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十七章 .应对.

仙道求索 第五十七章 .应对.

    原本徐清凡只想要通过小黑查探一下紫真仙人的位置,顺便看看有没有能联络到紫真仙人的可能,却没有想到竟然能通过小黑探听到如此之多的秘闻,心中之波澜起伏实是无可言表。

    仔细的将这些信息分析之后,徐清凡却是人生中第一次现了自己智力不够。

    一夜心神难静。

    第二天清晨,光明驱除了黑暗,一点一点的夺回了被黑暗肆虐了整整一夜的大地,欢快的雀跃在每一个角落。

    就当阳光照彻徐清凡的整个房间时,徐清凡原本微闭的双眼也缓缓睁开,走下床来,推开房门,向着院外走去。

    经过整整一个晚上的思考,徐清凡总算是确定了今后几天的对策,反复确认了几次确定没有漏洞之后,心情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而徐清凡这次出门,却是去寻找那位正在门外苦候的莫子良来,这次他去找莫子良却并不是因为要像之前那样掩护小黑出去,光天化日之下,小黑的隐身效果完全不见,他这次找莫子良,一是要显示出一种他喜欢和莫子良交谈的印象,这样昨天夜晚接连两次找莫子良交谈才不会引起他人尤其是柳自清的注意,二则是经过一夜的思考,徐清凡现在当真是心神疲惫,所以找到莫子良这种老实人交谈,也有利于徐清凡心神的放松。和之前那两次一样,借助“地镜”之效,无论莫子良如何变换位置,徐清凡都是很轻巧的找到了他位置的在的,然后以一句“前辈,你还在啊。好巧啊,我们又见面了”作为开场白,接着一场别有用心的交谈就开始。

    抛开门派之别和徐清凡莫子良的目地,徐清凡其实是很喜欢与莫子良交谈的,因为在徐清凡看来。莫子良身上有着一种修仙最为本质的东西,那就是一种单纯的对修仙的向往,脑子里除了修仙之外并没有其他地想法,在徐清凡看来。这才是真正的求道。更重要的是,与莫子良交谈,他的心中不会有太多地戒备。

    修仙、天道,这正是两人所交谈的东西,没有勾心斗角,不用去猜对方的心思,谈笑自得,之间无比放松。

    一番交谈之后。时间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徐清凡和莫子良两人的脸上都带着满足的表情,然后监视的继续监视,被监视的则继续被监视。彼此心照不宣。

    但当徐清凡回屋之后,却现柳自清,或可以称呼他为玄真仙人,此时正坐在徐清凡的屋中。已是等候多时。

    知道柳自清误以为自己是张虚圣地手下后,徐清凡对于柳自清虽然依旧戒心未去,但再次面对他时却已经心情放松了许多,因为徐清凡知道,在柳自清他的计划成功之前,是绝对不敢动自己的。

    这次柳自清前来却依然还是刺探,显然对于昨晚之事依然不是很放心。所以徐清凡依然谨慎面对。没有因为即将破掉这柳自清苦心经营的计划就有什么得意忘形之举,一如既往地谦虚谨慎。

    好不容易应付完了柳自清。将这个不知是可怕还是可悲之人恭送离开,徐清凡终于安定了下来,盘坐在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一切行动,全部都在夜晚,此时却正是养精蓄锐之机。

    夜晚,似乎天生就和阴谋、诡计、算计、乃至于小偷盗贼相关联,除了喜欢夜晚的宁静之外,徐清凡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也会在某一天,等待着夜晚降临,好让他去算计他人。

    在闭目养神当中,时间飞快流过,似乎只是一瞬间,日夜转换,黑暗再次夺回了天地间的权利,周遭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宁静却又晦暗。

