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三章 .暗斗.

仙道求索 第五十三章 .暗斗.

    “两位道友,这是在下第一次来到清虚门,请两位小道友给我讲一下清虚门现在的情况如何?也好让我在接下来的讲道中有些准备。”

    待那位嗦至极的邓长老离去之后,徐清凡长出一口气,然后转身向着他身旁那两名负责招待的清虚弟子,笑着问道。

    听到徐清凡的问题话,这两名弟子并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妥。所以均是恭声回答道:“前辈请问,弟子只要知道,就一定知无不言。”

    徐清凡微微一笑,问道:“在下自修仙以来就一直闭关于南荒一偶,所以对于此时修仙界有哪些高手,都是懵懂不知,虽然偶然间与玄灵子前辈相识,并有幸被邀请到清虚门讲道,但对于清虚门却也是毫不了解。请问两位道友,现在清虚门中,却又有那些天下知名高手呢?”

    听到徐清凡这个问题,这两名清虚弟子竟然均是精神一振,然后就七嘴八舌的开始对徐清凡讲起现在“清虚门”的高手来,看得出来,这两名清虚弟子和邓长老一般,对于自己身为清虚一脉的修士甚是自豪,言语间满是自豪之意。看来常年成长在这“玄门正宗”门下,对于师门的自豪是整个“清虚门”的修士所共有的特点。

    所以当徐清凡问这个问题后并不着痕迹的恭维之下,这两名弟子对徐清凡当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恨不得将修仙界排名前十的高手都安插到“清虚门”当中。虽然具体的境界修为这些属于修仙个人*的问题这两名弟子都不知道,但清虚门”中名头最大地那些修士却是修仙界人所共知的事情,所以两人对徐清凡也不隐瞒。一一对徐清凡讲明。

    本来,徐清凡毕竟不是一个真的南荒散修,身为九华山的执事长老,徐清凡对于“清虚门”中高手的信息恐怕比之眼前这两名清虚招待弟子还要了解。所以这个问题,原本就是徐清凡用来抛砖引玉的。

    但从这两名清虚弟子的介绍中,徐清凡却得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信息。那就是这两名清虚弟子对一名叫柳自清地长老的推崇,竟然只在玄灵子和寰灵子之下。而在徐清凡原本所得到的信息当中,这名柳自清只是“清虚门”中一个很普通的长老罢了。却没有想到竟然在“清虚门”当中声望如此之高。

    想到这里,徐清凡心中微微一动,然后问道:“玄灵子和寰灵子两位前辈在下已经有所了解,这柳自清前辈又是何人?似乎在两位的口中地位丝毫不在玄灵子寰灵子两位前辈之下。但在清虚讲道之时,在下却没有听说过。”

    就在徐清凡问话时,突然感觉到一阵神识扫过,却是一闪而逝,想到应该是那些清虚长老例行的查探之后,徐清凡也不以为意。而是笑着继续听这两名弟子的介绍。

    却听一个名叫戴关的清虚弟子答道:“柳师叔他为人一向很低调。所以在修仙界名声不扬,但无论声望还是功力境界,即使在我清虚门当中也都属于顶尖之列。”

    另一个名叫张佩的弟子则说道:“对啊,尤其是柳师叔地谋略心智,更是门中第一。就拿上次青灵子地事情来说,如果不是柳师叔,根本就无人能察觉……”

    听到张佩的话,戴关眼中闪过一丝怒色。瞪了张佩一眼,而张佩也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闭嘴不言。

    徐清凡却似乎突然对这名柳自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接连问了一些关于柳自清的问题。并渐渐的将问题转到了青灵子身上。

    却不知道那张佩是如何成为清虚门的招待弟子的,身为招待弟子明明应该以谨慎机警为第一要务,但那张佩却是个嘴漏,明明戴关在旁接连施展眼色阻止,但这个张佩却是视而不见,几个问题之下,让徐清凡得到了不少有用地信息。

    但数个问题后。那名叫张佩的弟子终于现了不妥。也渐渐的开始闭口不言了。看着这两名弟子脸上难色愈浓,徐清凡知道不能再追问。否则就会引起怀疑,所以只是装作不在意地微微一笑,却突然转口又问道:“原来如此,这位柳前辈当真是了不得啊。那么这清虚门所在的荣华山,又有那些地方景色优美,可供观赏呢?”

