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二章 .善恶之间,只为一念(上).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二章 .善恶之间,只为一念(上).

    却说就在金清寒离开那山腹,将李宇寒等人救走,接着又取而复返却与早已等待多时的凤清天相遇时,徐清凡却是依旧在那山腹中打坐,运集全身的灵气,试图阻挡“兽狂”对他身体和神识的侵袭。

    此时山腹之中满是“兽狂修士”,不断的向他冲击,无穷无尽,虽然徐清凡的两具分身死死阻挡,现在看起来似乎依然防线稳固,但人有力尽,以一挡数十之下,两具分身的灵气消耗极大,时间一长,防线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小黑则是在吸收那碧绿骷髅内的死气疗伤,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如果出现什么意外,除了那两名忙于应付“兽狂修士”围攻的两具分身,徐清凡将没有丝毫的抵抗手段。

    最重要的是,根据徐清凡的推测,此时此地,还有一名善于控制人心神的神秘高手潜伏在山腹某处,随时都可能袭击于徐清凡,而在“兽狂”入侵的时候,这种心神的攻击将是致命的,更遑论徐清寒此时还抱守神识盘膝打坐了。如果那名高手此时动神识的攻击,徐清凡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

    可以说,在这般混乱危险的山腹中,这般形势之下,徐清凡还不管不顾的打坐的行为,已经不能用鲁莽之类的词语来形容了,简直就等于找死自杀。

    关于这些,徐清凡自然也知道,但却是不得不如此做,脚踝那处曾被“兽狂修士”咬过的伤口。散地诡异之感越来越强烈,不断改造着徐清凡的身体,并且向着徐清凡全身扩散,直冲徐清凡的脑部。

    根据徐清凡的估计,如果他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话,那么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伤口处地诡异能量就会强大无数倍。扩散与他全身,将他改造为那理智全失只知杀戮地“兽狂修士”,相比较与这点,徐清凡宁愿被杀。

    这也是为什么徐清凡刚才原本还有余力和金清寒一起突围离开山腹,却让金清寒独自离开的原因,除了想要分散风险之外,也是因为他已经没有一点可耽搁的时间了,必须要抓紧每一瞬间来研究“兽狂”的特性,并将之抵御驱离。^^^^

    而在稳定了小黑的伤势之后。徐清凡更是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威胁,连忙抓紧时间自顾自的打坐了起来。

    不过虽然是无奈之举,徐清凡却也有自己的考虑。之前无论是他。又或是金清寒,甚至是徐清凡不了解情况的博广严大师,显然都是被高明之士控制影响了情绪,这名神秘高手能同时攻击三人,并让这三个被视为正道联盟精英们地高手们毫无知觉,这种修为只能称得上是惊人。

    但奇怪的是。这种控制影响却仅仅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以至于让博广严大师和金清寒先后脱离了控制,仅仅只有徐清凡一人,因为心中破绽太大,而迟迟不能自拔。

    根据这点,徐清凡推测有两种可能,一是这名高手并不屑于在“兽狂修士”围攻他们时加以偷袭。那次攻击。或只是那位神秘高手地一次招呼和试探,或是那名高手的心神攻击带着某种局限性。每一次攻击的持续时间都很短,并且两次攻击之间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

    徐清凡希望是后,因为如果那样的话,这名神秘的高手无疑会好对付地多。

    不过无论是哪种可能性,这名高手都很有可能在一定时间内不会攻击徐清凡,而是等到山腹内的“兽狂修士”均被消灭,又或他的神通准备完毕。

    所以徐清凡这次打坐其实就是一次赌博,赌那个人当真如他想象般高傲,或那个高手施展神通的准备时间很长。*****

    做出这个决定时,徐清凡心中一阵苦笑,他本是一个稳重且喜欢按部就班行事之人,但这段日子以来,却是接连以赌博行事,比如这次,又比如上次面对那名神秘的背剑壮汉。但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实力远远不如人,任何算计心机都已经变得没用,这种时候只能推测出最有可能的形势并加以利用,然后无奈地将命运交给飘渺地命运。

    在闭目的一瞬间,徐清凡心中有些无奈,这次行动来地太快了,而内中所蕴含的风险也远远出他的想象,根本没有准备的时间。如果在行动之前,给徐清凡几年的时间,服下那几颗“升仙丹”突破到金丹期,并将“唤龙令”加以炼化可以运用自如,那么此时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但现实是现实,如果只是如果,它并没有生过,只存在于想象中。

    事实上,徐清凡的这次赌博只是赌对了一半,“日”确实是不会马上对他出手,但却不是因为高傲,又或施展神通需要很长的间隔,而是因为在杀弟之仇下,“日”并不打算就这么杀死徐清凡,之前在“日”的控制下,徐清凡脑中所出现的幻象,未免不是“日”真正的打算。

