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十二章 ,歧路

仙道求索 第十二章 ,歧路

    而就在徐清凡等人进入九华山之时,九华山下不远处,却正有一道人影,默默的抬头看着眼前巍峨的九华山,脸上神色复杂。

    这道人影,却正是突然从九华山消失的凤清天。

    良久之后,凤清天微微叹息一声,脸上露出了决绝之色,却是要转身离开。

    但突然,凤清天的身前一震水雾翻腾,接着这道水雾却是快的凝结**形,却正是之前张虚圣手下四大蛇卫中的三十三号,看着眼前要走的凤清天,沉声说道:“你就要这么离开了?”

    凤清天淡淡的说道:“还要怎样?”

    三十三号眼中露出了一丝怒色,低喝道:“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将你**九华,你就要跟我去见我主人的。”

    凤清天听到三十三号的话后,却是只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我是骗你的。”

    三十三号眼中闪过怒色,森声说道:“凤清天,你之前和徐清凡之间的战斗,已经让你身受重伤,我想现在你已经没有丝毫的战斗之力了吧?往日你实力尚在之时,我不是你的对手,只能好言相劝,但你以为我现在还会对你有所顾忌吗?如果你此时乖乖的跟我去见主人,我只当这件事情从来没有生过,但如果你在这样,那我只好强行把你带走了。”

    听到三十三号地威胁。凤清天脸上反而少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眼神却愈加的森寒,凝视着眼前脸色微变的三十三号,淡淡的说道:“想要跟我动手吗?你可以试试。”

    看到凤清天表情如此自信,三十三号反而迟疑了起来,尤其是凤清天那森寒的眼神,更是心中不由的产生了恐慌之情,但是想到之前张虚圣的命令,却还是一咬牙。身体再次化为了一阵水雾,向着凤清天快的扑去。

    约一盏茶地时间之后,凤清天缓缓的收回了体外外放的熊熊烈焰,却是再也不看跌倒在地脸色惨白的三十三号一眼,就这么转身向着远方走去。

    三十三号不甘心的叫道:“凤清天,你现在身受重伤,没有十多年的时间是根本没法痊愈的,而刚才为了战胜我,更是燃烧了自己的一部分生命。伤势只会更重。以你现在的伤势,只有我家主人可以快治愈,并且能赐给你更加强大地力量。且现在修仙界极为混乱。以你现在的状态,指不定在哪里就被人杀了,凤清天,去见我家主人,是你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

    听到三十三号地话,凤清天转头看了三十三号一眼,缓缓的说道:“我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将张虚圣留在九华山的密道告诉于我。我欠你一个人情,但你如果在这么呱噪,就别怪我不念旧情了。”

    看到三十三号听话的闭嘴,凤清天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再次转身,向着远方走去。正如三十三号所说的那般,凤清天此时受伤极重。所以离开时。任何人都可以看到他脚步里的蹒跚。但是凤清天却依然是一步一步的向着远方走去,或是歧路。但却也是凤清天地希望。

    “凤清天,等一下,陪我聊一会天再走吧。”

    就在这时,三十三号所在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道声音,阻拦凤清天道。

    听到这道声音,凤清天眼中闪过一丝杀意,以为又是三十三号在阻拦自己,但却又突然觉得不对,这道声音与三十三号的声音大不相同,懒散、儒雅、邪魅、飘远,种种截然相反的感觉汇合在一起,却丝毫不让人感觉到怪异,反而有一种恐怖之情不可抑止的从凤清天心底冒出。

    凤清天豁然转头,却是看到一名身着白衣,面貌俊美阴柔的中年文士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三十三号身旁,细长幽深的眼神侥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地凤清天,似乎在欣赏着什么很完美的艺术品。

    看到这道身影,凤清天身体一震,这道身影凤清天虽然只是在当年远远地看过一眼,但他却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更何况,三十三号在一旁趴伏膜拜的身形,也为这道身影的身份作为注脚。

    这个突然出现的中年文士,却正是之前曾以一己之力杀死他凤家全族的张虚圣!!

