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三十四章 .

仙道求索 第三十四章 .

    “邓宇全,难道我出手教训晚辈你也要管吗?”

    对峙良久之后,那名满脸严肃之色的中年人突然开口说道,同时双眼紧紧的盯着那名面容秀气的年轻人,显然这名年轻人,就是“邓宇全”了。而听这名中年人的口气,另一名年轻人,则是他的后辈。

    邓宇全虽然刚才在斗法中尽落下风,更是被身受重伤,但这个年轻人却非常有意思,天生就给人一种非常倔强的感觉,即使连站都站不稳了,但却依旧倔强的看着那名中年人,同时用身体死死的挡住另一名年轻人。

    “李清岚师叔,却不知有哪个长辈会对晚辈下杀手吗?刚才如果不是我出手阻挡的话,那么赵师弟现在已经非死即伤了。如果是我的话,那么我宁愿不要这种长辈。更何况,一向是你自称你是赵师弟的长辈,但我却从来没听赵师弟承认过。”邓宇全冷哼道。

    听到邓宇全的话中的讽刺,李清岚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冷声说道:“邓宇全,我承认你是个天才,恐怕比起凤清天、金清寒、徐清凡几位师兄也差不了哪里去,刚入师门就生了浩劫,师傅死去,却仅仅凭着自己的努力就能修炼到如此地步。”

    说到这里,李清岗微微一顿,语气突然变得肃穆了起来,喝道:“但你难道就能自持自己的天赋就无视尊长吗?你现在修仙时间尚短。根本不是我地对手。就不讲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如果将来你的实力过我,那还要怎么样?”

    听到李清岚的话,徐清凡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在九华其他弟子的眼中竟然会是天赋过人之人,甚至拿来与金清寒、凤清天两人相提并论,也不知道让金清寒、凤清天两人听到后又会如何作想。

    其实,虽然徐清凡的资质远不如金清寒和凤清天二人,但因为种种机缘巧合之下,徐清凡的修为境界在结丹之前竟然一直没有被金凤两人落下太远。虽然现在数十年已过,天赋差距开始显现,徐清凡估计自己现在如果不用那些新炼化的法器的话。恐怕已经不是两人的对手,但九华其他弟子却都不知道这些,依然将徐清凡看成是与金凤两人差不多级别的存在。再加上徐清凡在九华地地位还在金凤两人之上,所以九华弟子一直拿徐清凡与金凤两人相提并论,并当做目标和偶像。

    同时,听到李清岚的话,徐清凡也不由的对那名叫做邓宇全地年轻人产生了一些兴趣,听牛清岚的话,这个年轻人应该是四十余年前进入九华门的,用四十年的时间达到辟谷后期。虽然看似平常,但考虑到最初的二十余年三院都没有设立,也就是说这个年轻人一半的修仙时间都是自己摸索着前进的,能修炼到如此地步子,这个邓宇全的天赋虽然没有牛清岚所说的那般可与凤清天、金清寒两人相提并论那么夸张,但比起吕清尚、东方清玲这种天才却也差不了哪去了。

    就在徐清凡暗思间。邓宇全则冷冷说道:“我只尊重值得尊重之人,而像你这种动不动就仗势欺人之人,不值得我尊重。”

    听到邓宇全的话,李清岚眼中怒气更盛,说道:“看来刚才给你地教训还不够啊?”

    随着李清岗的话声浇下,他的身周突然卷起一阵旋风,旋风带动下。李青岚轻轻的悬浮在离地三寸之处,身上的气势大盛。

    “邓宇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邓宇全冷哼一声,身周竟然也出现了一道旋风,只是威力比起李清岚来明显不如,至少无法使他悬浮在半空中。

    同时。邓宇全并没有回答李清岗的话。只是转头对着另一名青年说道:“赵宇明,你离远一点,别伤到你。”

    虽然没有回答李清岚,但邓宇全这番话却等于说明了他地所有态度。而赵宇明在听到邓宇全的话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就迟疑的向着远方跑去。

    看到这些,李清岚冷哼一声,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双手一样,围绕在他身周的那道旋风瞬间散开,化成无数道锐利的风刃,就想着邓宇全快攻去。

    经过之前的斗法,此时邓宇全不仅身受内伤,体内灵气也是枯竭,但这个年轻人似乎生来就有着一种倔强之骨,面对迎面攻来铺天盖地的风刃,竟然毫不退缩,反而加大了对身周围旋风地灵气输入,顿时他身周的旋风变得更加猛烈,竟然将攻到他身前的那些风刃转开了大半。

