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一百一十七章 .血战,心战(中).

仙道求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血战,心战(中).

    “很热闹啊,里面的战斗,要比山洞之外有意思的多了嘛!”

    不知何时,“日”和凤清天突然出现在了山腹之中的某个角落,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争斗,嘴角含笑道。

    一如既往,不知两人有何手段,他们的出现,无论是徐清凡,还是金清寒,又或博广严大师,都没有现。

    “战斗的场面只是一般,毕竟这三人因为害怕山腹的崩塌,不敢施展什么玄妙功法。”凤清天看了一眼场上形势各异的三人,眼神在徐清凡和金清寒身上停留的时间却又稍微长了一些,淡淡的说道:“只不过这里的三个人要比外面的人都有意思罢了。”

    “日”嘴角的笑意愈深,意味深长的说道:“的确,这三个人都有意思,只是战斗的场面的确一般,不过,我倒是可以让他们的战斗更加有意思一些。”

    说着,“日”嘴角笑意隐去,表情略略变得肃穆,同时双眼却是突然出现了惊人的异变。

    只见在“日”向着徐清凡等三人看去之间,左眼突然变成一片火红,仿佛有团烈火在眼中燃烧,而同时,整个右眼却是一片苍白之色,仿佛内中蕴含着北地无边冰雪。

    在“日”出现异变的同时,虽然不是针对于凤清天,但凤清天却依然感到心神一阵恍惚,心底深处各种压抑的情绪仿佛在这一瞬间喷薄而出,心中不由一阵惊骇,知道此时的“日”,修为果然远在他之上,并且功法的玄妙也不弱与他。

    片刻之后,“日”的双眼已经无声无息的恢复为原先黑白相间的模样,似笑非笑的看了旁边的凤清天一眼,让凤清天心底一阵气怒。

    以“日”地修为境界,自然不会出现这种功法无法控制危及身旁之人的局面。之前凤清天在“日”施法时所受到的波及,恐怕是“日”故意而为,或施压或试探了。

    只是,凤清天在这种情景前却是不能说什么,以他的高傲,自然不会对“日”说什么“你刚才不小心间差点害了我……”这类显得自己很弱小的话,所以只是冷哼一声,就不再多说什么。

    只是。看着山腹之内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在与“兽狂修士”厮杀的徐清凡三人,似乎没有任何变化,不知刚才这“日”施展了何般手段。

    似乎感应到凤清天心中的疑惑,“日”笑吟吟的看着眼前持续地战斗,似乎带着叹息,轻声自语道:“世人皆道浩劫可怕。却不知修仙界成立以来。死于心魔的修仙数倍与浩劫。世人皆道要越身前之人,却不知身前之人只要努力就有希望可以越。但唯独在高处不胜寒时,难以越自己,以及自己的心。”

    顿了顿,“日”嘴角笑更浓,继续说道:“在生死之间的同时。还要与自己相斗,这才是真正有趣的战斗,如果他们能在这处保得性命,却也值得我亲自出手了。”

    说着,“日”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似乎在感应着什么,而凤清天则疑惑着继续向着场上看去。

    而在两人说话间,场上的形式却是已经形势突变。

    徐清凡经过这些年来地历练,虽然不能说是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变色。心硬如铁。但却也绝对是心性稳固了,但看着脚踝处地牙印和伤口。感受着某种极为诡异的力量通过脚踝渐渐开始向着全身渗透,感受着脑海中杀戮疯狂之意渐渐变强,而原本地灵智与理性也渐渐迷失,徐清凡心底竟然不可抑制的出现了一种极深的恐怖之情。

    这种恐怖之情,在徐清凡之前的一生当中,却是从未出现过。

    而之前还存在的理智淡定,却是一瞬间就被这突然出现地恐慌而冲刷干净。

    恍惚间,徐清凡眼前仿佛出现了他将来的一生,仿佛能清晰的看到,在自己变身为“兽狂修士”之后,理智全失,只知杀戮,仅片刻间,双手就沾满了鲜血,修仙界在他的肆虐下掀起了腥风血雨,他手上的鲜血,既有无力抵抗的凡人,也有与他实力相当的修士,其中不乏有许多和他原本熟悉之人,金清寒、吕清尚、李宇寒、东方清灵、许秀容……

