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零八章 .蝴蝶翅动,血山一行.

仙道求索 第一百零八章 .蝴蝶翅动,血山一行.

    轻轻的伸手将眼前院门推开,或是因为这个院门已经很久没有开合,出了一声极为明显刺耳的“吱呀”声。

    院中,灰尘遍布,显得有些落寞颓废,却是这些年来,张华陵一直禁止有人进入他院落的缘故,其他掌门和修士所居住的院落都安排的有低级修士定时打扫,却唯独张华陵处没有。

    徐清凡微微叹息一声,却是能明白这些年来张华陵抗拒秘法改造后邪气入侵心神之苦,当年张华陵早就为自己安排好了后路,那就是将他的魂珠给了徐清凡,这样一来,徐清凡不仅可以通过那魂珠的变化来判断张华陵被邪气入侵的程度,当事情不可挽回之时,徐清凡还可以通过魂珠将张华陵给制住,然后杀死……

    就因为这个决定,徐清凡开始真正的相信了张华陵,并真正的了解了张华陵为九华所付出的牺牲。

    这些年来,徐清凡也经常观察张华陵魂珠的情况,那颗蓝色的魂珠,却是已经被丝丝红色丝线所渗透,代表着张华陵的情况已是不容乐观,但在张华陵的极力抵抗之下,却还远远没有达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不得不说,张华陵对邪气的抵抗,实在是出乎徐清凡意料之外,自张华陵被邪气所侵袭到现在,已经接近一甲子的时间了,但依旧死死的抵抗着邪气的入侵,以至于到现在,那让普通修士闻之变色的邪气入侵心神,依旧没有对张华陵造成什么特别明显的影响。

    并不是说邪气入侵心神没有徐清凡想象中的那么麻烦,而是张华陵看似平常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乎常人想象的痛苦和努力在抗拒着,那种莫大的毅力,徐清凡设身处地的想想,并不认为自己也能做到。

    正因为如此,徐清凡也对张华陵愈加的敬佩。敬佩他的毅力,敬佩他为九华所作出地牺牲。

    心中感慨着。徐清凡漫步走到院落中的小屋前,刚准备再叩门询问。门内张华陵地声音却再次响起。

    “不用客套那么多了,进来吧。”

    推门,“吱呀”声依旧。

    门内,屋中,床上,阴影之中,张华陵盘坐着。眼神穿过阴影,徐清凡仿佛能看到在一个甲子无时无刻的与邪气抗争当中,张华陵那深深的疲惫,已是透过眼眸身体。深入到了灵魂。

    说起来,徐清凡上一次见到张华陵,已经是一年之前的事情了,那时,徐清凡看着张华陵的疲惫,就想着张华陵能否可以继续坚持的住,一年之后再见,张华陵坚持住了。邪气依旧没能控制他,但疲惫却是愈加深刻。无疑。邪气的侵袭,愈加猛烈了。

    而徐清凡,看着张华陵那又苍老了地面容,却又如一年半之前那般,暗自想道:“张华陵,他还能撑多久?”

    或信念和毅力可以代表着他抵抗邪气入侵时的力量和韧性,但,信念和毅力,终究是有尽头的。

    当年张华陵为了保住性命。而施展秘法改造自己的身体。从此一度恢复了年轻,但却也因此而被邪气入侵。饱受了一个甲子地痛苦,身体也是仅仅恢复了年轻不到一甲子的时间,就又再次因为痛苦而更快的衰老。

    是得?是失?

    而徐清凡只知道,九华因为张华陵,这一甲子来一直很稳定,或,这对张华陵来说已经够了吧?或,值得不值得这种问题,永远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如果张华陵认为自己的苟活和痛苦是值得的,那对他而言,就的确是值得的。

    徐清凡看着阴影中的张华陵眼神复杂,而张华陵却是恍如未觉,或在徐清凡面前,他不想表现出他地痛苦,掌门和长辈的尊严,还是需要保持地。

    徐清凡也明白这点,进屋之后,并没有问张华陵的情况,而是将这些年来他和九华的情况向着张华陵细细的禀告了一遍,他不知道这些年来张华陵致力于抵抗邪气,是否关注过着一些。

    听完徐清凡的话之后,张华陵沉默了片刻之后,缓缓的说道:“你做的很不错了,如果是我,也不一定能做的更好,虽然所锋芒毕露了一些,但对你将来接掌九华也是有利,却也不能说是错了。”

    接着,张华陵似乎想起来什么,又问道:“星隐宗那边两年来没什么动作吧?”

