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章 .分析.

仙道求索 第十章 .分析.

    就在徐清凡考虑着该如何向金清寒等人解释时,却见一道耀眼霞光突然从前山方向亮起,并向着众人所在的方向快飞来。

    只是片刻间,这道霞光就降落在众人面前,霞光散尽之后,却是九华的太上护法公孙化娑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只见公孙化娑出现之后,只是淡淡的看了金清寒等人一眼,却并没有打招呼,只是直接对徐清凡说道:“徐执事,掌门人要见你。”

    说完之后,公孙化娑终于还是勉强对着众人点了点头,算是告别,然后一声不吭的再次化为霞光,向着前山飞去了。

    看着公孙化娑这般模样,徐清凡在心底暗暗叹息一声,知道以他为的年轻一代长老,与老一代长老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了。

    这并不是徐清凡所愿,但徐清凡却又无可奈何。

    而两代长老矛盾的焦点,就集中体现在九华每甲子所领取的供奉和年轻长老所控制的三院之上。

    九华封山之后,门内大部分积蓄都要用来维持“九极阵”的逆转,能给众位长老的供奉,也就不可避免的减少。而就算是十余年之后九华解封,因为数千年的积蓄消耗一空,这种场面情景依然要持续很长的时间。

    而结丹期的修仙,虽然境界功力的增加不再向筑基期那般对外物的需求如此之重要,但即使如此,要赐给门人弟子灵丹灵药,自身修炼时需要的各种静心凝气的灵丹,布阵时所用的各种灵石,炼器炼丹时的各种材料,所需求的只有更大更多。对于他们寻求长生之道,也是极为重要。

    而在九华封山无法外出之后。这些长老对九华的供奉也就依赖地更多。

    但九华封山之后,空余的资源就这么一些,而应该给那些长老多些,给那些长老少些,却是成了两代长老之间的矛盾焦点。

    之前。因为年轻一代的长老无论地位还是影响力,都远远的低于老一代长老,所以每甲子所领取地供奉还不足老一代长老的三分之一。

    这种情况本来没什么。年轻一代长老不仅功力境界较低。也没有什么弟子门人,供奉少一些也是应该。

    但自从三院成立之后,年轻一代长老的地位影响力大增。对九华地贡献加多,也慢慢地有了门人弟子,有很多在浩劫中失去了长辈的九华弟子纷纷拜投在年轻一代长老门下,再加上实力的快增加,比如说金清寒已经踏入了实丹期,而当年在“九极洞”中修炼地九华弟子,虽然当年没能突破到结丹期,但在这些年却是终于突破。成为了新的九华长老,却是会在下一甲子不可避免的夺走许多本应该时老一代长老的供奉。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年轻一代长老也觉得自己的供奉确实不够用,对于仗着资历强行压低自己供奉的老一代长老,却也是心怀不满。

    修仙之间或平时一团和气,即使有什么矛盾也是可以调节,但如果关系到对自己功力境界的精进有帮助地资源的分配。却又是另一回事了。毕竟修仙寻求长生之道时每一个修仙最为重要的事情。

    再加上许多老一代长老的记名弟子与入室弟子。因为觉得自己不受老一代长老的控制,却是多有进入三院。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少数洒脱之人,老一代长老却是从来没有对年轻一代有过什么好脸色。

    正因为如此,徐清凡虽然不愿意看到两代长老如此矛盾重重,却也无法居中调和,更何况徐清凡本身就是年轻一代长老中的代表人物和领袖,更是没有立场对此做些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双方地矛盾随着时间地推移越来越大。

    “只能在今后慢慢想办法了。”看着公孙化娑离去,而金清寒等人却没有什么好脸色,徐清凡暗暗的想到。

    看到金清寒等人又将目光转向了自己,徐清凡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道:“各位先到金师弟地洞府中集合,等见过掌门之后,我也到金师弟的洞府之中与大家汇合,有什么事情到时再说。”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众人无奈点头应是,然后在金清寒的带领之下向着金清寒的洞府中快飞去,而徐清凡在微微沉思了一番之后,也向着九华前山飞去。

    经过这些年的缓冲之后,当年九华浩劫在众弟子心中的阴影也渐渐变淡,九华因此也渐渐的恢复了当年的生气,而经过这些年来修缮,九华前山的风景却是也恢复了当年的数分。

    但是徐清凡却是一直在想着张华陵这次召见自己的目的,以及一会见到张华陵时的对策,却是无心欣赏。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徐清凡就已经来到了“华凌殿”之前。

    徐清凡此时已是九华的执事长老,当年只感觉神秘不已的“华凌殿”,徐清凡已是熟悉不已,进出也再不用通报。

    信步进入了“华凌殿”中,却看到张华陵正背对着大殿入口静静的站着,背影中满是疲惫,却是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注意到徐清凡进入大殿当中,张华陵缓缓的转过身来,却是让徐清凡吃了一惊,却是现此时张华陵的面容虽然满是疲惫,但却要比徐清凡第一次所见时还要年轻许多,而之前透支生命施展“代天诀”之后身上的那种老态,却更是丝毫不见。

    “没想到张华陵竟然已经将刘师叔的秘法修炼到如此地步了。不过看他眼神清明,应该还没有被秘法影响心性,却是万幸。”