    因为造虐甚多,修仙界开始围捕与他,而他则多次杀出重围,但手上的血腥却是更重。到后来,张华陵也参与到围捕当中,看着徐清凡的眼神满含悲痛和失望。

    婷儿呢?婷儿当然是不会和其他修士一起围攻与他地,婷儿看重地只是徐清凡而已,不管是善良的徐清凡,还是双手沾满血腥地徐清凡。

    在修仙界一次围捕徐清凡的行动当中,眼看徐清凡就要被正道之士围攻而死,婷儿却是突然出现,张开双臂拦在徐清凡和正道之士的中间,眼神悲切中带着坚定。

    只是,就在正道为婷儿的出现而愣时,已经只知道杀戮的徐清凡却是突然暴起,一掌将婷儿拍死。

    死前,婷儿缓缓转头向着徐清凡看去,眼神凄美,神色安然,嘴角竟然带着一丝笑意,仿佛死于徐清凡之手,也是一件幸福之事。又或终于解脱,不用再为徐清凡为担心了。

    然后,又是不断的突围,厮杀,突围,厮杀……张华陵、吕子清、尚年尧……越来越多的熟悉之人被他接连杀死,徐清凡手上的血腥愈重,味道除之不去。

    明明只是想象,但画面却是如此的清晰,明明将今后百余年的日子都想象了一遍,栩栩如生,但时间却是一闪而过。

    当从想象中清醒之后,徐清凡却已经分不清眼前的场景究竟是幻觉想象还是真实世界,只是脸色愈加苍白,显然为他脑中刚出现的那些画面而恐慌,甚至连脚踝伤口处。愈加快的向全身蔓延的诡异能量也是不管不顾,只是反复回想着之前脑中所出现的情景。仿佛想要努力改变这种画面。却就这样迷失在突然出现的恐惧和幻想之中。

    另一边,原本和徐清凡共同对抗“兽狂修士”地两具分身,徐影和徐致远,原本就是靠着徐清凡的神识来控制,虽然有着战斗本能,却是用处不大。

    在徐清凡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之后,徐影和徐致远的行动攻防也是越来越缓慢。原本在与围攻他们的“兽狂修士”交手时大占上风,此时却是形势岌岌可危,有好几次“兽狂修士”都险些冲破了两具分身的防线,将徐清凡撕成碎片。

    但徐清凡却依旧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神情恍惚,对于眼前的危机却是不管不顾。随时都有可能命丧于此。在他当真变为“兽狂修士”之前。

    徐清凡肩头上的小黑却也现了徐清凡地不妥。不停用尖啄刺着徐清凡的头部,但徐清凡却是恍如未觉。虽然也看到周围的形式岌岌可危,“兽狂修士”随时都可能攻进,但小黑却是本能的感应到,徐清凡此时的情景要比“兽狂修士”的攻击更加可怕,所以更加急切。各种方法都施展了一遍,无奈徐清凡依旧神情恍惚。

    之前徐清凡、金清寒、博广严、博慧四人,分四个方向在这处诡异的血色山腹中搜索,所以此时四人之间地距离甚远,而四人中,战斗却还数金清寒这里最为激烈。而不知为何,围攻金清寒地“兽狂修士”却也最多。

    只是,金清寒却并没有什么慌乱之感,不知何时。他那结合佛家神通与金系功法所独创的奇特神通——“八邪识王”。已经施展而出。

    只见金清寒此时浑身金甲,防御严密。手中两柄丈余长地金色大剑,在金清寒挥舞间,仿佛没有一丝重量,却是锐利无比,围攻与他的“兽狂修士”不仅无法伤害到金清寒,更是被金清寒纷纷拦腰斩成两半。

    同时,金清寒的背后,却是一个恍若实质的金色金刚虚影,三头六臂,六臂之上各拿着佛杖、佛剑、金钟、金色木鱼、舍利子等诸般佛器,施展之间,不仅大量的厮杀着“兽狂修士”,更是将周围所有“兽狂修士”地实力大大减弱。

    就这样,围攻金清寒的“兽狂修士”虽然数量最多,但在金清寒杀戮之间,死去的也是最多。仅仅片刻之间,金清寒脚下就已经是碎尸满地。

    只是,山腹中的“兽狂修士”却是仿佛无穷无尽一般,不断的从各处山壁和大地之中出现,远远过了之前徐清凡所探查到的四五百的数量,至少金清寒此时所杀的,已经有两三百了。

    不过,虽然如此,金清寒却并不担心,虽然“兽狂修士”的总数量有误,但达到结丹期地“兽狂修士”却如徐清凡地情报一般,只有四五十余名,却都只是虚丹期修为,实力远差三人,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在之前偷袭四人时在四人的反击之下给杀死了。其中博广严一人就杀死了近一半,让金清寒也为之心惊。

