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二章 .山下.

仙道求索 第四十二章 .山下.

    三天之后。雾月七日,龙凤齐聚,利远游,慎祭祀。

    繁华中土,虽然号称繁华无方,遍地沃土,但世上万事有其盛就有其衰,即使是繁华中土,却也是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两处沙地荒山,比如说牛虻山就是其

    牛虻山,位于九华山南面三百里,占地约千倾,高约百丈,再加上片草不生的荒芜景象,实在是一座不起眼的荒山野岭,周围百余里都是渺无人烟,原本曾居住在这里的凡世人类,都早早的迁到那些繁华之地了。而九华山顶处,却更是一片寂寥。

    就在此时,只见原本一片幽静的牛虻山顶处,突然传来阵阵轰鸣声,轰鸣声中,山顶看似坚硬的大地快裂陷,一处幽深黑暗的地洞突然出现在其中。

    接着,就见一阵狂烈的灰色狂风突然自那片黑暗中卷出,快的出现在牛虻山顶之上,狂乱的吹拂席卷着。

    突然,只见满山顶上的灰色狂风开始渐渐的凝结在了一起,竟然慢慢的凝结成了人形。当人形呈现时,满山的狂风却是忽的消失不见,却有一个年轻相貌的白衣人突然出现在牛虻山顶,正向着远方静静眺望着,脸上满是感慨。

    这个白衣人,腰间挂着一枚紫气环绕的玉佩尤为显眼。一头长束起,面容秀气,神情淡定儒雅,但右脸颊上的那道淡淡的伤痕和左眼角下的凤凰纹身,却又让他平添了一份沧桑和神秘。却正是刚刚借闭关之名,从九华山偷偷溜走的徐清凡。

    阳光照耀下,望着山下大地,徐清凡喃喃自语道:“总算是下山了,外面的世界,我又有多长时间没见到了?”

    不得不说。常年在九华山中居住,至此以及五十年,除了闭关修炼就是处理九华山的俗务,只有偶尔教导婷儿修仙,或与金清寒等人清谈可以作为休闲,即使徐清凡的心情再淡定,却也会感觉到无聊单调。而此时,时隔五十年后重新下山。徐清凡已经从当年那个勉强达到灵寂期地懵懂小子变成了已经达到虚丹中期的高手,九华山的高层之一,虽然心态已是不同,不再对凡世间的繁华热闹产生太多的向往,但望着一望无际的天地景象。徐清凡却还是忍不住心中开阔。

    突然,徐清凡想起在刚刚修仙时心中的愿望,一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杀掉碧眼云踢兽,二是达到结丹期地境界感悟那缥缈的天道,三是利用修仙漫长的生命,好好的游览一下神州浩土各处的风景。

    在徐清凡刚刚有了这三个愿望时,心中虽然期待。却也不敢期待。因为以他地资质,想要完成这三个愿望却是希望渺茫。而徐清凡也只是偶尔神游时想象一番罢了,但是否可以实现,却连他自己也没有信心。

    但现在,时间无声流过,修仙已是百年,不知不觉中,徐清凡竟然已经完成了其中两个愿望了。回想起来。即使徐清凡自己也是恍如梦中。

    “当现在的一切麻烦事都过去之后,我就放下身上的所有负担。就如刚开始所畅想的那样,云游天下吧。”

    徐清凡喃喃道。

    餐风饮露,朝游北冥暮归山,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所谓仙人。

    以徐清凡现在的神通,在凡是人眼里,甚至在那些低级修仙眼里,却也算是个仙人了,但在徐清凡眼中,这才是仙人。

    阳光下,微风中,徐清凡就这么一直静静望着九华山外的景色,呼吸着九华山外的空气,良久之后,才满足地叹息一声,脚下突然腾起一片祥云,载着徐清凡从牛虻山顶快离开。

    脚下祥云,七彩霞光,衣袖飘飘,恍如仙人。

    自从领悟了“荒芜之风”地神通后,徐清凡除非必要,否则已经很久都没有御云飞行了,而是往往施展身化为风的绝技在飞行。先,身化为风之后度更加快捷灵活,并且隐秘且不容易受伤,其次也是因为身化为风后徐清凡能在风中感受到一些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地快意。

