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三章 .争权.

仙道求索 第二十三章 .争权.

    一言出,满堂皆惊。

    “华”字辈的老资格长老,“清”字辈和“宇”字辈的新晋长老,甚至整个九华山的普通弟子,听到张华凌的这句话,纷纷呆滞了起来。

    执事长老?在九华山中地位仅次于掌门、太上护法、护山长老的执事长老?总管九华山一切事物,辅助掌门的执事长老?

    虽然早料到张华凌会对徐清凡另有安排,却也没想到张华凌竟然会将徐清凡安排在如此重要的位置。

    而那些与徐清凡同辈的“清”字辈长老,更是或惊或喜,看着徐清凡的眼神也是惊妒交杂。

    一时间,整个“华凌殿”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徐清凡身上。

    而看到众人的表情,徐清凡才知道,自己会被任命为执事长老的这件事,张华凌竟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但事已至此,徐清凡也不做推辞,只是对着张华凌深鞠一躬,恭声说道:“谢掌门人,弟子一定在今后全心全意为我九华做事,决不辜负掌门和一众长老对弟子的期望。”

    听到徐清凡答应,一些长老脸色一变,就要站起身来反对。

    并不是说这些长老们对徐清凡有什么看法,而是任命执事长老之事毕竟事关重大,尤其是九华山还有执事长老会是下一任掌门的惯例,所以有很多长老都认为如果非要任命徐清凡成为执事长老也无不可,但却要仔细的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毕竟事关九华未来,草率不得。

    但这些长老刚想要反对。却又被一些心思紧密的长老拦了下来,同时这些心思紧密地长老或传音入密,或用眼神向九华山顶方向瞄去。

    这些愈要反对的长老也是一时激动,得到其他人的提示之后也就纷纷反应了过来。

    徐清凡,这二十余年间可是一直在九华山顶处,与“那个人”一起住着的,“那个人”在这些年来亲身教导徐清凡,是不是说徐清凡成为新一任的执事长老,是“那个人”和张华凌一起决定的?

    身为守护九华山数千年的传奇人物,更是九华山现在唯一的大乘期修士。他这么决定应该有他的道理吧?

    不得不说,李虚汉身为九华山的上一任掌门,其威望与众人对他地信任要比张华凌高多了。尤其在二十余年前那场浩劫过后,这种威望和信任更是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本来,金清寒、吕清尚等几名与徐清凡极为相熟的长老,在听到徐清凡将成为九华山新一任执事长老后,心中虽然微有失落,但更多的却还是高兴。在看到有几位长老站起身来将要反对之后,心中也是一紧,就也准备站起身来支持拥护。结果却惊讶的现。这些长老竟然只是微微站起身来之后就再次坐下,并不再做任何反对,似乎对张华凌的决定已经默认。不仅金清寒等人惊讶无比,即使是徐清凡也是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顺利。

    “我什么时候在众长老的心中人缘和形象这么好了?这么大的事竟然。竟然没有一人反对?”徐清凡莫名其妙的想到。

    唯独张华凌对此时的情景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只是在宣布完对徐清凡地任命后,沉默半饷,然后再次说道:“既然没人反对,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说着。张华凌又对徐清凡说道:“徐执事,请你入座。”

    说话间,张华凌将手指向他身边的那个位置上。这个位置离掌门的座位非常靠近,与太上护法的座位一左一右分列在掌门座位地两旁,比之其他长老的座位还要高出一截。

    听惯张华凌称呼自己姓名后,在听张华凌客气的称自己为“徐执事”,徐清凡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片刻之后才晓得是在叫自己。

    虽然心中起伏,但外表上徐清凡却不动声色。显得极为沉稳,只是对着张华凌躬身一礼后,就带着一丝忐忑激动的心情,一步一步的向着他地座位走去,然后缓缓的坐下,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让一些长老也是暗暗点头。

    待徐清凡落座之后。张华凌对着徐清凡和那些新晋长老说道:“现在你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普通弟子了,从此也要参与我九华山的大事决策。希望你们能摆正自己的心态。并时刻谨记自己刚才的誓言。”

    在徐清凡和金清寒等人纷纷应是后,张华凌又对着一众长老说道:“到现在,我九华已经封山二十一年有余,封山后我们的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一大批弟子功力大增,成为新一代的长老。但因为两次开启九极洞,我九华地千年储备也是一空。除去要继续维持九极阵继续运转的灵石和材料之外,资源更是短缺。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九华应该如何渡过。”

    随着张华凌的话声落下,众长老纷纷开始讨论并提出自己的意见。而徐清凡成为九华山高层之后,也马上就开始参与到九华山第一次的长老会议了。

    只是,徐清凡虽然在从某种程度上已经成为了九华山第四号人物,但却并没有得意忘形。在众长老纷纷提出意见地时候,徐清凡只是静静地聆听着,学习着长老们的应对经验,自己却没有出一言。