    听到徐清凡终于转移话题,这两名弟子均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忙向着徐清凡讲解起“荣华山”的景色来,而徐清凡虽然看似正在笑吟吟的认真听着,但心中却是陷入了凝思。

    当张佩戴关将“荣华山”的景色介绍了一边之后,徐清凡又问道:“两位道友介绍的都是前山景色,那么后山又有什么景色呢?”

    听到徐清凡的问话,张佩戴关两人脸上均是露出了尴尬为难之色,其中戴关迟疑良久之后说道:“后山地景色我们这些普通弟子也不知道,因为那里只有长老们可以进入,所以前辈地问题晚辈无法作答,还请前辈见谅了。”

    徐清凡微微一笑,表示并不在意,然后又向这两名弟子问了一些其他并不重要的问题,就让两人离开了。

    但徐清凡却不知道地是,在张佩戴关两人远离了徐清凡所居住的那处独门小院后,戴关马上就转头冲着张佩指责道:“张师兄,虽然身为师弟我不应该说你,但你怎么能将青灵子的事情也向外人说呢?玄灵子寰灵子两位师伯的命令你忘了吗?”

    张佩对于戴关的指责却是不以为意,只是脸上却露出了奇怪之色,良久之后才说道:“你以为我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吗?是刚才柳师叔突然对我传音,让我向那位徐前辈稍微透漏一些关于青灵子和清虚门的消息的。”

    “什么?”戴关惊声反问道。

    张佩苦笑道:“具体原因我也不知道。现在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复命吧。柳师叔要我们将那位徐前辈刚才所有地问话和反应全都仔细说给他听。”

    听到张佩的话,戴关脸上也露出了凝重之色,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张佩匆匆的向着“荣华山”山顶飞去。

    看着那两名负责招待的弟子远去,徐清凡皱眉陷入了沉思。

    刚才,经过他一番刺探之下,徐清凡已经对“清虚门”现在的情况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当然,这些了解都是极为浅显的。那些深入的信息就算徐清凡想问,这两名只是负责接待地弟子想必也不知道。而且如果问的太深,这两名清虚弟子心中也必然产生怀疑。

    但就算如此,徐清凡却还是知道了一些非常有用的信息,比如说,经过徐清凡的接连刺探,得知在推翻拘禁“清虚门”的上任掌门青灵子的过程当中,那个名叫“柳自清”的清虚长老至始至终都扮演着一个极为关键的角色,是这个柳自清先现了青灵子所修的与“清虚门”地其他长老有所不同。也是这个柳自清联合了其他长老。以“藏私自守”之名将青灵子推翻地。在青灵子被推翻之后,玄灵子和寰灵子两大巨头并列。却因为声望功力相当,所以迟迟无法决定让谁当“清虚门”下一任掌门。但以柳自清在清虚门中的声望,只要他明确表态支持两人中的一人,那么那人一定会是希望大增。以张佩戴关两人对这柳自清心智的推崇来看,这柳自清应该不会看不明白没有掌门和玄灵子寰灵子两人并立对“清虚门”的伤害,而柳自清却一直没有做出任何反映,这就耐人寻味了。

    正因为如此。徐清凡心中不由的对这名柳自清产生了一丝戒备之情。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柳自清无意中所为也就罢了,如果说是这柳自清刻意而为,那么这柳自清竟然可以不着痕迹的将整个“清虚门”的形势掌握在自己手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未免太过可怕了。

