犹豫不绝着。

    只有不足三成的成功率吗?

    徐清凡知道以他的资质,如果用正常地方法修炼的话,那么恐怕永远也没有机会踏入结丹之境,更不要说是寻找长生之道了。

    再想到之前九华异变时他拼死拼活却不能决定自己命运时心中的无力感以及曾经的伙伴此时已经纷纷进入“九极洞”中修炼。并会在不久的将来接受各位九华长老的灌顶,闭关结束后一定会功力大进,而自己却要被远远的落下,徐清凡就有一种马上答应刘华祥,接受他地秘法改造的冲动。

    但再想到那只有不到三成的成功率,徐清凡却又退缩了。

    不足三成的成功率,那也就意味着徐清凡接受这项秘法改造时。如果失败的话那是理所当然的,而如果成功却只能算是幸运。

    这种退缩并不是说徐清凡心中要变强的决心不够,或说是没有丝毫的血性,而是对书生性格的徐清凡来说,很难让他放心的将自己地生死未来托付给所谓的幸运。

    在时,有时候徐清凡也会想,历史上那些冒险成功的所谓成功,从某方面来说难道不是一个从不思考后果的莽夫吗?只不过是一个比较幸运的莽夫罢了。

    十次百次的冒险,成功了其中的一次两次,然后就被史学家们大肆宣传。结果就造成了很多人对冒险成功做法的大加推崇。而选择稳妥做法的人,却又被指责为保守和优柔寡断。

    但对徐清凡来说,相比较没有丝毫把握就去碰运气这种做法,他更倾向于一步一步的稳扎稳打,这样做虽然见效较慢,却更加安稳,虽然看似缺乏果决,但无论对自己还是对旁人,都更加负责任。

    徐清凡也会冒险,也会将自己地命运托付给自己的运气。但那只是在所有的方法都无用后才会施展的不得以而为之的手段罢了。

    看着徐清凡神色不停变换,由果决到犹豫,由犹豫到沉思,再从沉思到坚定,刘华祥却也不打扰。只是默默地等待着徐清凡地回答。

    静静的思考良久之后。徐清凡终于抬起头来,对着刘华祥说道:“刘师叔。晚辈有决定了。”

    “什么决定?”刘华祥问道。

    徐清凡沉声说道:“晚辈会接受师叔对晚辈施展秘法,但并不是现在。”

    “哦?怎么说?”刘华祥好奇地问道。

    徐清凡一边组织着语言,一边缓缓的说道:“说实话,这个能改变修仙资质的秘法,对资质低下的晚辈很有吸引力。但却只有不到三成的成功率,却实在是太低了,晚辈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付给幸运,至少现在还没到最后的时候。”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要最后的时刻才接受我的秘法改造吗?”

    徐清凡却摇了摇头,说道:“师叔您刚才说过,在施展这项秘法时,保持身体的活力是极为重要的部分,如果到最后的时候,那时晚辈已经垂垂老矣,身体活力大为降低,那时在施展秘法成功的希望反而更低。”

    刘华祥晓有兴趣的问道:“那你计划什么时候接受我的秘法改造?”

    徐清凡沉声解释道:“以晚辈现在的情况来看,虽然结丹的希望渺茫,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师叔您曾给过我一根梧桐枝,里面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气。如果晚辈用化灵决与它合二为一的话,那么也有约三分的可能性结丹成功。”

    “那如果失败呢?”刘华祥却问道。“三成的可能性,也是很低啊。”

    “如果那时会失败,那晚辈就会请求前辈您用您获得地那种秘法改造晚辈的身体。”徐清凡坚定的说道。

    刘华祥却皱眉说道;“但有一点你考虑到没有?如果你利用化灵决与梧桐枝合体,身体里的凤凰特性只会更加明显,到时你再接受这项秘法的改造。成功的可能性只能更低,恐怕只有两成左右。”

    徐清凡微笑地反问道:“刘师叔,既然是最后时刻的冒险,那么不足三成的成功率和两成的成功率,又有什么区别呢?”

    听到徐清凡的话,刘华祥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或对其他人来说,徐清凡这种选择少了三分胆色,但对刘华祥来说,他却更欣赏徐清凡这种稳重的做法,尤其是他此时心中已经有了今后将九华山交付给徐清凡的想法,而对实力大减的九华山来说,一个性格激进地掌门是绝对要不得的,那只会将九华山更快的带入毁灭的深渊。

    心中虽然这么想着。但刘华祥脸上却不见丝毫波动,只是不动神色的点了点头,说道:“我说过,要怎么做你应该自己决定,既然你这么决定了,那么就按你说的办吧。”

    徐清凡对着刘华祥深鞠一躬,恭声说道:“多谢师叔成全。一旦晚辈与梧桐枝融合后却依然无法踏入结丹期,那么就有劳师叔您了。”

    刘华祥却摆手笑道:“什么有劳无劳的,如果能助你踏入结丹期,那么对我九华也是一件喜事。等你结丹成功后,多留心帮我找一些奇花异草地种子就好了。”

    徐清凡含笑道:“这是自然。”

    说完之后,徐清凡和刘华祥不由的相视一笑。

    突然,徐清凡看到正乖巧的牵着他的手的婷儿,想起婷儿身上的异常,于是向传音刘华祥传音问道:“刘师叔,这个月来您一直在教导婷儿。可对婷儿身体的异常有什么现?”