    但此时,徐清凡却是御云而行,却是因为身化为风后只能用神识查探周围的情景,而徐清凡现在却更想静立在云头,仔细的看看神州浩土的景色风采,毕竟这里曾有着他太多的向往。

    可惜,此时的神州浩土已经不是徐清凡之前心中的那个神州浩土了。

    “刘师叔所叮嘱地另外两件事情,即使以我现在地这般修为想要实现也太过凶险,还是先去那处坊市,找到老乞丐,让他帮我将法器重新炼化升级一番,这样也多一分保险。”

    随着徐清凡的离开和背影地渐渐消失,牛虻山中,却只剩下这句轻柔语句,沉思中却还带着一丝向往。

    徐清凡静静的站立在祥云下,静静的看着脚下的一片混乱。

    山路间,厮杀,狂吼,哭泣,疯狂,颤抖,无数负面的情绪都在这一片喧闹中蔓延着。

    却正是一群强盗正围着数十名难民模样的人正在厮杀着。

    当年徐清凡接受刘华祥的秘法改造之前,已经从曾下山收集冤魂精血的刘华祥口中了解到了一些此时九华山外的情景,用刘华祥的话来说,就是修仙界一片混乱,而凡世间却是只剩下无尽的绝望,战争盛行,贼患蔓延,秩序混乱,即使是那些大城市中也每天都有人在白天烈日下当街被杀,凶手却扬长而去。常年的战乱,神州浩土中的年轻壮力日渐稀少,军队无力,许多人都被逼上梁山。就算是一方大员也没有丝毫安全感。更遑论掌控力了。

    当时,刘华祥就曾断言,只要这种混乱在持续百年,凡世间人类的数量可能就只能剩下不到一成了。

    而现在,离刘华祥断言时,却已经有了近五十年的时间。

    而在修仙的同时也守护着凡世间的修仙界,却因为本身地混乱而无瑕管顾凡世间的接连战乱和无秩序的混乱。

    此时徐清凡脚下的这种情景,已经是徐清凡下山的这段不长的日子中第十七次遇到了。前几次遇到这般情景时还很愤怒,并出手将那些杀人的强盗、恶棍甚至是失控的官兵瞬间杀死,但当徐清凡接二连三地遇到这种情况后,此时却只剩下强烈的无力感。

    就算可以救下一群人,但其他地方依然在不断的混乱着。依旧有人不断的被杀,此时整个神州浩土已经疯狂,人命在此时显得是那么的不值钱,就算徐清凡什么都不干前后奔波,又能改变多少人地命运呢?就算徐清凡可以以一己之力杀死千万人,却又能对神州浩土造成什么改变呢?

    每当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徐清凡心中总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无奈感。一种向往宁和。遭遇混乱。却无力改变的无力和沮丧。

    此时,那群难民中的一些身强力壮正在与强盗奋力厮杀着。虽然人数不及,手中更只是木棍短杖,却带着一种保护家人的决心,竟然在短时间内与手持利刃的一众强盗站成了平手。

    突然,一名强盗用斧头砍翻了阻挡在他面前地难民,脸上带着狰狞之色,向着他面前不远处那群只知簌簌抖地老弱狠狠扑去。而离他最近的地方。一名怀抱婴儿地村妇正在高声尖叫。却丝毫无法阻挡那强盗向她扑来的身形。

    眼看这名村妇和她怀中的婴儿就要遇难,徐清凡皱了皱眉头。就要出手阻挡。

    但就在徐清凡刚将“虹尺”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出手,却突然听到天际远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尔敢!!”

    声音中蕴含着极为强大的灵气,震得一众强盗纷纷耳鸣不已,有一些强盗甚至觉得这声暴喝连他们的身体都震散一般,纷纷手脚无力的软到在地。但奇怪的是,那一众难民在这声暴喝中却没有丝毫地异常,依然用手中地木棍向着眼前的强盗狠狠砸去,一时间,原本尽占上风地强盗们竟然被难民手中的短棍打死打伤不少。

    在神州浩土此时的疯狂下,即使是难民这种无家可归的可怜人,为了生存和保护自己的家人,也不得不变得残忍。

    而徐清凡此时却无瑕感慨这些,而是举目向着天际处声音传出的方向看去,却天际处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隐约**形,快的向着这里飞来。转眼间,一名青衣人突然出现在一众难民的眼前。

