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十八章 .破绽.

仙道求索 第六十八章 .破绽.

    “谢谢你了,徐凡。”

    却见四号在以一副欣赏的眼神看着五号从天空中活活跌死在林地上之后,脸上闪过一丝满足的神情,然后转向徐清凡,悠悠的说道。

    而天空中另一边的徐清凡,却是紧紧此着眼前的四号,虽然通过则才四号的见死不救,已经隐隐猜到了四号话中之意,但还是冷冷反问道:“谢我什么?”

    此时,徐清凡的心神不断传来着阵阵隐痛,所以虽然徐清凡不喜欢这些生死之斗前说一大堆废话浪费时间的行为,此时却也不得不以此来拖延时间了。

    而徐清凡拖延时间,除了为了减缓神识间的剧痛之外,却还是想要多拖延一些时间供他思考对四号的对策。

    而四号显然也看清了徐清凡的想法,只是却毫不在意,似乎对他来说就算徐清凡完全恢复了要再杀除清凡也不过是易如反掌的事,所以就任由徐清凡恢复思考,

    而他却只是悠悠的说道:“那个五号真的很讨厌,明明实力是最差的,为人却最为嚣张,我看不惯他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不是他在主人那里很受宠信,

    而且在主人面前根本不能说谎,我早就亲手除掉他了,他爱出风头,对我来说却是正好,正好可以在执行主人任务的时候借别人之手除掉他,只是这些年来所遇

    到的对手太过垃圾,连五号这种垃圾也杀不了,反而都是轻易的被五号所杀,一度我公平以为我要永远面对五号这般狂妄的嘴脸了,却没想到你虽然刚刚名传

    于修仙界,竟然将五号给杀了,当真是让我又惊又喜,你说我不该谢主向你吗?”

    说着,四号对着徐清凡懒懒的一笑,笑容中满是和善之意,却又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主人的命令的话,我都不忍心杀你了。”

    而就在四号悠悠讲话时,徐清凡却在不断的思考着对付四号的对策。

    四号刚才所显露的神通在徐清凡看来却是太过不可思议,竟然抛开了修仙界一惯的以五行灵气为主要攻击地形势,而是直接以元神为攻击目标,也正因为如此,

    徐清凡面对这个四号,却是空有防御至宝“五灵钟”却也没有丝毫的防御手段,因为“五灵钟”虽然可以防得下天地间绝大部分的道法攻击,但面对直接的元神

    攻击却没有丝毫办法。

    但面对这四号自己就真的没有丝毫应对之策吗?想到刚才被四号凌空点中后那种自灵魂仿佛灵魂灵魂撕裂般地剧痛,在看到此时四号脸上那种无害且懒散的笑

    意,徐清凡就是不由的一阵后怕。

    徐清凡估计,以四号这种直接攻击元神的手段和伤害力,他最多只能承受十次攻击,一旦过极限,他的元神就会崩溃,从此成为没有神智的行尸走肉。

    但徐清凡虽然面对四号的神通时感觉阵阵无力,这时却还是压下了心中地无力感,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仔细的思考着对策。

    尤其是在生死之间,冷静是尤为重要的,恐怖和无力感并不能帮助自己战胜敌人。

    果然,徐清凡冷静下来后,没过多久想明白,刚才四号攻击他时所展露的神通,恐怕并没有他之前所想的那么恐怖。

    正如世间没有绝对坚不可破的防御一样,世间也没有绝对无法防御的攻击,刚才四号那种直接攻击元神的神通虽然看似夸张无解,但也必然有其可防或破绽之

    处,只不过徐清凡到现在还没有现罢了,否则如果四号真地可以无视天下所有的防御直接攻击对手的元神,那他的主人早就天下无敌了,哪里还需要偷偷摸摸

    的行动。

    徐清凡回顾修仙界已知的各种威力巨大号称无坚不摧地道法,现这些道法都是有破绽的,要不就是施展时需耗费的灵气过于巨大,要不就是主季法时准备的时

    间过长,又或施法时绝对不能打断,施法也在施法时不能移支,甚至没有丝毫的防御力,再或就是更极端地,需要施法的生命或身体为代价才可施展

    成功,没有脱离这四之外的。

    而这四号这种直接伤人元神的神通,其破绽又是哪一种呢?

