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九十七章 .收徒(上).

仙道求索 第九十七章 .收徒(上).

    在与宁灵子、邓天捱等人分开之后,徐清凡就和丘轩一起向着将军府方向飞去,其实,宁灵子已经向丘轩保证会帮他引荐“荣华山”山的各位宗师,所以丘轩已经不用与徐清凡在一起,但在将军府那里,还有一个徐清凡要收的弟子,却还需要丘轩做中间人。

    而丘轩也要去将军府中处理一些后事,并把驱除了“天煞之叶”的军旗归还与白连野,所以在邓天捱当先离开后,丘轩与宁灵子约定一番,然后就和徐清凡一起向着将军府赶去。

    这次邓天捱突然出现,明显就是为了见丘轩一面,两人谈论良久,却不知都是说了些什么,只是看两人谈完后各自的表情,徐清凡猜想两人之间或达成了某种协议,至于协议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丘轩没有提,徐清凡也没有兴趣问。

    不过虽然如此,徐清凡还是稍稍能猜到一些,大概就是邓天捱可以不再追杀丘轩,甚至可以让丘轩重归“*门”,但丘轩却必须要为他做某些事情,或是帮助邓天捱除掉某些人,或是帮助邓天捱得到一些什么。

    在利益面前,敌人可以化为朋友,朋友也可再变成敌人,世间因此而敌友不分。如果利益一致,修魔与修仙也可以称兄道弟,把酒言欢,这些徐清凡都知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或某一天他也会这么做。

    但这并不代表徐清凡认同丘轩的做法。

    比如说,如果有必要的话,虽然徐清凡与柳自清是敌人,但他也会选择与柳自清合作。但是,除非万不得已,徐清凡是绝不会与南宫清山,或张虚圣合作的。因为徐清凡之所以与柳自清结仇。只是因为各自的利益不同,但徐清凡与南宫清山或张虚圣之间的仇恨,却是由血来铸成,性质完全不同。

    对丘轩来说,邓天捱对他无疑是后。

    被追杀了十余年,颠沛流离,心中苦悲是不假。在被追杀中变得现实也是应该,但徐清凡觉得,就算变得现实,最基本的坚持还是应该有的。

    而丘轩的选择,除了说明他变得现实之外,也说明他在某方面已经渐渐变得不择手段了。

    虽然不能说对错,但徐清凡地确是自那一刻起就失去了与丘轩深交下去的*。因为徐清凡不知道,如果深交下去,在今后的某一天,变得愈加现实的丘轩。是否会为了他更多的利益出卖自己?

    徐清凡也不知道,在丘轩与邓天捱妥协的那一刻,他是否想过为了掩护他逃跑而失手被擒的九则真人?

    正因为如此,一路上徐清凡虽然与丘轩谈笑如常,但眼神中却多了一分冷漠淡远,而丘轩显然也敏锐地观察到了这一点,说的话也渐渐的少了起来。

    一路无话。

    半日之后,徐清凡与丘轩回到了汾城。直接御云降到了将军府门前。

    修仙在凡人的心中神秘无比,与传说中的仙人无异,但这两日将军府却是多有修仙之士来往,之前徐清凡等十余人腾云而离的情景。更是引得万人瞩目,所以此时再看到徐清凡和丘轩回来,将军府门前的守卫只是惊异,并恭敬的引两人入府,同时快的将徐清凡与丘轩两人归来的消息禀告白连野等人。

    在徐清凡和丘轩刚刚在将军府中地大厅坐下没多久,就见白连野带着张龙、刘军师赶到,看到徐清凡和丘轩安然无恙,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之前徐清凡等人走时面色凝重,又是一月不见消息。确是让白连野等人心中有了些不好的猜测。

    “先生,徐仙长,你们两位总算是回来了。”

    白连野走到两人面前,先是躬身一礼,然后说道。

    丘轩微微一笑,然后从袖中翻出那件军旗,双手递到白连野的面前。笑道:“将军是担心这件军旗吗?完璧归赵。内中所隐藏的邪法也已经被驱除。将军从此可放心使用白连野脸上微微露出了尴尬之色,这件军旗虽非什么宝物。但作为他们白家的传承,确是让白连野这些天有些牵肠挂肚,但却也不做作,当着丘轩和徐清凡两人的面将军旗展开仔细查看,半饷之后才将它收起交给旁边的刘军师,然后再次对着丘轩与邓天捱两人深深躬身一礼,说道:“让两位见笑了。”

    丘轩说道:“无妨。将军是真性情之人,我等怎会见笑?”

    说着,丘轩看了一眼旁边一脸沉静地徐清凡一眼,笑着问道:“我二人这次回来,一是为了归还将军这面军旗,至于第二件,则是白羽之事。徐道友修为高绝,又是出身名门,难得被我劝动要收白羽那孩子为弟子,无论是对白家,还是白羽那孩子,都是莫大的机缘。我观将军在宁灵子等道友来之前心中已有意动,此时想法可有变化?”

    白连野此时正想将话题向这方面引,听到丘轩直接说起,忙回答道:“自然没有变化,白羽那孩子能拜入徐仙长的门下自是求之不得。”

    说着,白连野突然转向了徐清凡,对着徐清凡躬身一礼,恭声说道:“如果徐仙长愿意,在下就将犬子交给徐仙长了。”

    而另一边,张龙听到白连野的话后,却是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清凡却缓缓地说道:“还是先见一下那白羽吧。”

    说完之后,徐清凡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经过这次战斗,徐清凡咳嗽的毛病却是愈加严重了。

    刘华祥的第三件遗愿虽然有让徐清凡收白家后人为弟子的意思,却并没有明说必须要让徐清凡收徒,而只是让徐清凡将白家后人引入九华山,究竟要不要收白羽为弟子,徐清凡却也不想草率决定。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白连野马上叫人将白羽带到大厅中来,而徐清凡和丘轩则在大厅中静静等待。片刻之后。白连野看到白羽还没有到来,就向徐清凡和丘轩二人告罪一声,然后亲自去找了。

    目送白连野离开大厅,徐清凡转头看着张龙那若有所思的表情,突然问道:“张龙,我们二人也算是老相识了,在修仙界。最是看重缘分,我看你若有所思,却又迟疑不定,可是有什么事想对我说?”

