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下).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诡异凶险,危地血战(下).

    绝望,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有的时候,它会让人疯狂,将恐慌转化为怨恨,转与他人。有的时候,它就是单纯的绝望,面对即将而来的灾难,不挡不避,闭目等死,但还有的时候,绝望还能激人类的潜能,让人的体能智力在某一瞬间大幅提升。

    比如说此时的白羽。

    之前,面对铺天盖地的妖兽来袭之时,白羽一片茫然慌张,却凭借着老七,将他拉扯着逃到了这里,一路上混混沌沌。在白羽不顾形势要去救老五之时,也是老七理智的将他阻拦。

    从这里看,似乎老七比白羽要强上不止一点半点。

    但当老七拉着白羽赶到了结界之前时,现结界已经封闭,而且丝毫没有要为他们两人而打开的意思,转头一看,一众妖兽已经愈加临近,老七似乎都能清楚的感应到这些妖兽喘息间喷来的带着血腥味的热气。

    事实证明,相比较单纯的绝望,希望破损之后的绝望更加让人绝望,比如此刻的老七,看到希望破灭之后,只一瞬间,脸色变得惨白而接近于透明,盯着眼前封闭的结界,身体先是渐渐变得僵硬了起来,接着似乎终于现了自己的处境,猛地一颤,跌坐在地上,眼神涣散,再也没有之前的果断理智。

    “师傅……师兄……老五……”老七喃喃的说道,从妖兽奔袭而来的方向判断,不仅是之前在他眼前被撕成碎片地老五。就连他那引以为豪的师傅和师兄,恐怕下场也是一样。

    转眼间,妖兽离两人已是不足一里之地。

    老七却是猛地站起身来,就要向着这群妖兽攻去,他知道在那铺天盖地的妖兽面前,自己的反击是多么的无力,他知道恐怕他还没有杀死一只妖兽,他就要被妖兽们撕成碎片。他知道他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没有任何用。

    只是。想到被杀死的八名朋友,想到生死未知的师傅和师兄,他不想就这么被妖兽杀死。

    至少,哪怕只是在死前打伤了某种妖兽,也算是为他的师傅师兄。为那八位朋友报仇了吧?

    但老七身形刚动,肩膀就被一只手压住,手上所蕴含地力量竟然是如此之大。让老七根本无法动弹。

    转头一看,却是白羽。

    只是,此时的白羽。相比较刚才地茫然无助,却是已经大变,至少那清明的眼神,是老七之前从未见过的。

    “你干什么?!”老七怒问道,神色就和之前的白羽一般。绝望之下,他只想报仇,虽然不大可能成功,哪怕只是杀死一只妖兽。

    铺天盖地的妖兽奔袭而来,距离越来越近。大地震动仿若天灾。铺天盖地地妖兽集合起来,所产生的威势更是惊人。老七的怒喝,在这般环境之下,却是显得那么地无力。

    白羽摇头,疾声说道:“老七,不要做傻事,我们还有希望。”

    老七微微一愣,但转瞬间神色却是变得更加愤怒,喝到:“还有什么希望?正道联盟已经放弃我们了,那些妖兽也是马上就要赶到我们这里,我们还有什么希望?我现在只想报仇,怎么?白羽,你怕了?”

    白羽听到老七这么不理智的怒喝,眼中也是产生了一丝愤怒,但在妖兽越来越临近之下,却是顾不得和老七辩论,只是疾声说道:“信不信由你,你跟着我做就好了,总之不要做傻事。”

    说着,白羽也不管那老七的愕然,快步走到结界之前,扬起右臂,就见白羽地右臂在扬起来的一瞬间,竟然惊人的涨大了数倍,肌肉盘结,蕴含着极为惊人的力量,远远望去,这只臂膀竟然不在一个**大小之下。^^

    “喝!!”

    呼喝间,白羽的右臂向着脚下临近与结界的大地狠狠砸下,拳地交接间,所产生的轰鸣声盖过了不远处的万兽奔驰的声音。

    石子激射,烟雾散尽之后,一个越一丈左右深地地洞,出现在了两人身前。但白羽却是犹不满意,跳到地洞之中,又是一拳向下砸去,地洞又深了数尺。

    看到白羽将地洞中地碎石灰尘不断向外抛去,老七以为自己已经明白了白羽的目地,摇头说道:“白羽,没用的,这结界是各位宗师所布,就算在大地之下也依然存在,我们就算是挖地洞,也根本无法回到荣华山范围内的。”

    妖兽愈加临近,白羽却依旧闷头打洞,听到老七的话后,白羽说道:“我知道,我也没想过要通过地洞回去。”

