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三章 .法器.

仙道求索 第四十三章 .法器.

    看着万玉生匆匆离去的背影,徐清凡心中闪过了一丝凝重。

    本来,徐清凡还打算问一下吕子清、尚年尧、许秀容、鲍威这些“清虚门”下熟人的踪迹,因为徐清凡知道,鲍威一直与青灵子关系密切,而吕子清、尚年尧、许秀容更是青灵子的亲传弟子,所以也不知在这次“清虚门”的变乱中是凶是吉,但想到自己此时的身份是闭关百年的散修,为了避免万玉生的怀疑,所以只能作罢了。

    “没想到修仙界现在的形势竟然已经如此混乱,而且据万玉生所说,那些消失的修士中,还有一些结丹期的修士存在,看来我也需要小心了。只是既然此时修仙界如此混乱凶险,那么我就更要找老乞丐帮我升级法器了。这样毕竟可以多一分自保之力。”

    想到这里,徐清凡却再也无心御云飞行以观看脚下的风景,而是收起祥云,化成一阵狂烈的灰色巨风向着记忆中那处坊市的方向快飞去。这样一来,只要不是随时用神识探察四周,那么就算是有人别有居心,也无法轻易现徐清凡的踪迹了。

    因为心中急切,所以徐清凡这一路飞行的度极快,如果一旦又遇到人间的混乱,就直接将身体所化的“荒芜之风”从那些暴徒身周刮过,在“荒芜之风”的威势和徐清凡精妙的控制之下,这些暴徒无不是瞬间毙命,而那些无辜之人却是毫无伤。

    一路下来,徐清凡却也不知救下了多少人命,杀了多少暴徒。久而久之,凡世间竟然流传着天上有一个会惩恶扬善的风神的传说,甚至有一些人还自的组成了“神风教”,对天地之风日夜膜拜。让日后才了解情况的徐清凡哭笑不得。

    就这样日夜赶路下,即使徐清凡身化狂风的神通度极快,却也花了数十日的时间才飞到了他之前曾来过地那处修仙坊市。

    徐清凡依然记得,之前赵清轩将他带到坊市门口时,他心中的震撼有多么的大。并不是因为这处坊市有多隐蔽或规模有多么的庞大,而是这处坊市竟然就在一处著名旅游景点的地下,正可谓是大隐隐于市。

    虽然当时那处道观门前人来人往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但此时再看这处道观。却已经是冷冷清清,显然在凡世间的混乱中,人们已经再也无心到这里游玩,只有寥寥几人,带着忐忑的心情来此拜神。保佑自己或家人地平安。但他们脸上的恐慌却让徐清凡知道,即使是这些凡人,也知道神救不了他们,更救不了这处乱世,所谓的拜神,只是寻求心中安慰罢了。

    与上次的情景一样,徐清凡一出现。就由两名道人想徐清凡走来。询问徐清凡是否要在坊市中进行交易。

    看着这些修为仅仅只在炼气期徘徊的道人,徐清凡心中好奇。在两名道人带着他向坊市内走去时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这位道友,在下自认身上没有丝毫地灵气波动,却不知前后两次前来,为何都被你们识破修仙的身份?”

    一名年纪较轻的道人含笑解释道:“我们这清风观道法虽然低微,却也有一种好处,那就是可以轻易的感应到修仙身上灵气的波动。当然,这种所谓的识破只是限于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前辈想来修为已经达到了结丹期。体内灵气即内敛至极,又与天地灵气混为一体。晚辈等人能识得前辈地身份却是另有原因。”

    “哦?是什么原因?”徐清凡好奇地问道。

    另一名道人笑道:“因为我等要随时看顾这处修仙坊市,所以对天下的奇珍异宝还算是了解,前辈腰间这处玉佩,想来就是传说中地环耀玉佩吧?晚辈曾在这处坊市中有幸见得一次,当时一位前辈以此玉佩交换灵石,最终与三千颗灵石的价格成交。晚辈想来,这种异宝就算是被凡世间人所得,在这乱世期间,也不敢光明正大的佩戴在腰间吧?”

    说着,这名道人用手指了指徐清凡腰间的“环耀玉佩”。

    看了看自己腰间这块紫气环绕的“环耀玉佩”,徐清凡心中苦笑,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东西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同时心中也是暗自钦佩,这两名道人虽然功力境界在徐清凡眼中不值一提,但多年负责接待后所练就的这份眼力,却是远常人。

    说话间,两名道人已经带着徐清凡来到了坊市当中。

    看着人群熙攘,尤胜与上次所见地热闹景象,徐清凡微微一愣,他之前一直以为在这个时候,修仙界形势叵测,按理说修仙们都应该是纷纷在师门中闭关才对,哪里有心情来这里交换物品?