    此外,徐清凡还从这两名清虚弟子地神态语气当中了解了一点极为重要的信息。那就是神秘的荣华后山。

    根据徐清凡从九华山所查询到地资料得知,这“清虚门”虽然号称是玄门正宗,但门内却依然有一处监禁之所,名叫“阙栏”。内中所监禁的或门内叛徒,或修仙界的败类。而刚才那两名清虚弟子对徐清凡讲遍了整个“荣华山”前山的景色。徐清凡却没有现哪个地方与“阙栏”相吻合的。而那个不准普通弟子进入的后山。却是“阙栏”最有可能的所在。

    而青灵子地实力境界据大乘期只有一线之隔,比之玄灵子寰灵子两人都还要高上一筹。想要将青灵子放心地拘禁起来,那么那个禁制极多且由清虚真人亲手布置的“阙栏”,应该就是最适合地所在了。

    还有则是紫真仙人的洞府,张佩戴关两人在介绍“荣华山”前山的景色时,并没有提到那些禁忌,而以紫真仙人的身份,他在闭关之时应该是闲人不得靠近才是,而张佩戴关两人却并没有提及,也就是说紫真仙人的闭关之所十有也在后山了。

    “这么说,我接下来行动的重点就应该是荣华后山了?”

    徐清凡暗暗的想到。

    虽然目标有了,但徐清凡的心情却无论如何也兴奋不起来,那荣华后山竟然是整个“清虚门”的禁忌,那么就应该是常年都有清虚长老在把守才对,而那些清虚长老都是修仙数百年之辈,境界至少也达到了实丹期,以徐清凡这种虚丹中期的修为,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简直是不可能,虽然徐清凡有着“身化为风”的神通,但那“荒芜之风”性质特意,想要让人不注意都难。

    更重要的是。经过刚才与那两名清虚弟子的对话,徐清凡虽然了解了许多信息,但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苦思良久之后,徐清凡身体突然微微一震,然后想到了其中地关键之处。

    那张佩戴关两人明明是“清虚门”专门负责招待的弟子,身为招待弟子,修为可以不高,但为人一定要非常的谨慎机警。多嘴更是大忌,什么话应该说什么话不应该说决定应该是知道的,而“清虚门”身为六大圣地之一,更不会选一个多嘴之人当接待弟子。那么这么一来,这张佩之前的接连漏嘴就显得太过于不寻常了。

    在联想到张佩漏嘴之前那阵突然扫过的一阵神识,徐清凡原本还以为那是清虚长老例行的查探,但现在想来,恐怕就是那阵神识扫过的一瞬间,有人对张佩交代了些什么。所以张佩才会突然变得那么不谨慎吧?

    想到这里。徐清凡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轻声喃喃道:“没想到我万分小心,到最后竟然还是被算计了。身为一个毫无关系地散修,突然对柳自清、青灵子的事情这么感兴趣,现在在玄灵子等人的心中,怀疑一定变得更大了吧?”

    “不过虽然被算计,但却也有好处,至少我已经可以肯定那些清虚长老推翻青灵子的事情上一定在某方面有着什么猫腻了。至少在紫真仙人的问题上一定有什么猫腻。否则这个时候就不会这么刺探于我了。”

    轻轻叹息一声之后,徐清凡微微的摇了摇头,将心中的沮丧抛开。毕竟事情已经生了,既然沮丧无法让时间回转,那么只能抛开沮丧,尽力想办法补救了。更何况,对徐清凡来说,他本就是以被怀疑之身来到清虚门的,相比较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那么怀疑再加重一些却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之事。

    之前从刘华祥处学到地一招。就是分析事情时应该着重于三点,一是充分地分析自己手中已知的信息。其次则是分析形势下自己的利弊,再次则是将自己代入对手,充分分析对手的心态,这样一来,自己就可以想出各种可能的对策,以及各种对策的成功性。

    不得不说,刘华祥对徐清凡影响实在很大,至少刘华祥之前所教给他的那些,有很多已经不知不觉的成为了徐清凡地习惯。徐清凡根据自己先后从万玉生、“清虚讲道”、以及那张佩戴关处所得到的信息,徐清凡总决出自己三点优势和一点绝对的劣势。

