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战,心战(下).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一十八章 .血战,心战(下).

    “佛身”,说是佛家一脉的至高法诀之一,但实际上,修炼佛身的法门,却是每一个佛门弟子都知道一些,说的简单一些,就是将浩瀚佛力与自己的肉身完全融合在一起罢了,只是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想要真正做到却是难度极大,至少繁华中土修仙的佛门弟子上万,又都知道修炼法门,但据“日”和凤清天了解,能修成,也不过寥寥十余人罢了。

    佛力与完全相融合,那么从某方面来说,修成“佛身”,身体已经介于实体与能量之间了。

    而“佛身”一旦修炼成功之后,施展之后,不但低阶道法和一般法器对修成佛身无法造成丝毫伤害,修成佛身更是体内佛力大增,口吐佛音,身泛佛光,不仅实力大增,更是多了几种极为厉害了得的神通。

    而正因为“佛身”的难修炼性和修成之后的莫大威力,所以才被认为是佛门的至高法门之

    虽然“日”之前已经放弃了对博广严大师心神方面的直接控制,但毕竟余威尚在。博广严竟然能在关键时刻摆脱他的影响,确实是让“日”吃了一惊。而博广严不仅能摆脱他的控制,更是修成了佛门至高功法之一的“佛身”,更是让“日”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注视着博广严的眼神,也是一阵波动。“听说佛门功法在心神控制上有着独到之处。但却与我地功法相反,妙处却是在于让人的心境平和,善于压制人心底处的各种和情绪,现在看来,果然如此。倒是一个可以试验自己功法威力的好对手。”

    喃喃自语间,“日”看着博广严大师时,眼光愈加兴趣盎然。“日”所施展的奇异功法,本就是他自己所独创,自创立这般功法以来,就一直无往不利。少见对手,此时看到与自己隐隐相克的功法出现,自然是极感兴趣,毕竟这对他继续完善功法,甚至突破,都有着极大的用处。

    实力高强,实为正道联盟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博广严大师,此时俨然已经被“日”当作试验品看待了。或以“日”的高傲性格和无所顾忌的作风来说。就算是“慈云寺”地方丈亲来,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一个实验品罢了。

    现凤清天丝毫没有回应自己的话,“日”心中有些奇怪,要知道凤清天虽然一向不多言语,但一旦他说一些关于修炼功法上面的问题,凤清天就一定会接话讨论一番的。

    奇怪的转头向凤清天看去,却现凤清天眼中满是吃惊之色,正看向徐清凡和金清寒的位置。^^^^

    难道那里也有什么异变?

    “日”转头也向着徐清凡和金清寒的位置看去,却现徐清凡肩头的小黑,不知何时已经身受重伤。跌倒在地上。而金清寒和徐清凡却不再是之前那自相残杀地局面,而是金清寒却是满脸愤怒之色,正在一掌一掌的拍打着徐清凡的双颊,用力极大,因此徐清凡嘴角已经渗出一丝血液,而双颊更是明显的浮肿了起来。

    不过也正因为金清寒的那些毫不留情的巴掌,徐清凡的双眼,却也从之前的清明,渐渐的恢复为的清明。

    “日”眼中,惊讶之色更甚。

    时间退回到片刻之前。金清寒地情绪想法在“日”地刻意引动之下,心中某些情绪突然无限倍放大,因为不想让徐清凡成为“兽狂修士”,却是挥剑向着徐清凡砍去,而小黑护主心切,却是没有什么防御手段,所以为了保护徐清凡。却是以攻止攻。尖啄向着金清寒的双眼刺去,以小黑叮啄后所侵渗的庞大死气。如果金清寒不放弃攻击转而防守,死的只会比徐清凡更快。

    但金清寒在“日”的刻意引导之下,心中想要结束徐清凡痛苦的心情却是更深,甚至达到了不介意自己本身生死的地步,面对小黑的攻击,竟然不管不顾,依旧挥剑向着徐清凡砍去。、这样一来,小黑虽然最终能杀死金清寒为徐清凡报仇,但徐清凡却也只有被金清寒一剑砍死一途。