    但转念间,徐清凡就明白了原因,正因为修仙界此时形势叵测,所以大量地修仙才会齐聚坊市间,或换些灵石好为闭关封山做准备,或用手中用不着的东西尽量换一些适合自己使用地法器或增长灵气的丹药,好有实力应对修仙界接下来的各种异变,就像徐清凡,此时来坊市的心态也和此相似。

    想到这里,徐清凡无奈一笑,告别了引路的两位道人,向着坊市中迈入。同时,心中也暗暗想道:“希望那老乞丐此时依然在这处坊市当中吧,否则要找他又不知要花去多少时间和精力,要知道,我在修仙界中就认识他这一个善于炼器之人。恩,看来回山之后我自己也应该好好的看些关于炼器的书籍了,也好炼些适合自己使用的法器。”

    一边丝毫,徐清凡一边不断浏览着各个摊位上那换买卖的物品,或法器或丹药,还有一些难得一见的奇珍,有许多东西本来在修仙界中难得一见,但此时整个修仙界的修士都有一种自身难保前途叵测的感觉,只想着要尽快增强自己的实力。却也顾不得他们所换卖的东西是否珍贵了。

    可惜,虽然坊市中珍贵地东西不在少数,却大部分都是适合于结丹期以下修士使用的物品,而现在徐清凡的境界已经达到了虚丹中期,这些东西对徐清凡来说却没有丝毫用处。让原本还有些淘宝心情的徐清凡心中不由的有些失望。

    走到半中间,徐清凡突然脚步一顿,却是看到一处摊位上摆着两瓶灵丹,下面摆放着一处木牌。上面却是写着寥寥一行字——“妖灵丹,用于修仙所饲养的灵兽,大量服用后可增加灵兽的等阶。”

    看到这番介绍,徐清凡心中不由的心中一动,他地妖兽小黑此时依然是地阶低级妖兽。而且经过徐清凡的观察,小黑只有吸收死气时才能进阶,可惜这些年徐清凡虽然经常向小黑体内输入枯死之气,但奈何小黑进阶所需的死气太过庞大,这些年来小黑虽然实力增长了一些,但离晋阶的地步却还是很遥远。

    “却不知小黑在吞食一些这种专用于妖兽使用的灵丹后,会不会有效果。”

    想到这里。徐清凡走到这处摊位之前。向摊主问道:“请问这位道友,你这妖灵丹要如何换买?”

    摊主是一位眼神带着些木然地年轻修士。只有着辟谷期的修为,正呆呆的不知在想些什么,修仙界中饲养灵兽的修士原本就非常稀少,肯为妖兽换买灵丹的修士更少。所以他摆摊了整整一天,他的“妖灵丹”都少有人问津。看到终于有人询问价格后,这名年轻人眼神微微一亮,然后客气的对徐清凡说道:“同样等级地灵丹。可增加灵气或治疗内伤地那种。”

    徐清凡点了点头。知道这个价格还算公道,就用一瓶可增加灵气的“玄灵丹”和一瓶可治疗内伤地“回春丹”与这名年轻人换得了这两瓶“妖灵丹”。

    看着肩上的小黑带着漠然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徐清凡手中的那两瓶“妖灵丹”,轻笑着说道:“这是给你吃的,也许有用,但现在不行。”

    说着,徐清凡就举步继续向前走去,因为感觉到了此时修仙界的形势叵测,所以徐清凡也决定在寻找老乞丐之余也在这处坊市中换得一些东西,虽然大部分法器丹药都已经不适合徐清凡使用了,但徐清凡还是从中找到了对他有用地东西。

    “霹雳丹”,据说威力极大,以徐清凡此时地修为全力丢出,其产生的威力可以瞬间杀死一名与徐清凡相当地修士,甚至能让金丹期的修士受到一些伤害。只可惜威力虽然极大,但却只有能使用一次。但即使这样,如果今后徐清凡遇到什么危机时刻时,这颗“霹雳丹”也足够救徐清凡一命了。

    虽然这颗只能使用一次的“霹雳丹”足足用去了徐清凡五百颗高阶灵石,但相比较今后可能遇到的危险,徐清凡还是觉得值得的。

    此外,徐清凡遍览整个坊市,却再也没有找到一件适合他使用的东西了。

    其实也不能说这处坊市没有好东西,只是如果适合徐清凡使用的法器和丹药,在这个时刻众修士都当做保命的东西,哪里会随便放在坊市中变卖?