    再次推开房门,抬头看了一夜头上地月明星稀,徐清凡长出一口气,举步再次向着莫子良的方向走去。

    这次,徐清凡却又是在掩护小黑的。

    对于一直欺骗莫子良这位老实人,徐清凡心中着实有些心里不安,但没办法,徐清凡第一次就遇到的是莫子良这种人可谓是撞到了头彩,虽然监视徐清凡的修士有三人,但徐清凡却不敢期望任何人都像莫子良这么好骗,并且一谈论起道法来就忘却了周遭的一切,所以徐清凡只能无可奈何却又心怀欣喜的对莫子良继续欺骗下去了。

    事情和前一天晚上没有任何区别,在莫子良与徐清凡讨论天下道法期间,小黑那漆黑地身体融入了漆黑地夜晚,无声无息的从莫子良头上飞了过去,并且快地向着荣华后山的方向飞去。

    一番交谈过后,在莫子良谈性正浓时徐清凡却突然借故离开,因为徐清凡知道,此时那小黑恐怕已经穿过了前后山之间的那道结界,飞到了紫真仙人被困之处了。

    只是莫子良那句“徐道友,今晚还来吗?无论如何我都会等你的。”,让徐清凡的心很是颤抖了一下。原本还想着事了之后将与莫子良多多交谈一番,但现在看来,还是需要多多考虑一下的。

    回到屋中之后,徐清凡盘坐在床上,闭目再次施展起“心眼术”来。

    虽然根据徐清凡的谋划,今天之事只要有小黑就够了,但徐清凡无论如何却也放不下心来,所以还是决定通过小黑亲自观察一下的好。当徐清凡的心神完全沉入了“心神术”后,却现眼前的视野豁然一变,却正是转化成了小黑的视野。

    正如徐清凡之前所料的那样,小黑此时已经腐蚀开了那道结界,并且快的向着那处怪木纠结之处飞去。

    待飞到紫真仙人被拘禁之所,小黑就开始不断的“呱加了起来,其声音之难听土气。却是令人指。但小黑之前在徐清凡地禁令之下“禁言”良久,此时得到徐清凡的许可,却是在大叫特叫,叫的极为欢畅。

    不过整个荣华后山,除了那处“阕栏”之外。却没有一个清虚修士进入,所以小黑虽然叫的又响又难听,但徐清凡却也不怕被人现。

    根据徐清凡的判断,在被那些奇异巨木围困之下。紫真仙人恐怕连神识都无法展开太远,却只能在巨木之中听到声音了。

    果然,就算是以紫真仙人大乘期地心性,听到小黑那难听的叫声之后却也是难以忍受,却听巨木当中突然传出了他的声音:“奇怪,我清虚圣地,怎么会有乌鸦出现?此时后山片草不生,更是应该没有生物存留才对。小鸦,你叫的这么急切,可是飞遍后山觅不得食物所致?”

    听到紫真仙人地声音响起,徐清凡心中松了一口气。之前就怕紫真仙人气恼与昨晚柳自清之言,然后决定封闭六识从此闭死关之类的事情生。

    而小黑听到巨木中有声音传出之后,小黑却有些不高兴,因为按照徐清凡的命令。只要巨木中有声音传出,它就不能随意欢叫了。

    但不论如何,小黑却还是听话的将左爪上所抓的那颗青色灵珠从半空中抛到了地上。

    这颗青色灵珠似乎极为脆弱,撞向大地之后马上碎裂,而碎裂之处却缓缓的冒出一缕青烟,遇风不散。

    只见随着这股青烟的不断波动,一道声音缓缓的自这股青烟中传出。却正是徐清凡声音。

    “紫真前辈。您好,我现在是通过凝声珠向您说话。所以您不用说话,只听就好。”

    “晚辈南荒散修徐凡,在五十年前偶遇九华山地刘华祥前辈,他之前对晚辈有过大恩,委托我向您传一封书信,晚辈自然要保证办到。奈何当时晚辈正处于修炼紧急关头,在最近才出关,刚赶到荣华山想要寻找您,却听到了青灵子前辈之事,并从中察觉出一丝不妥,就没有将书信交给清虚门人,而是先混入了清虚门当中,经过了多日的暗查,终于现了前辈您被困所在。”