    但小黑之所以攻击金清寒,其目的毕竟是为了保护徐清凡,看到金清寒不理不顾的继续攻击徐清凡,似乎只要能杀死徐清凡,就丝毫不在意自己地生死,心中不由大急,虽然它下一瞬间就能通过金清寒的眼睛刺穿金清寒的脑袋,侵入的死气瞬间让金清寒化为一具枯骨,但徐清凡却也会被金清寒一刀砍成两半。

    最终,护主心切之下,小黑却是放弃继续攻击金清寒,接着出一声鸦鸣,声音中满含悲切,竟然转身向着金清寒向徐清凡砍去的金色大剑飞去,以身体挡在金清寒的剑前。

    千钧一间,小黑终于赶上,小小的身体此时竟然爆出极为强大地力量,与金清寒地金剑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血光四射,洒在徐清凡和金清寒地脸上,身上,虽然小黑身体里蕴含着惊人的死气,但它的血液,却依然是红色的、温热的。

    这一次相撞,小黑几乎被开膛破肚,远远的飞到了远方,跌入了正在围攻的“兽狂修士”群中,一道极大的伤痕,自小黑的腹部,到小黑的右翼交接处,小黑背部右边的翅膀,与小黑的几乎只剩下一层皮肉相连。*****让人看着触目惊心。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小黑受到如此重伤后生机衰弱,加上本身体内蕴含着极为强大地死气。那些对所有生物都带着莫大仇恨的“兽狂修士”们,却是只将小黑当作了一只死物,并没有继续攻击。、

    但虽然如此,如果不及时救治,小黑眼看就要死去了。

    小黑虽然身受重伤濒临死亡,但在他那大力一撞之下,以金清寒的实力竟然也无法握住手中的金色长剑,剑路一斜,却是移开了徐清凡的脖颈,刺到了徐清凡的右臂之上。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徐清凡的血液和小黑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洒在了金清寒的头上、身上眼中。

    一切的事情都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再加上金清寒要杀徐清凡时,心神有些恍惚,所以即使是他。也没有看清事情地始末。

    血液洒入双眼,金清寒眼中的世界瞬时变成了一片红色,感受着身体的湿热,头上不断滴落的红色液体,金清寒却是以为这些全是徐清凡的血液,而徐清凡已经被他杀死,心神失去了禁锢,猛的从恍惚中清醒了过来,却是被自己刚才的行为惊呆了。

    就算徐清凡被“兽狂”感染,以金清寒的性格。以及他和徐清凡地感情。也不会如此决绝干脆的要杀徐清凡。

    之前下决定的那一刻,金清寒只感觉到自己心底的某种情绪突然无限倍放大,仿佛失控一般,现在回想起来,金清寒不由一阵恐慌后怕,又多了一些警惕,与博广严大师不同,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神在那一瞬间被人操控,还以为是心魔作祟。

    “徐师兄……被我杀了?”

    即使金清寒一向天地无畏,但这时也不由得被这件事情给吓呆了。徐清凡,那个他唯一的朋友,这些年相互依靠相互帮助不离不弃的人,就这么被自己给杀了?

    眼中满是血液,眼前一片血红,金清寒甚至没能看到徐清凡依旧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因为被“亲手杀了徐清凡”这个“事实”而惊吓。金清寒甚至忘记了继续用神识探测身周的情景。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里呆,对面前的徐清凡、不远处即将要死去地小黑、身周随时会将他们撕裂地“兽狂修士”不管不顾。

    只是片刻之间。但在金清寒心中,却是仿佛盘古开天辟地至今那般漫长,金清寒眼中洒进的血液终于慢慢退去,金清寒眼前的世界,也终于不再是一片无尽的血色,恢复了原先的清明。

    然后,与金清寒一般神情呆滞的徐清凡,赫然出现在金清寒眼前。

    金清寒眼中先是吃惊,然后又变成不可置信,最后又化为一片狂喜。

    徐清凡并没有死!!

