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章 .出关.

仙道求索 第十章 .出关.

    .

    虽然九华山白的阳光明媚,但却到处都透出一股死气沉沉的味道。

    自从四年前张虚圣来袭,九华山实力大损,无奈宣布无限期封山之后,九华山内就少了往日的那种活跃,在那次浩劫中,虽然九华长老可谓是损失了一半有余,但从绝对数量上来说,受创最重要的却还是九华普通弟子。

    有一个数据可以充分的说明的问题,在之前,九华山除了近四十名功力高强达到了结丹斯的长老,还有近百名各位长老护法的亲传弟子,以及五百余名入室弟子,以及两千名左右的记名弟子。

    在平日里,那些天资横溢的亲传弟子只负责修炼,而他们也是将来最有可能达到结丹斯成为修仙界的高手,是九华山将来的支柱。

    而入室弟子则除了要修仙外,每日还要负责辅助他们的师傅管理九华山的各种事物,他们虽然天资功都不如亲传弟子,他们师傅赐给他们的法器也是普通,但他们的实力却也不弱,达到辟谷期甚至灵寂期的不在少数,事实上,九华山历代都会有入室弟子凭借着自己的勤奋和对修仙的向往,最终成为一代高手。

    而为数最多的记名弟子,则将他们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处理杂物上,喂养灵兽,打扫卫生,服饰长辈,接待来宾,他们资质低下,修习着最低级的功法,手中没有任何的法器,达到辟谷期的寥寥无几。与其说他们是九华弟子,却还不如说是仆役来得恰当,但同时他们却也是九华山不可缺少的部分。正因为他们,九华山地一切才都会显得仅仅有条。之前那恍如仙境的九华山,正是靠他们一手缔造和维持的。

    而经过这次周华海的叛乱以及张虚圣带领着一众妖魔来袭,这些弟子却是实力损伤严重。近百名亲传弟子只剩下不足六十人,五百余名入室却只剩不下到三百,而几乎没有丝毫自保之力的那两千名记名弟子,却是受损最严重的,到现在只剩下八百余人,而且这些存活下来的弟子中,还有很大一部分地体内体外受到了会影响一生的重创,或此生修为也再也无法寸进。

    也正因为如此,虽然经过了近五年的光阴,但这些弟子对年前那场浩劫依然心有余辜,虽然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但心中地阴影却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愈合,那种看着平日里身边的伙伴一个个惨死,恐怖的妖魔来袭自己却无力抵抗的情景,他们心中是如何感想,却不是语言可以表述。

    正因为如此,他们一时间也无心再去管理九华山的杂事,也无心如往日般一样嬉闹游戏,甚至对九华山还有了一丝怨念,以至于那件事虽然已经过了五年的时间,但九华山的面貌却依然如五年前一般处处破落,原本的仙家境界不仅没有恢复丝毫,反而是多了三分受尽灰尘侵扰的模样,原本毁坏的屋舍,也只是草草搭建了几件竹屋木舍了事。

    至于九华山的那些长老和高阶弟子,却或因为在“九极洞”中修炼护法,或是因为在与张虚圣一战后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埋头苦练。或因为“天灵丹”之事而了无生志,竟然无人去管这些低级弟子的懒散行为。

    而九华山此时虽然还有千余名修士,但诺大的九华山粗以看去竟然无一个人影在山间游走,一副冷清至极的模样。

    也正是因为如此,竟然没有任何一名长老或弟子现九华山这五年来的异常。

    不知何时,九华山突然变得潮湿了起来,几处湖泊小溪地水流也大了许多,甚至许多原本干枯的山石缝隙变成了溪流,崦一切变化皆源自九华山顶,仿佛九华山顶处的那些千年积雪竟然不知在何时已经渐渐融化。

    如果有人现这些异变并到九华山顶处查探的话,就会现原本白雪凯凯的九华山顶不知何时已经被一片火红般的光芒所充斥,虽然九华山顶处位于两千余丈的高度,终年寒风呼啸,但此时如身处九华山顶却如身处炎炎夏日。而原先一片雪白晶莹的山顶地面,此时却已经暴露出大片的岩石地表。

    而九华山这些年水分突然变多的原因,正是因为九华山顶温度突然充高下积雪大量融化所致。

    就这样。红芒日复一日,越来越强烈耀眼,而九华山顶的温度也随着积雪的融化而快攀高,终于,在九华封山五年之后,那耀眼的红芒和炽烈的温度突然以极快地度收缩下降,仿佛全被某件物品或某人给全部吸收了一般。

    在九华山顶的某处,一件破落地草屋座落其上,随着九华山顶地红芒和高温快的消散,这处草屋附近的温度和红芒反而愈加的耀眼烈,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清晰的凤鸣声突然从这间草屋中响起,虽然这声凤鸣声,草屋附近的红芒和高温也猛的消散不见。