    只是李清岚毕竟是有着灵寂期的修为,实力比之仅有辟谷后期修为的邓宇全要高出不少,所以还是有许多风刃破开了旋风的屏障,狠狠地刺入邓宇全地身体,顿时大量鲜血泊泊而出。

    但这邓宇全却极为硬气,身体受了如此重的伤势,竟然哼也不哼一声,而是也如李清岚将护在身周地旋风散开,化成片片风刃向着李清岚攻去,但奈何两人的攻击境界相差甚远,同样施展风刃,无论是数量还是威力都相差甚远,被李清岚轻易挡下。

    而在施展风刃攻击的同时,邓宇全竟然贴身跟在风刃后面,将度施展到极致,向着李清岚快冲去。竟然是看到道*力不如对手后,想要选择贴身肉掉。

    而另一名叫做赵宇明的年轻人,相比较之下就要相差了许多,看到邓宇全受伤之后只是惊呼一声,然后就面色惨白的紧闭双眼,竟然不敢再看,让在一旁偷偷观看的徐清凡摇头不已。

    再说另一边。因为李清岚地身周旋风再现,虽然邓宇全双手上也是风声隐动,似乎在上面施展了什么道法,却丝毫无法给李清岚造成任何伤害,就算击中了李清岚,却也会被李清岚身周的旋风引到一边,攻击起来跌跌撞撞,狼狈不已。

    而李清岚此人显然生性高傲又带着些古板,看到李清岚这个晚辈竟然毫不客气的对自己一直进攻不已,不由的动了真怒。到了最后竟然就站在原地任由邓宇全攻击,同时十指连掐,方圆数十丈处风声隐动。然后快集结到了一起,威势极大,显然是要施展一个极为厉害的道法。

    本来,在两人刚出手的时候,徐清凡就打算要去阻止,但当看到这李清岚和邓宇全施展的竟然都是风系道法,心中不由一愣,要知道能修成风系道法的人即使在修仙界也甚是少见,而在九华山中,据徐清凡所知更是只有寥寥几人。所以就不免暂时压下了出手阻止的打算。而是晓有兴趣的看起两人地斗法来。

    毕竟自徐清凡领悟得“荒芜之风”的神通后,从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名风系修仙了。

    看到邓宇全虽然尽落下风,却依旧不屈不挠,毫不胆怯,不由的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虽然现在事情地原因都还未看明白。但徐清凡却还是看出了些许端倪,这邓宇全和那个叫赵宇明的年轻人显然是朋友,而那李清岚则是赵宇明的长辈,而且并不喜欢赵宇明,今天在教训赵宇明的时候下了重手,却被赵宇明挡下,所以就约定在这里私自解决恩怨。

    相比较而言。这邓宇全肯为朋友出头的仗义和那种自生而得之的倔强都让徐清凡甚为欣赏,但或是经验不足的问题,无论是做事还是斗法,都给人一种愣头青的感觉,明明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解决问题,却偏偏要选择最直接的那种。

    “这个年轻人到时有点意思。”

    看着两人地斗法。徐清凡喃喃道。

    喃喃自语后。徐清凡突然微微一愣,然后就开始摇头苦笑起来。

    “这个邓宇全光是在九华修仙已经有了四十余年的时间。怎么在我口中却变成年轻人了?果然是位置决定心态,明明当执事长老没多长时间,我的语气竟然就给那些华字辈的长老一模一样了。或,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的心已经跟那些前辈一样苍老了?”徐清凡下意识的摸了一下他这些年一直没有什么变化地面貌,心中暗暗苦笑道。

    但就在这时,徐清凡却看到李清岚开始施法,威势极大,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轻声说道:“风鸽不?一个灵寂期的修士,对付一个辟谷期的修士,用得着施展这种道法吗?邓宇全如果受这个道法攻击,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现在的九华弟子难道做事时都不动脑子吗?”

    徐清凡却不想想,天下绝大部分修士,都是一生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留在洞府中修炼,别说与人争斗了,就算是出山云游都很少见,面对敌人时只知道用大威力道法以势压人。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徐清凡这样战斗经验丰富地。

    但看到李清岚开始施展“风鸽术”,徐清凡却再也无法坐视不理,再不迟疑,右手一招,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小钟突然出现在徐清凡手中,却正是徐清凡的“五行钟”。

    “五灵钟”出现后,竟然以法器之身散出一股令人无法让人小觑的威压,只是场上两人正忙于斗法,对此却是丝毫不觉。

    却见徐清凡手一抛,“五灵钟”就悬浮在半空中,并不知在何时突然扩大了数倍。

    接着,徐清凡运起体内半分的灵气,在指尖凝结成一颗灵气球,然后指尖一弹,那颗灵气球就快向着“五灵钟”击去。面对没有结丹的修仙,徐清凡连“五灵钟”威力地十分之一都不敢施展。“呼一声古拙悠扬地钟声突然在场上响起,并瞬间荡出了好远,即使在九华前山也隐约可闻。

