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一章 .消息.

仙道求索 第六十一章 .消息.

    接下来的一个月后,徐清凡就一面在“清函门”中享受着前辈高人般的待遇,一面静静的等待着来自“清虚门”的消息。

    好在“清函门”与“清虚门”联系密切,虚函尊本身就是“清虚门”的记名弟子,他的几位后人更是成为“清虚门”各位长老的入室弟子甚至是亲传弟子,所以徐清凡也不怕因为困守与“清函门”而丝毫不知“清虚门”的消息。

    在这一个月里,值得提及的共有两件事。

    一是不知道是金铁叟还是虚函尊将徐清凡在清虚讲道的事情传了出去,结果之前徐清凡在“清虚道场”所相识的那些小门派的掌门纷纷携着大量弟子在之后几天纷纷赶到了“牛伏山”,却是要与“清函门”一起听徐清凡讲道来了,让徐清凡哭笑不得。

    但更让徐清凡哭笑不得的却是第二件事,在徐清凡来到“清函门”的第七天,那些各小门派的掌门和金铁叟等几位散修纷纷来到徐清凡屋中,向着徐清凡拱手道贺。

    徐清凡心中奇怪,询问之下才知道原因。原来,这几天徐清凡在清虚讲道之事已经渐渐的流传于修仙界,因为“清虚讲道”的历史,“南荒散修徐凡”这六个字可谓在短短几天之内名燥与修仙界。而因为徐清凡在讲道之前所露的那手神通,徐清凡更是博得了“掌上春秋”的称号,让徐清凡当真是哭笑不得,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名传与修仙界了。却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而在这一个月期间,徐清凡也履行了对虚函尊的诺言,为包括“清函门”在内的数个小门派讲道一场,内容正是之前徐清凡在“清虚门”所讲的“枯荣生死之道”,而之前也不免像在“清虚门那样露了一手神通,依然是震惊全场。也让众人知道了”掌上春秋“的真正含义,而讲道之后,众人对徐清凡恭敬更甚不提,更有几位散修或小门派的掌门隐隐透露出想让徐清凡收他们的后辈为弟子地意思。却都被徐清凡婉拒了,这次下山他是要收弟子,但却并不是随意的,那牵扯到刘华祥最后一项遗愿。

    而徐清凡在这个月当中,最在意的无疑还是“清虚门”的消息,但据虚函尊所说,这一个月“清虚门”却是一切正常,只是寰灵子与玄灵子之间地争斗更加激烈了而已。

    这一天,徐清凡如往常一般在初阳出现在地平线之上后结束了静修。推开房门向着“虚函门”的主殿走去,因为他知道虚函尊、金铁叟等人此时一定依然在那主殿当中谈仙论道,交流着修仙心得。

    经过徐清凡这个月来的反复引导,当徐清凡参与到论道当中之后,所遇到的情况已经不是徐清凡说而其他人只是点头不已了,而是如刚开始那样开始互相讨论了。这也让徐清凡感觉舒服了许多。

    虽然徐清凡出身圣地门下。修炼时遇到问题自有无数前辈的经验可借鉴,但偶尔听一下虚函尊与金铁叟等人自我摸索出来的修仙之路,却也是获益匪浅。

    但这一天,当徐清凡来到主殿之后,所看到众人之间的气氛却不同往常,多了七分凝重之意。无论是虚函尊,还是金铁叟。又或是其他散修或小门派的掌门,此时均是眉头紧皱,甚至有人的眼中还多了一分紧张之色。

    徐清凡本能地感觉到,恐怕是“清虚门”出问题了。也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让这些与“清虚门”密切相关的结丹期修士如此肃穆。

    “各位道友,怎么气氛如此凝重?可是遇到什么事了?”徐清凡走进主殿当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着问道。

    看到徐清凡到来,主殿当中七名老忙纷纷站起身来,对着徐清凡鞠躬行礼。但听到徐清凡的问题之后。脸上却都露出了迟疑之色。

    因为事关“清虚门”,所以众人觉得不便让徐清凡知道。但是这些天徐清凡却又与众人相处甚好,所以徐清凡有问题,众人却又不便不回答。最终,却还是虚函尊对着徐清凡叹息一声,说道:“清虚门,这段时间恐怕是出事了。”

    “哦?怎么回事?可否能让在下知道?毕竟清虚门中有我诸多好友,却不能不关系。”徐清凡忙问道,脸上的急切之色倒不是装的,所说之话也有七分真诚,比如说莫子良,徐清凡的确担心他地安全。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众人皆是对望一眼,最终还是虚函尊对着徐清凡解释道:“徐道友,内中详情我等也是不知道。只是据我在清虚门的一位后人三天之前传言,说是当天已经闭关数百年的紫真仙人突然出现,并将清虚所有长老都召集到了清虚殿当中。但接下来的三天,我那名后人却再也没有传什么消息出来。只是这三天期间,荣华山内却是轰鸣声不断,仿佛有无数高人斗法一般,即使是有护山大阵也是遮挡不住。更有传言,在前一天夜里,封闭多时的清虚护山大阵突然打开,有百余名清虚修士从中逃走,后面却有更多的清虚修士在追逐不已。却不知清虚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是内乱,但有紫真仙人坐镇却又不大可能,总之是让人担心不已。”