    却见这名青衣人面容约莫中年,据徐清凡判断有着灵寂初期的修为。脚下一面白色玉盘将他载在半空中,满脸皆是风尘之色。此时正冷冷的看着脚下那些簌簌抖大呼“神仙饶命”的一众强盗,突然冷哼一声,右手一扬,顿时他身边青光连闪,当光芒逝去后,却见刚才那些强盗此时都已经死于非命,但从外表上却看不出任何异常。

    “青灵刺魂之术?这么说这个年轻人是清虚门下的弟子了?也好,倒也省却了我一番打探。”

    徐清凡喃喃说道。

    刘华祥的三件遗愿中,正有一件和“清虚门”有关。当年刘华祥下山为徐清凡收集施展秘法所需的冤魂精血时,听到“清虚门”和“*门”的掌门青灵子和九则真人纷纷被门下推翻,另立掌门后,心中就满是疑惑。九则真人徐清凡并不了解,但“清虚门”的掌门青灵子为人多智,做事更是滴水不漏,声名也甚是不错,怎么会突然被推翻呢?同时,刘华祥的老友,同是大乘期的修士,青灵子的师傅紫真仙人对此竟然没有丝毫的反映,刘华祥本能的感到不妥,当时却是因为感觉自己已经被人盯上,时间也紧急。所以并没有做出什么反映,但却给徐清凡留下遗命,让徐清凡潜入“清虚门”中,找到紫真仙人,将一封信交到他的手中。

    但徐清凡却已经在九华山呆了整整五十年,对九华山外地形势并不了解,前些日子虽然救下了一些无辜的凡事之人,却也仅仅只是了解了一些凡世间的事情。对修仙界这些年来的变化却依旧不了解。而这名青衣人既然是修仙,又是“清虚门”的门人,到时省却了徐清凡一番打探。

    而就在这时,这名青衣人已经将一众难民安抚完毕,在众人千呼万谢中又转身御器离开。

    徐清凡心中微微一动。也御云远远的跟在这名青衣人身后,直到确定那些难民再也看不到自己等人的身形后,徐清凡突然显露出身形来,对着正在御器飞行的那名青衣人传声道:“这位道友,还请留步。”

    在听到徐清凡地声音后,这名青衣人反应之激烈却远远出了徐清凡的意料,只见这名青衣人在徐清凡说话的一瞬间身体猛地一震。然后豁然转过身来。拿出了一柄青色灵剑,身上灵气涌动。青光闪闪,然后满眼戒备的盯着徐清凡。

    看到这去青衣人这般反映,徐清凡微微一愣,拱手说道:“这位道友不必紧张,在下并无恶意。”

    而这时,青衣人在仔细的打量了徐清凡一眼,突然一愣。然后快地收起手中的法器和身上的气势。然后对着徐清凡躬身说道:“原来是修仙界的前辈,现在修仙界的情景您也知道。却是晚辈反应过激了。晚辈万玉生,还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徐清凡看到青衣人这般前后反差极大的样子,微微一愣后就明白了青衣人心中的想法,想来这名青衣人原本以为徐清凡对他有恶意,但当现根本看不透徐清凡地修为时,马上就知道了徐清凡至少已经有了结丹期地修为,想要对他有所不利直接动手即可,根本用不着打招呼,心中却也不在意,只是第一次被人称作前辈,心中不免有些怪异。但还是笑着说道:“在下散修徐凡,我观道友刚才施展了青灵刺魂之术,可是清虚门门下的弟子?”

    却是徐清凡想到此时九华山正处于封山时期,如果他自称自己是九华长老地话,却不知会引出什么后续的反应,索性自称散修,并用了“徐凡”这个之前的名字。

    听到徐清凡的话,万玉生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毕竟当今修仙界散修当中很有出现结丹期修士,而那几个达到结丹期的散修,无不是天下知名之辈,却从没有听过“徐凡”这个名字。更何况,以修仙界现在的形势,竟然还有散修敢随意出关吗?

    虽然心中疑惑,但万玉生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对着徐清凡再次躬身一礼,然后说道:“原来是徐前辈,晚辈刚才失礼之处,还请前辈多多见谅。”

    徐清凡笑着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可是清虚门下地修士?”

    听到徐清凡地问题,万玉生脸上露出一丝黯然犹豫之色,良久之后才涩声说道:“晚辈之前确实是清虚门的弟子,但现在,按照修仙界地说法,却是清虚门的叛徒。”

    徐清凡微微一愣,问道:“按照修仙界的说法?何解?”