    徐清凡心中暗暗惊骇,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默默的对着张华陵躬身行礼问好。

    张华陵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坐回到大殿的主位之上,接着又手指着旁边的座位。缓缓的说道:“你也坐下吧。”

    徐清凡再次躬身一礼,然后坐到了张华陵的旁边。

    徐清凡坐下之后,张华陵默默的盯着徐清凡地脸打量许久,看到徐清凡脸上的神色依旧淡然平和,丝毫没有因为凤清天重创与他而生出纷纷不平之色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的问道:“你这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徐清凡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是笑道:“但下次却是没这么幸运了。”

    张华陵开场并没有问徐清凡与凤清天冲突地经过与原因。反而说徐清凡因此境界突破和领悟神通之事。就是说明他的态度是想让徐清凡宁事息人,不想他和凤清天再起冲突。

    而徐清凡的话,却是要逼着张华陵继续追究此事。

    而且徐清凡说地也是事实。徐清凡自从无意中学得了凤家地诸般秘技之后,对于凤清天的手段可谓是知根知底,而凤清天所了解的徐清凡,却依然是新人大比时地徐清凡,却不知经过这些年的诸般异变,徐清凡与那时已是恍若两人,之前的《枯荣诀》,已在徐清凡的身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威力更大更为奇异的《生死诀》,“生灵之气”与“枯死之气”的玄妙,两个身外化身与小黑的神通实力,都是远远出凤清天地想象,正因为如此,徐清凡有心算无心之下,才能勉强与凤清天交手如此之长的时间。却是侥幸居多。而下一次如果凤清天再来,徐清凡却没有这么好运了。

    听到徐清凡如此说。张华陵脸上的疲惫之色更加浓重了一些,徐清凡和凤清天都是他计划中九华复兴的重要人物,张华陵却是极不愿看到两人会一直冲突下去。

    沉默了半饷之后,张华陵缓缓的说道:“凤清天已经对我保证过,今后绝不会再找你麻烦了。”

    徐清凡微微一笑,又问道:“掌门师叔,难道您就不想知道我和凤清天比试的原因?”

    张华陵轻声说道:“这些年你在九华年轻一代弟子中声望愈高,已是完全越了凤清天,成为了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凤清天一向心高气傲,不服气也是应该地。”徐清凡问道:“这是凤清天对你地解释?”

    张华陵默默的点了点头。

    徐清凡却时微微沉吟了一番后,突然抬头问道:“这地确是一种可能,之前我的确是没想到这一点。不过,这如果是掌门人您推测出来的话,那么我就不会多说什么,这件事我也会只当没生过。但如果时凤清天所说的话,却大不一样了。”

    看到徐清凡脸上的凝重之色,似乎对于凤清天这件事他并不看重个人的恩怨,而是看到了更深远的东西,脸色也不由严肃了一些,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徐清凡微微叹息一声,缓缓解释道:“这个解释自然合情合理,但从凤清天口中说出就太不应该了。凤清天此人心性孤傲,哪里会承认这些?他正常的反应应该是不论你如何想问,都是沉默不语才对。”

    张华陵微微一愣,在徐清凡的提醒之下终于察觉了内中的问题,本来,以他的经验老练,这一点应该早有想到才是,却是因为一直在想着秘法修炼之事,却是没有想到这点。

    “你的意思是……”

    “凤清天这次之所以会险些杀死我,并不是因为相互比试无法收手,而是因为他已经对我起了杀心。“

    听到张华陵终于提问,徐清凡就将他之前心中的分析细细的讲给张华陵听。

    随着徐清凡的讲述,张华陵的脸色也愈加严肃了起来,一是没想到徐清凡与凤清天之间竟然有如此神秘的联系,竟然可以感应到对方心中的强烈情绪。二是联想到凤家衰弱的秘密,再联系上徐清凡的分析,心中却是有了不好的猜想。

    “你的意思是说,凤清天之所以心生杀意。是因为他不想让你感应到他之后心中的想法,为他今后要做的某件事做准备?”

    张华陵已经知道了徐清凡的想法,却还是不由自主的再次确认到。

    徐清凡点了点头,却看到张华陵脸上的神色严肃凝重,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不由问道:“掌门师叔,难道您猜到了凤清天的目的?”

    却听张华陵喃喃道:“不应该啊,凤清天绝对不应该知道这件事的,除非有知情人告诉他,但知道这件事的人是绝不会对他说这件事的。难道……”

    却见张华陵的脸色愈加严肃,突然对徐清凡说道:“你跟我来。”

    说着,张华陵就当先向着“华凌殿”之外走去,徐清凡微微一愣,虽然不知张华陵的目的,却也是连忙赶上。

    走出“华凌殿”之后,张华陵带着徐清凡,却是向着九华后山一处隐蔽处飞去,落地之后,徐清凡眼前却是一片乱坟,徐清凡知道,这处坟地是当年九华浩劫之后,张华陵手下一众妖魔的埋葬之地。

    只见张华陵手掐指诀,轻喝一声:“开!!”

    随着张华陵的声音落下,这片坟地就在瞬间纷纷炸裂开来,露出了内中的妖魔尸骨,张华陵巡查良久,最终却在一处坟地旁停留了下来。

    这处坟中,一人静静躺在其中,虽然身体已经开始腐烂,但从衣着上判断,却正是张华陵的手下,九华山的叛徒,之前在“华凌殿”中当着众人之面自杀的鲍清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