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上).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上).

    感应到这处隐蔽山洞之中传来的阵阵煞气,徐清凡微微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操控着小黑进入探查。

    山洞空间狭隘,小黑在异变之后又是身材猛增,虽以度敏捷见长,但在这山洞之中却是不知只能挥几分,所以在徐清凡的命令下,小黑飞行之间小心翼翼,一片血色的山洞光线昏暗,血色也变成了黑色,双翼无声挥动,闭合无风。

    就这样,深入山洞数十丈,却一直无声无息。

    山洞极深,让人猜不出究竟通向何处,小黑悄无声息的飞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山洞依然如刚开始那般幽深。

    根据小黑在山洞中的飞行时间和度来判断,小黑此时应该早已经离开了这处诡异的血色山谷范围之内。此时早已经在山谷数里之外的地下,因为山洞转弯极多,徐清凡却是连方向都无法分辨。

    终于,时间大约又过了一刻钟之后,小黑眼前的情景,终于宽阔了起来。

    原来,在地道深处,却是一处占地极大的地下大厅,约有十余倾,高约数十丈,一如那山谷一般,四周上下的石料皆为诡异的血红色。

    但让徐清凡吃惊的,却是另外一点。

    说是吃惊,实际上,在探查的过程中,徐清凡对这种情景早已是隐隐有了预料。或说,预料到了其中的一部分。

    庞大的地下大厅当中,四周角落,林林落落的盘坐着三四百名修士,其中约有十分之一的修士身上气势磅礴,赫然已经达到了结丹期,且这些修士均是衣衫褴褛,身体脸部也均是肮脏无比。头披散,双眼虽然均为微闭,但却依然隐隐有血芒溢出。而这些修士脸上的表情,也是时平和宁静,时疯狂狰狞。

    这些修士。正是这段时间肆虐与整个神州浩土的“兽狂修士”。

    让徐清凡感到惊奇的是,眼前这些原本被他认为已经只存兽性杀戮的“兽狂修士”,竟然正在修炼!!

    他猜想到了“兽狂修士”可能聚集在山洞深处,却是没想到这些兽狂修士聚集起来,竟然是在修炼!!

    自“兽狂修士”出现在修仙界以来,修仙们所想地就是尽最大的力量以最快的度将这些“兽狂修士”杀干净,从来没想过要研究这“兽狂修士”的特性。更是没有想到,这“兽狂修士”在丧失理智之后竟然还能修炼。

    或,在“兽狂修士”丧失理智之前,那日复一日的修炼早已经深入了他们地灵魂,成为了他们的本能习惯,最终在丧失理智之后,这种习惯也保持了下来。

    只是短暂的惊讶过后,徐清凡却是不由的苦笑起来。

    原本简单的事情,变得无比麻烦了……

    就在这时,小黑进入这地洞之后。终于被一些修为较高六识敏锐的“兽狂修士”所觉,通过小黑的视野,徐清凡可以看到。在地洞最深处,那几名身上威势最强地几名“兽狂修士”,突然身体一震,接着双眼猛地睁开向着小黑的位置看去,血色的光芒自这几人的双眼中射出,内中蕴含着让人惊骇不已的疯狂和杀戮之意

    徐清凡心中一惊,忙趁着这些兽狂修士做出什么行动之前,命令小黑向着原路快返回。

    在返回的路上。徐清凡通过小黑的听觉,能清晰的听到那山洞中接连传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嘶吼声,似乎“兽狂修士”们对于小黑突然的出现极为愤怒。

    但让徐清凡奇怪地是,这些“兽狂修士”虽然不断怒吼着,却是任由小黑离去,根本没有追踪之意。

    松了一口气之余,徐清凡也知道。事情又麻烦了三分。

    这些兽狂修士竟然不离那处山洞……

    “那些家伙。会怎么做呢?”

    另一边,“日”看着小黑快的从山洞之中飞去。向着山谷外徐清凡等人的位置飞去,却是丝毫没有阻拦之意,只是笑吟吟地低声自言自语道。

    而他身边的凤清天,则是一如既往的沉默不语。但心中,未尝不是和“日”的低语一般的想法。

    “帝央尊,有什么现吗?”