    “苦思许久之后,晚辈终于想出了一种对策,晚辈的灵兽名为暗鸦,它的体内多有死气运转,可腐蚀天下万物。所以晚辈就制作了一颗死灵珠,如果前辈现在就想要脱困而出,晚辈就让暗鸦将这颗死灵珠抛到这些巨木中某个隐秘角落,一日之后内中死气释放,会不断地腐蚀这些巨木,再加上前辈您运功挣脱,相信只需数十日之功,前辈您就可以脱困而出。而晚辈待前辈脱困并重掌清虚门时,会在清虚门附近的虚函门中等候前辈召唤。”

    “而如果前辈您暂时还不想离开,或不信任晚辈,那么今日之事却还请前辈保密,另外刘华祥前辈的书信该如何处理,还请前辈定夺。”

    随着徐清凡的声音全部落下,那道原本不断波动而出声音地青烟突然随风而散,却没有留下任何的踪迹。

    无声无息的用死气腐蚀围困紫真仙人的这些怪木,并合紫真仙人之力破开这些怪木,正是徐清凡所想到的最简单最安全也是最实用的办法。

    另外,徐清凡这番话可谓是说的有真有假,虽然刘华祥委托他带给紫真仙人书信地事情自然是真地,但徐清凡却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一是徐清凡怕这件事情如果失败,自己地身份被揭之后会牵连九华山一脉,二是因为徐清凡不确定紫真仙人会不会心中存在门户之见,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只能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还有就是,徐清凡并没有提及前一天晚上他无意中听到了紫真仙人与柳自清之间的交谈这件事。毕竟那番谈话中可谓是隐秘居多,即使徐清凡救了紫真仙人,又是紫真仙人故人的晚辈且九华山执事长老的双重身份,紫真仙人说不得也只能让徐清凡在“荣华山”中多留上三五百年了。

    心中暗暗回顾着自己这番算计的同时,徐清凡也在紧张的等待着紫真仙人地回应,如果紫真仙人因为怀疑他的身份而不肯合作的话。那么徐清凡这番算计却也只能算是白做。

    但紫真仙人最终还是让徐清凡如愿了。

    只见随着徐清凡声音的落下,巨木之中先是沉默良久,然后突然传出紫真仙人那苍老的声音:“既然小友已经谋划许久,那么就按小友所说地办吧,多谢了。”

    听到紫真仙人的回答后。远在前山的徐清凡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指挥小黑在那群怪树巨木中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角落,将那颗“死灵珠”丢下。

    其实关于这颗“死灵珠”之事,徐清凡有些事并没有说。先,只要徐清凡愿意,其实他是可以让这颗死灵珠马上挥作用地,但为了以防万一,徐清凡却是在这死气所凝结成的灵珠外层又布上了一层“生灵之气”,就是害怕如果这颗“死灵珠”太早挥作用却又被柳自清等人觉,那么徐清凡作为最大的嫌疑人,就算柳自清顾忌他是张虚圣手下的身份。也只能让徐清凡永远的留在“荣华山”了。而有了这层“生灵之气”,死气想要突破却还要等到一天之后,那时徐清凡已经讲道完毕离开“荣华山”,就算被现也没有他什么事了。

    其次。为了以防万一,徐清凡不仅在这颗“死灵珠”中充入了小黑体内所有的死气,更是将他体内的“枯死之气”也全都充入了其中。毕竟这些怪木可以困住一名大乘期修士,虽然只是一名功力只能挥三成的大乘期修士。也绝对不能小觑。所以徐清凡看来还是小心为上地好。

    随着小黑将“死灵珠”抛下然后向着前山快飞去后,徐清凡心中长出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