    在危险临近之时,绝望之下,白羽的神识却是愈加清晰敏锐,往日里徐清凡除了教他修仙武艺之法外,还经常教他分析处事之法,只不过白羽对这些却是从来没有认真听过。

    但这时,看着妖兽愈加临近,徐清凡之前的那些教导,却是纷纷涌现到了白羽的脑中,清晰无比,让白羽自己也是诧异无比。

    按照徐清凡所教授的分析之法,白羽脑中急运转着,分析着自己的处境,优势和困境。

    处境很明显,前路被封,后面妖兽来袭,随时都可能丧命。而困境也基本如此。但优势却也不是没有,那就是似乎已经弃他和老七于不顾的正道联盟。

    在白羽的分析之中,正道联盟此时之所以将结界封闭,并不是单纯的想要将两人放弃,而是结界的开合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看那袭击而来的妖兽整齐的队形,显然在度上还有余力。正道联盟一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面对突然袭来的妖兽该如何应对。二则是担心如果将白羽和老七两人放入结界之中,那些妖兽们会趁结界开启时突然加,趁乱冲入“荣华山”的范围之内,到时可就真地是浩劫一场了。

    但白羽也知道,正道联盟绝不会放任这些妖兽袭击和攻击,在妖兽们冲击结界之前,正道联盟一定会设法阻挡,而他和老七最大的危机。实际上并不是妖兽袭来后将他们两人杀死撕成碎片吞入腹中,而是正道联盟一旦动手。妖兽们一旦反击,他和老七就等于处在了双方攻击的中间,在那强大的攻击力之下,他和老七只有瞬间化为灰烬一途可走。

    但他和老七的生机,也正在于此。在正道联盟的阻挡之下,妖兽们在短时间之内是根本无法靠近到结界之前,也就是两人现在所身处的位置的。而只要离开双方交手地范围之内,那么他和老七就能活下去。

    只是,妖兽越来越近。正道联盟随时都可能出手,两人再逃已经来不及了,而唯一能作为躲避的地方,就只有一个地方了,那就是地下!!

    所以白羽之所以用拳头轰击大地,制造地洞,并不是为了通过地洞进入正道联盟地范围,而是想要通过地下,来躲避接下来双方即将开始的交手斗法。

    事实上。白羽分析的全对了。正道联盟此时所有留守的结丹期修士,均是聚集在一起。结成了某种阵法,似乎正要通过宗师们所布的阵法结界施展某种攻击。看向结界之外地白羽和老七之时,眼中也略带着愧疚和惋惜之色。

    但当众结丹期大高手们看到白羽开始轰击大地制造地洞时,眼中均是露出了惊讶和欣赏之色。

    终于,在那铺天盖地黑压压的一片妖兽奔到离结界只有不足三百丈的距离之时,正道联盟地结界之内,却是突然产生了极为摄人的强大灵气波动,空气中的五行灵气也开始混乱了起来。\

    而白羽在这时,也终于将制造出一个五丈深并在尽头处带着折弯地地洞,接着二话不说,拉着感应到结界中的强大灵气波动而感到愕然的老七跳入了地洞之中。

    在白羽和老七刚刚躲到了地洞身处折弯之内,就感到那灵气波动猛地爆了一起。

    同时,地洞之外,那围绕着“荣华山”范围三百里的庞大阵法结界,突然闪烁起耀人双目的五彩灵光,接着,这些五彩灵光开始如流水般波动不已,接着又汇集到了一点,灵光愈加耀眼。所产生的威势,竟然能隐隐于无数妖兽汇集在一起所产生的威势相抗衡。

    威势的对抗中,时光仿佛都开始凝固。

    接着,那灵光汇集处,突然化为一道光柱,向着奔袭而来的一众妖兽攻去,明明光柱射击时毫无声音,但躲在大地之下地白羽和老七两人,却是似乎感应到某种让魂灵为之惊骇地声浪在心底处响起,不由五内翻腾,七窍流血,受到了一些不轻的内伤。

    那光柱射出之时,一众妖兽本能地感到了一阵恐慌,但因为冲击时队形密集,却是根本没有躲避的空间。

    终于,光柱射到了妖兽群中。而同时,众妖兽也是纷纷反击,张开血口,各种火球冰锥,纷纷向着“荣华山”攻去。但那结界防御力颇强,各种看似威力强大的攻击,虽然天地震动,却只是让那结界一阵波动而已。

