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一章 .决战开始,恩怨两清(下).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一章 .决战开始,恩怨两清(下).

    金清寒带着众人在血色山谷外不远处刚刚落下身形,就马上将李宇寒和吕清尚两人拉到了一边,不顾其他人的疑惑,快对两人说道:“吕师兄,李师侄,徐师弟有任务交代给你们两个。”

    说着,金清寒将徐清凡给他的青简和魂珠拿出。

    在完成了徐清凡的叮嘱,将李宇寒等人救出之后,想到徐清凡此时依然在那山腹之中,危险环顾,不知生死,金清寒心中焦急,只是想着要再回到山腹中救助接应徐清凡。只是之前徐清凡将这颗不知名的魂珠和青简交给他时,神态凝重,似乎当真极为重要。所以金清寒却也不敢就这么不理不顾,但让他就当真就像徐清凡所安排的那般,救人之后马上离去,不理徐清凡的生死,金清寒却也无法做到。

    所以矛盾之下,金清寒却是平生第一次说谎,将徐清凡安排给他的任务说成了安排给李宇寒和吕清尚的,李宇寒心性紧密,安排布置之能甚至还在徐清凡之上,而吕清尚善于布阵,虽然说单以功力神通方面不是金清寒的对手,但如果给他时间从容布置,施展大阵,恐怕即使是金清寒和徐清凡联手,也不能胜之,这两人联手之下,不论徐清凡所安排的是何事,都只会做的比金清寒更好。并且这两个人这些年来一向与徐清凡亲善,是九华年轻一代长老中除了徐清凡和金清寒外的代表人物,却也不怕这两人会违抗徐清凡的安排。

    虽然这般说谎有违金清寒孤傲的性子,但为了能回去接应徐清凡,金清寒却也顾不得这些了。

    徐清凡此时染上了“兽狂”,没有应敌之力,但那山腹之中,除了有无数“兽狂修士”之外,根据徐清凡推测。更有神秘高手潜伏,徐清凡此时在山腹中,随时都有被杀的可能性。想到这里,金清寒心情愈加急迫,恨不得马上返身回到山腹之中。\

    只是徐清凡所安排的任务毕竟要交代,而这里的人也不能不管不顾,所以还是耐着性子继续说道:“徐师兄说,这青简中所说之事极为重要,如果确定他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们不要再管其他之事。马上赶回荣华山,按青简中所安排地步骤行事,不得有误。”

    顿了顿,皱眉思索片刻后,金清寒又说道:“那血色山谷中的兽狂修士不知有何顾忌,却是没有离开山谷继续追击我等,所以到目前为止,这里还是安全的,你们可先驻留于此一个时辰地时间。期间一切小心,在这段时间内设法找到之前出谷的东方师妹等人,如果一个时辰之内没能找到她们。而我和徐师兄也没有出现,或出现什么异常,那你们就什么都不必理会,马上赶回荣华山,这次任务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仅凭现在的力量已经应付不来。而徐师兄记录在青简中的事情更加重要。”

    只是这毕竟是金清寒平生次说谎,所以将魂珠和青简递给李宇寒和吕清尚时,神态之间未免有些异常怪异。李宇寒和吕清尚都是心思紧密之人。自然看穿了金清寒的想法,但清楚在金清寒心中徐清凡的地位。知道无法阻止,所以也就没有说穿。

    “金师弟要回去支援徐师弟吗?”吕清尚问道。

    金清寒缓缓点头,吕清尚和李宇寒面色马上沉重了起来。之前听了金清寒所介绍地山腹之内地情景,两人都已经知道这次“兽狂修士”聚集在那血色山谷中绝不是那么简单,还另有善于控制心神的高手潜伏,金清寒没有告诉他们徐清凡身染“兽狂”之事,两人只以为徐清凡此时受了重伤罢了。

    但即使如此,大量的结丹期修士,神秘莫测的高手潜伏,徐清凡此时又只是一个累赘,金清寒取而复返,恐怕是凶多吉少。^^^^只是以徐清凡在众人心中的地位,又不能不救,吕清尚和李宇寒两人均有心和金清寒一起去支援接应,但想到自己两人皆不是以战斗见长,而金清寒又将徐清凡所安排的任务交给他们两人,不能有什么意外,所以两人均是只能无奈的点头道声保重小心。

    “只是,那慈云寺的博广严还在山腹之中,而清虚的许秀容也和东方师妹一起消失,如果在一个时辰之内你没有回来,而东方师妹他们也没有找到,恐怕慈云寺和清虚门地人不愿随我们离去。”

    李宇寒是个极理智的人,分析事情时几乎能做到完全抛开自己的情感,此时却是已经做好了最坏地打算。

    “那就不要管他们,你们两个单独离去,徐师兄所交代的事情最为重要,关乎我九华的未来,不能有误。”