    先,徐清凡刨除了施展这项神通需要准备很长的时间,因为刚才四号无论是攻击小黑还是攻击他,期间都是接连不断的,没有丝毫的准备:其次,徐清凡也刨

    除了施展这项神通需要损耗施展地生命或身体,因为看刚才四号眼睁睁地看着五号摔死,其为人绝对应该是那种自私自利之辈才对,如果这种种通对他有所

    损害,四号是绝不会轻易施展的。

    那么剩下地,就施展这项神通时不能打断或需要消耗很多的灵气这两种可能了。

    想到这里,徐清凡突然一愣,却是突然想到,这四号这么喋喋不休的对自己说话,还扣回去着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态度,是不是在自己恢复的同时,他也在恢复体

    内的灵气呢?

    另一边,四号将自己与五号这些年的恩怨说了一遍之后,却看到徐清凡不仅没有接话,反而眼中露出了思考之色,根本没有搭理他,不由的觉得有些无耳,于是

    讥讽道:“看来你和那个五号一样根本不懂得尊重他人了?在我说话的时候却在想其他,想什么呢?自己的遗言吗?”

    但四号的话却仅仅只说到了一半,脸色就是不由的一变,因为他面前的徐清凡,突然再次化成一股灰色狂风,带着猛的气势,向着他狠狠的扑来,转眼前就已经

    来到了他面前的三丈之处。

    看着眼前席郑而来的灰色狂风,四号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又是向刚才那般促手就对着面前的狂风一指。

    徐清凡心中有些惧项这种神通,身体所化的“荒芜之风”马上就是一转,避过了四号这一指。

    而四号也趁着徐清凡避退的机会,身体猛退,瞬间就拉开了与徐清凡所化的“荒芜之风”的距离,定下身来后,却是毫不犹豫,又对着徐清凡接连三指。

    徐清凡虽然身体“荒芜之风”后度已经快到了极致,但奈何这四号的攻击也是非常快,面对四号接连地进攻,虽然躲过了其中两指,但第三指却依旧不可避免

    的凌空点在徐清凡身上,徐清凡只感觉心神撕裂一般又是一阵剧痛,身体所化的“荒芜之风”瞬间变得有些消散,但最终徐清凡却还是徐住心神,继续向着四号

    攻去。

    只是这次徐清凡充分的利用了身化为凤后度的优势,位置变得飘忽不定,一点一点地拉近着与四号的距离。

    四号看着徐清凡的究追不舍,眉头不由的皱的更紧,却是没想到徐清凡竟然在这个时候还敢主动攻击,要知道,之前他的对手面对防无阿防的“灭神之术”时,

    都是早早地就放弃抵抗了。“也好,就用灭神之术慢慢的将你折磨致死吧,修仙之人元神崩溃之后那状若白痴的样子还是很有意思的。”