    另一边,光柱威势虽大,但攻击之后除了灵光耀眼之外,却是无声无息,但片刻之后,光芒烟雾散尽,那冲在最前方的两三千只妖兽,却是已经突然消失不见,连尸骨也是不存。

    原本此时留守在“荣华山”的结丹期修士,只是三四百名,虽然被杀的那两三千只妖兽大部分为人阶妖兽,但地阶妖兽却也不少,能产生如此效果,去也是因为各位宗师联手所布的这处阵法结界太过于玄妙的原因。

    一下子死去了两三千只妖兽,连尸骨和受伤都没有,这种震撼不可谓不大,就算是妖兽神智灵性不强,但也是不由的停下了向前奔袭的脚步。

    而就在这时,阵法结界之上。之前曾出现地那种五行灵光,却再次出现了起来,随着灵光再次聚集,眼看光柱就要形成,妖兽们又是一阵混乱。

    就在这时,一阵狐嘶声突然响起,天地似乎都为之震撼。

    接着,群兽们也不顾那恐怖的光柱马上就要形成。忙退让两旁,接着。在万兽瞩目中,五只形象各异的妖兽,缓缓的从兽群中走出,为的妖兽,却是一只九尾狐狸。刚才的狐嘶声,显然正是由它出。

    却见这只狐狸与它身边一只仿佛松鼠一般的妖兽对叫了几声,接着又深深的看了眼前“荣华山”一眼。然后却是再次扬出一阵响彻天地地狐嘶之声。

    狐嘶声中,仿佛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群兽退去。一直退到了三里之外。这个位置很玄妙,正道联盟无法再攻击到兽群,而兽群也正好给了正道联盟一种最基本地安全之感。

    良久之后,当正道联盟确定那突然袭来的妖兽不会再次攻击之后,终于将结界打开一条小缝,一名修士跑出来,让地洞中的白羽和老七两人回去。

    就这么结束了?

    白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刚才双方斗法,大地震动。地洞险些塌陷。现在他的衣之上满是灰尘,显得狼狈不已。

    根据他之前的判断。这场斗法虽然只是相互之间地一次试探,但也至少需要半个时辰才能结束才对,却是没想到那妖兽的领头竟然如此当机立断。

    白羽之前为了躲避双方的斗法,制造了一个大约五丈深地地洞,但从地洞翻出来之时,却分明感到,这处地洞竟然只剩下不足四丈深,并不是白羽记错了,而是刚才那场短暂的斗法,竟然将大地轰低一丈有余!!

    白羽却还是小看了万兽反击的实力。却不知如果这场战斗如果真地按他之前所猜想的那般持续半个时辰,那看似安全的地洞又能保他和老七多长时间。

    狼狈的进入结界之中,却现各派掌门均是站在结界之前,面色凝重。

    白羽和老七脸上露出了惧怕的神色,灰溜溜的走到各派掌门之前,等着挨骂。

    但这个时候,各派掌门却已是顾不上两人偷偷跑出去这般行为了,事实上,面对无数妖兽来袭,这两人的生死也无法引动众掌门心情的一丝波动。

    那黑压压的一片妖兽,究竟数量有多少?所产生地祸害又有多大?即使一众掌门见惯了风浪,此时想一想也是暗自心惊。

    更何况,看这些妖兽地行动举止,却是极为有素,仿佛军队一般,肯定有极高明的带领,而此时群兽地退却,如果说是这些妖兽害怕正道联盟的反击,还不如说是万里奔袭而来后的修整。下一次攻击,不知何时就来。

    最重要的是,之前在最后时候露出一面的那几名妖兽,身上的气势,即使是各位掌门也是感到不由心惊,那些妖兽,竟然是传说中的天阶妖兽!!天阶妖兽,除了实力恐怖至极之外,其灵性心智也不差于人类拔尖之士。

    而面对这无穷无尽的妖兽,正道联盟又该如何做?大部分有实力的修士都在神州浩土各处执行任务,根本无法与本部汇合,而各位宗师所布的阵法结界,威力虽大,但能量却是迟早都有耗尽的一天,而正道联盟中引以为依仗的各位宗师,却是不知身在何处。

    想到这里,各位掌门只感觉到一阵绝望。

    看到为的青灵子挥手,白羽和老七两人忙走到一旁,心中暗自庆幸躲过了一顿骂。

    “羽弟!!”

