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章 .邀请.

仙道求索 第五十章 .邀请.

    晴天皓日下,一道青光从南方天际处照到“环卞谷”当中那处竹台之上,顺着青光,一朵偌大的祥云向着“环卞谷”飞来,度似慢实快,转眼间就飞到了“环卞谷”上方。

    只见祥云之上,一名鹤童颜的老正立当中,虽然面容和蔼表情柔和,但眼神却甚是锐利。徐清凡丝毫无法看透这人的修为,但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已经达到金丹期了。想来正是组织这次讲道的玄灵子。

    此外,却是六名虚丹期或实丹期的修士,分列在这名老两旁。

    看到玄灵子到来,众人纷纷停止了讨论,更是带领着整个“环卞谷”的修士站起身来,向着玄灵子躬身一礼。

    在众人行礼中,玄灵子等人纷纷落下了祥云,降落在竹台之上,先是向着“环卞谷”众修士环视一眼,期间却是在徐清凡的身上微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疑惑徐清凡的身份,然后也带着身后六人向着“环卞谷”躬身还礼,接着就盘坐在竹台之上。

    而看到玄灵子等人坐下之后,徐清凡等人才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上。

    接着,玄灵子没有丝毫的停顿,也没有任何的开场白,就等到“环卞谷”里的修士全部落座之后,就开始讲道了起来。声音虽然轻柔,却浩浩荡荡的传遍全场,仿佛讲话之人就在自己的身边。另外话中却还有另一种奇特的韵味,让人们可以不自觉的沉溺于其中。

    正如之前虚函尊等人所说地那样,玄灵子所讲的只是修仙最基础的理论和功法道法的修炼。但却是深入浅出,期间一些言论更是徐清凡前所未想。让徐清凡自感受益匪浅。而再看其他等人,无论是虚函尊“金铁叟”这般的结丹期大高手,还是坐在“环卞谷”边缘处的那些练气期的修士,也无不是一脸沉迷之色,显然在玄灵子这番讲解当中也是各有领悟。

    就在这般讲道听道当中,日起日落,黑夜白天,一天的时间竟然是一瞬而过。毕竟比起浩荡飘渺的修仙与天道,一天时间所能讲的只是沧海一粟。

    随着玄灵子地闭口不言。整个“环卞谷”的修士脸上均是露出怅然若失之色,显然是意犹未尽。

    只听玄灵子沉默良久之后,又开口说道:“接下来,由我这六位师弟继续为大家讲道两天。然后还有三天时间,则是解惑,这十年间各位道友心中若有什么疑惑,均可找我这六位师弟解答。”

    说着,玄灵子又将眼神转向了徐清凡等人,说道:“这八位道友功力高深,还请跟我来。”

    说着。玄灵子就当先向着“环卞谷”外的一处山峰顶处飞去。而虚函尊等人也是各自御云跟随在其后。

    徐清凡知道,接下来应该是要进行下一番讲道了,却仅仅只是针对自己这些结丹期修士而言的。

    在跟在玄灵子、“金铁叟”等一众人向着那处山峰顶处快飞去时,徐清凡也暗自在心中整理着刚才所得到的那些信息。

    “以前听人说清虚门是天下玄门的正宗。我刚开始还有些不服气,觉得我九华无论功法的高深还是道法的玄妙都不在它之下。不过现在看,这玄门正宗却绝不是仅仅只体现在道*法的高深玄妙上,更多的看地却是一个门派的心性。清虚讲道,也许只有那普度天地人的慈云寺可以与它相提并论吧?刚才那玄灵子虽然没有教授众人清虚门任何一项高深的功法道法。但那些对天道和修仙地理解,却是无论如何也没有丝毫作假。单以这份无私的帮助天下修士修仙的胸襟,我九华就大有不如。”

    接着,徐清凡又想到:“从这种门派出来的修士,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会做出无故的以下犯上之事。但从太守真人处得到地信息,这次拘禁青灵子却是清虚全体长老所为。而从万玉生那里了解的情况来看,因为支持青灵子而逃离清虚门的修士,也仅仅限于青灵子的嫡系弟子和少数与青灵子无比交好的清虚长老。这么一个门派,如果出现那么一两个有野心之人还不足为奇。但我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个门派全部的长老都会是这样的人。如果这么说的话,太守真人之前所说的青灵子是因为将天灵炼神之术和清虚十三诀地关键部分藏了起来而引众怒还是相当有可能性了。”