    “徐师兄还是太过于小心了,这些兽狂修士地实力也不过是如此,虽然博慧大师在偷袭之下身死,但仅靠着剩下的三人就能将这些兽狂修士全部剿灭了,之前的各种担心确实是有些太过不必要。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些兽狂修士似乎也太多了,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剿灭围攻自己的“兽狂修士”之余,金清寒竟然还有余暇施展神识查看山腹其他位置的情景,所以也知道了博慧大师身死的事情,只是博慧大师化身为“兽狂修士”攻击博广严大师的事情,却因为博慧大师变为“兽狂修士”之后,气息大变,所以没有觉,只以为是一个实力极为高强的“兽狂修士”在攻击博广严大师,但以博广严大师的实力,金清寒却并不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虽然,意外之所以称之为意外,就在于它的可生性和不可预测性。

    但当金清寒的神识探测到徐清凡的位置时。却是心中大惊。

    不知何时,徐清凡却是突然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一动不动,既没有攻击,也没有防御,任由周围的“兽狂修士”向他攻击着,而徐清凡地两个分身徐影和徐致远,不知为何也是行动缓慢反映迟钝,徐清凡的灵宠小黑。更是对“兽狂修士”的攻击不管不顾,只是不断的在徐清凡的肩头扑腾着,形势岌岌可危,徐清凡随时都可能被突破了徐影和徐致远的防线的“兽狂修士”所害……

    虽然不知道徐清凡和他的灵宠分身为何有此变化,但看到徐清凡危急,金清寒还是忍不住心中大急,心底隐隐有种极为不妙地感觉。慌乱的感觉充满了他的脑中。却再也顾不得杀那些围攻于他的“兽狂修士”,向着徐清凡的位置冲去。

    只是。虽然无论谁都知道金清寒和徐清凡之间的感情深厚,但看到徐清凡遇险之后金清寒竟然有种丧失理智的感觉,与平时地冷淡平静大不相符,未免让人觉得太过奇怪。

    金清寒全身有金灵气所化地金甲相护,又有“八邪识王”相助。所以虽然不顾一切的向着徐清凡地位置冲去,但趁机围攻偷袭与他的那些“兽狂修士”却也无法伤害与他。

    终于,金清寒还是冲到了徐清凡的身边,疾声呼唤了徐清凡两声,却现徐清凡竟然对他毫不理会,只是神情呆滞,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右脚。

    金清寒心中奇怪,顺着徐清凡地眼光向着徐清凡的右脚看去,却惊骇的现。徐清凡的右脚之上。竟然已经布满了血迹,鞋袜均被血液沾湿。最重要的是。那不断渗出血迹的伤口,竟然是两道齿痕,仿佛是被人咬伤一般。

    看着周围正在不断围攻的“兽狂修士”,以及正在愣愣呆的徐清凡,答案已经不言而喻,徐清凡被“兽狂修士”所咬到了,而且随时都可能化为“兽狂修士”。

    金清寒赶到徐清凡身边之后,那些原本围攻于他的“兽狂修士”也是转到徐清凡地周围围攻两人,徐影和徐致远两个分身所受到地压力,瞬间多了一倍,防线随时都有可能被击破,但金清寒却是对这些不管不顾,只是带着绝望和不可思议的表情愣愣地看着徐清凡。

    徐清凡,那个脸上总是带着浅浅微笑,表情平和,但偶尔一叹息却是让人感觉到深深疲惫的徐清凡;那个曾救他一命,是他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朋友,贴心只为他人着想,却是常常忽略了自己的徐清凡;那个看重亲情友情,心底善良的徐清凡,难道就要变成一个丧失理智只知杀戮的“兽狂修士”了?

    金清寒不敢相信,但看着眼前的情景,却又不能不相信。

    徐清凡的表情恍惚,间或闪过挣扎与痛苦,但金清寒心中的挣扎却是更加让他痛苦。

    因为按照正道联盟的规定,只要有修士现被感染“兽狂”,不管这名修士身份如何,与这名修士之间的交情又如何,必须在第一时间将他给杀死,以避免这个修士当真化为“兽狂修士”之后为害更大。

    之前一次行动中,有一名九华修士不小心被“兽狂修士”所伤,无法救治之下,就是金清寒亲手杀死的,而其他那些非九华的修士,感染了“兽狂”之后,金清寒所杀的还要更多一些。

    浩劫之中,又有谁没做过这样的事情?

    但,眼前这个感染了“兽狂”的修士,是徐清凡啊!!