    良久之后,一阵清晰的叹息声从草屋中修修的传来,声间虽然不大,但却清晰的传遍了整个九华山顶,声音中虽然满是无奈之意,但细听之下,却仿佛能感觉到声音中还带着一丝期待。

    草屋中,叹息之后,徐清凡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道火芒从他眼中快闪过。眼神中失落和期待掺杂。

    之所以神色如此复杂,还要从徐清凡这次闭关的成果说起。

    这次闭关,徐清凡可谓成败参半,成功之处在于,经过这次闭关,借助:“梧桐枝”内的庞大灵气之助,徐清凡体内所积蓄的山精森怪的灵气和青龙蟒的内丹所化地灵气,都已经被徐清凡成功的吸收炼化,而在这些灵气的帮助下,徐清凡也成功的踏入灵寂后期的境界。

    但失败之处却在于。徐清凡虽然功力大增,与“梧桐枝”的契合度也大大增加,但却不仅仅没有达到结丹期的境界,甚至没能与“梧桐枝”合体成功。

    但有失也就有得,经过这次闭关,徐清凡在身体神识与“梧桐枝”的契合度大大增加,徐清凡相信。在下次闭关结束之后,他一定能完全的与“梧桐枝”合体成功。

    更重要的是,因为徐清凡此时地修为已经快要达到了灵寂期极限,所以在下次与”梧桐枝“融合成功后,结丹的可能性也增加了些许。

    想到这里,徐清凡心中原本因为合体失败而产生的些许懊恼顿时消失不见,心中的期待反而更加浓重了一些。

    抖落身上积累的灰尘,从草床上站起身来,徐清凡轻轻的推开草屋的房门,却现自己的草屋正被一个七彩结界所包围着,显然是刘华祥为防止意外而布置的,心中不由得多了一分暖意,对一会与刘华祥和婷儿的见面更加期待了起来,甚至徐清凡都有点怀念小碧冲着自己咆哮的样子。

    “这次闭关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婷儿当初还是一个枯瘦的小丫头,现在却不知长成何般模样了。刘师叔自从张虚圣之乱后就身受重伤,也不知现在身体是否好了一点,又或变得更加苍老?小碧那家伙也不知有没有又在到处捣乱,相比这些年来刘师步牟奇花异草又被它踏坏不少吧?”

    草屋外的这种防御结界设置地手段甚是高,竟然能记录徐清凡的神识波动,也就是说,除了布置这处防御结界的刘华祥和徐清凡本人,其他任何人在这防御结界面前都无法自由出入。

    徐清凡带着期待的心情走出这层结界后,却现整个九华山顶此时已经模样大变,原本积蓄千年积雪已然不见,露出了原本深埋在下风的岩石地表,而刘华祥和婷儿却已经不见。

    心中略微一想,徐清凡就已经想到了原因,九华山顶处的积雪消失不见恐怕是因为他闭关修炼之时,凤凰灵气外放,高温下融化所致,而刘华祥和婷儿还有不碧,想来却是被刘华祥带着下山,为他收集施展秘法所需要地材料去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的心中也愈加温暖,一种有了家的感觉。漫步于九华山顶的脚步也愈加轻缓,上次有这种感觉,却还是他的师兄岳清儒还在世的时候。

    突然,徐清凡地脚步一顿,眼中露出一丝苦笑,却是因为他突然现,九华山顶处,张华凌苦心种植多年地那些奇花异草,竟然不知在何时已经纷纷枯萎,只有一些生命力极为顽强的奇珍异种,还在顽强地或,但看模样也是萎靡。

    想来却是因为徐清凡闭关时,外放的凤凰气所产生的高温,不仅让九华山顶的千年积雪融化,更是抽干了九华山顶处的所有水分,在强温和没有水分滋润下,这些奇花异草纷纷枯萎也不奇怪。

    但想到这是刘华祥一生心血所致,此时却被自己无意中破坏大半徐清凡心中就懊恼不已。

    再想到之前因为小碧在地上打滚而压坏了一些奇花异草时张华凌那气急败坏的模样,徐清凡的俞加的头痛,之前因为小碧的破坏,他身为“罪魁祸的主人的叔叔”已经欠下了刘华祥不计其数的奇花异草种子了,这次“百草圆”内的奇花异草更是被他无意中破坏大半,等刘华祥赶回来时却又不知会是何种表情,奚落懊恼不会少,张口大骂也有可能,让徐清凡去收集无数奇花异草的种子作为还债更是必定。

