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女一堂.(万字章 节).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五章 .三女一堂.(万字章 节).

    却将时间退回到半个时辰之前,血色山谷中,那些“兽狂修士”还没有从血色大地中突然现身突袭一众修仙之刻。

    却说在徐清凡、金清寒、博广严、博慧四人进入那隐蔽山腹中意欲将山腹中的“兽狂修士”引出之后,在许秀容怀中,原本就有些焦躁不安的小金,愈加的躁动了起来,似乎有什么需要它马上做的事情即将到来,不断的在许秀容怀中扭动着想要离开。

    如果许秀容从小在凡世间农家成长,一定会觉,小金此时的模样神态,就好象是在农家那些家禽或护院狼犬,在预感到危险临近后,所表现的一模一样。

    可惜,许秀容一出生就被一德高望重的清虚长老收为关门弟子,不知世事,当然更不知道鸡犬之类在预感到危险时是何般模样,只当小金是在调皮,所以只是脸上带着宠爱的笑意,却死死的将小金按在自己的怀中。

    终于,当血色山谷中某处土地突然无声无息的松动裂陷,一只脏乱的人手缓缓从裂陷处伸出,但山谷之人却均是全神贯注的盯着那隐蔽山栋入口处,丝毫没有觉之时,小金终于不再挣扎,但就在许秀容以为小金终于变“乖”之时,却见小金突然张开小口,对着许秀容正在按着它的双手狠狠咬去。

    “啊!!”

    看得出来,小金并没有用全力嘶咬,否则以小金当日厮杀百兽的能力,许秀容被咬的手已是不存。但即使如此。许秀容被咬的右手还是多了一排牙印,血液不断从各个牙印中渗出。

    许秀容吃痛不住,不由松手将小金放开,而小金脱离了许秀容地怀抱之后,却是马上跳到地上,接着毫不迟疑,就向着山谷之外快跑去。

    看那灵动敏捷地身形,哪里还有半分更出生不久的蹒跚行走的模样?

    而当其他修士听到许秀容的痛呼之声。吃惊之下豁然转身时,小金的背影却是已然化为一个小点,眼看着就开离开这处山

    看到小金就要逃走,许秀容心中吃惊,却是不再管手上的伤势,就向着小金追去。她知道徐清凡对小金的看重,否则徐清凡也不会在执行危险任务时,还将这个对他毫无帮助的小金带在身边,而既然她已经自告奋勇要照顾小金。自然不能有失,否则不好对徐清凡交代。

    只是那小金在许秀容追去地那一刻,却也突然加,明明一副刚出生不久的模样。但此时的度,竟然不在许秀容全力施展之下。

    “许师妹,这里诡异无比,不知有何危险,不要离开!!”

    看着许秀容就要跟着那小金追到山谷之外,吕子清心中一惊。忙高声阻止道。

    但许秀容却是不理不顾,继续追着小金离去。

    吕子清刚想要去追许秀容,却被李宇寒阻止道:“吕师叔,这山谷之中虽然诡异,但山谷之外却是一片平静,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况且那灵宠似乎对我徐师兄极为重要。却也不得有失。就让许师姑去吧。”

    “但是……”

    吕子清迟疑道,虽然李宇寒所说有理。但他却还是担心许秀容的安危。

    李宇寒看出了吕子清心中的顾忌,说道:“徐师兄等人马上就会将山腹中的兽狂修士引出,到时候一场混战,却是离不得吕师叔,所以还是让其他人去吧。”

    吕子清所修士的风系道法,在混战中的威力能挥到最大,加上其本身的修为在众人中也属于前列,确实是一众修士一会之后与“兽狂修士”地主力。\

    “我去吧。”

    东方清灵说道,说着,不待众人同意与否,就当先向着许秀容和小金离去的方向飞去。不过众人却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东方清灵的水系道法并不适合于混战,而且小金很喜欢她,她这段时间以来,和许秀容的关系也不错,最主要地是,以东方清灵的实力,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也有足够的实力照看许秀容。毕竟相比较与许秀容的虚丹中期,东方清灵却是已经达到虚丹期的巅峰状态了,就算是在两个小队六十名修士中,也属于前列。

    看到众人没有反对,东方清灵向许秀容飞去地度变得更快,因为修为更高,所以东方清灵的度也要比许秀容的更快,没过多久就飞到了许秀容的身边,却是与许秀容和小金一般,已然到了血色山谷之外,对着许秀容点了点头之后,又再次加,向着小金直追而去。

    只是,小金却是仿佛背后长着眼睛一般知道东方清灵的临近,却是也跟着再次加,之前的度只是与许秀容相当,但在加之后,所产生的度竟然比东方清灵全力飞行之还要快上一线。不仅依然与东方清灵保持着相当地距离,更是把许秀容越拉越远。

    就这么你追我赶中,这两人一兽却是与那血色山谷之间地距离越拉越远,没过多久,回头望去,那血色山谷已是变成了一个血色小点。

    所以无论是东方清灵,还是许秀容,都不知道,在他们离开那血色山谷中没多久,无数“兽狂修士”就从大地之下纷纷涌现,突袭之下,片刻之前的战友,纷纷死于非命。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小金虽然至始至终都是只顾着自己逃命,却也救了两人一命,毕竟留在山谷之中,尤其是以许秀容那柔弱地性子,实在是生机渺茫。