    回想着徐清凡这些年来与他接触的点点滴滴,最终,金清寒脑中却仅剩下徐清凡每次无奈之后,那原本平和清淡的笑意隐去,接着眉头微皱,然后缓缓叹息一声,叹息中满是疲惫的情景。徐清凡这些所作的大事很多,但不知为何,在金清寒脑中,印象最深的却还是徐清凡这个不经意的动作。

    叹息之时,哪怕是这些年徐清凡渐渐变得严厉冷漠,但眼底依旧是一片纯良。干净如一捧清水。

    “徐师兄,虽然你成为了兽狂修士但我当真无法下手杀你,只是。如果你当真变成了兽狂修士只知杀戮,双手沾满血腥,善良如你,一定会无比痛苦吧?既然如此,与其让你丧失理智,承受这种痛苦,还是让我承受杀你之苦吧。”

    在莫名的引导之下,金清寒的脑中却是突然出现了这般想法。并且越来越强烈,渐渐的,虽然四周喧闹,但金清寒的世界却是一片宁静,他地眼中只有徐清凡一人。

    眼睛越来越红,手中金色巨剑缓缓举起,接着。决绝痛苦之色在金清寒的眼底闪过。手挥之间,金色巨剑化为一道闪电。向着徐清凡的脖颈之间快闪去。

    看到金清寒突然向着徐清凡攻击,正在努力唤醒徐清凡的小黑一声惊叫,接着又是一声怒鸣,就向着金清寒攻去,想要以攻止攻。让金清寒防守之下放弃对徐清凡的攻击。

    但,金清寒对小黑的攻击却是不管不顾,依旧向着徐清凡攻去,只是眼中决绝之色更重。

    眼看着,金清寒和徐清凡这两兄弟,就要同归于尽了……

    博慧的异变,以博广严大师的修为,自然已经现,说实话。博慧被“兽狂”感染之后虽然灵气和六识大大增强。还多了极为变态地自愈能力,但以博广严那可以在瞬间杀伤十余名结丹期“兽狂修士”的实力。博慧此时依旧不够看。

    此时博广严虽然形象狰狞,但博慧要杀他,却并不比之前杀那些“兽狂修士”难上多少。

    但,博慧毕竟已经跟随了博广严两百年了,两百年的时间,足以让两个最无情的人之间也建立起无法割舍的感情,更何况博广严并非无情?

    佛家劝人一切看来看来世,但佛家弟子却并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至少博广严不能。

    随着博慧大师无声咆哮的向着向博广严大师扑去,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博广严大师眼中地挣扎和犹豫却也是越来越强烈,眼前表情狰狞地博慧和尚,却是让博广严大师想起当年那个求知恭敬又带着些稚嫩胆怯的小小身影。

    博慧,可是博广严看着长大地啊!

    在博广严大师的眼里,博慧此时的狰狞模样,却是渐渐的和当年的形象相重合,再也不分彼此,随着两个形象地完全重合,博广严大师眼中恍惚更甚,两百年来的点点滴滴,突然清晰的涌入他的脑中。

    仿佛,此刻博慧大师并不是咆哮着向他嘶咬而来,而是带着一本不可理解的佛经或功法,脸上带着敬仰恭敬的表情,向他求助。

    而就在博广严大师恍惚回忆之间,博慧已经扑到了博广严大师的身前不足一尺处,那血盆大口,眼看就要咬开博广严大师的脖子。

    似乎,博广严大师就要丧命于此了,死于他最看重的人嘴下。

    “这个日地能力,竟然是操控人心!!”

    看着徐清凡神情恍惚,金清寒要杀徐清凡却无视小黑地反击,博广严大师面对化为“兽狂修士”的博慧地攻击,竟然面带缅怀温暖之色不管不顾,再配合上之前“日”的各种作为以及刚才那莫名其妙的话语,凤清天终于猜出了这个神秘的“日”的真正能力,也知道了“天”“地”二老为何会对“日”如此看重,因为“日”的确有着能杀死大乘期宗师的能力,只要那大乘期宗师心里有破绽并被“日”所现。

    之前,凤清天知道“日”和那被徐清凡杀死的“盈”是修炼的同一种功法,只不过修为要高深的多,但凤清天却并不如何看重,因为他已经了解,那“盈”之所以厉害,也不过是能制造幻想,并能让人在心底感到强烈的恐怖或诱惑之情罢了,虽然平时看起来厉害无比,但只要对手是一个心性坚毅之人,不被那幻术和各种负面情绪所困扰,那“盈”就毫无办法。

    而徐清凡之前正是靠着过人的毅力和心性抵挡住“盈”的各种幻象和负面情绪的影响。再施展“生死轮回”将他击败的。凤清天自信自己心境的坚固和本身的毅力还远在徐清凡之上,就算“日”的实力是“盈”地几倍,但凤清天也相信自己毫不惧怕。

    但凤清天却是没想到,“日”的能力竟然要更进一步,达到了操控人心的地步,看徐清凡等人此时的表现,正是心中的某种情绪被无限倍放大无可自拔的模样,乃至于被当作傀儡自相残杀也不自知。

    只要是人。哪里会没有情绪?哪里会心中没有破绽?而“日”却是可以看透这些破绽和情绪,可以将这些情绪放大无数倍,可以轻易的利用这些心里破绽。

    回忆、执念、爱情、仇恨,都是“日”攻击对手的利器。而这些情绪,竟然还是对手本身地!!