    一是根据万玉生处得知,并不是所有地清虚长老都赞成推翻青灵子的,他们相信青灵子之所以会藏私一定有他的理由,毕竟青灵子在“清虚门”经营了这么多年,其人脉声望是绝对不可忽视的。而这些长老,一部分带着青灵子的那些嫡系传人逃出了“荣华山”,而另一部分则陷入了沉默。而这些选择沉默的长老现在都是什么态度?是否依旧支持青灵子?如果是的话,那么就是徐清凡地可趁之机。

    二是相比较徐清凡已经肯定“清虚门”有猫腻,“清虚门”众人现在却依然无法肯定徐清凡此时地目的,所以行事之间难免会有迟疑之处。

    三则是,虽然徐清凡对“清虚门”地事情了解不多,“清虚门”对徐清凡的了解却更是一点都没有。比如徐清凡“身化为风”的神通,比如徐清凡的各种法器,这在关键时刻都能起到不寻常的作用。

    这三点却都是徐清凡在接下来几天的行动中可以利用之处。

    但相比较这些优势而言,徐清凡的劣势却更为明显,那就是徐清凡此时身在“清虚门”当中,在实力上处于绝对的下风,一旦被人现不妥,“清虚门”中随便出来一两个长老就可以将他死死的压制住。而身在“清虚门”当中,那些清虚长老更可以随意的监视徐清凡而不需有任何顾忌。让徐清凡丝毫无法施展手脚。

    虽然已经将手中已知的所有材料全部都分析了一遍,对于他在现在形势下的利弊也已经找了出来,但徐清凡却依然无法找出相应的对策,一是因为徐清凡不了解柳自清地为人。所以也根本无法猜想现在形势下柳自清的想法。二则是在绝对的实力劣势面前,徐清凡突然现自己竟然想不到任何对策可以应对。

    记得刘华祥曾对徐清凡说过,谋略这种东西,只是在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可以用的,徐清凡就现在深深的了解到了这一点,同时心中隐隐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这次应邀来到“清虚门”或是一步错棋。

    “事情到了这里,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机应对了。还是有机会去看看那柳自清是何方神圣。在寻对策吧。”

    说着,徐清凡走回到自己的屋中,先是从袖中将“地镜”拿了出来,接着手上指诀连掐,片刻之后,在徐清凡的驱动之下,那“地镜”之上突然泛起了蒙蒙地清光,透过清光,徐清凡却现。在“地镜”当中。中心周围分布着三处光斑,分别呈青、蓝、金三色。

    片刻之后,徐清凡收回了“地镜”,喃喃道:“这清虚门当真是禁制处处,地镜原本可探视周围方圆百里内的情景,但到了这里竟然所能探视的距离竟然还不到三里。不过,这清虚门竟然会同时派出三位实丹期的长老监视于我,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接着。徐清凡就不再考虑其他,盘坐到床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目。开始冥思养神起来,自数天前与玄灵子相遇后,徐清凡就一直在不断的分析与心机相斗,这些事情并不是徐清凡所擅长,此时心神着实疲惫。所以在现自己无法得出更多之后,徐清凡索性开始修养起来,好以更好的状态应对接下来会不断而来的刺探。

    与此同时。“荣华山”山顶之上。众长老所聚集的“清虚殿”中。

    “啪”

    柳自清轻轻地合上了手中地折扇,脸上带着轻柔的笑意。对着眼前的戴关、张佩两人问道:“哦?当时徐清凡的问题就是这些吗?”

    “是,自师叔叮嘱我等要回来报告之后,弟子就已经将那徐前辈的问题一一记下,决计不会有错的。”张佩忙躬身回答道柳自清却是表情不变,只是不断把玩着手中的折扇,声音依旧轻柔,又问道:“那徐凡听到你等故意透漏的信息后地反应,刚才你们可有什么遗漏?”