    徐清凡恭声回答道:“没有,星隐宗本身结丹期的修士就不多,在星隐宗小队覆灭之后,这个门派地实力已经大减,在正道联盟中也是渐渐失去了地位,对我门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了。”

    当年九华小队死伤惨重,除了有几位老一辈长老不理徐清凡指挥擅自带领众人行动地原因之外,原本理应和九华小队相互支援的星隐宗小队见死不救也是一大原因。

    本来,以徐清凡地脾气,对于“星隐宗”小队的行为虽然气愤,或还会报复,但绝不会剧烈,怪就怪在那“星隐宗”门人在九华损失惨重之后还幸灾乐祸,甚至说一下风凉话,譬如“九华身为圣地竟然如此不堪,一次行动就能死伤一半人,实在不配继续成为圣地,真正的圣地,应该是那些有实力的门派,比如我星隐宗”如何如何。

    徐清凡却也因此而对“星隐宗”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并在不久之后剿灭“盈”的那次行动中,设计让“星隐宗”小队成为了炮灰,让徐清凡可以顺利完成任务,但却也因此而绝大的得罪了“星隐宗”,因此张华陵才会有此一问。

    看到徐清凡表情平淡,似乎并不将星隐宗当一回事,张华陵又是一阵沉默,为了更好的历练徐清凡,又或是因为顾忌他自身所隐藏的邪气,很多事情张华陵已经不再插手任由徐清凡去做了,有时候虽然觉得不妥,却也不会反驳。比如这次,张华陵只是在沉默之后淡淡的说了一句:“仇恨令人变得恐怖。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徐清凡躬身恭敬的说道:“弟子知道,这些年弟子一直在派人监视着那星隐宗。”

    张华陵点了点头。再次说话时,声音中却是带上了疑惑,问道:“既然一切顺利,那你这次来我这里又有何事?”

    的确,或是不想见到张华陵那疲惫的样子,或是想让张华陵安心抵抗邪气入侵,这七年来。除非有大事生,比如说要设计打击星隐宗,又或处罚门中老一辈长老,除此之外。徐清凡却是从来没有再来过这个院落当中。

    有时候,徐清凡也在想,他这么做,是不是也是因为他在下意识的想要独自掌控九华,想要摆脱张华陵的影响,让九华顺着他所设想地轨迹前进?

    当然,这种想法只是闲暇时一闪而过,下意识的想法。谁又说得清呢?

    不过听到张华陵地话后,徐清凡心中还是忍不住闪过一丝羞愧。但却并没有将这四羞愧表现出来,只是声音愈加恭敬,低声皱眉说道:“却是弟子在这两天遇到一些奇怪之事。”

    说着,徐清凡就将他和壮汉相遇到相离的经过,乃至于之后见到小兽的经过对着张华陵缓缓讲了一遍,这些事情太过奇怪,到现在也只有张华陵能给他出主意了。

    只是期间徐清凡微微犹豫了一下,却是将“逆天剑”说成了“一件在当年无意中得到的紧要之物,邪道得之会酿成大祸”来替代。而张华陵却也知道徐清凡的顾虑。似乎对于自己最终能否抵抗住邪气也不抱信心。所以也没有细问,只是皱眉细细的听着徐清凡将事情讲述了一遍。眼中不断闪烁着惊疑不定的神色。似乎也为徐清凡这几天地遭遇感到惊奇。

    “一般而言,以大乘期宗师的心性与高傲,那四件至宝之所以留下,应该不会是要让你欠他人情,因为这样做无疑就等于是在讨好与你。我看他之所以这么做,反而像是单纯的想要助你成长,但目的为何,却不是我能想到地。”

    张华陵皱眉说到。

    “您是说,这四件至宝,我可以放心使用了?”

    徐清凡问道。

    张华陵点头道:“正如你所想的那般,那三颗升仙丹你大可先服用,虽然珍贵,但我九华也不是还不起这个人情,那唤龙令也大可用的,有了它,我九华就等于在一定时间内拥有一位大乘宗师相助,帮助极大,大不了到时还他就是。”

    看来张华陵却是极为赞同徐清凡的无赖做法,或身为一个掌门,或多或少都要学的有些无赖吧。

    微微犹豫了一下,张华陵又说道:“这件事你知我知就可,公孙化娑那边,千万不可说。”

    徐清凡说道:“弟子自然明白。”

    这些年来,徐清凡声望大涨,那公孙化娑的态度却是变得诡异了起来,平日里简直要比张华陵还要支持徐清凡,倒是让他取得了不少年轻一代长老的信赖和好感。就这样,张华陵常年不出,而公孙化娑又是一副以徐清凡为的模样,九华在正道联盟地这些年,几乎都是以徐清凡的决策为准。

