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四十五章 .发现.

仙道求索 第四十五章 .发现.

    看着那紫衣人身上涌动的诡异紫气和无比强大的气势,徐清凡的表情慢慢变得凝重了起来。

    从这些紫气紫霞和紫衣人身上的气势来判断,徐清凡现这名紫衣人的实力还在他想象之上,而且所修的功法也不是修仙界常见的那种,带着一种诡异且极度危险的气息。

    “看来不能力敌了。”

    看着眼前不远处的紫衣人,徐清凡喃喃道。其实,在事情没有明了之前,徐清凡完全可以抽身事外的,毕竟这群以紫衣人为的修士找的士老乞丐,但一来徐清凡对老乞丐甚有好感,而此时老乞丐也正在帮徐清凡炼器,二来徐清凡总觉得此时修仙界总总诡异之事恐怕要跟眼前这名紫衣人大有关系,所以忍不住想探个究竟,三也是刚才那紫衣人接连杀死同伴时,就知道一旦自己让他现,这件事就没办法善了了,所以与其被动应付,还不如主动出击的好。

    徐清凡原本还想要返身回去找老乞丐商量一下对策,但想到老乞丐此时正在为他升级法器,以他那种对炼器丢份儿痴狂,如果此时去找他的话,那么老乞丐所恼怒的恐怕不是那些正在破阵的修士,而是徐清凡吧?

    此时,徐清凡身形隐藏在一片蓝色迷雾中,所以徐清凡虽然可以清楚的看到紫衣人,感应到紫衣人的气息,但徐清凡的气息和身形却在蓝色迷雾的遮挡下没有被紫衣人现丝毫。

    “要不要偷袭呢?”

    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被徐清凡给否定了,因为此时紫衣人全身灵气凝聚,对周边的感应敏锐至极,徐清凡的身形只要一出这片蓝色迷雾,就会被这紫衣人所现。到时偷袭或不偷袭其实效果都一样。

    就在这时。紫衣人体内地灵气已经凝结完毕,只见一片磅礴浩大的紫气霞光聚集再他的全身,隐隐的将半边天空都映衬成紫色,在他那强大的威势之下,他身边的那些修士均是瞬间便被逼退数丈有余,脸上露出骇然之色。

    但紫衣人却根本不顾那些修士的反应,而是双手一招一挥,就见他身周的地紫色光芒聚集再一起。然后迅化成一只紫色的狰狞妖兽,冲着那面蓝色迷雾狠狠地扑去。

    “还是先用这涛海无量阵探测一下这紫衣人的实力。并顺便消耗一些他的灵气吧。”

    徐清凡暗暗想到,看到紫色妖兽袭来,眉头不由一皱。身形猛退,瞬间就后退了三丈有余,而同时。那只紫色妖兽也狠狠地撞在了徐清凡之前所悬浮静立的那片蓝色迷雾上,强横的撞击力竟然瞬间就将那些蓝色迷雾震散大半。

    只是“涛海无量阵”在修仙界当中久享盛名。甚至许多小门派都将它当做护山阵法,岂是那么简单?那片蓝色雾气刚刚被击散,就仿佛是被击散地海水般,瞬间涌动起来,然后快的恢复到原先地样子。并将那只紫色妖兽包围在其中。

    “涛海无量阵”,阵如其名,将这只紫色妖兽包围再其中之后。内中的蓝色雾气就快的凝结在了一起。化成万道波浪向着那只紫色妖兽不断的拍打而去,声势极为浩大。一时间那紫色妖兽就仿佛是身处于怒海之中一般,周围到处都是狂风怒浪,身体不断的被阵阵波浪所轰击拍打着。让这只紫色妖兽怒气大盛,吼声连连。

    只是这只紫气所化的妖兽实力却是太过强横,任由蓝色雾气所化的风浪拍打身体却不动丝毫,反而是它地反击却是能瞬间就将那些蓝雾狂浪轻易击散,而在它地不断拍击下,却见那些蓝色雾气所化的风浪反倒是越来越稀薄,攻击地度的频率也是越来越低。随着时间的推移,到最后整个“涛海无量阵”竟然无法组织起像模像样的攻势来威胁它了。