    在徐清凡成为九华地执事长老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是“清”字辈和“宇”字辈的新晋长老当中地位最高之人了。而寰岛异变、二十余年前张虚圣来袭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徐清凡在年青一代弟子当中更是有着极大的声望,再加上徐清凡不经过“九极洞”就达到了结丹期。又是年青一代弟子中第一个自创神通地,所以不管徐清凡是不是愿意,他已经是九华新一代长老乃至于九华“清”“宇”两代弟子当中当之无愧的领袖了,而这些新晋长老也是不知不觉的唯徐清凡马是瞻,看到徐清凡沉默不语后,这些人虽然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却也如徐清凡一样沉默不语。所以这些谈论最终竟然还是在老一辈长老中进行着。

    最终,张华凌和一众长老讨论的结果不外乎是几点。

    一,接下来的日子里尽力节约灵石丹药的使用,尽量延长封山的时间。以最大程度的错过即将来到的浩劫最恐怖地开始阶段。

    二,那些在浩劫中或在给那些新晋长老灌顶后,死去的九华长老,他们的法器、积蓄也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收入九华山的公库中,以缓解九华山的资源短缺。这些长老每年从九华山领取大量的资源,时不时又外出游历收集,他们的私藏恐怕将是非常的可观。

    三,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九华山无论是哪一阶段地弟子,都应该以修炼为先。尽量增强九华的实力。那些长老们用不上的灵丹法器,均可以赐给那些最有希望的弟子,以最大程度增强九华山地实力。

    四,九华山现在共多了十八名新晋长老。他们之前虽然都有着自己的洞府,但那些洞府无论是规模还是灵气,毕竟与他们长老的地位不符。所以在没收了死去的那些长老的洞府后,应该将这些洞府尽快地分配给新晋长老。

    林林总总十余条,将是九华山接下来的数十年中前进的方向。期间那些资深长老自然也会为了各自的利益而提出了一些有利于他们的意见。但张华凌却毕竟没有老糊涂,一一给予反驳。

    而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徐清凡,还是那些以他马是瞻的新晋长老们,都是沉默不语,即使有一些观点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但看到徐清凡依旧沉默,且又想到自己刚刚成为长老收获已经良多后,就也放弃了反驳。

    在一切讨论结束后。张华凌却看到了徐清凡脸上带着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不由问道:“徐执事,你一直沉默不语,但脸上却变幻不休,可是有什么想法?”

    徐清凡此时却是想到之前在他师傅6华严死后他和他师兄岳清儒的悲惨遭遇,以及之前答应过牛华莲地照顾他弟子之事。\junzitang.***\现在却又听着一众长老谋划着如何剥夺那些死去的长老的遗产。心中不免有些伤感不安。但却也知道在九华现在的处境上,张华凌等人的意见对九华山的未来地确是最好地。

    听到张华凌的问话。徐清凡心中一动,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晚辈地确有一些想法,想来实施之后会对我九华大为有利,但却有违我九华传统,却不知该不该说。”

    张华凌本来问的随意,却没想到徐清凡竟然真的有想法,尤其是听到徐清凡称他的想法有违祖制却对九华大为有利后,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道:“但说无妨。”

    徐清凡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晚辈的想法是这样的,那些死去的长老,他们毕竟是对九华有功之人,虽然没收他们的遗产洞府是对我九华最为有利也是必须要做的,但他们的弟子却不可不管。”

    公孙华娑皱眉说道:“这点我们当然知道,我们也绝不会不管。那些故人子弟,我们会安排他们改投他师,继续修行。我想各位长老也会待他们如真正弟子一样的。”

    徐清凡微笑道:“这点晚辈自然不会怀疑,但据晚辈所知,那些弟子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愿意改投他师,宁愿自主修行。但修仙之事却比不得其他,没有名师指导,他们进度必然会大大减慢,而他们当中却又有许多弟子天赋凛然,任他们如此,恐怕不仅浪费了他们的天赋,对我九华实力的恢复也是大大不利。”

    一名头花白的长老却说道:“这点我们也知道,但他们不愿意改投他师,我们也没办法。这种事情又逼不得。”

    徐清凡却摇头说道:“我们有办法的。”

    公孙华娑问道:“什么办法?”