    戴关恭声答道:“没有任何遗漏,在来时的路上,弟子已经与张佩师兄仔细核对了数遍。”

    柳自清满意的点了点头,一挥手中折扇,对着戴关张佩两人说道:“你们可以退下了。”

    听到柳自清地话后,张佩戴关两人忙对着在座的长老一一躬身行礼,然后倒步退下。

    在张佩戴关两人的身影刚刚消失在“清虚殿”当中,寰灵子就忙向着柳自清问道:“如何?柳师弟可现了些什么吗?”

    柳自清眼神微动,然后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仅仅几句对话罢了,又能从中现什么呢?只是将徐凡是为青灵子之事而来的可能性从两成提升到了四成罢了。不过那徐凡似乎对我很是好奇,这么一来只要我过段时候到徐凡处探访一下,与他交谈几句,就可以将各种可能性定下来了。”

    寰灵子又问道:“你是指,就可以将那徐凡来此的目的确定下来了吗?”

    柳自清摇了摇头,说道:“不能确定下来,但却可以得知那徐凡是看刺探青灵子之事的可能性是五成以上,还是五成以下了。”“只有五成?”寰灵子皱眉反问道。

    却见柳自清摇玩着手中地折扇,打开然后又合上,声音却变得更加轻柔,淡淡地说道:“在处理这种事情上,五成的可能性已经可以让我们决定很多事了。”

    之前一直在闭目养神地玄灵子,此时却突然缓缓的睁开了微闭的双眼,轻声问道:“你所说的决定是将徐凡拘禁起来吧?但柳师弟,你可考虑过那徐凡只是长辈指使而来?一旦现徐清凡迟迟未归,就不怕他的那些师长找上门来?要知道,南荒可是离苦修谷很近啊。”

    柳自清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的确,考虑到那徐凡的年纪和修为,他被人指使的可能大概有七成,他本身就是苦修谷修士的可能性也有三成。但只要将他拘禁起来之后,我们就可以有很多手段让他讲出他的幕后主使是谁,到时我自然会有很多对策可以应对。更何况,相比较变得更加厚重的怀疑,现幕后主使更加重要,不是吗?”

    听到柳自清的话,一众清虚长老皆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们自然知道柳自清让徐清凡讲出幕后主使的手段是什么,“清虚门”对心神元神的了解堪称修仙界之最,自然也有很多手段可以对心神元神进行折磨,让受折磨之人痛不欲生之余身体上却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只是这些手段太过于残忍,所以轻易之下清虚门人绝不会轻易使用罢了。

    但此时,一众长老却也想不到其他的方法,相比较师门声音,却也只能不折手段一次了,所以也就默认了柳自清的想法。

    却见柳自清在看到一众清虚长老同意了他的做法之后,眼神之中不易察觉的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然后脸色一肃,对着玄灵子和寰灵子两人躬身一礼,口中说道:“那么玄灵子师兄,寰灵子师兄,师弟我现在就去会一会那徐凡了。之后要怎么决定,还请两位师兄等我回来之后在做决断。”

    玄灵子和寰灵子均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却见柳自清向着“清虚殿”外走去时,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些什么,转身对着一些清虚长老说道:“不管这次我去刺探那徐凡之后结果会是什么,请各位师兄今后也不要与那徐凡偷偷相会,可否?”

    柳自清所问的那些清虚长老,却正是那些之前就一直支持青灵子的清虚长老。

    听到柳自清话语中如此不客气之后,这些清虚长老脸上均是纷纷露出了愤怒之色,但注意到玄灵子和寰灵子两人的眼神,只能无奈应是。

    看到这些清虚长老无奈的反应,对柳自清来说却仿佛是种享受般,轻笑一声,然后继续向着“清虚殿”外缓步走去。

    在张佩戴关两人离去后不久,徐清凡谋划了一番就开始冥思静养了起来。正当心神就要陷入空灵当中时,身体却突然微微一震,却是感觉到有一人正想着他的位置缓步走来。

    “在下清虚柳自清,求见徐道友,可一剑否?”

    接着,徐清凡的门外就响起了一道轻柔的声音。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