    在紫色妖兽的吼声阵阵中,徐清凡知道,这处涛海无量阵被破掉只是时间问题。

    一人之位,竟能强行破掉这处在修仙界久享盛名的“涛海无量阵”,徐清凡现自己又要重新估计这名紫衣人的实力了。

    更让徐清凡重视的是,这名紫衣人所施展的道法自己竟然看不出丝毫端倪,修仙界也有一些道法可以将体内的灵气化成妖兽形象进行攻击,但无论如何所化的妖兽也不如眼前这只紫色雾气所化的妖兽这般有灵性,就仿佛是活生生的真实妖兽般。

    这种灵性,徐清凡只在风清天或他施展“烈焰凤凰”时才有见过。

    但徐清凡此时却已经没有时间再想这些问题了,因为在那紫色妖兽的强大威势之下,那原本被徐清凡即以厚望的“涛海无量阵”,竟然已经快要临近崩溃了。

    “据我所知,这涛海无量阵应该还有最后一击才对。”

    徐清凡手一扬,“五灵钟”顿时出现在徐清凡手中,然后再也不看正在他面前不远处不断狂野咆哮的紫色妖兽,而是专心的注视着阵外的那名紫衣人。

    而这“五灵钟”,却也是徐清凡现在唯一能用的法器了。

    果然,接连被紫色妖兽轻易的击败下,“涛海无量阵”仿佛被激怒了一般,平静了良久之后,阵阵蓝色雾气再次开始涌动,然后快的凝结再一起,化成了数条蓝色的海龙,咆哮着向着紫色妖兽快扑去。

    看到这些异变,阵外的紫衣人面色也凝重了起来,手上指诀接连掐动,再他的控制下,阵法之中的那只正被蓝色海龙围攻的紫色妖兽猛地咆哮一声,身体瞬间涨大了数倍,实力却比身形的还要增长的多,原本再数只海龙的围攻下已经是渐渐不支,但身形变化后。竟然形势顿转,变成了大占上风。

    “就是此时!!”

    也就在紫色妖兽身体生异变之时,徐清凡眼中精光一闪,然后将全身灵气集中再手指,然后对着“五灵钟”连敲三下。

    “咚

    此时,那名紫衣人正在施展秘法为他所化地那只妖兽加持,正施法到关键时刻,眼看紫色妖兽就要将那几只蓝色海龙击溃。继而整个“涛海无量阵”也会随之崩溃,但突然。异变突起。三声古拙悠扬的钟声在他耳边响起,虽然钟声不大,但在钟声响起的一瞬间。他只感觉体内正在运转的灵气猛地一乱,而心神更是巨震。瞬间道法反噬自身,一大口血液就是猛地喷出。

    同时。正在“涛海无量阵”中大神威的紫色妖兽,也在击溃了那四只蓝色海龙的同时。也猛地炸裂,化成丝丝紫色雾气消散再天地间。

    而随着紫色妖兽和蓝色海龙的同时消失,原本环绕在“竞秀山”周围的蓝色雾气却也是渐渐地消失不见,却是在蓝色海龙被击溃的同时,整个“涛海无量阵”也是跟着瞬间崩溃了。

    “你去攻击紫衣人之外地那些修士,紫衣人交给我。”

    在蓝色雾气消散前的一瞬间,徐清凡在心中向着小黑下命令道。同时。他的身体也猛地化成一阵灰色狂风,向着那紫衣人快扑去。

    “谁?谁在偷袭我?”紫衣人在被“五灵钟”地钟声震伤的同时。微微压制了一下体内的伤势就瞬间猛退数十丈,接连服下数颗治疗内伤地灵丹后,举目环视周围,眼中精光连闪,喝道。

    而就在这紫衣人怒喝间,却突然看到一阵狂乱的灰色狂风向着他快刮来,度是如此之快,竟然让他丝毫没有躲避地机会。

    在被灰色狂风卷入前的一瞬间,紫衣人心中原本还不以为意,以为只不过是普通的用于扰敌的道法罢了,但下一瞬间,紫衣人的脸色却是猛地一变。

    因为紫衣人现,他的肌肤一旦被风吹过之后,就会快枯萎,遍布皱纹,甚至紫衣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灰色狂风从自己体表吹过后,体内生气地流失,心中不由满是骇然。