    接着,徐清凡的表情变得平淡,然后从床上站起身来,推门而出。

    为了掩护小黑回归,徐清凡又要去忽悠那位莫子良老人家了。不过还好是最后一次了。

    次日。晨光刚刚爬上了地平线,徐清凡就睁开了双眼。就静坐中清醒了过来。

    这天是徐清凡来到“清虚门”的第三天,恐怕也是最后一天,却也是徐清凡要讲道地日子。

    昨天夜晚,或是因为接连欺骗之下心中愧疚,徐清凡当真是与用了不少时间与莫子良讨论修仙与天道,虽然不能算作补偿,但至少也能稍稍缓解徐清凡心中的愧疚,虽然谈仙论道却是修仙界修士所共有的喜好,在满足了莫子良的谈性之余徐清凡却也是获益良多。

    本来,这些天徐清凡一直在谋划着如何不露破绽,或是如何将刘华祥地书信交到紫真仙人的手中。对于在清虚讲道之事,徐清凡反倒没有多想,但当之前所有的事情全都解决了,讲道之事将临,徐清凡才突然紧张了起来。

    徐清凡之前并不是没讲道过,之前他不止一次对婷儿讲道,甚至有几次在李宇寒的邀请下到九华三院中对那些三院弟子讲道过。

    但那几次毕竟最多也只有一两百人在听他讲道,其修为更是远逊于徐清凡,这样一来徐清凡自然没有什么紧张之感。

    但这次却又有不同,根据之前玄灵子、柳自清、莫子良等人的介绍,但凡有人来清虚讲道,除非正在闭关,否则清虚门下必须到场,那可是数千人啊!更何况,其中还有四十余名实力还在徐清凡之上的清虚长老,再加上徐清凡之前竟然没有丝毫的准备,这让徐清凡如何不紧张?

    但不得不说,莫子良这人当真是徐清凡地福星,前一天夜里一番交谈,却让徐清凡眼前一亮,为即将而来地讲道有了一处明确的道路。

    原来,在前一天晚上,万事皆毕地徐清凡在与莫子良的一番谈到论仙可谓激烈,奈何徐清凡的功力境界比之莫子良要低上不止一筹,所提出地一些观点却是莫子良都想过的。更能引申出一些更为高深的观点,刚开始是两人互相论道,但到了后面却变成莫子良说徐清凡听了。

    最终,徐清凡无奈,只能将他最为熟悉的。修习《枯荣诀》和创建《生死诀》所悟得的那些枯荣生死之道捡了一些说给莫子良听,却是引得莫子良眼前一亮,毕竟这些东西修仙界甚少有人想过,更无人会像徐清凡这般体内兼具“生灵之气”和“枯死之气”这两道截然相反性质少有地灵气。所领悟的自然与寻常修仙自是大不相同。

    而当徐清凡将枯荣生死之道讲出之后。他与莫子良之间的论道终于变成互论了。

    而经过此事,徐清凡也决定在清虚讲道时,所讲的就是枯荣生死之道了,当下了这个决定之时,徐清凡心中原本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些东西他对婷儿也没有提及过几次,但后来想想却又坦然了,既然清虚门可以每过十年就无偿地向天下修士讲道。他又为何不可以呢?更何况,如果没有修习过《枯荣诀》或体内兼具生死二气,那么徐清凡所讲的只是让他们感觉眼前一亮罢了,却并不会有什么实际收获。

    当然。如果清虚门此时突然冒出来某个天才,竟然能根据徐清凡的枯荣生死之道创建个《枯荣诀》、《生死诀》之类的,那么徐清凡也就无话可说了。

    正当徐清凡皱眉想着一会儿之后讲道时该注意的细节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同时响起的却还有张佩那恭敬的声音:“徐前辈,讲道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请您移驾荣华山顶,清虚殿前。”