    这个情况徐清凡早有交代,所以金清寒果决的说道。

    听到金清寒这么说,吕清尚和李宇寒脸上的表情愈加凝重,如果徐清凡、金清寒、东方清灵出现什么意外,那么九华这一次当真是损失巨大了。虽然这般询问,但李宇寒还是真心希望这种事情不会生。

    叮嘱完李宇寒和吕清尚两人之后,金清寒就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要向着血色山谷中再次飞去。

    看到金清寒的动作,小队中其他残留修士均是一愣,刚才金清寒偷偷的与李宇寒和吕清尚之间的密语,已经是让他们心有猜测,此时看到金清寒还要去而复返,心中更是疑惑,“慈云寺”地一名僧人和“清虚门”地吕子清当先拦在了金清寒的面前。

    “请问金居士,我那博广严师兄和博慧师兄现在身在何地,怎么没有同金居士一同出现,可是有什么意外?”

    而一旁地吕子清则是说道:“徐师兄怎么没有出来?许师妹现在不知所踪,我等是不是应该马上搜寻一番?”

    在两人问话之时,其他人也是迫切的看着金清寒,等待着金清寒的解答。\毕竟虽然金清寒救了众人,但在这般情况之下,徐清凡和博广严才是众人心中的主心骨。

    看到拦在自己面前的两人。金清寒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刚想要说些什么,众人身后的血色山谷中。异变突起。

    却见原先地血色山谷中,突然火光四起,山谷内的红色土石,在火光的映衬之下色彩愈加鲜活,而原本山谷中“兽狂修士”那因为众人逃离而出地震天愤怒嘶号,则在火光中变成了一片惨呼。

    只是,这些“兽狂修士”仿佛被山谷拘禁一般。虽然被烈火焚烧。生死之际,却依然没有踏出山谷一步。

    看到这般异变,金清寒心中一惊,先是更加担心起徐清凡会有什么意外,但更重要的是,看到山谷中火光腾起的那一刻,金清寒不知为何,心底深处却是猛地一颤,仿佛有什么命运注定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一般。

    莫名的。一股期待兴奋之意充斥在金清寒脑中。

    接着,金清寒丝毫不理会那名“慈云寺”僧人和吕子清的阻拦,腾空快向着血色山谷中飞去。路上从袖中掏出一瓶用于恢复回气的灵丹,也不管能否消化药力,一口气全部吞入腹中。虽然大量服药之后不打坐炼化对身体地破坏极大,但金清寒却也顾不了这些了。

    看到金清寒突然不理不顾地离去,其他人均是一愣,或想要问金清寒一个明白,或担心金清寒的安危,就要再次阻拦。却被吕清尚和李宇寒两人拦下。\

    “山腹之内的事情和今后的安排金师叔已经告诉我等。我等现在按计划行事就是,而金师叔他现在另有要事。不可耽误。”

    李宇寒说道。

    去时快,来时更快,在焦急担心和那莫名的期待兴奋的驱使下,金清寒却是仅仅只用了不足一盏茶的时间,就返回到血色山谷之中。

    山谷中,火光一片,大地四壁,均是数丈高的火光,高温下,山石为之融化,岩浆流动,在配合那血色的石土,此时地山谷,一片红色,仿佛传说中的炼狱一般。无数的“兽狂修士”,此时均是化为一个个地人形火球,口中嘶号惨叫,不断的奔腾翻滚,更是给这个炼狱增加了七分凄厉与惨烈恐怖。

    金清寒离去时,整整一个山谷中上千名“兽狂修士”,此时竟然已经全部被这突然出现的烈焰焚杀一空!!

    虽然温度极高,溶铁化金,但当金清寒飞到山谷中时,却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战斗形态,身披金甲,背后有六臂三头金刚相互,手持金色长线和金色巨剑,威势极大,在他所散的威压金光之下,所到之处的火光烈焰纷纷被压至最低,丝毫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虽然不知这烈焰为何而出现,是何人所为,但金清寒却是不理不顾,压抑着心底那强烈且不知名期待与兴奋,向着山谷偏僻处的那处山洞飞去,他现在只想确定徐清凡的安危。

    但刚刚飞到半途,金清寒地身形却是猛地停顿,眼中露出不可思议地神色,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突然出现的期待和兴奋是为何而来。

    宿命地相遇,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火光炼狱中,一个身穿紫袍的修士静静站立于山谷中央处,眼神淡漠的看着眼前无数“兽狂修士”的翻滚痛嚎,在这一片红色的世界中,他那一身紫袍是那么的显眼,但却又仿佛与身周的火焰相融合,神态淡漠中带着一丝不屑,那是强大可轻易掌控生死时才会出现的神态,刚刚差点将金清寒逼入绝境的那些强大“兽狂修士”们,在他眼中仿佛蝼蚁。俊美的面容,火光中愈加邪异,淡漠的表情,烈焰中依然让人感到冰冷。