    听到徐清凡的问题,万玉生反而是一愣,反问道:“难道前辈您不知道我清虚门的异变吗?”

    徐清凡心中微微一动,然后不动声色的说道:“我这些年来一直闭关修炼,现在想来,时间已有百年,所以对现在修仙界之事不甚了解,还请万道友解惑。”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万玉生眼中闪过恍然之色,却没有回答徐清凡的问题,反而是说道:“前辈,您出关的真不是时候。现在修仙界,当真是一片混乱,据一些前辈所说,却是浩劫来临前的先兆了。”

    在徐清凡接连追问下,万玉生缓缓的向徐清凡讲了一下这些年修仙界的变化,让徐清凡听到后心中也是暗惊不已。

    原来,这些年来修仙界当真是生了许多剧变,先是九华山封山,然后是“*宫”一夜尽毁,接着“*门”接任“*宫”成了新的六大圣地之一,但不久之后“*门”的掌门九则真人却被门人推翻,他的大弟子邓天捱成为了新的“*门”掌门。几乎同时,“清虚门”的掌门青灵子也被门下一种别有居心的长老推翻,而万玉生就是青灵子的嫡传弟子,在那场混乱中和一些长辈以及师兄弟们逃出了“清虚门”,却被“清虚门”宣布是叛徒,虽然整个修仙界都知道万玉生等人是无辜的,却又无可奈何。这些年一直遭到“清虚门”和一些不明修士的追杀。所以刚才万玉生遇到徐清凡时才会那么的紧张,而且又会自称是“清虚门”的叛徒。

    而且据修仙界的传言,在“清虚门”和“五行宗”变乱的同时,六大圣地的其余两门“慈云寺”和“五行宗”也遇到了一些门下长老联合起来准备推翻现任掌门的情况生,但无论是“慈云寺”的虚恒大师还是“五行宗”宗主曾莲仙,都凭借着他们的实力和威望勉强压下了这场变乱。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加上之前九华山的浩劫和*宫的混乱,修仙界众人就算是再迟钝也感觉到整个修仙界当中暗流涌动,一时间人心惶惶。

    而于此同时,六大圣地之外实力最强大的门派“八荒殿”却是突然之前实力猛增,竟然隐隐的还在六大圣地之上,这些年来不断的吞并着一些小门派。“慈云寺”和“五行宗”有心阻止,奈何“八荒殿”所展露的实力太强,而“清虚门”和“*门”在权力更迭之后又是态度暧昧,无奈之下只能勉力制衡一下“八荒殿”,稍稍减缓着“八荒殿”吞并的步伐。

    而就在四十年前,修仙界中更是不断有散修和各门派外出云游的修士突然失踪,前前后后已经不下千名,其中甚至还有一些结丹期的修士。虽然各大门派曾联合起来到处探察,却不见任何线索。到现在那些修仙们根本不敢一人下山,就算采购也要数十人同行才可。

    听完万玉生的描述之后,徐清凡也是心中暗惊,没想到此时修仙界的形势竟然如此多变且凶险,心中不由的暗加戒备,原先刚下山时心中的轻松,却已经是早已不见。

    说完之后,万玉生对徐清凡说道:“现在整个修仙界的形势正是如此,一片混乱,人心惶惶。前辈,现在修仙界的那些散修前辈们已经纷纷闭关远遁了,我劝您也如此做吧。否则,一旦被人盯上,就大为不妙了。虽然您功力高深,但难保在围攻之下不会受损。”

    看着紧皱眉头的万玉生,徐清凡想起刘华祥的遗命,心中不由的微微一动,问道:“这么说,道友是青灵子前辈的嫡系弟子了?”

    万玉生说道:“正是。”

    徐清凡问道:“据我所知,青灵子的师长紫真仙人已经达到大成之期,对于清虚门的叛乱就不做理睬吗?”

    万玉生黯然摇头说道:“始祖在两百年前就闭关了,至今仍未出关。否则哪里容得那些家伙叛乱。”

    徐清凡听到万玉生如此说,心中却总觉得有些不妥,觉得紫真仙人之事恐怕没这么简单。但却没有只说,只是拱手说道:“多谢道友相告,在下还有事,现在就要告辞了。”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