    “而这么一来,我是否就可以直接将刘师叔那封书信直接交给玄灵子呢?只是这场清虚门的动荡当中,那紫真仙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怎么想都想不通。恩,还是一会从玄灵子那里探些口风,在做决定吧。”

    就在徐清凡暗思间。一行九人已经飞到了那处山峰的山顶之上。

    却见玄灵子飞到目的地之后。就直接找了个位置盘坐了起来,而虚函尊、“金铁叟”等人也纷纷在玄灵子面前坐下。

    看到众人这般动作。徐清凡也忙在“金铁叟”的旁边坐下,然后举目看向了玄灵子,等待着他的讲道。

    但这次玄灵子却并没有如上次那般直接开讲,而是先环顾了眼前八人一番,然后先对着“金铁叟”等人说道:“各位道友这十年来功力境界又有精进,可喜可贺。”

    太守真人笑道:“还是因为玄灵子前辈和寰灵子前辈每过十年就会为我们讲道之功,否则仅凭我们苦练,想要精进些许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苦功。”

    玄灵子笑道:“我只是讲了一些大家都知道地东西,各位道友地成就还是因为各位道友各自地领悟和苦练。”

    说着,玄灵子又转头看向了徐清凡。含笑说道:“我与其他七位都是老朋友了,而这位道友却是第一次看到。请问道友如何称呼。想来道友是第一次参加清虚讲道吧?”

    徐清凡笑道:“在下南荒散修徐凡,见过前辈。”

    顿了顿,徐清凡又说道:“在下一直在南荒修炼,最近接连闭关之后却现自己地功力境界都是无法提升,所以就下山游历,看看会不会有什么机缘,正好听说了清虚讲道这种盛事,所以就赶来凑个热闹。却没想到前辈讲解如此精彩深刻,让晚辈收益不少。”

    说着。徐清凡坐在地上,拱手对这青灵子就是一礼。

    玄灵子细细的看了徐清凡一眼,期间眼中青光连闪,然后点头说道:“我观道友体内的灵气虽然庞杂,却各行其道,且每道灵气都甚是玄奇。却让老朽我无法看出门派出处,相比道友你所修炼的不是一钟功法吧?”

    听到玄灵子的话,徐清凡心中微微一惊,明白玄灵子有类似于可以看透修士功法属性的神通,心中不由暗叫侥幸。这幸亏是自己,如果是普通的九华弟子,非马上就被玄灵子看穿身份不可。

    虽然心中惊讶,但徐清凡脸上却不露声色。只是恰到好处的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然后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晚辈的师祖曾无意中跌倒一处山谷中,本以为必死,却没想到在那山谷中现了四具修仙地尸体。然后又从那四具尸体上现了四部功法,所以晚辈一直都是四种功法同时修炼的。”

    说话间,徐清凡忍不住暗暗脸红,实是徐清凡之前少有说谎,所以在这方面实在没有什么机智,所以情急之下就将之前所见过的一部凡世间的仙侠小说中的内容搬了上来。

    而听到徐清凡的话,玄灵子却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怀疑之色,因为只有这种解释可以说通徐清凡体内同时兼有四道性质截然不同的灵气。却不知道徐清凡机遇之玄奇。已然成为了一个怪胎。

    而听到徐清凡的话后,其他七人脸上却是露出了恍然之色,通过玄灵子与徐清凡两人的讲话,他们却是已经打消了之前在心中对徐清凡身份地疑惑。

    却听玄灵子对徐清凡说道:“道友的师祖倒是机缘深厚,竟然在同时间获得了四部如此玄奇的功法。但我在这里却要倚老卖老的劝告道友一声,功法这东西。无论如何玄奇。在练至大成之前就只修炼一部就好。否则最终非但很难将四部功法同时练至大成,更可能会引起四道灵气地冲突。却是得不偿失。”

    徐清凡躬身谢道:“多谢前辈提醒。”

    话虽然如此说,徐清凡内心却是暗自苦笑。玄灵子的话他自然知道,但他对于这种情况却也无可奈何。他体内的“枯死之气”太过于诡异霸道,就算是不主动修炼,它也会自主的吸收天地灵气已壮大自己,偏偏这“枯死之气”虽然威力极大,却对身体大为有害,徐清凡只能修炼体内的“生灵之气”和“凤凰灵气”,联合起来与他抗衡。

