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二十八章 .偌失.

仙道求索 第二十八章 .偌失.

    虽然一众年轻长老此时都正在找徐清凡处登记自己所拿取的法器,但却也都注意到公孙华婆的到来和张华凌的异常,尤其是看到张华凌脸色大变的快步离去后,心中也都意识到,恐怕九华山又出现什么大事了。所以看到公孙华婆满脸严肃的向徐清凡走来时,也纷纷知趣的让开了一条路。

    而徐清凡看到一脸肃穆的公孙华婆,心中却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

    却见公孙华婆径自走到徐清凡面前,嘴唇微动,传音说道:“这里的事情暂时由我负责,你现在马上赶回九华山顶。”

    徐清凡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公孙华婆脸上露出一丝黯然之色,涩声道:“李……刘师兄,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听到公孙华婆的话,徐清凡浑身一震,一向重视礼节的他竟然丝毫不和公孙华婆等人打一声招呼,就快步向着秘库之外飞奔而去,只留下一众愕然不解的年轻长老们面面相觑。

    在飞向九华山顶的路上,徐清凡的心中只是乱成一片,却无法有任何想法。

    明明清晨的时候,刘华祥还曾平静地与自己打招呼,明明昨夜打坐前,自己还因为一件事而被刘华祥讽刺的面红耳刺,刘华祥明明说好在徐清凡成为九华山的执事长老后,会送徐清凡一份,明明……

    但仅仅这么半天时间,刘华祥怎么就会坚持不住了呢?

    天命难测,这是徐清凡中心唯一的感觉。

    曾几何时,徐清凡每日报清晨出屋后,看到早已经等待在外的刘华祥,脸上皱纹密布,老态尽显,并且还在一天一天的明显老化下去,到现在已是似妖非人,身形佝偻。

    那里,徐清凡就非常担心这个老人会在某一天,就这样突然的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

    但是,虽然这个老人每天都明显的衰老着,但每天却也都在顽强的活着,头掉光,牙齿全部脱落,脸色满是老人斑和皱纹,皮肤泛着一层死灰色,每当徐清凡以为他会抵抗不住生命的流失担忧不已时。在第二天早晨,从静坐中清醒时,却会现这个老人依然静立在清晨的薄雾初阳中,等待着自己出现,然后教授自己一些东西,或处事手段,或道法神通,又或只是摆出一盘棋局,两盏淡茶,与自己捻子共饮。

    就在这不断的担忧和不断地安心中,时间一天一天流失,而这个老人也一次又一次的战胜死神,依旧顽强的活着,似乎这个世上有着太多的东西让他无法放下。

    而徐清凡,也渐渐的习惯了这位老人面对死神时的接连胜利,并且想当然的认为这位老人会依旧不断的胜利下去,直到成为惯例,直到成为永恒。

    人,当然是无法战胜死神的,即使胜得了一时,偶然间的一败也是前功尽废。哪怕是修仙也一样,除非他真地能达到那传说中的长生之境。

    这一点徐清凡也知道。

    虽然知道。但徐清凡却依旧这样心存侥幸的不断幻想着那不可能的永远胜利。因为徐清凡简直不敢想象,自己的身边,如果某一天没有了这个老人,又会变得怎么样。

    虽然只是短短不到三十年,但徐清凡已经习惯了每日清晨这位老人的等待,习惯了这位老人不断的辩论,然后百辩百败,百败百辩。

    如果有一天,这位老人不在,那么徐清凡的生活将会如何?

    说不上生活默然无光,更谈不上生不如死,那是凡世间的言情小说才会用到的词语,似乎已经成为男女间的专指,但徐清凡心中极为重要地某部分必定会突然消失,仿佛在一瞬间就被去一般,只留下血淋淋的一道疤痕,不知何时才能愈合。

    心急之下,徐清凡将自己的度施展到极致,从秘库中飞奔而到飞至九华山顶,只用了区区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但徐清凡无零暇感叹自己功力和度的进步,只是快的向着刘华祥所在的屋子奔去。

    屋外,婷儿携着小碧静静候立,,脸上似乎也带着一丝茫然。

    徐清凡也无暇询问,只是推门快进屋,却现张华凌此时正静立床边,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之色,而床上,刘华祥则静静的躺着,双眼微闭,不见丝毫动弹,脸色蜡黄,更也不见生气。

    猛然间,徐清凡意识到,眼前这位静静躺着的老人,却是他在人间仅剩地一位可以称作长辈的人。

    而这位唯一的长辈。

    习惯了哀痛,或麻木了哀痛后,徐清凡看着眼前这位静静躺着的老人,却是他在人间仅剩地一位可以称作长辈的人。

    而这唯一的长辈。

    习惯了哀痛,或麻木了哀痛后,徐清凡看着眼前这幅场景,没有悲痛欲绝,没有波浪满面,表情未变以,只是有些呆滞。

    静静的走到床前,定目注视着那逝去的老人,心中突然变得空洞起来。

    刘华祥的葬礼,被安排在九华山顶,这处他住了不知多少年的地方。葬礼如九华山的白雪寒风般,无比冷清,或是因为刘华祥生前生性孤僻,或是因为张华凌强命所有的九华长老集体闭关,所以没有任何人前来拜祭。

    只是徐清凡,婷儿,小碧,这二人一兽为这位无声无息的吧逝去的老人守墓。

    头七,据说是死灵魂徘徊在人间的日子里,却不知刘华祥见到这位幅场景又会如何作想呢?