    即使是一向情绪冷淡的金清寒,此时也不由的一阵激动,甚至有种想要拥抱徐清凡一下的冲动。

    但接下来,徐清凡的动作,却是让金清寒又是大吃一惊,心中之前地喜悦猛地全部不见,即而取代的,则是一种不可抑制的愤怒。

    只见徐清凡先是缓缓的看了看自己右臂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势,接着又缓缓的转头向着金清寒看去,而金清寒此时却依旧如之前要杀徐清凡时的姿势一般,手持金色巨剑,在砍伤徐清凡地右臂之后,剑尖轻轻地指向徐清凡的胸口。

    接着,徐清凡却并没有因为金清寒要杀他而露出什么愤怒或不可思议地表情,眼中反而露出了解脱与悲痛的神色,接着身体前倾,竟然用胸口向着金清寒手中的巨剑迎去。

    徐清凡,竟然在寻死!!!

    金清寒刚刚才从要杀徐清凡的内疚和徐清凡未死时的庆幸中解脱,此时心中还满是狂喜,看到徐清凡在活下来之后竟然还要继续寻死,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金清寒知道徐清凡为何要寻死,之前即使是一代宗师,也无法逃脱客服“兽狂”的感染,而金丹期的修士,被“兽狂”感染更是为数众多,从来没有听过过有哪个人曾被“兽狂修士”嘶咬后而无事的,或就此死去,或化为“兽狂修士”为害世间。

    相比较后。徐清凡却是毅然选择了前,他要趁着自己还清醒地时候,亲手结束了自己的性命。之前心中所出现的种种幻想,对徐清凡来说,无疑是最可怕的事情。

    或是亲疏有别,如果其他人这么做,金清寒说不定还会赞叹一番,认为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大无畏的精神如何如何。但徐清凡这么做,尤其是刚刚还生了那般事情。\金清寒心中却是突然蔓延起了一股不可抑制的愤怒。

    狂怒。

    对金清寒来说,徐清凡此时寻死,不是大无畏,而是怯弱,是逃避,是懦夫的表现!!

    就是这样,徐清凡是他唯一的朋友,让他把徐清凡当作普通人那般看待。是根本不可能的。所谓的大公无私,一视同仁,金清寒只听说过,但从没见过,他本身也从来没有打算要这么做过。

    “什么牺牲小我完成大我,去他妈地,你给我好好活着!!哪怕因此而被拘禁一生,也比现在就死了好。”

    这就是金清寒心中的想法,与之前在“日”的刻意引导之下所产生的想法天壤之别。

    在手中巨剑刺入徐清凡胸膛的一瞬间,金清寒却是将手中的巨剑移开。不让徐清凡自杀。接着,金清寒却是猛地向着徐清凡冲去,因为愤怒,眼中一片血红,仿佛方才双眼满是血液。

    “啪啪啪啪”

    接着,金清寒冲到徐清凡身前之后,却是扬起没有握剑的左手,左左右右来回煽了徐清凡十多个巴掌,即使山腹中喧嚣无比,但那清脆的击打声也依然是如此地刺耳。

    “徐清凡!!你在做什么!!不就是被兽狂感染了吗?!但你用的着寻死吗?你死了九华怎么办?婷儿怎么办?你的徒弟怎么办?这次行动怎么办?你在逃避。你这个懦夫!!你是我的徐师兄吗?当年门内大比,我败给凤清天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新人比试陷入绝望时,你又是怎么说的?徐清凡,你究竟怎么了?”

    如果此时还有其他熟悉金清寒的人看到这般情景,一定会大吃一惊目瞪口呆,这个双眼充血一脸激动险些就要骂出脏话的人。是之前那个心性冷淡仿如冰山一般的金清寒吗?