    说着,七名老眼中的忧色更重。

    而徐清凡听到虚函尊这么说,却是心中明亮,知道在“死灵珠”地帮助之下,紫真仙人已经脱困而出了。

    “现在就是不知道那紫真仙人与柳自清之间的争斗究竟是谁胜谁负,虽然无论怎么看都是紫真仙人赢面大一些,以他的声望,在公布了柳自清的阴谋,柳自清已是难逃一败,但以柳自清之智,一切却又都不敢万分肯定,但无论紫真仙人是败是胜。我都是安全地,所以就在这里静候消息好了,如果三天之后还没有消息传来,那么就证明紫真仙人最终还是败了。”

    徐清凡默默的想到。

    就在徐清凡与众人讨论着“清虚门”究竟会生什么事时。突然有一道声音从山外传来,平淡柔和,却又清晰的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老夫清虚莫子良,前来拜山。”

    听到莫子良地声音,徐清凡知道,紫真仙人胜了。

    与此同时,数万里之外的某处。

    依然是空旷广大的山腹,依旧是十六尊形象狰狞地恶魔雕像,依然是那处冒着冲天邪气地血池。空间中依然在荡漾着一道莫名神秘的古乐,恶魔之上,依然是十余名身着紫衣地“冥”组织核心成员。玄和黄两人依旧没来。这已经是连续第三次了。”

    沉默中过了良久之后,“宇”冷冷的说道,声音回荡与整个山腹之中。

    “宙”懒懒的说道:“宇,你一直管他们干什么?对我们而言玄黄他们能完成组织安排他们的任务。这就足够了。”

    “宇”冷哼一声,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

    却听一直沉默不语的“天”突然开口道:“时间已到,我们不用等玄黄二人了。宇,这次你召集大家来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吧。”

    只见“宇”沉默半饷之后,语气冰寒的说道:“我的任务失败了,我埋在清虚门地那枚棋子。这几天突然失去了联系,而且据传言,紫真仙人已经脱困而出,现在已经重掌了清虚门的局势。”

    “宇”的声音刚刚落下。就听“荒”嘲讽道:“刚才还听你抱怨玄黄两人一直不到,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宣布了,没想到最后却是你的任务失败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玄黄两人也来,来了好嘲笑你吗?”

    听到“荒”的讥讽,“宇”眼中露出一丝杀意,反讽道:“的确,我是失败了。但我地手下至少控制了清虚门整整四十年的时间。更是将天照珠封印,让我们的天煞计划没有暴露。这次虽然失败,却也让清虚门元气大伤。不像某人,亲自潜伏到慈云寺中,计划还没有实行就已经失败,最终只能灰溜溜的逃跑。”

    “宇”却不知道,他的手下早已经被柳自清给除掉了,这些年却是柳自清在与他联系。

    而听到“宇”的讥讽后,“荒”冷哼一声,却不再多说什么。

    只听“洪”突然轻轻的说道:“现在指责争论已经晚了。我们现在应该考虑地是,一旦紫真仙人重掌清虚门,一定会现天照珠的异常,到时我们的天煞计划就要暴露了,那时我们应该怎么办?”

    听到“洪”的话,所有地“冥”成员全部都沉默了起来。

    却听“天”突然问道:“列,张,精血冤魂共收集多少了?”

    “列”恭敬的答道:“只收集到了七成。”

    “天”默默的点了点头,说道:“七成已经差不多了,天煞计划暴露了虽然可惜,但既然只剩下三成,那么我们可以用其他的手段来收集。”

    听到“天”这么说,众人均是默默点头。

    却听“天”突然又向着“宇”问道:“知道那紫真是如何脱困而出的吗?我提供的那项道法按理来说应该能完全困住只有三成实力的他才对。”“宇”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这紫真就好像是突然脱困一般,之前没有任何异常迹象。”

    “洪”皱眉思考了片刻后,问道:“那紫真脱困之前难道就没有任何地异常?”

    “宇”想了想说道:“如果要说异常,就是清虚门曾邀请一个不知名地散修讲道,而那个散修却只有虚丹中期的修为。而紫真仙人脱困,则是在那名散修离开后地当天晚上,以那名散修的修为和时间来判断,应该不是他。”

    “张”听到“宇”的话后,淡淡的说道:“你是说那个南荒散修徐凡吧?经过这次清虚讲道,竟然有了个掌上春秋的名号,倒是一夜之间天下知名了。”

    随着“张”的声音落下,空荡的山腹中又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当中。

    良久之后,“天”突然开口道:“不管是不是这个徐凡在从中作怪,但为了以防万一,张,你在收集精血冤魂之余,派人将他杀了吧。”

    恭声说道。

    却听“天”接着说道:“至于剩下三成精血冤魂的收集,则执行二号计划吧。”

    人答道。正如徐清凡之前所猜想的那样,这次最终还是紫真仙人胜了。这次莫子良前来“清函门”,却是来接徐清凡去“清虚门”见紫真仙人的,而之所以派与徐清凡相熟的莫子良前来,徐清凡想来,却是紫真仙人为了让他安心而为。

    在虚函尊、金铁叟等人的恭送之下,徐清凡和莫子良两人驾驭着祥云,向着“荣华山”的方向快飞去。

    天空之上,看着莫子良脸上的愁苦之色,徐清凡默默的叹息一声,问道:“莫道友,现在清虚门情况如何?”

    莫子良苦笑道:“这次,我清虚门差点就从修仙界中除名。”

    “什么?”即使是徐清凡,也没有想到清虚门这次内乱如此严重,竟然到了差点除名的地步。

    接着,莫子良就将这次紫真仙人平乱的情景向着徐清凡细细的讲解了一遍,却听着徐清凡暗暗心惊。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