    随着张佩地声音落下,却听荣华前山却又有数声仙鹤鸣叫之声响起,却正是“清虚门”用来召集门众之声。

    而当徐清凡走出门外后,却现除了张佩戴关两人之外。柳自清与莫子良正在等候。

    当徐清凡随着柳自清和墨子良两人御使着祥云。飞到荣华山顶清虚殿前时,却现在清虚殿前。正有两三千名清虚修士正盘坐在“清虚殿”前的那片空地上等待,密密麻麻,连成一片,让人眼晕。

    而在这片盘坐的清虚弟子面前,却是布置着一处竹台,竹台之上,约三十名清虚长老则正坐在竹椅之上,也如那些普通的清虚弟子一般在静静等待着。

    看到场面如此盛大,徐清凡不知为何,他心中原本还残留着地那些紧张反而突然不见了。

    看到徐清凡出现后,清虚全体修士整齐的站起身来,无论是普通的清虚弟子还是那些平日里地位尊崇无比的清虚长老,都是对着徐清凡深深地躬身一礼,以示“清虚门”对讲道的尊重与感谢。

    就在这数千人躬身的胜景中,徐清凡缓缓的降下了云头,而随着徐清凡的落下,清虚众人也均直起了身来。

    看到这般情景,徐清凡心中赞叹,无论清虚门这次异变内情如何,这种对天道的追求和向往,却绝不是其他门派可以比的上地。

    徐清凡心中暗自决定,在回到九华山之后,他也要搞一个九华讲道。这将对九华今后地展大有帮助。

    但同时,徐清凡也注意到,虽然礼节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有一些长老之前躬身时却有些不情不愿,直身之后打量他时的眼神也是或不服气,或不信任,显然不觉得徐清凡这种只是虚丹中期地修士能讲出什么能让他们这些实丹期以上的修士感兴趣的东西来。其中,却以那位与玄灵子并坐,且身材高瘦的老最为明显,而那些脸露异色的清虚长老,也均是坐在他的周围,徐清凡知道,这名老就是与玄灵子齐名的寰灵子了。

    对此,徐清凡却只是微微一笑,却并不在意,一会的讲道自然能证明一切。

    按照“清虚门”的规矩,只要讲道坐在竹台当中那处蒲团之上,就代表着讲道开始,徐清凡道场之后并没有多余的客套,而是直接坐在了蒲团之上,就这么开始讲道了。

    看着竹台之下那两三千名眼露奇异之色的清虚弟子,徐清凡深吸一口气,心情突然变得无比平静,接着却是突然微微一笑,然后双手一招,就见竹台之下的一朵小花向着徐清凡手中飘来。

    就在一众清虚弟子眼露诧异,而某些清虚长老眼露嘲笑之色时,徐清凡手中的花草却突然枯萎了起来,片刻之后却又重新变得饱满鲜艳,然后再次枯萎,再次盛放,数次循环。

    看到徐清凡这一手,场上所有人的脸上都变得凝重了起来。

    ps:第二更,7000多字。今天爆的2万字搞定!!我是累趴下了,腰酸背痛。看到评论区中有朋友开始谈起了“天人五衰”和本书中的“天人三衰”,这完全是不一样的,后面章节自有解释。

    另,经过这几天的事情,虫子总结出来两件事,一,做人不能吹牛,更不能吹大牛,因为虫子虽然有能力将牛皮给补上,但无奈人品太差,上个月月底突然感冒,结果最后两天的13000都只更新了3000不说,1号学校突然停电,虫子无奈赶到网吧赶稿,但周围网吧都是人满为患,于是虫子又打的去了很远的网吧,刚刚交了钱坐下,同学来电,学校来电了,然后虫子再打的回学校,码字4千后学校再次停电,当真是玩我。2号突然开会的事情昨天已经向大家交代了,但无论如何再次食言,信誉算是从此不敢跟人提了。不过今天总算是将这2万给爆了。第二件事则是以后再也不写万字章节了,那种遥遥无期的感觉很让人绝望,心神疲惫。

    恩,无论如何,欠大家的更新总算换上了,心中长出一口气,有种解放了的感觉。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