    或,以刘华祥的性格,只是淡然一笑罢了。

    在这七天里,徐清凡除了为刘华祥守灵外,还在间隙时为九华山办好了天地人三院的设置,将那九百余名失去了师傅的九华弟子安排妥当,又给除他之外的那十七名九华年轻长老安排为三院的师,并在他的提议下,九华山长老从此多了一个新地设置——传功长老,在张华凌正式任何他为三院总负责人时,他也只是不动声色的接纳。

    一切都显得是如此平淡,仿佛徐清凡没有因为这件事而出现的任何变化,却只有熟悉徐清凡的金清寒等人会现,徐清凡原本只是淡定的脸上,不知何时却多出了一丝清冷。

    头七过后,徐清凡将刘华祥埋入九华祖陵中,一倍清茶洒入墓前,三躬之后,就再次回到九华山顶,进入刘华祥原先住的草屋中,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熟悉且陌生。

    突然,徐清凡神色微微一动,转过身去,却现张华陵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正静静的看着他。

    “掌门师叔。”徐清凡猜到了张华陵所来的目的,虽然理解。但语气依旧冷淡。

    张华陵看着徐清凡神色间的变化,脸上不为人察觉的露出一丝欣慰之意,接着由重归于冷淡,轻声说道:“徐执事,刘师兄头七已过,这百草园,我九华也应该收回了。你切莫要怪罪。”

    徐清凡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弟子明白。”

    张华陵又说道:“那么等你收拾妥当之后,就搬离这里吧,你新地洞府我已经让人安排妥当……”

    却听徐清凡突然出声打断道:“洞府之事就不麻烦掌门了,弟子原本后洞府就好了。清净,灵气也充足。”

    张华陵点了点头。看到徐清凡转身就要离开,又开口道:“徐执事,你等一下。”

    徐清凡转身问道:“掌门人还有何事?”

    却见张华凌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还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水晶石,递给了徐清凡,说道:“这是刘师兄留给你的。”

    徐清凡微微一愣,接着神色开始重新变得平淡,从张华陵手中接过那两件东西之后,微微躬身一礼,就带着婷儿回房间收拾去了。”

    看着御云带着婷儿小碧快离开的徐清凡,张华陵静立九华山顶,神色复杂。

    良久之后,他突然开口问道:“师尊,这样做妥当吗?”您只教导了他不到三十年,他能达到您的要求吗”?

    似乎自问,又似乎问人。

    良久之后,一道苍老无比地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中。

    “虽然只有不到三十年的时间,但我该教的都教给他了,剩下的就全靠他的历练和自行领悟了,我再也无法做到更多。更何况,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他就永远也达不到我想要地地步。”

    “弟子不解,请师尊明晰?”

    却听那道苍老的声音又说道:“还记得我对徐清凡的缺点的评语吗?”

    张华陵说道:“弟子记得,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心存幻想,不喜俗事。”

    “这些缺点,在这三十年间,虽然依旧存在,却已经开始改善,他所缺少的,只是历练和见识罢了,但这些年,我却又现他另外两点缺陷。”

    “哦?什么缺陷?”

    “那就是行事喜欢被动,更喜欢依赖他人解决问题,更不习惯孤独,只有学会孤独,才会靠自己解决问题,只有学会靠自己,才可以慢慢变得行事主动,而只要我还在一天,他就会不知不觉的依赖于我,他地性格就永远无法改变。所以,我必须离开,更是必须要在他肩上出现压力时离开,更何况,这些年来,我身上机能严重萎缩,大限将至,的确活不了多久了,也不过是早离开他几年了罢了。”

    “师尊……”

    “不要多做女儿情态,我都不在乎,你又要伤感什么?就这么落得一个清净也好,我估计,以我身体现在的状态,只有不到三年地时间可活了,那裂魂之术对我的伤害还在我想象之上。这剩下的三年里,我就在这百草园中渡过,九华山已封,三年里不会出现任何大事,所以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张华陵苦劝无效后,终于带着无尽的伤感离开,而当九华山顶只剩下白雪寒风时,这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向天倾诉,又似乎喃喃自语。

    “像我这种活死人,在离开人间时,还是独享安宁比较合适啊。”

    而于此同时,带着一丝清冷,徐清凡手持刘华神的两件遗物,回到了他已经近三十年未回的后山洞府所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