    但由此也可见在金清寒心中。徐清凡地地位有多重,甚至已经达到了让他失去一贯冷淡理智地程度。

    期间。那些围攻的“兽狂修士”们终于冲破了徐影和徐致远的防线,向着徐清凡和金清寒扑来,但金清寒此时却是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狂暴当中,在他眼中,只有那个懦夫徐清凡,在他心中,只想让徐清凡清醒过来,那些扑来的“兽狂修士”,在他眼中,却是仿如烦人的苍蝇一般,手中金剑一挥,当先扑过来的那六七名“兽狂修士”,竟然就这么被他一剑砍为十余截,其威势,竟然丝毫不在之前那博广严大师一击之下击杀十余名结丹期兽狂修士之下,威力已是远他本该达到的极限,但金清寒却只是恶狠狠的盯着徐清凡,犹不自觉。^^^^

    金清寒的怒喝说地很快,但手中的拍打却是更快,再加上下手又重,话还没说完,徐清凡的双颊就已经开始浮肿,嘴角溢出血液,但之前那茫然失落绝望的双眼,却也渐渐的恢复了清明。

    金清寒那少见的暴怒,和给他的巴掌,即使之前徐清凡已经陷入了无尽地绝望当中,也是心中大惊,而金清寒之后地怒喝质问,更是犹如警钟一般,猛地让徐清凡清醒了过来。

    而徐清凡一清醒过来,心中闪电般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细想一遍,也是如博广严大师一般,现了内中地不妥之处。

    徐清凡知道,以他自己的性格为人,当现被“兽狂”感染之后,当真会有自杀之举,但那绝对是在尝试阻止不果之后的事情,而且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徐清凡已经变得理智的多,就算要自杀,也会把后事安排妥当,比如说他的那些弟子,比如说小队的这次任务,还有最重要的,那就是张华陵的事情和魂珠。

    但在刚才。那突然出现地幻想,却是让他心中对自己变为“兽狂修士”后的恐惧和绝望无限倍放大,以至于让他失去了平时的算计与理性。

    如果是徐清凡一个人出现这般状况的话,还可以说是潜伏的心魔突然爆,但看金清寒之前要杀他的情景和前后截然不同的表现,徐清凡得到的结论却是和博广严大师一般,有操控心神的高手在暗中影响众人的情绪和想法。

    只是,徐清凡之前所遇到地对心神操控最厉害的对手,就是“冥”组织中的“盈”,但即使是“盈”。也只能放大人心中最原始的各种,比如恐惧,比如肉欲,却根本无法做到根据人执念和的不同,而加以利用。并且“盈”如果一旦要操控心神,徐清凡之前都能因为各种蛛丝马迹而有所警觉,但这次,无论是徐清凡、金清寒。又或博广严大师,都是被来人**于鼓掌之间才后知后觉,比“盈”要厉害不止十倍!!

    还有之前隐隐所现的凤清天的气息,看来这次行动绝不只是剿灭“兽狂修士”那么简单而已。

    低头看着脚踝上的伤口,徐清凡一阵无力地苦笑,当务之急,还是要阻止自己变成“兽狂修士”啊。

    当金清寒再次挥手拍打徐清凡时,徐清凡未受伤的右手一动,却是挡住了金清寒接下来的巴掌,金清寒不由一愣。细看之下。却现徐清凡已经恢复了往前的理智和淡和。而徐清凡恢复之后,徐致远和徐影也渐渐的开始挥威力,两人身周的防线又重新稳固了起来。趁乱间,徐致远还将身受重伤的小黑给救了出来,放在了徐清凡身边。

    “抱歉,金师弟,让你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看到徐清凡终于恢复,金清寒不由一阵安心,但看到徐清凡脚上的伤口之后。不由又是一阵担忧。