    无论如何,徐清凡盘膝而坐,闭目打坐之后,暂时还没有出现什么危险,因为危险还在潜伏着,等待着关键时刻,跃起一击,将徐清凡彻底打入深渊,而那些不断的冲击向徐清凡的“兽狂修士”,看起来气势汹汹,相比较之下,却只是蚊蝇乱飞罢了。

    此时,“日”正施展神通,双眼中左眼炙热火红,右眼冰寒雪白,虽然第一目标是博广严大师,却没有直接对博广严起攻击,而是开始操控起那些正在围攻博广严的一众“兽狂修士”来。*****

    同时,他还分出三分心神。紧紧地盯着远方的徐清凡,只等徐清凡在抵抗“兽狂”最关键的时机,出关键一击,不仅让徐清凡变成“兽狂修士”,并且彻底受他所控制。

    相比较普通修仙,“兽狂修士”虽然在灵气总量、六识的灵敏、自我恢复能力等方面远远过。但对“日”来说。却是更好操控。

    “日”的神通就是控制人类的情绪,引导人类地想法,而对付普通修士时,还要仔细查探这名修仙地心理破绽,在修仙心中的万般心思和情绪中,小心寻找引控他所需要的。而“兽狂修士”的情绪只剩下疯狂,心思则只剩下杀戮,无疑要好对付的多,这也是他和凤清天能将这个山谷中所有的“兽狂修士”轻易控制的原因之一。

    只见在“日”的那诡异双眼环顾之间。所有被他看到的“兽狂修士”,突然纷纷疯狂地咆哮一声,山腹之内。庞大的声音不断回荡着,让山腹的顶部四壁均是震动不已,石土抖落,让人担心是否会因此而坍塌。

    就这么一次环顾之间,正在围攻博广严地近两百名“兽狂修士”,竟然全部被他所控制。指尖这些“兽狂修士”眼中血芒更甚。更加疯狂的开始对博广严围攻不已,只是虽然攻势更加更狂,但却也变得更有条理。

    原先,这些“兽狂修士”只知道一味的近身靠爪牙围攻博广严大师,所以虽然数量众多,却是能让博广严大师轻松应对,偶有靠着本能施展道法神通攻击博广严。也因为动机太过明显。被博广严轻易躲过,反倒是打伤打死不少正在博广严身边围攻的“兽狂修士”。又或两名“兽狂修士”一个施展火系神通,一个施展水系道法,还没有攻到博广严身前,威力就已经相互耗尽,平白浪费了灵气。*****

    但在“日”将这些“兽狂修士”全部控制了之后,形势却是大变。

    只见这些“兽狂修士”不再是一窝蜂的冲击博广严,而是分成两半,度快的、近身攻击能力强地不断轮流的冲击着博广严,不让他有丝毫的停歇,而剩下的一半则退到远处,不断施展各种道法神通骚扰攻击,各种道法相辅相成,五行相生,即让疲于应对手忙脚乱,也不断的压缩着博广严的躲逃闪避的空间。

    就这样,原本只知杀戮而没有丝毫理智可言地“兽狂修士”,仅仅在“日”地一次盼顾之间,就变得恍如军队般进退有素,“日”的能力,不可谓不可怕。如果不是“日”有洁癖,厌恶“兽狂修士”地脏乱,以他的能力,完全能靠着“兽狂修士”在修仙界酿成滔天血浪。

    另一边,原本博广严在于已经化为“兽狂修士”的博慧缠斗良久之后,看着博慧那疯狂嗜血,与之前那谦逊低调的模样判若两人之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杀死博慧。但刚刚想要动手,手心间的“”字符印刚刚成型,还没有来得及攻击,就觉得身周所受到的压力猛增,而原本在“兽狂修士”中来去自如的他,突然觉得行动艰难了起来。

    四面八方,每时每刻,都有着大量的攻击汹涌向他攻来,天上地下,东西南北,竟然没有一个方向可供他躲藏闪避。

    无奈之下,博广严大师微微叹息一声,却是放弃了马上就将化为“兽狂修士”的博慧除去的想法,手中的“”字符印随手一挥,离手之后猛的涨大无数倍,带着万钧之力向着他身体左边的方位攻去。

    在他身体的左方,那些攻来的道法神通在“”字符印的威力下不堪一击,一击即散,给博广严带了了充足的躲避空间。^^^^而在击散了那些攻来的道法神通之后,“”字符印去势不减,带着莫大的威压向着那些跟在道法神通之后向他近身攻击的“兽狂修士”攻去,结果那些正在向他冲去的那些“兽狂修士”躲避不及,纷纷被这个“”字符印砸死砸伤,瞬间就造成了七八名“兽狂修士”的死伤,这一击之威,可见一斑。