    这个与自己相似的俊美面容,淡漠表情,金清寒熟悉无比。金清寒这些年来之所以如此不要命的修炼,正是为了这个人,以及这个人所带给他的阴影与耻辱。恨或惺惺相惜。恨他一而再的击败自己还做不屑一顾状,惜他那与自己一般的孤傲淡漠,恨他险些杀死徐清凡又叛逃九华。惜他那尚在自己之上地天赋和实力……

    但无论如何,在这人叛离了九华之后,两人之间再无同门之谊,所剩的,只有凤清天对九华的仇恨,只有金清寒要战胜凤清天地觉醒,只剩九华那要杀死凤清天的暗令。只剩两只能存一的决绝宿命。

    或。这般宿命,在两人次相遇时,已经注定了。

    “凤清天……”

    金清寒眼睛直盯着眼前这个与周围炼狱既不相溶有很和谐的存在,缓缓的、低低的说道。与其说是在打招呼,还不如说是在自言自语。

    片刻之后,在金清寒的直视之下,凤清天也缓缓转头看向金清寒,两人地目光在一片烈焰炼狱中某点相遇,凤清天地眼神依旧冷淡。但金清寒的眼神却已经带上了几分炽热。

    之前历次失败的情景突然出现在金清寒的心中,执念之下,未战。心已乱。

    “一切小心,还有,如果今后遇到凤清天的话,一定要理智冷静。”

    突然,在他与徐清凡分手前,徐清凡的叮嘱出现在了他的心中,金清寒总算是忍住了马上就冲去动手的冲动。

    想到了徐清凡之前的叮嘱,金清寒总算是稍稍冷静了下来。只是奇怪为何徐清凡似乎早已经知道了凤清天地存在。

    吸气。呼气,低头。抬头,当两人的眼神再次相遇时,金清寒已如凤清天的那般冷静淡漠。

    “你终于出现了。”

    金清寒缓缓地说道。

    凤清天缓缓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会回来的,所以在这里等你。”

    “你怎么出现在这里?有什么目的?”金清寒眼神愈加冷厉。

    凤清天微微一笑,笑容带着嘲讽,比脸上的表情更加冷漠。

    “因为我要陪一个人报仇,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帮助他安排的,虽然那人有控制之法,但收拢聚集这么多地兽狂修士,并不容易。”

    “徐师兄呢?”

    “放心,虽然遗憾,但那个人要亲自对付他,此时应该已经死了。”

    凤清天脸上地神色带上了一些遗憾,其实他想亲自对付徐清凡的。

    “这些兽狂修士你可以控制?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死他们?”

    听到凤清天地话,金清寒心中一乱,险些就要不理会凤清天去找徐清凡,但却还是强自忍住,一边缓缓的在体内聚集灵气,不断的压缩于左臂之内,一边缓缓的问道。

    凤清天似乎丝毫不在意金清寒的小动作,依旧淡淡的说道:“因为他们已经没用了,因为你之前消耗了大概六成灵气,和你之间的战斗,我不想占什么便宜,所以也消耗了六成灵气对付他们。”

    全身灵气压缩于一点,金清寒左臂剧痛,一点金光,恍若实质,缓缓的在金清寒左臂指尖处出现。

    “那么开始吧,虽然我不相信你口中之人能这么轻易的杀死徐师兄,但徐师兄现在情况有异,我必须要马上赶去,不能和你在这里浪费时间。”

    说着,金清寒从空中落下身来,缓缓向着凤清天走去。

    “是吗?我还以为要战胜我,才是你最想要的……”

    说到一半,凤清天突然停住不语,眼神盯在了金清寒左手指尖上的那点金光之上。

    金光尚未成型,但却已经给了他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本想着自己已经达到了金丹期,金清寒不是他的对手,但现在看来,对手毕竟是金清寒,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

    金清寒对于凤清天,凤清天对于金清寒,都是极为特殊的。

    知道金清寒战意已盛,不会在与自己言语,凤清天也就不再多说,却是突然闭上了双眼,山谷中各处正在焚烧的火焰,在他闭目间,突然向他汇集而来。

    而这时,金清寒指尖的那点金光,终于成型,正是之前那种将全身灵气压缩与一点,曾靠此将徐清凡轻易击败的强大神通。

    宿命之战,一触即。

    而金清寒正准备救援的徐清凡,此时则是陷入了一生中前所未有的危险之中,对手虽然只是一人,但比之前金清寒一人所应对的无数“兽狂修士”,还要危险无数倍。

    ps:这章5000多字,不够两章6000字的数量,但断在这里感觉刚刚好,所以就单独算是一章了。明天会多更新许多,之前断更四天所欠的八章两万四千字,会在明天,端午节的三天假期中分别还给大家,其实不该再做什么保证,但没什么陈诺的话,总是没动力做这些,所以还是陈诺吧,算是督促自己,这次不会食言。恩,就这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