    四号看着继续向着自己扑来的“荒芜之风”脸上重新挂上了懒散笑意,暗暗的想到。

    想到这里,四号又是不断的对徐清凡身体所化的“荒芜之风”凌空点射,不断地将徐清凡逼退,然后趁着这时向后退去,拉开与徐清凡的距离,然后继续用“灭

    神之术”施展起来却也是无声无息,不仅没有任何灵光闪动,连灵气波动也丝毫感应不到,且根本无视与距离,只要被他点中,元神瞬间就是受重创,让徐清凡

    防有胜防,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徐清凡却是又硬生生的投承受了四号两指。

    加上之前四号偷袭地四指,和徐清凡刚开始攻击时所受到的那一指,到现在徐清凡已经硬生生的被四号凌空点中了七指,在接连被击中之下,此时徐清凡神识已

    是有些恍惚,心神一动就会产生阵阵剧痛,已是临近与崩溃,但徐清凡与四号的距离却只是拉近到了两丈。

    两丈距离。

    平常徐清凡只需瞬间的时间就可以拉近,但在此时。却仿佛是一遁不可逾越地屏障。

    因为徐清凡和四号都知道,只要徐清凡再被点中两三指,那么他的神识就要崩溃了。

    但奇怪的是,徐清凡却突然放弃了这两丈的距离,身体所化的“荒芜之风”却是猛地退开,瞬间就与四号拉开了十丈的距离,而四号微微一愣,一瞬间竟然任由

    徐清凡退去,忘了继续攻击。

    却见徐清凡退开之后,“荒芜之风”快凝结,瞬间又恢复了本体的样子,眼神中虽然清是痛苦,甚至心神被创之后还有一丝恍惚之意,但不知为何,脸上却又

    带着那么一丝笑意。

    看到徐清凡不再施展度奇快地身化为风地神通,反而恢复为本体,四号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笑意,在他看来,徐清凡这就是找死地行为。

    虽然徐清凡此时突然拉开距离让他有些意外,但“灭神之术”攻击时根本无视距离,只要被点中,心神就是受到重创,如果身化为风的话,还可以凭借着度躲

    避一二,但此时徐清凡却突然显露出了本体,在四号看来,徐清凡已经放弃了。

    接着,四号却看见徐清凡再次拿出了“五灵钟”,脸上的不屑笑意不由更甚。

    “这个徐凡,经过了刚才的教训难道还不知道普通的法器根本无法防御我的灭神之术吗?”

    想到这里,四号再次伸出手指,就要向着徐清凡点去。

    “看在你帮我杀了五号的份上,我会帮你留一具全尸的。”四号喃喃道。

    但就在四号要施展“灭神之术”的一瞬间,却见徐清凡手中的“五灵钟”突然漂浮起来,而徐清凡的手指则突然冲着“五灵钟”上一弹。

    “当,一声悠扬古拙的钟声突然响起,正在四号施展“灭神之术”的一瞬间。

    “灭神之术”用最简单的说法来解释,就是将元神化为刃状,直接攻击对手元神的方法,也正因为如此,在这声专攻元神地钟声在四号施展“灭神之术”时响起

    ,四号所受到的反噬更甚于施展平常道法时所受到的反噬,这次四号心神间所受到的重创,四号不下于接连中了两三次“灭神之术”。

    只见四号突然猛地吐出一口血液,脸上变得惨白,不可思议的盯着徐清凡。

    刚才钟声响起地时间恰到好处,正在他施展“灭神之术”的眨间,在四号看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境界远与他,否则决不能看穿他的施展道法时

    的节奏的。

    四号不信邪的再次伸了手指,又要向徐清凡点去,但正如上一次一样,钟声响起,不仅打断了他正在施展地“灭神之术”,更是让他受到了“灭神之术”的反噬。

    接连受创之后,四号盯着十丈外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徐清凡,反而冷静了下来,片刻之后,脸上突然露出了恍然之色,紧紧的盯着徐清凡,声音中原先的懒

    散却已是不见,反而如五号一般带着冰寒之意。

    “刚才你身化为风之后对我攻击,恐怕不是仅仅想要杀死我那么简单吧?你是在利用那个机会观察我施展道法的时机和习惯。”

    看到四号突然问话,徐清凡点了点,淡淡的说道:“我原以为你每次施展那种伤人元神地神通时都会消耗大量的心神或灵气,所以本打算是要拖垮于你,但却

    现施展这种神通对你来说并不费力,却是我算计失误了,于是我索性观察起你是如何施展这种神通来,却现你每次手指凌空虚点之前,总是习惯性的现将手

    臂抬起一下,这可不是个好习惯,这样一来,就算是我的境界并不高你多少,却也能轻易的看穿你攻击的时机。”

    听到徐清凡地话,四号却毫不意外,点了点头,语气带着些懊恼,说道:“一号早就跟我说过这件事,但因为我之前的对手面对我时总是轻易被杀,所以也就被

    我忽视了,却没想到竟然被你利用了。”

    说着,四号微微叹息一声,双眼且视着徐清凡说道:“可是,如果我注意到这点,你又该怎么办呢?”