    而博广严大师则跟在这“”字符印之后,躲过了其他方向攻来的道法神通。接着度突然爆增,又躲开了追击而来地那些“兽狂修士”,一击一遁间,就闪到了那些“兽狂修士”原本看起严密的包围圈之外。

    不过,博广严原本纵横于“兽狂修士”的包围之中,应对与博慧的攻击之余还对其他的“兽狂修士”杀伐随意。但在这次“兽狂修士”突然变得行动有素之后。

    在与“日”的暗战中,博广严地这般修为虽然不如“日”那般惊世骇俗,但却也是绝对不俗了,让不远处隐遁暗控地“日”,眼中欣赏之意更甚,微微点头表示赞赏。

    同时,博广严大师双眼惊骇的看着正欲再次将他包围的一众“兽狂修士”,不知为何这些“兽狂修士”会突然如此行动有素。

    难道又是之前影响心神的高手的新一番动作?这些“兽狂修士”突然而来的变化,的确像是受人控制。但一口气控制这么多的“兽狂修士”。未免太过不可思议了吧?

    在察觉到可能另有善于控制心神的高手潜伏于这处山腹中后,博广严虽然看似表面上在全力应对“兽狂修士”,但实际上却是分出了至少一半心神在山腹中搜寻。寻找着那名善于控制心神地神秘高手,却是一无所获。而这次那名神秘高手控制这些“兽狂修士”时,博广严大师更是没有丝毫察觉。

    “这个神秘高手一再施展手段算计于我,但却是每每都没有施展全力,究竟是何意?难道他不怕我知道他的存在,这两次手段更是要告诉我他的存在。让我平白紧张戒备却一无所得,而他则只是在戏耍于我?如果山腹中就有这种高手潜伏,那山腹之外呢?慈云寺小队难道也有人正在对付?”

    想到这里,博广严心中惊骇之余,却是担忧更甚,博慧已经变为“兽狂修士”之后,他更加不愿“慈云寺”小队中其他人会有什么意外。毕竟。那些人都是“慈云寺”地精英之士。

    而在博广严暗思之间,那些“兽狂修士”已经冲到他身前不远处。意欲再次将他包围,为,正是他的师弟博慧!!

    事实上,“日”的确是不在意博广严或徐清凡是否会意识到他的存在,也喜欢博广严虽然明知道他的存在,但却只能一而再的被他各种手段攻击戏耍而无计可施,但博广严在他心中地地位却也要比博广严所想的要重要的多。博广严所修习的佛家功法,在“日”看来对他的功法补益极大,“日”是真心想要与博广严较量一番,用他真正的神通。

    而这次控制“兽狂修士”攻击,也并不只是戏耍博广严那么简单,而是为了观察博广严,更加了解博广严,知道他的破绽、优势,只有这样,善于利用控制人心地“日”,才能在接下来地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虽然“天”“地”二老曾说过“日”是天下所有的大乘期以下地高手中最为厉害恐怖的一个,但只有“日”本身才知道,利用人心攻击他人,是一柄双刃剑,对施展,还是被攻击,都是一样的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反噬,而人心的反噬却要比体内灵气的反噬危险万倍,所以每次当他下决定要真正施展神通攻击时,都会小心翼翼,事先都会先观察得到对手的心神破绽和优势特点,有了十足把握之后才会出手。

    虽然狂傲,行事间却是小心翼翼,虽然淡漠,却是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和善于总结的大脑,再加上他那独特的神通,这样的“日”,无疑是极为可怕的。

    “有意思,当真是一个难得的试验品。”

    看着博广严在“兽狂修士”的追击之下不断游走,时而返身回击那些“兽狂修士”,一番交斗下来,“兽狂修士”在“日”的控制之下,不仅没能将博广严再次包围,反而在博广严且战且退之下死伤了三分之一多。

    虽然此时山腹中所剩下的“兽狂修士”大部分都是结丹期以下修为的,但能做到这些,却也算的上是难能可贵了。

    不过,“日”却也通过博广严每次回击时,下意识的对博慧的留情,以及脸上焦急的神态,时不时向出口看去的动作,看出了博广严此时的想法心情,以及他的心里破绽。

    得出结论之后,“日”嘴角的笑意,愈加的高深莫测了起来。

    但就在“日”刚准备再有什么动作之时,神情之间却是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惊讶,转头向着徐清凡的位置看去。

    此时,徐清凡身周,黑白雾气翻腾,光芒变幻之下,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这个徐清凡,竟然能压制封印正在侵蚀他身体的兽狂?”

    闭目探测了片刻徐清凡此时的情景,“日”猛地睁开双眼,紧紧的盯着徐清凡的位置,眼中惊讶之色更甚,喃喃自语地说道。

    要知道,即使是他,如果一旦被“兽狂修士”所嘶咬后,也是毫无办法的。

    ps:两章合一。此外11点前还有一个3000字章。明天早上7点半左右,第四章上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