    刚想要再说什么,徐清凡却已经打断道:“形势紧急,你先听我说,我现在要再次盘坐,尝试一下是否可以克制兽狂,一时间帮不上你什么。有几点你一定要注意,第一。这次行动恐怕不是剿灭兽狂修士那么简单。另有善于控制心神的高手在暗处虎视眈眈,之前你我的异状。就是那个高手出手地结果,你一定要小心。第二,在我打坐期间,现在千万不要让博广严大师与我汇合,也不要和其他人说,我现在地情况,不知他会有何般想法。第三……”

    说到这里,徐清凡微微犹豫了一下,却是把张华陵的魂珠和一片空白的青简拿出,闭目冥思间,关于张华陵之事就已经记载在青简之中,接着递给了金清寒。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马上逃回荣华山,按这片青简中记录的步骤行事,不要为我报仇,甚至不要理会其他人的安慰,青简中的事情比这一切都要重要的多。”

    听到徐清凡这么说,金清寒心中疑惑,但还是面色凝重的点头接过。

    “最后一件事,记住刚才你那一击时心中的感觉和体内灵气的运行,我想,或那会是你突破到金丹期地关键。”

    金清寒此时也想起了刚才他那常挥的一击,听到徐清凡此时依然为他打算,心中不由一暖,但此时他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冷淡理智的性子,只是点了点头,然后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做,为你护法吗?”

    徐清凡摇头说道:“不用,我这里有两个分身就足够了,你现在马上离开这处山腹,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如果这次行动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的话,外面的人恐怕也危险了。”

    金清寒虽然不愿,但最终却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微微地点了点头,就要向外冲去。

    突然,徐清凡又拉住了金清寒,说道:“一切小心,还有,如果今后遇到凤清天地话,一定要理智冷静。”

    听到徐清凡此时突然提到凤清天,金清寒不由一愣,但以为徐清凡是害怕自己有所不测,所以在安排后事,所以只是微微点头,只是在心中暗下决定,这次行动,一定要不顾一切代价保住徐清凡。

    “唉”

    “怎么了?”看到“日”突然叹息,凤清天淡淡的问道。

    “无他,有些失望罢了。”说着,“日”地眼神转向了正在叮嘱金清寒的徐清凡,轻轻说道:“我之前一直以为能杀死我弟弟的会是何般英雄人物,但这一试却是让我太失望了,这次进入山腹中的三人,那个小和尚无论是心性还是修为都是最好的,今后说不定还会是个好对手。那个金清寒,虽然不如那个小和尚,但却也能及时从我的控制中清醒过来,也算是不错,唯独那个徐清凡,修为或不错,功法或玄奇,但唯独心境不稳,心中破绽太大,终究难以大成,想到我弟弟竟然死在这般人手中,觉得有些可惜了。”

    凤清天想着徐清凡之前的一切,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徐清凡与心境不稳心中破绽极大这些词语联系起来,但之前的情景,徐清凡的确是最后才恢复清醒的,不由默然无语。

    而这时,异变再起,原本与徐清凡密谈的金清寒,突然暴起,挥全力,杀死了大量的“兽狂修士”,接着却是向着山腹之外逃去,让“日”和凤清天不由一愣。

    “逃出去的,和山腹之外的那些人归你,这个小和尚和徐清凡归我,如何?”

    “日”和凤清天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金清寒离开,片刻之后,“日”突然说道。

    “好。”

    金清寒默默点头,然后,与金清寒一般向着山腹之外离去。

    真正的决战,终于开始。

    ps:这三天过着普通大学生的生活,有些轻松,也有些失落,想了很多,我不应该因为恶意而辜负善意。无论如何,我回来了,一切恢复照旧。谢谢编辑锐利在今天对我的劝导,他是个很好的人。因为这三天没上qq,所以让他一直在操心。这三天我也一次都没上,估计评论区骂声一片,但鼓励应该也是有的,为了不再影响心情,就没有去看,那些老读们谁会说什么我大概也能想到,也谢谢各位了。恩,就这样吧,一切恢复了,因为决定从此之后再也不看成绩,也不再看评论区,所以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出现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