    但就在四号说话时,徐清凡却再次化为一道灰色狂风向着四号扑去。

    看着身化为凤向着自己扑来的徐清凡,四号不由的又是一愣,觉得这个徐凡每次的行动都会出乎他地意料之外,在四号以为徐清凡会依仗着身化为风的神通与他

    缠斗时,徐清凡却是突然化为本体,当四号以为徐清凡会继续依仗着“五灵钟”那种可中断对手施法的法器与他对抗之时,徐清凡却再次化为了“荒芜之风”

    向着他攻来。

    就在他这么一愣神之间,却已是丧失了阻挡徐清凡的第一次机会,转眼间徐清凡却已经来到了他身前三丈之处。

    但对于此,四号却并不在意,因为刚才徐清凡就是偷袭来到他身前三丈处,却被他死死阴阻挡在外并且接连集中徐清凡三指的。

    但就在四号准备施展“灭神之术”的瞬间,却突然想到了徐清凡之前所说的他施展“灭神之术”之前喜欢先将手高批号一下地习惯,正高抬地手臂不由的一顿,

    强忍住继续高批号地习惯,就这么向徐清凡点去,只是刚才接连两次被“灭神之术”反噬,四号的元神却已是受到了重创,此次再次施展,元神一由一痛,却又

    是慢了一拍。

    也就在四号手臂停顿和元神剧痛间,徐清凡却又是与四号拉近了两丈的距离,转眼间就与四号只剩下一丈的距离了。

    看着近在眼前的灰色飓风,联想到之前五号被这股灰色飓风包裹住后那恐怖的情景,四号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恐怖之色。

    但此时,四号的“灭神之术”却已经施展而出。

    按照四号的想法,遇到自己的“灭神之术”徐清凡无论如何都应该躲避才对,但徐清凡却是再次硬生生的承受了四号这一击,然后强忍着心神间的剧痛,强制

    住快要涣散的“荒芜之风”,继续度不减的扑到了四号的身前。

    事情正如徐清凡所料,四号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就被“荒芜之风”包裹在其中,在“荒芜之风”强大的腐蚀之力下,不由的惨叫起来。

    之前,徐清凡第一次用“荒芜之风”攻击四号时,徐了现四号施法前的习惯之外,更是确定了一点,既然四号的这种神通并不损耗太大的灵气,那么它的破绽

    就应该是在施法时不能打断,且在施法时身体没有丝毫防御之力了。

    而四号的表现也正如徐清凡所猜想的那样,在四号移动之时,从来没有见过他施展这种神通,且在施展神通前后的一瞬间身体都有些僵直。

    而徐清凡也知道光任着了解了四号施展神通前的习惯并不足以制四号于死地,所以就定下了这般计划,先是凭借着对四号习惯的了解,接连打断四号的施法,让

    他受道法的反噬,接着直接点明四号的这种习惯,让四号再施法时心有顾忌,再加上偷袭和四号至始至终的轻视,以及四号施展完神通之后身体会有一瞬间的僵

    直,徐清凡相信,这接连的耽搁足够他将四号杀死了。

    而代价,却是还要承受四号一击而已,虽然恐怖,但与战胜敌人相比较,徐清凡也只能做一下牺牲了。

    果然,在硬生生的受了四号一击之后,徐清凡所化的“荒芜之风”顺利的将四号卷入其中,无视与四号的哀号,不断的腐蚀着四号的身体,抽离着四号的生命力

    ,为了防止四号还有其他神通可以施展,徐清凡更是将荒芜之风通过四号的嘴眼鼻孔甚至身体之上的每一个毛孔,向着四号体内钻去,加快腐蚀着四号的身体。

    就这样,四号的哀号足足持续了有一站茶的时间,却是越来越微弱,到最后更是渐渐消失于无。

    当徐清凡再次由身化为风还原为本体之后,天空中风消云散,一具身着紫衣的枯骨从天空中快跌落,与大地相交后,白骨四散。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