    看到凤清天那僵直的身形和凝固的表情,张虚圣微微一笑,缓缓的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人还在万里之外,此时只不过是通过与三十三号之间的联系,投放于此的虚影罢了,对你没有任何威胁的。我只是对你很感兴趣,所以要找你聊一聊罢了。”

    听到张虚圣这么说,凤清天才现,张虚圣的身影有些飘忽不定,透过这道身影还可以看到张虚圣身后的景色,确是如张虚圣所说那般,只不过是一道虚影罢了。

    虽然仅仅只是一道虚影,但所产生的恐怖威压,却还是让凤清天身体颤,隐隐有种要对着这道身影膜拜下去的冲突。这种冲动是如此强烈,如果不是凤清天生性孤傲,并且知道眼前这道虚影的主人是他的灭族仇人,说不定凤清天就当真跪拜下去了。

    深吸了一口气,凤清天稳定了一下心神,然后缓缓说道:“你找我有什么好聊的?”

    虽然凤清天已经是竭尽全力的稳定心神,但此时却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声音中所带着的明显颤抖,并不仅仅是因为见到仇人后地愤怒激动。更是因为张虚圣出现之后。心中那种不可抑止地强烈恐慌。

    听到凤清天的问话,张虚圣微微一笑,缓缓的说道:“我只是有些疑惑,九华和我都是你的仇人。但你心中应该明白的,虽然你天赋不错,且修炼勤奋,但是如果就这么一直修炼下去,恐怕是一生也没有多大希望可以找九华报仇的。毕竟九华这一代的优秀弟子很多。其中有几个修为并不差你多少。更不要说找我报仇了。而如果投到我的门下,你却可以轻易地获得极为强大的力量,而我也向你保证过,我绝对不会因为你想要杀我而对你留一手的,你为什么依然不投在我门下呢?”

    凤清天冷冷的说道:“的确,只要投在你的门下,我可以快的恢复伤势,并且省却上百年的修炼之功,快的获得可以威胁九华山地实力。但你也要知道。九华山并不是我的最终目标,说到底,还是你灭了我的全族。所以我地最终目标依然是你。而如果我依靠你的手段获得了力量,无论这些力量是如何的强大,但却毕竟是你的力量,而我依然永远不是你的对手。连原本还存在一分可能性也失去了。”

    张虚圣点了点头,笑道:“原来如此,没想到你的心是这么大。而且听你的语气,似乎你已经找到能战胜我的方法了?”

    奇怪地是,张虚圣问话时。脸上不仅没有顾忌或担忧,反而多是兴奋之意。

    凤清天冷哼一声,却没有回答,似乎已是默认。

    看到凤清天这番表现,张虚圣脸上笑意更甚,轻声说道:“那么凤清天,你快些成长吧。让我看看你将会用什么手段来战胜与我。最终又会做到什么程度。这么想想,心中真是越来越期待啊。”

    在说话的同时。张虚圣的身影也淡淡的消失,马上就要消失不见。

    但凤清天听到张虚圣的话后,脸上却露出了羞愤之色,似乎被张虚圣这番不在乎的态度激怒了,在张虚圣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前,突然怒喝道:“张虚圣,你就这么有信心我根本无法威胁到你吗?”

    “不是地,凤清天,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很强大地潜力,这种潜力甚至不在当年的我之下,你完全有能力做到任何事。我之所以会不过问你将来要对付我地手段,正是因为太过期待了,不想破坏这份将来的惊喜。”

    “凤清天,你知道我最喜欢的事情是什么吗?我身处一个叫冥的组织当中,在那里面有很多人都怕我,因为怕我,所以才更想将我除掉。但每次我都会在他们认为快要成功的时候将他们杀死。那种临近于成功时突然失败后所产生的绝望之情,才是我最为期待的,每次看到之后,心中都是不可抑止的产生一种舒畅之感,回味无穷。凤清天,我也期待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让我有这种舒畅和期待。”