    徐清凡沉声道:“我们九华一脉。乃至于整个修仙界,传承之间都在于师徒传授。这样固然有利于门派地感情培养,也利于培养精英弟子,的确是我修仙界最适合的传承形式。但对我九华现在的情况却不适合。现在我九华约有一千五百名弟子,加上之前陷入轮回和这次浩劫不幸丧命的长老,却又近九百余名弟子没有了师傅传授,不仅对他们的将来大为不利,对我九华的将来也大为不利。”

    顿了顿后,徐清凡又说道:“各位前辈多曾游历人间,可曾注意到凡世间的凡人们是如何教授诗书的?据我所知。他们采取的是学院地方式。学院的位置和教授内容不变,而那些学徒们则可以根据自己的学识进步而不停的更换学院去更高级的学院学习。我觉得我九华山就可以借鉴这种形式,建立天、地、人三院,将这九百余位没有师傅的弟子纳入其中进行学习。每位长老则定期到三院中教授修仙之法,并解众弟子之惑。其中,人院的只招收炼气期的弟子,地院则是招收辟谷期的弟子。而天院则为灵寂期弟子而设。随着他们的功力境界地进步,他们也会从人院慢慢的进入到天院,甚至最终成为结丹期弟子。这样一来,我们对那些逝去的长老也算有了一番交代。既没有浪费这些弟子的天赋,也对我九华实力恢复大为有利,各位前辈以为如何。”

    听到徐清凡地这番话,九华一众长老纷纷都是眼前一亮。觉得这种方法的确是对九华大为有利,但却纷纷迟疑不语,毕竟修仙界师徒传承的模式已经持续了数万年,在人们的心中也形成了思维惯性,所以虽然觉得徐清凡的方法不错。却还是迟疑不定。

    之前言地那位头花白的长老却突然说道:“徐执事这个方法固然不错,对弟子,对我九华山都大为有利。但老朽却不同意,因为这样一来,师不为师,弟子不为弟子,成何体统?自古以来,就只有师傅收多个弟子,哪里有一个弟子认多个师傅的事情?这样传授。最终会落的师徒不明,派别不分,传承中断,不妥不妥。”

    徐清凡却说道:“前辈您也说了,师徒传承毕竟只是古时之事,但这种规矩也并非不可改变。更何况。我九华现在第一要务就是恢复实力。以应对将来可能会生的浩劫,师徒不明总比我九华灭派好。更何况。这三院的设置只是一时之需,待这些失去师傅的弟子纷纷成型之后,三院也就会撤去,所以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至于我九华内各派系的传承,则依然存在,各位进入三院学习地弟子,只需对那些传授他们道法修仙的长老行半师之礼就好。这样也不会有师徒不明的事情生。各位以为如何?”

    听到徐清凡的话,一众长老又是沉默良久,公孙华娑却突然开口问道:“那么,我们又该派那些长老去这三院中传授解惑呢?要知道各位长老时不时就会闭关,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时间。”

    公孙华娑这么说,无形中就等于同意徐清凡的意见了。

    徐清凡微微一笑,说道:“我们可将对三院弟子进行传授地长老分成两种,一是自愿,二是义务。各位华字辈长老常年闭关,没有固定地时间,可为自愿传授。闭关之余,只要有时间,就可到三院中进行传授解惑。而我等清宇两代长老,则可为义务传授,因为我等现在功力较浅,一次闭关的时间最多也就一两年,有充裕地时间进行传授。”

    出乎徐清凡意料的是,听到徐清凡的话后,竟然是清宇两代的新晋长老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与徐清凡之前所担心的他们会埋怨这样做会耽误他们修行的情景大为不同。

    正如刘华祥之前所说的那样,在什么位置上,想法心思已是不同。

    这些新晋长老,因为九极洞之助。提前百余年的时间就已经结丹成功。对现在的他们来说,修行虽然重要,但增加自己在九华山地势力与影响也一样重要,他们虽然在年青一代弟子当中有着甚大的威望,但毕竟那些年轻弟子还是向着他们的师傅的。所以与老一辈长老相比,他们不仅是功力上的不足,在九华山的影响和威望更是短板。

    这样一来,在今后再次开会决定九华形势的时候,他们虽然身为九华的长老,却依旧插不上嘴。各种最大的利益也会纷纷被老一辈的长老占去。就如这次。在讨论今后分配给各长老地资源时,这些新晋长老比起那些老一辈的长老就是大大不如。长此以往,这些新晋长老不免会成为长老会的木偶般存在,任人摆布。

    而徐清凡这番建议,也就等于将九华山一半以上的弟子交给他们,虽然会浪费一些修仙的时间,但相比较换得的对九华一脉的影响和在年轻一辈弟子中的威望,甚至九百余名九华弟子的拥护,这点损失却又算不得什么了。毕竟有了这些影响和威望,他们今后争夺九华山有限的资源甚至那些奇珍法器时。要有利地多。

    而那些老一辈长老又哪一个不是人老成精?在年青一代长老纷纷点头的同时,他们就已经想清了利弊,看着徐清凡的眼神却又是不同。

    没想到徐清凡这人看似淡然,手段却如此厉害。简简单单一个建议,就想获得九华一半弟子的拥护。毕竟这三院一旦成立,最大获益地却还是身为年青一代长老领袖的徐清凡。

    而徐清凡虽然说他们也可以到三院中进行传授,但毕竟只是自愿,比不得专门在三院中传授的年青一代长老。更何况,这些老一辈长老哪个不是寿元将尽需要费劲心力提升功力境界?却哪里有时间与年青一代的长老去争夺对这九华大半弟子的影响?