    “这是什么道法,威力竟然如此诡异霸道?”紫衣人暗暗地想到。

    同时,紫衣人毫不迟疑,手上指诀连掐,顿时他的身周竟然再次涌出大量地紫色雾气,然后快的化成一只紫色巨鹰,在巨鹰的接连挥翼间,徐清凡所化的那道灰色旋风竟然被这紫色巨鹰疯狂挥翼所化的狂风搅乱。

    趁此期间,紫衣人毫不迟疑,乘着紫色巨鹰快脱离灰色旋风的威力范围。接着竟然好不迟疑,向着远方快遁去。

    而徐清凡自然不会让紫衣人轻易逃脱,他好不容易可以重创紫衣人,又找到机会可以趁机偷袭,否则正面相斗之下输赢还是两可之间。而且他还要生擒紫衣人问他一些问题呢,自然不肯罢休,身体所化的灰色狂风向着紫衣人远遁的方向快追去。只是紫衣人所化的这只紫色巨鹰度极快,以徐清凡身化为风的神通竟然也在短时间内丝毫无法缩短与紫衣人的距离。就算徐清凡加快度靠近,那紫衣人也会马上扬手挥出数道紫色光芒,正如之前他用来杀死那些追随于他的修士时所施展的手段一般。却不知这紫色光芒是何属性,竟然能伤到已经身化为风的徐清凡,让徐清凡也不敢太过于逼近。

    与徐清凡与紫衣人的激斗相比,小黑与其他那十几名灵寂期的修士之间的战斗却要简单的多。

    那些修士原本在徐清凡的钟声下就都是受伤不轻,但还没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就现一道黑光向着他们快闪来,在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之前,就感觉身体某处微微一痛,仿佛是被鸟类叮啄了一下一般,接着,这道黑光竟然就不再理众人,向着徐清凡和紫衣人的方向快追去。

    而就在众修士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刚准备远遁时,却突然现他们身体刚才被叮啄的那处位置突然缓缓的冒出一股几位诡异恐怖的能量,内中带着极为强大地腐蚀之效,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将他们体内的灵气侵蚀了大半。在灵气被侵蚀完毕之后,这股诡异的能量变得愈加强大,竟然开始侵蚀其他们的五脏六腑和丹田经脉来。但无论众修士如何努力,却依旧无法阻挡这诡异恐怖的能量丝毫。

    “死气!!竟然是死气!!”

    举目四望,一众修士都现其他人均是满脸死灰之色,突然,一名修士仿佛想起来什么般,惊恐的叫道。声音中满是绝望恐惧。

    而在他的惊叫间,众修士中一名功力最弱已经再也无力悬浮在空中。猛地向着大地跌落而去,而随着这名修士跌落大地,其他修士均是骇然现。这名功力最弱的修士已经化为一具枯骨,散落在大地四方。

    “啊

    十余声惊恐地叫声在“竞秀山”外接连响起。而与此同时,徐清凡依旧在不断的追逐着那名逃跑地紫衣人。在此期间,那名紫衣人身体紫气再次涌出。划出一只六翼三头八臂的妖怪向着徐清凡所化的灰风狠狠扑来,却被徐清凡瞬间卷散。

    在“五灵钟”地钟声干扰下受到灵气的反噬,之后又被徐清凡所偷袭,此时他再化出妖兽,威力比之前“涛海无量阵”中的那只妖兽要弱上了许多。

    到此时,徐清凡对这名紫衣人地实力已经了解了个大概,从实力来判断。这紫衣人约有虚丹后期的实力。但其神通却甚是诡异,一是可以将体内地灵气凝结为各种带着灵性的妖兽。二是可是挥手间化出紫色霞光,不需要掐动指诀,无论是施展度还是攻击度都是极快,让人防不胜防。