    至于刘华祥所授地那道无名灵气的修炼之法,徐清凡也不能放弃,虽然到现在徐清凡也没现这无名灵气有何功用,而且修炼起来极其缓慢,但刘华祥生前却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徐清凡一定要坚持下去,出于对刘华祥的尊敬,徐清凡无奈之下只能持续修炼。

    而这些情况却也造成了徐清凡体内四道灵气齐头并进的情况。但好在有着“枯死之气”和“生灵之气”的制衡,徐清凡到现在还没现任何四道灵气会进行冲突的迹象。

    接着,玄灵子也不再与众人客套,而是如之前一般开始讲道,这次于上次不同,玄灵子声音变得低沉而引人深思,所将的内容也比之前要高深的多。并且在领悟天道和创造神通方面进行了重点的讲述。

    这次讲解足足持续了五天,玄灵子不疾不徐地讲着,而徐清凡等人或皱眉。或恍然,或欣喜,或苦恼,却是在玄灵子的讲解中各自陷入了自己地世界当中。一时间,就连徐清凡也忘却了自己来时的目的,满脑子都是自己如何修炼的问题。

    在第三天,“金铁叟”原本微闭地双眼突然暴睁,眼中却是金色光芒连闪,接着长啸一声,风云为之变幻。却正是在玄灵子地讲解中,再次领悟了天道一线,自创了神通。

    看着“金铁叟”这般,众人均是带着羡慕的神色纷纷向着“金铁叟”恭贺,而“金铁叟”却是站起身来先向着玄灵子深深地躬身一礼,然后有向着其他人点头示意,接着众人又继续听起玄灵子的讲道来。

    五天之后,玄灵子停止了讲解,而众人也纷纷从天道修仙那奇妙的世界中惊醒。

    看着均是眼中若有所思地众人,玄灵子笑道:“那些结丹期以下的修士。在清虚讲道中都有着解惑这一环节,但对我们这些结丹期修士而言,心中对天道对修仙的疑惑只能自己解开,只要这样才能找到自己的道。否则所得到的就是别人的道,就落入了下乘。所以解惑这一环节我们就省去了。”

    听到玄灵子的话,徐清凡等人均是站起身来,对这玄灵子躬身一礼,以答谢玄灵子的授业之恩。

    尤其是徐清凡。在这次听玄灵子讲道时,虽然没有想“金铁叟”那般领悟了天道一线并再创神通,但在众人中却数他收获最大。

    对于听道,徐清凡并不陌生,之前与刘华祥相处时,刘华祥就经常向徐清凡讲道。

    说实话,对于天道修仙的理解,徐清凡觉得眼前这名玄灵子并不见得会比刘华祥强,甚至从很多方面来说。刘华祥的讲道比起玄灵子来还要入木三分。

    但是,刘华祥毕竟一生所修地都是九华山的功法还有一些张虚圣所留下的秘法,而玄灵子毕生所习的却是“清虚门”一脉地功法,因为所修炼的功法不同,就代表着他们对天道修仙的理解大为不同。

    这次听道,让徐清凡从另一个方面重新审视了自己所追求的天道。而且在灵气与心神之间的关系。更是有了一个全新地关系。

    所以经过这次听道。虽然徐清凡体内的灵气没有增加丝毫,也没有再次领悟什么神通。但对徐清凡今后修炼的帮助,却是不言而喻。

    所以这次对玄灵子躬身答谢,徐清凡完全是真心实意的。

    “想来现在环卞谷那里的讲道和解惑也已经快要结束了,我们也回去吧。”玄灵子说道。

    听到玄灵子的话,众人都是点头称是。

    而徐清凡在这个时候,也终于想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虽然心中感激玄灵子的无私讲道,觉得这玄灵子也不想是一个有野心之人,但心中对于紫真仙人地疑惑却依然没有退去,所以微微犹豫了一会后,徐清凡决定还是再试探一番。

    想到这里,徐清凡在脸上露出了一丝迟疑之色,却是恰到好处的可以让众人觉。

    玄灵子当先注意到徐清凡脸上的迟疑,对于徐清凡这名年轻修士,他还是很看重的,于是问道:“徐道友,你可是还有什么疑问?”

