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章 .静候.

仙道求索 第六十章 .静候.

    徐清凡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内中所蕴含的灵气却着实惊人,随着这道声音传出,就见眼前这片山前白色迷雾一阵波动,好久之后才平静下来,声势却是不弱。

    而徐清凡声音落下后没多久,就见眼前那片本已经平静下来的迷雾突然再次涌动,却要比上次还要强烈的多,片刻之后却是眼前一清,就见这片迷雾突然向两旁裂开,露出了山中情景。

    而在这道裂缝中,却见有两名老带着一众修士闪身而出,向着徐清凡迎来,其中,那名满脸红光一身富贵之色的老,正是“清函门”的门主“虚函尊”,儿他旁边那名银银须老,却是“清虚门”附近除了“清虚门”内修士外的第一高手——散修“金铁叟”。

    虚函尊一现身,就哈哈一笑,远远的对着徐清凡拱手笑道:“徐道友果然守诺,我本来还担心徐道友流连于那荣华山”的美色,已经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呢,却是老夫错了。”

    徐清凡笑道:“荣华山景色固然让人迷醉,但又怎么能比得上前辈的邀请呢?能与虚函道友谈道论仙,却要比流连景色重要的多了。”

    说话间,徐清凡便已经和虚函尊、金铁叟等人聚在了一起,只见徐清凡现对着虚函尊躬身一礼,然后又对着金铁叟行礼道:“没想到金铁道友也在。”

    金铁叟对着徐清凡躬身还礼后,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却是在此专门等小友的,前次谈道,虽然时间短暂,但老朽还是获益不少,这次小友前来清函门。老夫自然不能放过这次机会,更何况,清虚门的那些前辈高人常年在荣华山中闭关修炼,没时间也不屑于与我们这些小门派或散修谈道论仙,而常年与其他几位老家伙清谈,却也没什么新花样,不免无趣,所以老朽就认定小友你了。”

    听到金铁叟这么说,徐清凡也是哈哈一笑,却也知道这金铁叟的话没有客套。因为对散修而言,广与实力相当的修仙交流修仙心得本就是一件极为困难之事,心中暗赞这金铁叟倒是一个坦诚之人。

    双方客套了一番之后。徐清凡就与虚函尊、金铁叟两人领着一大群“清函门”修士向着山中飞去,期间虚函尊不免向徐清凡介绍了一些他的得意弟子。而之前徐清凡所救的那宁海、韩威两人却也赫然在列。

    看着虚函尊地其他弟子,气质风度却也与这宁海、韩威两人一般,明明是修仙,却多了一丝市侩之色,在比较一下之前所见到的情绪修士,心中不由叹息,虽然知道这是修仙界小门派所共有的特质。小门派嘛,门中没有什么积蓄,对外物的渴望总是比其他大门派的弟子多了一些,但如果不能摆脱这些心中对外物的贪意。恐怕也永远无法成为一流门派。

    当徐清凡平白无故的多了一堆晚辈之后,众人终于穿过了护山大阵,进入了“清函门”中。

    “清函门”所在的山门,名叫“牛伏山”,内中的景色虽然远不如“荣华山”,到却也是清秀可人,在虚函尊的带领下浏览了一番这“牛伏山”地景色之后。众人就来到了这“牛伏山”山腰处的一处大殿当中。分主客坐下,就开始谈论了起来。

    虚函尊显然对徐清凡被玄灵子邀请去“清虚门”小住之事心有好奇。此时就当先问道“徐道友,这次去清虚门小住,感觉如何?”