    听到徐清凡的问题,刘华祥也是眉头紧皱,回音道:“那魔祖不愧是世间第一等的人物,他所祭炼的魔珠竟然玄妙到如此地地步,现在婷儿虽然已经不再是魔珠的主人,但身体却还是如此神秘。”

    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顿了顿后刘华祥继续说道:“现在婷儿体内遍布着魔气,而这些魔气仿佛有灵性般,不断的吸收着婷儿身周的天地灵气来壮大着自己,也就是说。就算婷儿不修仙,她也会因为体内力量的壮大慢慢的成为修士,但却不是修仙,而是修魔。而现在你教婷儿修仙,婷儿体内除了魔气之外还有五行灵气。身份反而不好定义了。”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心中不由一惊,没想到婷儿体内的情况竟然如此复杂。于是又问道:“刘师叔。以您的道行手段竟然也无法祛除掉婷儿体内的魔气吗?”

    刘华祥摇头道:“这魔珠对婷儿的改造甚是彻底,魔气已经深入婷儿地骨肉甚至魂魄,哪里会那么容易祛除?一有不好反而会重伤到婷儿。之前我也曾往婷儿体内输入过一丝灵气进行探测,但很快就被婷儿体内的魔气所腐蚀掉。而如果加大往婷儿体内输入的探测灵气的话,却又怕伤到婷儿的身体,所以一直没有进展。”

    徐清凡问道:“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刘华祥沉默了一下后说道:“有一个不是办法地办法。”

    徐清凡忙问道:“什么办法?”

    刘华祥苦笑道:“那就是等婷儿修仙有成后,至少要达到金丹期,然后凭借了天地灵气对她身体地改造和她体内浑厚的灵气,靠她自己将体内地魔气驱除出身体。”

    听到刘华祥如此说,徐清凡不由的叹息了一声,心中苦笑不已,终于知道为什么刘华祥会说这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了。

    以婷儿现在身体的异常,等她修炼到结丹期的时候还不知道又会生什么异变呢。到时候,想必她的情况只会更加复杂。更何况刘华祥地这个方法也仅仅只是猜测,是否真的有用也只是五五之数。

    而与此同时,婷儿却奇怪的看向徐清凡。似乎是不明白徐清凡和刘华祥为什么会突然沉默不语,而徐清凡在沉默良久后又为什么会突然出叹息声。

    注意到婷儿投来的疑惑眼神,徐清凡压下心中的担忧情绪,轻轻的拍了拍婷儿地脑袋,柔声说道:“婷儿,夜深了。你不要一味的修炼,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劳逸结合,这样修仙的效果反而会更好。”

    婷儿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用眼神向徐清凡和刘华祥道别后,就默默的向着她的房间走去。

    而本来只是一直静静的趴在婷儿身后的小碧,看到婷儿离开后,也忙跟在婷儿地身后快离去,似乎根本不敢在徐清凡的身边呆上一秒。看到小碧那诚惶诚恐的模样,让徐清凡都有些觉得自己是天阶妖兽吞噬兽了。

    相比较刘华祥安排给徐清凡的住所,婷儿的房间显然条件要好上许多。只是却要比徐清凡的房间小上一些,却不知小碧跟去干什么,以它现在的体型,那个小草屋可是远远装不下他地身体。

    但显然小碧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婷儿进入草屋中后。它也很自觉的趴在婷儿房间的窗前,看它身下的一大堆枯草,显然早有准备,似乎那里就是它的卧铺。

    刘华祥也点头说道:“我也回屋了,仔细考虑一下那个秘法,也会还有哪些地方可以改进也说不定。”

    说着,刘华祥也不跟徐清凡道别,颤巍巍的向着他的房间走去,苍老瘦小的身形仿佛随时都会将他给吹走般。

    看着刘华祥那仿佛带着夕阳余辉的背影,徐清凡又是叹息一声。抬头看天,却现乌云遮越,轻轻的摇了摇头,也信步向着他地房间走去。

    当众人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九华山顶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只剩下寒风的呼啸声,单调而又空洞。徐清凡回到自己的房间后,盘膝坐在床上,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打坐,结丹的希望、不到三成的成功率。婷儿身体的异常,乃至于刘华祥那苍老的背影,都环绕在他心头挥散不去。

    就这样,徐清凡就这么保持着打坐着姿势,在草床上整整坐了一晚。心中思虑万千。

    虽然徐清凡已经定下了先与梧桐枝融合。如果无法结丹就接受刘华祥秘法改造的方案,但当第二天天亮之后。徐清凡却并没有马上闭关与梧桐枝融合。

    正如徐清凡教育婷儿所言,修仙一事要劳逸结合,此时徐清凡刚闭关疗伤完毕,如果再强行继续闭关,心思浮动下效果反而不好。

    所以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徐清凡不是品读他带到“百草园”来地那些书籍,就是教导婷儿修仙,又或是与刘华祥谈论世间的奇花异草,除了每日惯例的打坐冥思外,却没有再做任何与修仙相关的事情,行事间甚是悠然。

    而刘华祥却也如徐清凡一般的想法,虽然看徐清凡迟迟没有闭关,却也不催促,他相信这些事情徐清凡可以自己掌握。

    就这么悠然间,一个月时间转瞬即过,而徐清凡也已经将自己地心态调节地平和自然。

    而徐清凡闭关与尝试与梧桐枝融合的时间,也马上就要到了。

    ps:病还没有完全恢复,昨天晚上整整咳嗽了一晚上,没有睡好。现在终于任务完成,13000字,没有违背自己地诺言,睡觉去也

    另,帮朋友做个广告:六郎的《都市酒修》,*第一本以酒修为卖点的现代修真小说,全新设定,精彩无限,作建议时不要喝水或进食,以免咳嗽或生爆喷事件损坏电脑屏幕。书号1146189。

    恩,简介蛮吸引人的,忍不住进去看了两章,构思很特别,文笔也好,是棵粮草,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