    看着小黑从山谷中飞回,重新站在徐清凡的肩头,而徐清凡也缓缓的睁开双眼,博广严大师问道。

    徐清凡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先是缓缓的环顾了身周数十人一遍,却现众人地眼神之中满是期待之意,却让徐清凡嘴角的苦笑愈浓。

    只是,这丝苦笑在徐清凡的嘴角只是一闪而逝,片刻之后,徐清凡又变成了之前那淡泊且无喜无怒的模样。

    “各位,事情变得麻烦了。”

    听到徐清凡的这番话,众人眼中的期待之意快褪去,神情更加专注的看着徐清凡。

    “怎么说?”金清寒问道。

    “那些兽狂修士,依然是身处在这处山谷之中,但却是在山谷中一处山洞之内,那山洞极为幽深,如果我们就这么把丧心散撒在山谷之中,在丧心散挥消失之前,对他们根本不会有丝毫地影响。”

    徐清凡缓缓地解释道。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博广严大师也是皱起了眉头,片刻之后却说道:“这样一来,事情虽然变得麻烦一些,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只要想办法将丧心散撒入那处山洞之中,然后再将山洞之口封住,却要比原先计划的封住整个山谷还要轻松一些。”

    徐清凡摇了摇头,这些他之前都曾想过,轻声解释道:“那处山洞极深,约有两里之长,且中间多有转弯之处。我们如果将丧心散撒入山洞之中,并不一定能传入山洞深处那些兽狂修士地聚集之所。”

    顿了顿之后,徐清凡又说道:“更重要的是,因为那些兽狂修士盘踞在山洞深处,小黑根本无法继续细查。所以我连那山洞是否另有出口都不确定。更重要的是,如果山洞另有出口的话,那么我们原先的计划都无法顺利施展,因为那些在丧心散愈加疯狂的兽狂修士,很可能会通过另一个出口出去继续祸害苍生。aa”

    听到徐清凡的这番话,众人皆是沉默了起来,原本在众人的猜想中。这次行动应该很轻松才对,但现在看来,正如徐清凡地那句话——“事情麻烦了”。

    麻烦意味着很可能要产生战斗,战斗意味着很可能又会有人丧命,徐清凡小队中那七八个无赖角色,神色已经开始闪烁起来。

    “或,我们可以派人将那些兽狂修士全部引出来,然后再将那处山洞和这个山谷全部封住……”

    李宇寒沉吟的说道,这个办法很危险,先是要派人深入那有着大量兽狂修士聚集的山洞深处。很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其次,在“兽狂修士”们从山洞来到山谷中后。还要派人把山洞封住,接着再封住山谷,中间的变数太多了。

    不过,这也是到现在为止,最好的办法了。

    但徐清凡却是依旧摇头。

    “刚才小黑进入山洞深处探查之时,虽然被许多兽狂修士所现,而那些兽狂修士也是极为疯狂,但却是根本没有追踪。”

    随着徐清凡这番话。场上气氛却是彻底地冷了下来。

    “还请问帝央尊,那山洞之中,究竟有多少兽狂修士?兽狂修士中,又有多少人达到了结丹期?”

    抛去了所有的侥幸之心之后,博广严大师终于问到了最关键的问题。

    “约四百名,其中达到结丹期的约有十分之一。”

    听到徐清凡的话,众人原本紧张的神色终于松驰了下来。尤其是那七八个无赖性格的修士。看向徐清凡地眼神更是多了些嘲弄讽刺。

    这次来的两支共六十人,均是结丹期以上的修为。而通过徐清凡的话来判断,那些兽狂修士中达到结丹期只有不足四十人,而剩下的那些结丹期以下的兽狂修士,达到结丹期的众修士基本可以无视,只派三四人就可轻易搞定。

    从实力上来判断,两支小队中人占着绝对的上风,可以说是胜卷在握,而徐清凡之前那面色严肃所说的那句“事情麻烦了”。明显是大惊小怪了。

    面对众人的轻松,徐清凡这次却是注定要当一个泼冷水地角色了。

    虽然他本身也并不想……

    “从实力上判断,我等占着绝对的上风没错,但那些兽狂修士所处的山洞深处,虽然占地约有十余倾,又有数十丈高,但如果是要让我等与那兽狂修士交手地话,面对百余名结丹修士的斗法,看似颇大的地洞我等却是根本施展不开,数量的优势根本不足以体现出来。”

    顿了顿之后,徐清凡语气带上了一些冰冷,继续说道:“更重要的是,在山洞之中交手,如果引起了山体崩塌,那些兽狂修士固然是死了,但我等也是要跟着送命。”

    听到徐清凡的话,众人脸上刚刚泛起的轻松笑意却是瞬间凝固了起来。

    就仿佛是世间所有的疑难问题一般,解决问题地最终答案,在众人的讨论之下,最后的结果永远都不是最正确的做法,而是众人最希望的做法。

    虽然众人最希望的做法,往往与最正确的做法南辕北辙。

    在徐清凡看来,这件事最正确地解决方法,就是派一人进入那山洞深处,不攻击山洞中地“兽狂修士”,而是攻击山洞,引起山体崩塌,以一人之性命换取所有兽狂修士的性命。

    但这般做,却注定要牺牲一个倒霉蛋去跟着“兽狂修士”一起埋葬在山腹之中,但此时虽然是浩劫时期。但徐清凡并没有看到两支小队中有哪个人有着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地觉悟。