    却说场上。本来李清岚只是想展示自己地实力,让邓宇全知难而退地,但却没想到邓宇全不仅不领情,反而得势不饶人的接连向着他攻击不已。虽然以邓宇全的功力和状态对他根本无法造成什么威胁,但出手时脸上那股狠色即使是李清岚也是心惊不已,却也是更加的愤怒。

    接着,在联想到这些日子里邓宇全明明身为晚辈,却接连与自己作对,今天更是当着同门的面让自己难堪,心中的愤怒不由更甚。一时间脑中只剩下要教训眼前这个小子的想法,竟然施展起”风鸽术”来。

    但在“风鸽术”快要完成之时,李清岚却渐渐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猛然现了自己的错误,以“风鸽术”的威力,恐怕一旦施展完成,那邓宇全就要被狂暴地烈风撕成碎片了,心中后悔不已,奈何这“风鸽术”威力极大,修炼起来也极难,所以李清岚到现在也是无法控制自如。想要散去,却已经来不及了。

    更可气的是这个邓宇全。简直就是一个脑袋一根筋的家伙,明明看到自己所施展地道法威势如此强大,竟然还不知道远遁,还在不饶不顾的对着自己猛攻不已,他难道不怕死吗?

    但就在李清岚心中着急不已时,一声悠扬古拙的钟声突然在他耳中响起。而在这钟声响起的一瞬间,李清岚只感觉他身周的五行灵气突然变得无比混乱而无法控制,心中更是猛地一震,正在施展的“风鸽术”不由的就是一顿,接着就再也无法控制了。受道法反噬后,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顿时萎靡在地。

    而另一边。邓宇全的情况却也好不了多少,虽然他此时没有施展什么强大的道法,但他的功力更低,之前更是曾受过内伤,在李清岚之前就倒地,一时间无论如何也都站不起身来。

    反倒是那个之前远远躲在一旁性格懦弱实力也最低地赵宇明。只是心神震动而已。并没有说受到什么大的伤害。在看到李清岚和邓宇全倒地后,心中大吃一惊。就像两人的快奔来。

    而就在场上三个惊骇不已时,却现场上突然卷起一阵灰色的狂风,而在狂风散去后,一个年轻人而貌的修仙就突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只见这名修仙虽然面容年轻,但身上却有着一种极为强大的威压隐隐透出,面容虽然带着儒雅秀气,但左眼角下却有着一个暗红色地凤凰图案,左脸颊上则有一道淡淡的疤痕。身上却没有穿九华弟子专用的服饰,而是一身随意的白色宽袍,腰上挂着一面泛着紫气的玉佩,最为怪异的是,这名修仙虽然看似实力极为强大,但肩膀上竟然站立着一只土气难看的乌鸦。

    “徐执事!!”

    “徐师叔!!”

    “徐师叔!!”

    从最初地震骇中清醒来过后,李清岚、邓宇全、赵宇明三人纷纷分辨出了徐清凡的身份,均是不由的惊叫出声来。

    只是让徐清凡感觉迷惑不解的是,李清岚和邓宇全被自己抓住在后山私斗时固然是心中不安声带恐慌,而那个徐清凡原本最不在意的赵宇明,在看出徐清凡的身份时却是声音满是惊喜之色,仿佛找到了亲人一般地感觉。

    而邓宇全和李清岚两从看着眼前那沉默不语地徐清凡,心中都是暗暗叫苦不已,虽然传说中徐清凡的性格甚是随和,但遇到弟子私斗,恐怕一顿责罚也是少不了了,而现在徐清凡自出现后就不沉默不语,显然是气坏了,正在心中考虑如保处罚呢吧?不由地越想越害怕,到最后甚至被他们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吓得不敢说话了。

    却不知,徐清凡此时沉默,除了是在奇怪赵宇明刚才的反映外,更是在苦笑自责不已,虽然早就知道这“五灵钟”的威力不可小觑非同小可,但却依然没想到竟然如此惊人。刚才徐清凡明明只是用了半分力,却没想到竟然也将李清岚和邓宇全两人伤成这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才会沉默不语。

    在一阵沉默中,那赵宇明似乎终于从惊喜中清醒了过来,突然想起来什么,忙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小心翼翼的走到徐清凡身边,低头轻声说道:“徐、徐师叔,这是我父亲临死前给您的信。”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