    看着依旧在埋头逃跑的紫衣人,徐清凡暗暗想道:“刘师叔曾说过,当年他曾见过十余名紫衣人同时在一起收集战场上的冤魂的精血,这么说来,紫衣人绝不会只有一个,不能再任由他逃跑了,否则一旦让他找到其他紫衣人,那么逃的就变成我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再不迟疑,将度提升到极致,向着紫衣人快扑去,而紫衣人再现徐清凡靠近之后,也如之前那般向着徐清凡挥手丢出数道紫色霞光作为阻挡,但却没想到徐清凡此时竟然没有丝毫停顿,竟然硬生生的承受了紫衣人数击,然后继续向着快靠近。紫衣人看到徐清凡这般模样,心中不由大惊,接连向着徐清凡不断地丢出紫色霞光。

    接着,徐清凡在接连硬受了紫衣人数十击后,终于飞到了那紫色巨鹰地身边,然后灰色狂风一绕,就在紫衣人身边凝结出了身形。只是因为刚才硬受了紫衣人数击,所以脸色有些苍白。

    看到徐清凡突然显露身形在自己身边,紫衣人眼中惊骇更浓,刚想要再次化出紫色霞光对徐清凡进行攻击,却见徐清凡突然靠近到他的身体身边,然后一掌拍到到徐清凡紫衣人身上。

    在徐清凡地手掌拍在身上的一瞬间,紫衣人顿时就感觉到两股截然相反的灵气突然出现在他的体内,一股灵气充满生机且满是神圣之感,一股灵气却是荒芜且带着腐蚀之效,正是徐清凡的“生灵之气”和“枯死之气”。

    这两股灵气一出现在紫衣人体内,竟然没有理会紫衣人用来阻挡的灵气,而是开始相互交斗了起来,只是两仿佛死地一般,性质迥异,交斗之间所产生的破坏远远过寻常道法。更重要的是,期间所产生的剧痛瘙痒更是常人无法忍受,每当枯死之气将他的身体某部分腐蚀掉时,生灵之气就仿佛较劲一般将那部分身体给治好,一时间紫衣人只感觉他的身体又痛又痒,竟然再也无法集中精神对付徐清凡,甚至连脚下的紫色巨鹰都再也无力御使,瞬间消散,而徐清凡和他两人也顿时从高空中跌落。

    就在紫衣人认为自己必死之际,却突然感觉身下一软,睁开双眼。却现他的身体此时跌落在一处祥云之上,而祥云的另一头,徐清凡正冷冷的看着他。

    刚才徐清凡那一掌,却正是徐清凡正在试验地功法——《生死诀》,在枯荣二气分别升级为“生灵之气”和“枯死之气”后,徐清凡已经日益感觉到,原先用《枯荣诀》来御使这两道变异灵气是越来越困难了。所以徐清凡这些日子都一直在根据着之前的《枯荣诀》和“生灵之气”、“枯死之气”这两道灵气的特性,初步创造了《生死诀》这套功法。

    只是这《生死诀》到目前而言还非常的初级。根据徐清凡观察,除了可以用于折磨敌人之外。还没有现其他特效,可谓是鸡肋一条。而这紫衣人,倒是“有幸”第一次被徐清凡试验新功法。

    看着紫衣人在“生灵之气”和“枯死之气”的折磨下。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脸色更是苍白无比,但却就是硬撑着不痛哼一声。只是死死的盯着徐清凡看着不停。徐清凡心中不由的暗暗敬佩,要知道中了这《生死诀》后身上的痛苦丝毫不下于徐清凡之前接受秘法改造后所遇到地痛苦。虽然这紫衣人平日里视人命为草芥。但此时的表现却不失为一条硬汉。

    徐清凡冷哼一声,再次将手抵在紫衣人身上,将紫衣人体内地“生灵之气”和“枯死之气”收入体内,因为徐清凡知道,经过刚才这两道灵气在他体内的交战,这个紫衣人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反抗了。

    感觉到徐清凡将他体内的两道灵气抽回,紫衣人微微一愣。然后眼中却露出了绝望之色。微微地闭上了双眼。徐清凡刚想要说着什么,这紫衣人却当先开口说道:“你是黄的手下吧?”

    徐清凡微微一愣。然后说道:“你说什么?黄是谁?”