    徐清凡也没有。

    所以这般想法徐清凡根本没提。

    更何况,一般而言,提出这个方法的人,也是最有可能会成为牺牲倒霉蛋的人。

    这个方法并不是仅仅徐清凡一个人能想到,但和徐清凡一样。所有想到这个方法的人,都没有提。

    而众人最终商讨的结果却是,众人一起进入山谷之中,尝试着是否可以将那些兽狂修士从山洞之中勾引出来,然后按李宇寒之前所提出地方法行事。

    虽然徐清凡之前已经说过,那些兽狂修士不知为何根本不离开山洞深处,但侥幸之情已深入人之本性。当没有别的办法的时候,总会尝试一下冒险的。

    虽然与徐清凡的方法相比,这种方法就算能成功,所牺牲死去地修士也会远远出,但众人却均是同意。

    就是这样,很多事看起来莫名其妙,但当事人看来却是理所当然,而理所当然的理由,却往往更加莫名其妙。

    “果然如此,还是一群人全都进来了。明明有着更高更加有效的方法。却是舍弃不用。”看着飞入山谷中的两支小队。“日”脸上带着一丝嘲讽笑意,淡淡的自语道:“是因为众人不愿意让某一人单独牺牲?还是众人不愿自己成为某一人,单独牺牲?”

    “前是嘴上的说法。后是他们真实的心中想法。”

    和“日”一样,凤清天也是静静地看着正道联盟中人一个一个的飞去山谷之中,听到“日”的自言自语后,却是出乎意料的回应道。

    与小黑进入山谷中一样,“日”和凤清天就那么站在山洞之外,静静的看着正道联盟两支小队的行动,但和小黑一样,正道联盟中人根本没有看到这两人的身形模样。

    情况愈加的诡异起了。

    亲身飞入山谷中后。徐清凡只感觉那若有若无的煞气愈加明显。

    微微迟疑了一下,徐清凡将九华中人叫道自己身边,低声叮嘱道:“你们一定要小心。”

    九华众人皆是点头应是,却不知徐清凡并不是要他们小心那些“兽狂修士”。

    徐清凡看到九华众人根本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微微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要只注意那些兽狂修士,隐藏地敌人才更加可怕。”

    “徐师叔您现了什么?”李宇寒听到徐清凡似乎话中另有所指。疑惑的问道。

    徐清凡微微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希望是我的错觉,似乎。一个老朋友就在附近啊。”

    说话时,或就连徐清凡自己都没有现,在警戒迟疑地同时,他的眼底,似乎还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期待之色。

    但众人追问徐清凡话中的老朋友是指谁时,徐清凡却是沉默不语了。

    感应到凤清天就在周围,本来徐清凡就不肯定,说出来反而会扰乱军心,更重要的是,这次任务主要是针对“兽狂修士”,将凤清天说出来,其他人不知道,但徐清凡肯定,金清寒一定要满山谷的疯乱转了。

    这种情况下,只是略微提点几句,让众人心中留个心眼就好。

    “帝央尊,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

    不远处,博广严大师扬声对徐清凡说道。

    徐清凡微微点了点头,和金清寒一起,向着那隐蔽山洞中走去。

    之前商议的结果,就是让徐清凡、金清寒、博广严大师和“慈云寺”地另一名一代僧人,四个修为最高,进入山洞中担任引出兽狂修士的任务,而其他人则准备封印结界、埋伏和接应。

    随着徐清凡等四人进入那幽深的山洞之中,其他等人,脸上皆露出了轻松之色,毕竟在外面接应,要比徐清凡等人的任务安全轻松的多。

    徐清凡小队中那几个无赖角色,更是低声嬉笑着。

    但无论是众人,还是徐清凡、博广严。都是忽略了两点。

    一,他们根本不知道山谷中“兽狂修士”的数量,三四百名,只是徐清凡所看到的。

    二,以四百名“兽狂修士”——其中达到结丹期地还不足四十名——地实力,根本无法让正道联盟的一个小队全军覆没。

    而就在徐清凡等四人进入那幽深山洞中不久,山谷中众人轻松间,却是谁也没注意到,众人地脚下,血色土壤开始缓缓的松动了起来。

    突然,一只肮脏带着血色的手掌,突然从大地中冒出,猛的抓住了一名徐清凡小队中正在和旁人说笑的无赖角色。

    在山洞旁“日”和凤清天的冷冷注视中,惨叫声骤然响起。

    随着大地之下冒出的手掌和“兽狂修士”越来越多,山谷中众修士的惊呼,惨叫,也是越来越频繁、惨烈。

    而这一切,进入山洞中的徐清凡等人,却是均不知道。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