    看到一众年轻长老看向自己时那种会意地眼神,以及一众老一辈长老看向自己时的戒备神色,徐清凡不由的露出了一丝苦笑。

    可怜的徐清凡,明明是一心为公,却被众人曲解成这样,莫可奈何。

    就这样,一众长老马上分成了两派,对徐清凡所提出的建议辩论不已。

    一派是同意徐清凡观点的。分别是九华所有的年轻长老和近一半的老一辈长老,这些长老或觉得这么做对自己有利,或认为对九华有利,所以对徐清凡的意见坚决拥护。

    而另一派则是反对,以身为太上护法地公孙华娑为。因为徐清凡的意见对他们影响最大。这些人或在九华山有着甚大的威望,或弟子良多。平日里靠着这些在九华山中获益不少。徐清凡这么做无疑是抵消了他们的优势。

    尤其是公孙华娑,身为九华的太上护法。负责九华弟子的训练和赏罚事宜,一旦设立三院,那么他地权益将被削弱一半以上,自然是坚决反对。

    同样地,徐清凡的意见一旦通过,那么徐清凡除了是九华地执事护法之外,还会成为了九华的半个太上护法,地位将仅次于张华凌。

    在这场辩论从开始到持续,徐清凡根本没想到自己无意中的提议竟然也会引九华山权利的巨大变动。而自己竟然会被看成是别有用心之人。心情也从原先的彷徨恐慌慢慢变成了现在的冷眼旁观,似乎这件事跟他没有丝毫关系般。

    只是心中不乏讽刺的想道:“刘师叔的话果然是对的,人啊,不管平日里如何,总是断不了争权夺利的心思。哪怕是所谓一心向道的修仙也不能免俗。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的地方就有争端,就算你不想争夺,别人也会逼着你争夺。这些长老,或都是对九华山忠心耿耿之辈,之前浩劫生时也证明了这一点,但一到了这个时候,却还是被自己的利益蒙蔽了双眼,可悲可叹。”

    说实话,徐清凡之前一直以为,九华山的长老会是一个无比纯洁的组织,大家都为了维护九华山而尽心尽力着,所以他在提出三院设置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为自己争权和树立威望的想法,可谓是一心向九华。却没想到事情竟然变成这样,心中失望之情更甚于引混乱的恐慌。

    良久之后,一直沉默不一言的张华凌开口说道:“大家静一静。”

    在众长老安静之后,张华凌说道:“我刚才仔细想了一下徐执事的提议,也认为这个提议对我九华现在的情况最为适合,刚才我观察了一下,现大部分长老也是同意这个意见的,那么我们就这么定了吧。”

    听到张华凌的话,以公孙华娑为的长老们纷纷无奈的对视一眼,知道木已成舟,无可奈何了。毕竟张华凌所说的一句不假,这个提议对九华山确是大有益处,而大部分长老也确是同意,毕竟老一辈长老中还有许多是一心为九华着想的。

    但就在公孙华娑刚想取得三院的权利时,张华凌却又说道:“既然这件事是徐执事提议的,想必徐执事对三院的设置也想的最为清楚,这件事就由徐执事来负责吧。”

    张华凌这么做,一是想要扶持徐清凡,之前他就是因为在接任掌门前反对的人太多而酿成了周华海之变,所以他不允许这种事再次生,要在徐清凡接任掌门前尽力的树立徐清凡的势力与威望。二也是想要打压公孙华娑,经过周华海之事,他现太上护法的权利太大了,刚才公孙华娑的表现也是让他极为失望。

    对这个任务,徐清凡其实并不想接受,与获得更大的权利相比,他更想静心修炼。但刚才他已经想明白了,此时的他已经是骑虎难下,正如之前刘华祥对他所说的大多数与少数的关系,他现在只能顺着这条路走下去了。

    无视公孙华娑变得冷漠的眼神,徐清凡站起身来,对着张华凌躬身应是。

    获得了巨大的权利,却因此而得罪了原本关系不错的公孙华娑,这样一来到底是好是坏?徐清凡却已经来不及想这些了。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张华凌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华字被长老们可以退下了,新晋长老都跟我去密库中,选择几件你们觉得顺手的高阶法器,还有你们这个甲子年的供奉。”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