    这样一来,除非是徐清凡突然领悟了长生之道,否则他欠张华凌的奇花异草种子恐怕是这辈子都很难还清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出后原本轻松的表情霍然不见,嘴解只剩下浓浓的苦笑。

    摇了摇头,徐清凡将这些苦恼抛开,对现在的他来说,尽快与“梧桐枝”融合并踏入结丹期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

    所以徐清凡再没有想这些,反正结丹之后他有大把的时间赔偿刘华祥地奇花异草,而是转身向他的屋中走去。

    因为心境的缘故,所以一个修士是不可能连续闭关的,否则一旦心中出现了烦躁感和无味感,事倍功半是小,甚至很可能会陷入走火入魔的险境。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徐清凡就又回到了原先的悠闲岁月里,或看书品茶,或浏览九华风景,或尽力求助一下那些濒临死亡地奇花异草,除了每天例行的静修打坐,却不再做任何一件与修仙有关的事情。

    一个月后,徐清凡自感自己的心情已经重新变得平和自然,就不再仪,重新回到了他地那间草屋,继续闭关而去,红芒开始重新充斥着整个九华山顶,而九华山顶的温度又再次变得炽热,一切都变了,一切又没变,却只留下慢慢一山顶的枯败花草,随风飘荡。与此同时,离九华山千里之外的一处荒山里,有三道身影突然出现,漫步于山路间,似乎在不停的寻找着什么。

    其中最为庞大的一道身影高约三丈有余,浑身青鳞,獠牙尖角,白足碧眼,正是修仙界中少见的碧眼云踢兽,只是这只原本应该脾气暴烈的碧眼云踢兽,虽然面目狰狞,但神态间却满是温驯之意,却正是婷儿的“乖宠”小碧,此时正一步一趋的跟在另外两道身影之后。

    只是不知这些年刘华祥和婷儿两人又喂给了小碧多少灵草,比起之前。此时地小碧虽然身形只是略大了三分,但气势之威猛却远胜与从前。

    另外一道显瘦弱的人类身影,近看之下却是一个美妙少女,面容静美,虽然尚未完全长成,但已经有了倾国倾城之姿,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鞭蕖出渌波,恍若天女仙人。

    只是让人惋惜的是,这个少女的脸上却遍布着无数黑色火焰图案,在她洁白娇嫩的肌肤蚋撤下却更显诡异,而且虽然如此美丽,但少女的眼中却满是冷漠,似乎对世间万物都不感兴趣般,只是这些黑色火焰图案和那冷漠神态,虽然让这少女少了一分自然柔,却更多了三分奇异地惊艳与魅惑。

    这个少女正是婷儿,想徐清凡刚养她时,她还仅仅只是一个不到十二岁的瘦弱小女孩,但经过七年的成长,婷儿现在却已经成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十八岁少女,尤其是最近五年来,婷儿身材生长极快,恐怕就算是现在被徐清凡看到,徐清凡也不敢确信眼前这位美妙少女就他的侄女婷儿吧?

    只是虽然相貌身材变化极大,婷儿的性格却依旧是沉默少语,处事冷漠,这些年来任由刘华祥想尽办法,却也无法改变丝毫。

    而走在最前方,那名垂垂老矣,似乎马上就会灯尽油枯的枯瘦老,自然正是刘华祥。

    在半年前已经收集到足够地冤魂精血的刘华祥丝毫不知道“冥”组织里的“张”“列”两人已经等等了他整整半年的时间,想要围捕于他。否则如果以他此时的修为,在“列”“张”联手下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是渺茫。

    当然,他更不知道徐清凡已经在无意中将他培养了数百年地奇花异草毁坏无疑,之前他也没有想到徐清凡闭关时动作也会如此之大,否则他一旦知道,不排除已经寿元枯竭地他再次大损寿岁的可能。

    两人一兽在这座荒山中寻觅良久后,刘华祥苍老地脸庞闪过一丝喜色,右手一招,他面前的大地突然裂陷,一颗绿色的石头快的飞以了他的手中。

    只听刘华祥喃喃道:“绿盈石总算收集够一百颗了,而施展秘法所需要的材料也终于准备完毕了。”

    说着,刘华祥转向婷儿,柔声说:“婷儿我们该回九华山了,想必你叔叔此时已经山了吧?也不知道他是否成功了。”

    婷儿听到刘华祥的话,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点了点头,但婷儿那原本沉静无波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似乎也闪过了一丝怀念之色,却不知是怀念徐清凡这个叔叔,还是九华山那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三日之后,刘华祥回到了九华山,看着眼前一片破败的花草,神怀呆滞了起来。

    “徐清凡!!你这个败家小子,你非要气死我不可吗?”

    在此时,原本苍老无比的刘华祥,怒喝时的语气却是那么的中气十足。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