    只是,徐清凡和张华陵也知道,这个公孙化娑虽然态度大变,但却也依旧经常与那些看不惯徐清凡地老一代长老说徐清凡如何霸道又如何稚嫩,而他之所以支持徐清凡,只是为了稳定着想云云,反倒是在取得年轻一代长老的好感之余,也没有与那些原本就与徐清凡不对路的老一代长老失了亲近。

    只是奇怪的是,公孙化娑这般两边讨好的行为,虽然隐瞒过了几乎所有的九华长老,却是没有丝毫要对徐清凡和张华陵隐瞒的意思,却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正因为如此,原本对公孙化娑就心有顾忌的徐清凡,以及已经下决心要为徐清凡接掌九华铺路的张华陵,对这公孙化娑却也变得愈加顾忌了起来。

    安顿完徐清凡之后,张华陵却又开始打量起徐清凡怀中地小兽来,听完徐清凡地讲述之后,在张华陵看来,这只看似可爱无害盼顾行动间又无比高雅威严的小兽。神秘之处还不下与那大乘期地宗师。

    安静的屋中,却是被“荣华山”各处隐隐约约再次传来地灵宠咆哮声所打乱。

    打量片刻之后。张华陵突然眉头一皱,问道:“清凡,刚才你说你为了隐藏这小兽身上的气息,总共布下了几层结界?”

    徐清凡微微一愣,不知道张华陵为何要问这些,但还是回答道:“十三道。”

    说着,徐清凡地眼神也顺着张华陵的目光。向着怀中的小金看去,却惊讶的现,围绕在小兽身边的各种隐藏气息的结界,不知何时。已经只剩两三道了。

    这只神秘的小兽,竟然还能不自觉地吞噬它身边的结界?但听到屋外已经越来越明显的灵宠咆哮声,似乎又要失控,回想起之前那大群灵宠铺天盖地向着自己冲来的景象,徐清凡脸色一白,却也顾不得惊讶,手中指诀手印变幻不停,却又是一连在这只小兽身上布上了十余道结界。片刻之后,屋外地野兽咆哮声渐渐平息。徐清凡才再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手忙脚乱之后,看向小金的眼神却是愈加好奇,这只小兽身上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

    张华陵叹息道:“这只小兽似乎从来没出现在修仙界过,回想我所知道的妖兽,却是没有一种和它有相似之处,但它本身却又是如此神奇,当真是不可思议。”

    顿了顿之后,张华陵又说道:“虽然不知是何种类,但既然如此神奇。将来或会有用着之处。更何况这只小兽还有着能进化到天阶妖兽的潜力。却也不能随意放弃。只是这只小兽可引得群兽疯狂,本身又如此神奇。怀宝其罪,却也麻烦,今后说不得需要你时常给它加持结界了。”

    想想之前给小金所加持的结界,竟然只是在短短的两柱香内就消失一空,而一旦没有结界隐藏气息,又会引得群兽疯狂,徐清凡脸上表情不由一苦,难道今后需要每天盯着这只小兽,加持百来次结界不成?

    张华陵也想到了麻烦之处,皱眉考虑了一下,却是从袖中翻出一片绿中泛红的玉佩递给徐清凡,缓缓地说道:“将这方玉佩隐藏在这小兽身上,可助你隐藏它的气息,省下你地一些功夫。”

    听到张华陵这么说,徐清凡脸上神色一喜,忙躬身致谢,接过玉佩之后系在小金脖子上。

    小金似乎对这个装饰品很感兴趣,不断用小爪子拨动着。

    东海的一只蝴蝶煽动翅膀,可能会引起西沙的一场恐怖风暴,现在张华陵和徐清凡都不知道,他们这么一个无意中的决定,给神州浩土带来了怎样的浩劫……

    做完这一切之后,徐清凡却是皱眉说道:“掌门师叔,既然弟子得到了这三颗升仙丹,服用之后需要一定的时间用来炼化,却是不能带队行动了,不知师叔能否和其他几位掌门说一下,让九华小队暂停行动一些时日?”

    说着,徐清凡脸上泛起了一丝愧疚之色,又说道:“还有金师弟,他此时的修为早应该闭关突破金丹期的,却因为坚持要和我一起行动而一再拖延。却也是时候让他闭关好好修炼一下了。”

    “的确,金清寒是到了该突破金丹期地时候了,而你这些年在哪刘先生地点拨之下,对天道的理解也是日益深刻,就只欠缺一些灵气功力地提升了。”张华陵点了点头,却是突然想起来什么,说道:“恐怕还不行,据我所知,九华小队的下次任务已经定下来了,如果你等要闭关,却还需要现将那次任务完成才行。”

    “什么任务?”徐清凡问道。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