    听到徐清凡的话,张龙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决绝的表情,突然向着徐清凡拜下,却是让徐清凡和丘轩两人吓了一跳。

    “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过分,但恩公能否将我的孙女张宁梅也收为弟子?如果恩公答应,我必为恩公建造生祠。日日拜祭。却还请恩公一定要答应。”

    听到张龙地话,徐清凡不由地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以徐清凡的性格,并不喜热闹,之前之所以提出要收白羽为弟子,还是因为刘华祥遗愿的原因,并且如果一会见面后。如果徐清凡觉得性格不合的话,还准备在收白羽为弟子之后就让他转投九华山的其他长老门下。

    更何况,徐清凡常年闭关,却也没有时间来教导太多的弟子。

    但就在徐清凡准备婉拒时。却听张龙又说道:“恩公有所不知,在下地那名孙女,从小体弱多病,遍请神医也无法可治,甚至有两位神医断言,我这孙女恐怕活不到二十岁。就算是丘先生,之前也只是压制一下我那孙女地病情罢了。虽然丘先生说让我那孙女修仙或有救,但丘先生却从来不收弟子,所以我只能求恩公您了。”

    听到张龙的话。徐清凡疑惑地转头看向丘轩,却听丘轩传音道:“张龙那孙女张宁梅的事情有些复杂,我却是一时之间说不清,徐道友还是亲眼见一下为好。”

    听到丘轩这么说,徐清凡反而微微有些感兴趣来,对着张龙说道:“这样吧,你还是先将你那孙女带到这里。让我看看再说吧。说不定我可以做些什么。”

    听到徐清凡没有直接答应收张宁梅为弟子。张龙微微有些丧气,却还是忙从地上爬起身来。快步向外走去,却是去找他的孙女了。

    看着张龙离开,丘轩却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笑着对徐清凡说道:“徐道友,你这次收徒说不定会有些麻烦。”

    徐清凡微微一愣,问道:“此话怎讲?”

    丘轩解释道:“那白羽和张宁梅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却是青梅竹马,尤其是张宁梅从小体弱多病,却还是那白羽天天照顾,每天在张宁梅房间呆着的时间,比张龙还要多。自从知道修仙或可以治愈张宁梅的病后,那小子就天天缠着我要拜我为师,想来也是为了将修仙之法再传给张宁梅了。而你如果要收那白羽为徒,带他离开将军府,让他与张宁梅分离,恐怕那白羽会死活不愿意的。”

    听到丘轩这么说,徐清凡也是微微皱起了眉头,却没想到收徒之事竟然会有如此波折,但心底却也有些欣赏白羽对情意的看重。

    不一会儿,两人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白连野先到了。

    只听一个少年的声音说道:“父亲,我就不能拜丘先生为师吗?为什么要拜那个不认识地人为师。”

    显然,这个少年应该就是白羽了。

    却听白连野斥责道:“不要瞎说,徐仙长在修仙界地位很高,前段时间来的那些修士,哪一个不是听到徐仙长的名字就恭敬有加的?而且丘先生自己也承认,那徐仙长的修为还在他之上,能拜徐仙长为师是你的福分,哪里来的那么多话?”

    “但是……”

    白羽的声音刚刚响起,却没有再说下去,显然被白连野用眼色打断,似乎是害怕随着靠近大厅,白羽地话会被徐清凡听到,却不知徐清凡已经达到了虚丹后期,整个将军府的风吹草动都在他的神识范围之内,他们父子的谈话却是早被徐清凡听到了。

    而另一边,丘轩也是微微一笑,却是想到徐清凡以“徐凡”地名字竟然在修仙界博得了这么大的名声,先前为“清虚门”讲道,被誉为“掌上春秋”,名扬与修仙界。而这次在与“冥”组织的战斗中,徐清凡更是数次力挽狂澜,恐怕不久之后名声就要更大了。众多大小门派都想要请徐清凡讲道而不可得,这白羽有成为徐清凡弟子的机会,竟然还不愿意。

    就在两人暗思间,白连野就已经带着一名少年来到了大厅中。只见这名少年与白连野有着七分相似,虽然年纪还小,身材却已于白连野相仿,但却要更粗壮一些。或是因为年纪太少的关系,穷奇世家后人所特有的凶猛狂暴的气质根本不会掩饰,所以明明只是一个十余岁的少年,却让人视之不由心生畏惧。

    “徐仙长,丘先生,白羽我已经带来了。”

    白连野对着两人躬身说道。

    而另一边,白羽在父亲的瞪视之下,也对着徐清凡和丘轩两人躬身行礼,只是在面对徐清凡时,表情中却多了一分不情愿地味道。

    而就在这时,张龙带着一个小女孩也走进了大厅,只见那名小女孩眉目娇美,唇红齿白,却是一个美人胚子。只是脸上带着病态,身形消瘦,两个眼睛因此显得尤为大。显然正是张龙的孙女张宁梅了。

    而徐清凡在看到张宁梅的一瞬间,就是不由的一愣,终于明白了丘轩之前说张宁梅的事情有些复杂的原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