    “可惜,凤清天,你现在还是太弱了,现在就将你杀死,丝毫无法让我产生喜悦。你还只是一个青涩的果实,有着巨大的成长空间。所以快点成熟起来吧,让我在你最巅峰的时刻,以为最有把握将我杀死的时候,将你的希望狠狠击碎,只有完全成熟的果实,摘取后品尝才是最为美味的。”

    “凤清天,努力吧,成长的快些,再快些,我会在山峰的巅峰处等你的。”

    当这句话落下之后,张虚圣的身影也终于完全消失了,只剩下依旧趴伏膜拜的三十三号,在凤清天眼前依旧身体颤不已,即使身为张虚圣的仆人,三十三号对张虚圣的畏惧也是不差与任何人。

    看着眼前九华山那巍峨的山峰,虽然张虚圣已经消失,原本恐怖的威压已是全部不见,但凤清天却依然是浑身颤抖不已,这次却不是因为恐慌,而是因为张虚圣话中那种对他的深深的藐视,让凤清天在愤怒中却又多了一种无力感。双拳紧握,指甲刺入手掌,血液从手指间不断滴落,但凤清天却依然浑不知觉,只是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回响着张虚圣的话。

    “凤清天,我也期待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让我有这种舒畅和期待。”

    “可惜,凤清天,你现在还是太弱了,现在就将你杀死,丝毫无法让我产生喜悦。”

    “凤清天,努力吧,成长的快些,再快些,我会在山峰的巅峰处等你的。”

    “我最终一定会杀死你的,张虚圣!!在那时,我也会欣赏你脸上的恐慌!!”凤清天暗暗的下决心到。

    想到这里,凤清天突然从袖中拿出一方牌匾,却正是凤家先祖的牌位,之前无意中,让凤清天现了内中所隐藏的秘密,凤家,乃至于当年一众“神兽世家”突然在修仙界中出现的秘密,这也是凤清天将来对付九华和张虚圣的最大依仗。

    拂拭良久之后,凤清天缓缓的将灵牌收回,然后向着远方一步一步的走去,虽然依旧蹒跚,却又比之前多了些坚定。

    或是歧路,但凤清天却必须要这么走下去,这是命运给他安排的道路,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无论任何结果,凤清天都将永远无怨无悔。万里之外,一处优雅的别院中,张虚圣背负双手,站在一片竹林中看着天空中的月色星辰,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却是永远无法让人猜透内中的含义。

    而鲍清方则站在张虚圣不远处,犹豫良久之后,才迟疑的问道:“主人,您就真的任由这凤清天展下去吗?当年的神兽世家可是出了不少了不得的人物,凤清天这么确定有对付您的手段,说不定已经是现当年神兽世家的秘密了。”

    张虚圣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神兽世家的秘密吗?我早就知道了。这次冥的浩劫,就和当年神兽世家的出现有些关联。但如果凤清天如果仅仅只有这些手段的话,那就未免让我失望了。”

    看到鲍清方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张虚圣却打断道:“不要再说了,一切都说穿之后,我反而没有那种期待了。”

    接着,张虚圣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就算凤清天这么展下去的话,那么他的进步未免还是太慢了,有趣的事情要集中在一起才更加有趣。必须要让凤清天再进步的再快些才可以。这样吧,我一会去见天地那两个老头,让他们邀请凤清天加入冥组织,只有这样,凤清天才能更快的进步。”鲍清方微微一愣,却说道:“可是,冥的十六名核心成员已经满员了啊,您要让他成为预备成员吗?”

    张虚圣轻声说道:“要当就当正式成员,只有这样,他才进步的更快。至于冥十六人已经满员,更不用担心,就新晋的列张杀死就是。那种已经完全成熟乃至于快要腐烂的果实,哪里有凤清天这种青涩的果实让人期待?”

    就这么,冥组织中新晋列张的命运,就在张虚圣的一次游戏中被决定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看着张虚圣那淡然且理所当然的表情,鲍清方却还是现,从某种程度上,这个世界的确是围绕着某几个人运转的,比如张虚圣,比如“天”“地”二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