    这种修士,如何让人不觉得恐怖?

    至少一向无所畏惧的凤清天,心中就是不由的感受到了一阵惊骇。以前只是觉得“日”看自己的眼神似乎饶有兴趣。但现在想来。那随意的目光,竟然仿佛有看透人心般的魔力。

    “结束了。”

    似乎丝毫不知道凤清天所想。“日”缓缓的睁开双眼,淡淡地说道,说话时,眼中竟然带着一丝遗憾之色,似乎对于如此轻易地就杀死三人感到有些不满。

    “这三个人可算作是正道联盟中年轻一代的精华了。实力也确实不错。可惜了,他们心中各有执念,而且这些执念又不懂得隐藏。我只施展了三成功力罢了,就让他们如此,唉……当真是可惜了。”

    “日”似乎丝毫不怕自己地能力会被凤清天所现,只是笑吟吟的说道。

    说着,“日”又看向了身边的凤清天,眼中带着探究的神色,似乎想试试凤清天又能抵挡得住自己几分功力。

    “如果给日千余年的时间。说不定又是一个张虚圣般地人物。”

    突然。凤清天却是想起了他被安排要配合“日”行动之前,“天”对“日”的评价。对“日”那投来的探究目光,却是第一次低头躲避,只是眼神闪烁,却是不知道再想着些什么。

    “咦?”

    就在凤清天刚想抬头说些什么之时,却听到“日”出一声惊疑的声音。

    “却是我小看这些年轻一辈了,至少,这个小和尚还是不错的。”

    随着“日”的话音落下,场上又有了新的变化。

    从犹豫挣扎,到心中满是缅怀回忆,再到已经化为“兽狂修士”的博慧攻到博广严大师的身前,其实也只不过是一瞬间地事情罢了。

    眼看博广严大师就要丧命在博慧地嘴下,突然,博广严大师眼中精光一闪,接下来眼中却满是惊疑乃至于恐慌的神色,身形暴退,同时神识扩展,不断地在整个山腹中搜寻着什么,表情渐渐变得严肃警惕。

    “怎么回事?在这个时候,我的心神怎么会不受控制回想起那些事情?以至于博慧袭到我身边都毫无知觉?虽然我视博慧如己出,甚至就算他变成了兽狂修士我也不忍心下杀手,但也绝不会如此失态而不能自制,刚才我的情况,就好象有某个修为极高明之士,刻意的引导我心底的各种感情释放并加大一般,如果不是我佛门本就在心性控制上有独到之处,而功法也是善于稳定心神,恐怕我就要丧命于此了,难道还有哪位高手隐藏于此?”

    暴退之间,博广严大师心中警惕,暗暗想道。

    只是,博广严大师虽然及时反应过来身形暴退,但无奈博慧已经离他太近,博广严大师又是向后退去,度不快。

    终于,博慧还是赶到了博广严身前,张口向着博广严脖颈之间咬去。

    但就在这时,却见博广严大师的身上却是突然散出微弱金光,金光微弱柔和,但却带给了博广严大师莫大的威严与威压。

    “崩!!”

    博慧大师张口咬住了博广严大师的脖颈,但预想中的血液却是没有迸射,反倒是博慧化身为“兽狂修士”后变得坚固无比的牙齿,纷纷碎裂。

    “佛身!!”

    看到博广严大师的变化,“日”轻轻的惊叹一声。却是没想到博广严竟然已经修成了这种佛家至高功法,以及达到不坏不灭,万法不侵的地步。

    而凤清天,却是将目光转向了徐清凡和金清寒,博广严大师已经摆脱了心神的控制,这两人呢?

    隐隐的,凤清天心中竟然有种不希望两人就这么死去的希望。

    只是,徐清凡和金清寒处,却是情景依然,金清寒的金剑,此时离徐清凡的脖颈已经不足一寸,而小黑的尖啄,也眼看着就要刺入金清寒的右眼!!周以来书评区几度抽风,所以最近虫子就不去管评论区了,估计抽着抽着也就抽好了,所有有价值评论,星期天统一加精,恩,就这样。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