    就在这边浏览边寻找中,徐清凡找遍了整个坊市,突然双眼一亮,却是看到在坊市的一处角落中,一方破旧的白布扑在地上,上面简简单单的写着两个狂乱的大字——“炼器”,此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而在白布后方,那个懒洋洋的躺在地上的人,头脏乱,衣服破旧,不正是徐清凡所寻找的老乞丐吗?

    看到老乞丐,徐清凡心中一喜,快步向着老乞丐走去,同时扬声说道:“老乞丐,我们又见面了。”

    听到有人称呼自己,老乞丐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仔细的打量了徐清凡两眼,眼神中却露出一丝疑惑之色,问道:“我又没见过你,怎么说是又见面了?”

    听到老乞丐这么说,徐清凡表情不由尴尬,感情自己在人家心中根本没有任何印象。不由苦笑的解释道:“我五十年前曾找过你帮忙炼制法器,你忘了吗?”

    老乞丐微微撇了一下嘴,懒洋洋的说道:“我每年都要给一大堆人炼制法器,没那个记性可以一一记住。你就干脆说我帮你炼制过什么法器吧。”

    徐清凡脸上的苦笑更浓,但还是答道:“一件用于防御的青鳞护臂,一件可用于飞行地万里云,还有一颗辟邪珠,用之可视五行鬼神。破天地幻术。”

    说着,徐清凡将辟邪珠拿出,递到老乞丐面前。这也是当初老乞丐为他所炼制的三件法器中,他唯一保留着的一件了,其他两件却是赠给了婷儿。

    看到徐清凡手中的辟邪珠。老乞丐眼中马上就露出了恍然之色,说道:“你就是那个拿着碧眼云踢兽身上的材料找我炼器的小子啊,你找这么说我不就知道了?说吧,你这次又来找我干什么,别说是来看我的,老乞丐我还没那种人缘。”

    听到老乞丐的话,徐清凡心中哭笑不得。看来这个老乞丐当真是一名炼器成痴之人。当真是认器不认人。但知道这个老乞丐生性如此,所以老乞丐话中虽然满不客气。但徐清凡却不在意,只是依旧笑着说道:“我这次来却依旧是摆脱你帮我炼器地。”

    听到徐清凡的话,老乞丐眼中一亮,马上坐起身来,双眼直盯着徐清凡,说道:“你有带来什么好材料了?我的规矩你也知道的,没有好材料我是绝对不帮忙的。”

    徐清凡说道:“我这次手中并没有材料。但却有一些法器。想让你帮忙升级一下。”

    老乞丐眼中露出一丝失望之色,但还是说道:“是什么法器。拿出来让我看看。”

    徐清凡微微点了点头,看到周围无人后,将萧华哲赐给他地“虹尺”、“地镜”,还有从九华第二层秘库所得到的“五灵钟”一一拿出。

    谁知道,当徐清凡将这些东西全部拿出之后,老乞丐马上就跳起身来,惊叫道:“虹尺?地镜?”

    然后脸上露出被羞辱后的愤怒之色,手指徐清凡骂道:“有这两件法器你还不满足?这样的法器你还想要我为你升级?你到底要得到什么样的法器才能满足?”

    看到老乞丐的反映竟然如此之大,徐清凡也是一愣,却不知道只不过让老乞丐升级一下法器而已,为何又会如此生气。

    当徐清凡好不容易安抚了老乞丐后,才从老乞丐口中探得了原因,不由的又是哭笑不得。

    原来,在百年前,老乞丐被仇人追杀,命在旦夕时却被一名路过地萧姓修士所救,为了报答这名萧姓修士地救命之恩,老乞丐将手中多年收集的材料,按照萧姓修士地要求炼制了两件法器,正是“虹尺”和“地镜”,因为这两件法器集合了众多珍贵材料,又是老乞丐全力而为,所以实是老乞丐平生的得意之作,此时听到徐清凡犹不满足的想要将这两件法器升级,心中之愤慨可想而知。