    徐清凡笑道:“果然不愧是六大圣地中盛名最大的一处圣地,内中所见之情景让人印象深刻,以这个门派对天道地尊重和虔诚,我敢断言,只要不是遇到什么大的浩劫所波及,这清虚门当真会是流传千万年,且早晚会重现当年清虚真人在世时地荣光。”

    说到这里,徐清凡却在心中微微叹息一声,因为他知道,这“清虚门”马上就要遇到一场无法避过的门内混乱了。

    但虚函尊和金铁叟却不知徐清凡的想法,反而因为他们与“清虚门”联系密切,所以听到徐清凡这番夸奖之后,反而均是脸上露出了自豪之色,高兴的点头不已。

    却见虚函尊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迟疑的问道:“徐道友,却不知这番玄灵子前辈是为何要邀请道友到清虚门内小住的?道友这三天在清虚门中,只是小住一番吗?”

    徐清凡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这次在清虚门中除了小住三日之外,却也认识了一些清虚门中地前辈高人,多次与他们谈仙论道,却是获益不少。”

    看到虚函尊和金铁叟两人脸上都露出了羡慕之色,徐清凡微微犹豫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然后在今天清晨,又在玄灵子前辈的邀请之下,对清虚门上下全体讲道了一番。”

    本来,他为“清虚门”讲道之事他原本是不准备说的,因为无论怎么说,给人感觉都是有种炫耀的味道,但想到眼前两人都与“清虚门”联系密切,自己在清虚讲道之事恐怕没过多久两人就会全部知晓,现在刻意隐瞒反而不好,所以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但虚函尊和金铁叟两人地反映却是大大出乎徐清凡的意料之外。

    “什么?”

    只见两人先是不顾自己在晚辈面前前辈高人的风度,目瞪口呆了半饷,接着终于从徐清凡话中的意思反应了过来,脸上的神色却是无比负责,多有不信之色,但想到徐清凡应该不会在这件事上向两人说谎,却又不得不信,于是半饷不知该如何反应。

    看到两人眼中的不信之色,徐清凡无奈,只得将之前玄灵子所赠与他的那面清虚玉牌来。两人这才真正相信徐清凡没有虚言。

    却见金铁叟突然站起身来,对着徐清凡躬身一礼,恭声说道:“没想到徐道友竟然学究如此,之前老夫竟然还自不量力地要与道友辩道,却是孟浪了,还请道友莫怪。”

    而另一边地虚函尊也是随着金铁叟向着徐清凡躬身一礼。

    徐清凡心中大惊,没想到这两人听到自己为清虚讲道之后竟然会是如此,更没想到能为清虚讲道之人竟然在两人心中如此尊崇,忙谦让不已,好不容易才让两人重新坐下。

    只是三人间的气氛。随着徐清凡这番话却已是变得大不相同。

    原本两人都只是随意地坐着,一脸地轻松,正是一副谈仙论道的好气氛。但此时却均是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体,似乎眼前之人不再是南荒无名散修徐凡。而是他们的长辈一般。

    而他们看向徐清凡的眼神,只是出于对结丹期修士的尊重的话,那么现在却是一种对待长辈的尊重了,在这种眼神的注视之下,反倒是让徐清凡变得浑身的不自在起来。

    却也怪不得两人地态度如此变化,为清虚一脉讲道,这种意义徐清凡或许不了解。但这两人又怎么能不了解?

    历代被邀请到清虚讲道之人,无不是天下知名的前辈高人。比如说,上一次出现有人为清虚讲道还是三百年前,经过当时的清虚掌门青灵子再三请求。“慈云寺”隐世近千年地慧海大师到清虚门中讲道,成为当时修仙界中一件盛事。再往前推,却是九百年前,那时九华门实力达到鼎盛之期,门内加上当时的九华掌门李虚汉,共有五名大乘期地高手,因为李虚汉与当时的清虚掌门紫真仙人交好。所以五大宗师齐聚清虚讲道。更是流传至今的一件千古美谈。

    而据虚函尊与金铁叟回忆,历届有高人到清虚讲道。其修为最低也达到了金丹初期,但那也是因为那名修士创出了一种名叫“百花聚顶”之术,名扬与修仙界。

    而与上述这些前辈高人相比,眼前这个其貌不扬,没有丝毫名声,实力只有虚丹中期的散修,竟然也在清虚讲道了?