    看着眼前这名眼露关切之色的老,徐清凡心中羞愧,他并不是一个喜欢耍心机之人,更不想在玄灵子这种前辈面前耍心机,但为了完成刘华祥的遗命,说不得徐清凡也只能动一次心机了。

    压下心中地愧疚,徐清凡脸露向往之色,向着玄灵子躬身说道:“晚辈曾听晚辈地师尊说过,清虚门的紫真仙人是修仙界少有地宗师级高手,在数百年前就达到了大成之期。当年晚辈师尊在繁华中土游历时,更是曾受过紫真仙人的指点。但直到后来才现紫真仙人的身份。玄灵子前辈,却不知可否将紫真仙人向晚辈引见一番?也好让晚辈代师傅向紫真仙人拜谢?”

    听到徐清凡的话,玄灵子脸上柔和的笑容依旧,柔声说道:“这次恐怕是不行了,紫真师伯在三百年前就开始闭关了,至今未出。我等这些晚辈却也是有三百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

    徐清凡脸上露出黯然之色,说道:“原来如此,却是晚辈无缘可看到紫真仙人的风采。”

    玄灵子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对着众人说道:“我们走吧。”

    说着,玄灵子就当先向着“环卞谷”方向御云飞去。而徐清凡等人也赶忙跟上。

    飞行间,徐清凡暗暗想道:“刚才我提到紫真仙人时,玄灵子前辈脸上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话语间对紫真仙人的尊重敬仰也恰如其当,难道真地只是我想多了。”

    思考良久之后,徐清凡觉得玄灵子没有丝毫的异常。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变化,显然紫真仙人依然在“清虚门”中闭关修炼。之前的事情,恐怕是他多想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就准备向玄灵子说出自己的真正目的,并将刘华祥那封书信交给他,让玄灵子转交紫真仙人,而刘华祥的第二件遗命,徐清凡也就等于完成了。

    “不对,刚才玄灵子的态度不对。”

    但就在徐清凡刚刚准备赶到玄灵子身边时,脑中却是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刚才。当徐清凡说出那些谎言之后,玄灵子表现的太过平静了,而这也是让徐清凡感觉到不对的地方。

    以徐清凡这种毫无身份地散修,虽然是结丹期修士。但在紫真仙人面前却依然是无足轻重。此时突然提出要见紫真仙人,无论任何人都应该表现出一些惊讶之态才对。

    但恰恰相反,刚才在徐清凡提出要见紫真仙人时,玄灵子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反而神态一如既往。仿佛是在掩饰一般。

    而正是因为他掩饰的太好了,所以才露出了破绽。

    还有就是,听说徐清凡的师傅曾被紫真仙人所救后,平常之下玄灵子应该是顺着徐清凡的话询问时间经过的,徐清凡也早在心中想好了应对之词,但玄灵子非但没有问,反而是不动神色的催促众人离开已结束这番话题。这不是显得很奇怪吗?

    “难道,在紫真仙人的事情上,清虚门真的有什么猫腻?”

    经过这番讲道。徐清凡心中对于玄灵子的印象可谓是非常之好,所以徐清凡也不希望玄灵子会在这种事情上会有什么猫腻,因为这就在某方面说明了,这次“清虚门”推翻拘禁青灵子的过程中,并不是多么地光明正大。

    “而且如果真的存在猫腻的话,我又该如何将刘师叔的书信交给紫真仙人呢?”

    就在这种复杂心思当中。徐清凡随着众人来到了“环卞谷”当中。

    接着。徐清凡等八人和玄灵子各自回到了自己地位置上,然后玄灵子宣布这次“清虚讲道”结束。

    虽然明知道十年之后“清虚讲道”依然会进行。但包括徐清凡在内的整个“环卞谷”的千余修士还是感到心中满是怅然若失之感。

    当“清虚讲道”结束之后,虚函尊、“金铁叟”等人纷纷邀请徐清凡到他们洞府或门派中小住,徐清凡正待拒绝,却突然看到一名修士向着徐清凡走来,却正是之前站立在玄灵子身后的一人。

    却见那人来到徐清凡身边之后,对着徐清凡微微躬身一礼,然后说道:“徐道友,我师兄玄灵子邀您到我清虚门中小住,请问徐道友可愿意?”

    听到这人的话后,徐清凡心中第一种感觉就是欣喜,二是感觉麻烦来了。

    刚才恐怕玄灵子也突然现了自己地破绽,这次名为邀请,实则恐怕是对徐清凡产生了怀疑。

    微微犹豫了一下,徐清凡微微一笑,说道:“乐意至极。”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