    紫衣人冷笑道:“别隐瞒了,黄的手下都被他改造过,你们身上这种独特地能量波动,我感觉的出来。”

    徐清凡微微一愣,马上就想到了他地身体自从被秘法改造过之后,身体的确就是不由的散出某种能量波动,之前他就是靠着这种能量波动看出张华陵偷习刘华祥所留下的秘法的,但之前徐清凡以为这种能量波动只有同被改造过的人才能感觉的到,却没想到竟然也会被这紫衣人翻遍而出。

    之前刘华祥曾对徐清凡讲过,那些秘法是一位天资横溢地前辈所创,只是这些秘法虽然威力巨大,但最终却走上了邪道。

    “难道这紫衣人口中地黄和创造秘法的那位先辈有什么关系?”徐清凡暗暗想到。

    想到这里,徐清凡脸上不动神色地问道:“既然你看出了我的身份,那么你应该也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吧?”

    原本在徐清凡《生死诀》的折磨之下都面不改色的紫衣人,听到徐清凡如此说,脸上却明显的露出了恐慌之色。颤声说道:“是因为我家主人曾在冥的聚会中说了黄五十年前的失败和身份,所以黄就要来报复吗?”

    徐清凡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

    突然,紫衣人刚才眼中的恐慌瞬间消失不见,反而露出决绝之色,冷声说道:“你恐怕是想要从我嘴中知道我家主人的洞府吧?然后像当年杀死宇宙两人那样灭我主人满门?”

    还不待徐清凡说些什么,紫衣人却突然一声暴喝:“我是绝对不会背叛主人的。”

    说着,紫衣人身体突然不住的抽搐了起来,徐清凡心中大惊,刚想要阻止紫衣人,但紫衣人的身体却已经是一动不动了看着紫衣人的尸体,徐清凡微微叹息了一声,知道这紫衣人不想再忍受折磨,所以就索性用秘法自杀了。

    却没想到经过一番激斗,好不容易将紫衣人擒下。却竟然没有从紫衣人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比如说他们为什么收集战场上的冤魂精血,又为什么要袭击老乞丐。而这些年修仙界修士不断失踪究竟是否跟他们紫衣人有关系。

    但徐清凡却也从紫衣人口中得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比如说这个紫衣人头上还有一个主人,而他的主人和那个“黄”都隶属于一个叫“冥”的组织当中,而且他的主人曾经得罪过“黄”,并且无比惧怕“黄”,这说明“冥”组织本身并不团结,而“黄”的实力也远远凌驾在紫衣人的主人之上。

    这紫衣人已经有着虚丹后期的修为,那么紫衣人的主人至少也有着金丹期的修为了,而却依然无比顾忌那个“黄”,那么“黄”又有着多么强大的实力呢?

    更重要的是,徐清凡从紫衣人口中得知,这个“黄”竟然和创造秘法的那位前辈有关。

    突然,徐清凡身体微微一震,然后重新开始整理起从紫衣人口中和他之前所知道的那些信息来。

    紫衣人曾说,“黄”的手下之人都被改造过,这让徐清凡不由的想起了张虚圣,当年张虚圣手下的那些妖魔,白清福,王清俊,依然历历在目。

    紫衣人曾说,他的主人得罪“黄”是因为说了黄五十年前的失败和身份?那么五十年前修仙界曾生过什么大事呢?张虚圣袭击九华山?

    刘华祥从来没说创造秘法的前辈是谁,只是说无意中得到。而张虚圣之前则匆忙叛逃九华山,将他之前的研究留在九华山的可能性甚大。

    难道,紫衣人口中的“黄”,就是张虚圣?

    虽然依旧不肯定,但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徐清凡的身体就是猛地一震,任何和张虚圣联系在一起的事情,徐清凡都会觉得不妙,毕竟张虚圣当年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就在徐清凡暗思间,天际处却突然闪来一道黑芒,这道黑芒度极快,转眼间就降落到徐清凡肩上,却正是杀死了自己的对手后赶来的小黑。

    徐清凡摸了摸小黑的羽毛,叹息道:“小黑,我们回去吧。”

    说着,徐清凡就要转身离开,但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一顿,重新转过身来,开始仔细的打量起眼前这名死去的紫衣人来。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