    两人虽然不敢相信,却又不能不信,因为两人早已经得到消息,“清虚门”时隔三百年之后,再次邀到了一名高人在今天清晨讲道于荣华山顶,只是据说这名高人仅仅只有虚丹期的修为,未免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刚才在徐清凡拜山之前,两人就正在谈论此事,却没想到过竟然会是与他们有过一面之缘的徐清凡。再加上徐清凡手中还有着清虚玉牌,且相信徐清凡以结丹期修士的身份不会胡言乱语,所以两人也只能信了。

    虽然徐清凡不可能与三百年前地慧海大师或九百年前九华门的五大宗师相比,但虚函尊和金铁叟相信,既然徐清凡能被清虚邀请讲道,其对天道和修仙的见解就绝非寻常结丹期修士相比,必有其十分独到之处。而且两人更加相信,虽然现在徐清凡现在还是无人知晓,但恐怕这次清虚讲道之事流传出去之后,徐清凡马上就要天下知名了。

    再联想到之前两人在徐清凡谦虚时,自持多修仙数百年,却信誓旦旦的保证一会谈道论仙时会好好地指导徐清凡一番,心中之羞愧之情却是不可言表。

    终于,还是徐清凡当先忍受不了这般尴尬的气氛,说道:“在下之所以被玄灵子邀去清虚讲道,只是因为我所修炼的道法不同于修仙界所流传的那些,所领悟的也与大部分修士的有些不同,所以玄灵子前辈才会邀请在下罢了,两位道友何必如此变色?”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虚函尊和金铁叟对视一眼,眼中均是露出一丝复杂之色,清虚讲道的荣耀岂是徐清凡口中所讲地那么简单?

    却见金铁叟肃声道:“达为先,徐道友既然能被邀到清虚讲道,对天道地见解必有过人之处,我等向道友执晚辈礼也不为过,而之前我等却只是将道友看成平辈对待,虽然有道友深藏不漏的原因,但却地确是我等孟浪了。”

    虚函尊也是在一旁点头不已。

    看着两人这般模样,虽然知道在修仙界的确是如此,但却依然苦笑不已。

    却见虚函尊问道:“却不知徐道友这次要在我清函门待上多长时间?也让老朽做个准备。”

    听到虚函尊声音中虽然满是尊敬,却已经没有了原先那种亲密之意,徐清凡心中微微叹息一声,说道:“我正想与道友说这件事,因为在下最近功力突然有了些进步,所以就想借道友之地稳定一下境界,却不知道友可否愿意?”

    却是按照徐清凡与紫真仙人的约定,要在这里等候紫真仙人的消息,所以才会如此说。

    听到徐清凡如此说,虚函尊眼中露出一丝喜色,连声称愿意。接着又迟疑了一会后,对着徐清凡说道:“老朽这里有一请求,却不知道友可否同意?”

    “道友尽管提便是。”徐清凡说道。

    “是这样的,不知道友可否方便,像为清虚讲道那样,在离开之前也为我清函门讲道一场?”说完,虚函尊期待的看着徐清凡。

    徐清凡笑道:“自无不可。”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虚函尊眼中喜色更甚。

    接着,徐清凡就开始与虚函尊、金铁叟两人谈仙论道来,只是或慑于徐清凡曾为清虚讲道之名,这番谈道却变成了徐清凡在讲,而虚函尊、金铁叟两人则不住点头应是,却丝毫不敢插嘴一句,生怕遗笑于徐清凡,让徐清凡觉得未免无趣。

    最终,徐清凡好不容易应付完了金铁叟虚函尊两人,回到了虚函尊为他安排的房间当中,闭目静养起来。

    “按照死灵珠的威力,紫真仙人脱困就在这一个月之内了。而我现在所做的,就是在这清函门中静静等待紫真仙人的消息了。”

    在心神陷入虚无前的一瞬间,徐清凡暗暗想到。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