    刚刚离开各位掌门,白羽就听到了张宁梅的声音,转头一看,张宁梅正向着他跑来,而婷儿则跟在身后,其中,张宁梅眼中带着强烈的担忧和生气之色,而婷儿则是依然一片冷淡,如果细看,似乎还能现一丝若有若无的遗憾之色。

    “对不起,两位师姐,这次是我不对,让你们担心了。”

    张宁梅赶到白羽身边之后,刚想要喝骂,刚才看着结界之外的情景。她都差点昏过去,此时看到白羽无事,即使一向淡静的张宁梅,也是感到怒气满心,但在张宁梅刚准备开口时,白羽却当先开口道。

    神情真挚自然,没有之前求饶时那种不以为然地神色隐藏眼底,最重要的是。白羽竟然没有像之前那般胡乱保证什么“再也不会了”这类的话,似乎已经不用说。

    看着白羽那沉思认真的表情。张宁梅觉得,似乎眼前这个永远长不大的羽弟,此时身上多了某种变化,成熟了一些,又平和了一些。

    “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的情景。徐清凡惊疑的说道。

    此时,徐清凡、金清寒、博广严大师,以及一名叫做博慧的“慈云寺”僧人。已经在小黑地带领之下,来到了那血色山谷中,山洞深处。

    但所见的情景。却是让徐清凡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

    身边地博广严大师问道。徐清凡指着眼前空荡荡的山腹,皱眉说道:“之前通过小黑的探测,这山腹之中应该有着约四百名兽狂修士才对,但现在竟然一个也不见了,甚至连气息都感应不到,当真是奇怪。”

    “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山洞之中当真是另有出路,而在我等进来之前,那些兽狂修士从其他出路离开了?”

    金清寒奇怪的问道。

    “怎么会这么巧?”徐清凡摇头道,接着稍稍迟疑了一下。转头向着博广严大师问道:“我等还是进入探查一番吧。”

    此时不同以往。是两支小队共同行事,博广严大师的修为和声望也不在他之前。所以各种决定,徐清凡还要与博广严商讨。

    “只能如此了。”

    博广严点了点头,并当先向着山腹中走去。而徐清凡等人连忙跟上。

    山腹中,周围上下地血石散着微弱的血色光芒,让环境更显诡异压抑。

    “从外面来看,这山腹中应该没有其他出路,但却不能否认没有暗道的可能,我等还是仔细查看一下,是否在山壁或地下有着暗道之类地设置。”

    徐清凡轻声安顿道,其他几人皆是点头,并向着四方散去,走到血色山壁前,敲敲打打,试探是否有暗道设置。

    在这种敲敲打打中,时间不知不觉流过,四人却是谁也没有现,血石所散的光芒,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暗淡了起来。

    更重要的是,一些山壁和大地之上地血石,竟然渐渐的开始松动,只是这血石却不知是何材料,不仅能隐藏修士的气息,松动之时更是无声无息,除非亲眼见到,否则一转身之后,就根本无法觉。

    与博广严大师这种名为二代弟子,实际上无论待遇,入门时间还是修为都和一代弟子相当的伪二代弟子相比,博慧大师堪称是真正的二代弟子当中的第一人。虽然修仙仅两百年时间,但修为已经达到了实丹后期,被许多“慈云寺”长辈所看到。

    而博慧虽然受赞誉极多,但为人却是谦虚低调,行事谨慎,在“慈云寺”小队中,虽然只是一个二代弟子,却最受博广严看重,比如这次进入山洞中探查,虽然“慈云寺”小队中还有许多一代弟子,但博广严却是唯独将他带在身边。

    和其他三人一般,博慧也是在山腹中四方血色山壁旁敲敲打打,通过声音探测着是否内中为空。

    突然,博慧大师感觉到,他眼角处的一处山壁似乎微微震动了一下,但光线昏暗,那山壁松动时又是无声无息,神识根本没有察觉,耳中也没有丝毫声音,博慧大师不敢却是是否为真,还是自己的幻觉。

    于是博慧大师向着那松动处走去。

    走到松动处前,博慧大师微微一迟疑,就准备伸手敲打这处山壁。

    但手刚刚伸出一半,这处山壁猛地炸裂,山壁中,一名兽狂修士猛地向着博慧大师扑去。双眼血红,嘴角流着口水。形象狰狞。

    博慧大师心中一惊,刚准备向后退去,但却惊骇的现,他地脚下,不止何时,却是突然出现了一双血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双脚。

    接着,就这么一耽搁间,从山壁中突然出现地兽狂修士已经扑到了博慧大师身上,在博慧大师身上嘶咬了起来。

    而更多的兽狂修士,则是从不同位置的山壁和地下爬出身来,跑到博慧大师的身前,嘶咬起来。

    血光四射。

    而同样的情景,或细节有所不同,也同样现的徐清凡等人身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