    知道了这般情景之后,徐清凡再次苦笑,没想到世间之事竟然如此巧合,萧华哲竟然是老乞丐的救命恩人,而赐给他的那两件法器竟然还是老乞丐所炼。

    徐清凡突然现,他自第一次遇到老乞丐开始,就一直很容易苦笑。但虽然如此,徐清凡却丝毫无法对老乞丐产生厌恶之意,大概是和老乞丐在一起,不用花费什么心机,也不用揣摩他的心机,感觉很轻松吧。

    然后徐清凡才解释道:“这两件法器自然精妙,虹尺攻击时可虚可实,可一化为七,可用虹光迷人双目。地镜可探周围情景,更可将自己的影像与声音投放,虽然分别只是地阶中级和地阶初级法器,但却要比大部分地阶高级法器都要珍贵。”

    听到徐清凡如此说,老乞丐地表情才稍稍缓和了一下。

    却听徐清凡继续说道:“只是这虹尺虽然攻击时变化多端,但毕竟威力不足,而地镜,晚辈却是想要将辟邪珠融合在其中,以补缺它会被幻术所骗地弱点。”

    听到徐清凡的话后,老乞丐却是脸色再变。说道:“你关于改进地镜地想法我暂且不说,但你还想要提升虹尺的威力?你究竟懂不懂炼器,法器的威力和变化原本就是不可多得地东西,哪可以两全其美?”

    徐清凡微微一笑,突然将“星辰石”拿出,递到老乞丐眼前,然后问道:“如果我有这个呢?”

    看到“星辰石”,老乞丐眼中闪过一丝狂热之色。盯着它看个不停,良久之后才责问徐清凡道:“你有星辰石?你怎么不早说?”

    徐清凡心中苦笑,只能承认是自己的错。

    直到这时,老乞丐才想到自己当年为恩人所炼制的法器为什么会出现在徐清凡手中这个问题,待徐清凡将萧华哲的事情向老乞丐讲了一遍后。老乞丐也是微微叹息一声,半响沉默不语。

    突然,老乞丐现了“虹尺”和“地镜”旁边的“五灵钟”,双眼一亮,拿在手中仔细观摩,良久之后才叹息道:“可惜了,这件法器本身汇集了众多奇珍材料。炼制这件法器的人也是手段巧妙。但不知为什么竟然最后失败了。明明应该会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法宝,最终却只成为了一件地阶高级法器。真是可惜了。但即使如此,它的防御力,还有震人心神还有天地灵气地功能,也是相当了不得。”

    徐清凡心中佩服,没想到老乞丐竟然可以看出这么多。点了点头说道:“但这件法器每次使用,就消耗灵气甚多,晚辈想知道可否有什么办法改良一下。”

    却见老乞丐突然将“五灵钟”抛回到徐清凡的手中。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件法器没办法改进了。就算有星辰石也不行,在它炼制失败的那一刻。它就已经定型了。”

    听到老乞丐这么说,徐清凡也是微微叹息一声,心中遗憾。

    却见老乞丐突然站起身来,将“虹尺”、“地镜”、“星辰石”纷纷收入袖中,然后也不管摊位和徐清凡,就这么转身离去。

    徐清凡知道,老乞丐这是要去帮自己升级法器去了,想到当初老乞丐为他炼制法器时那种无聊漫长的等待,心中一动,就这么跟在老乞丐身后向着坊市外走去。

    良久之后,老乞丐突然转身问道:“你跟来干什么?”

    徐清凡笑道:“晚辈就这么等待也是无聊,索性就到前辈地洞府中看看前辈是如何炼器的。”

    老乞丐微微的点了点头,就任由徐清凡跟随着,走到坊市之外后,带着徐清凡向着坊市南面,快飞去。

    于此同时,在坊市不远处,一名紫衣人正在一片黑暗中静静站立着,在他的身周,一群形象各异的修士围绕在他身周,正恭敬的垂手站立着。

    “那名修士的身份确定了吗?”紫衣人轻声问道。

    “确定了,那是名散修,就算突然消失了也不会有人为他大张旗鼓地寻找。而且他擅长炼器,想来只要将他抓住之后,不仅能得到他地魂魄和精血,更能得到大量的法器材料。”

    一名修士恭声答道。

    紫衣人微微地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那么我们就去吧。”

    随着紫衣人话声落下,一众修士纷纷御器向着天外飞去,而紫衣人却是不紧不慢,脚下慢慢腾起一朵紫云,然后才悠悠的跟在一众修士身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