    但东方清灵和许秀容此时却不知道这些,只是着急的向着小金追赶着,即担忧在两人离开之后那血色山谷会有什么意外,又害怕会追丢小金不好对徐清凡交代。心急之下。却是忽视了小金以刚出生幼兽的身份,奔驰之间如何能有如此神。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在追逐之间已是离那血色山谷多远,那小兽的度终于渐渐变得缓慢了起来,让东方清灵在追逐间与它地距离越来越近,而就在东方清灵终于追到它地身后,降低身形想要将他一把捞起之时。小金却是突然停住了奔跑的身形,并且跌倒在地。

    东方清灵心中一惊,忙降到地上将小金抱起检查,却看到小金已是瘫软在她的怀中,无力的喘息着,双眼纯净而无辜,让东方清灵因为追逐半天时间而心中所产生的怒火一扫而空,反而将小金包起来亲了一下。

    检查了一边,小金只是脱力而已。显然小金刚才之所以能奔跑的如此迅,是因为它施展了某种可透支体力并加快度的秘法。

    此时因为之前全力追逐小金,却是已经与许秀容之间的距离拉远,所以东方清灵却也不着急马上返身回去。而是停留在原地,一是等待许秀容,如果现在返回,很可能会与许秀容错过,二是让小金休息一会,恢复一点体力。

    大约过了一炷香地时间之后。许秀容终于赶到,看到东方清灵怀中的小金,脸上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因为一路上急赶慢赶,所以有些气喘吁吁,脸颊红润,更显娇嫩。****再加上她本身那柔弱的气质。更是惹人怜爱,即使东方清灵同为女子。看到此时的许秀容,也是不由的一阵心动。

    之前因为同是女性,所以东方清灵与许秀容在两次行动中就已经建立了较为深厚的感情,不过虽然如此,有的时候,东方清灵还是忍不住对许秀容有一些嫉妒,按说同为女性,东方清灵比之许秀容还要更加漂亮娇艳一些,但在这段时间中,队中的男性修士,尤其是那些想着要找女性修士双修地男性修士,却是对许秀容更殷勤一些,仿佛许秀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们的心神,每个人都想要照顾与她。

    比如刚才,在许秀容追小金之时,虽然只有吕子清叫唤出声,但大部分修士却均是露出了担心的神色,似乎都有要追去保护地意思,而当东方清灵追去时,这些修士脸上的担心之色却是不见,反而露出了信任之色。

    虽然在浩劫之中,能让同伴信任是一种肯定,身为一个修士,也更应该自我一些,但身为一个女性,尤其东方清灵一向自信与自己的面容与魅力,却是只被他人当作同伴看待,却也是不由的赶到一阵丧气。

    但东方清灵却不知,在她羡慕许秀容的同时,许秀容看着东方清灵远远的站在那里,怀抱小金,神情自若,一身白衣,遗世而独立,心中地羡慕之情比之东方清灵更甚。

    有的人天生带着惹人怜爱的气质,身边之人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照顾之情,比如说许秀容,所以自小开始,她就一直被各位师兄师弟师叔师伯,乃至于师侄们照顾着,除了修炼之外,没有任何会让她担心之时,久而久之,她习惯了别人的照顾,也离不开别人的照顾,没有了别人可依靠,她就会茫然不知所措。

    本来这些并没什么,但浩劫开始之后,每个人都是自顾不暇,能分出来照顾她的精力变得很少,而修仙界更是危险重重,这些年地行动之中,她越来越觉,自己仿佛是一个包袱般地存在。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所以她一直都很努力,想要变成一个独立之人,修习钻研道法的时间数倍于前,努力之下,无论在“清虚小队”还是在“徐清凡小队”中,她一度都是单体防御能力最强之人。而徐清凡本来就想着以闭关思过之名让她脱离小队地行动,却也是因为许秀容想要改变自己,在与青灵子力争之下,却又回到了徐清凡小队中。

    但情况却依旧没什么改变,她依然需要被其他人照顾,其他人也依然需要照顾与她。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羡慕东方清灵。与她不同。东方清灵一向不需要别人照顾,独立自主,光芒耀眼,甚至有照顾他人之力,在各个方面一向都表现的很好,甚至要比绝大多数男性修仙都要出色的多,出色到让人忘了她还是一个美貌绝世的女子。

    九华“清”字辈这一代出了名地天才众多,凤清天、金清寒、吕清尚、王清风等等等等。再加上虽然天赋一般但却更加耀眼地徐清凡,不是羡煞了多少别派掌门前辈,不住看着自家的弟子摇头叹息。

    但就在这些天才或准天才中,东方清灵的风头也是不逊色与任何人。据传,徐清凡带队出了名的严厉,任何达不到他要求标准之人,都会被他贬斥,或派到其他二线小队中,或直接打法到“荣华山”中闭关思过数十年。****而东方清灵却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的女弟子。并且在这些年中深得徐清凡的信任。

    再加上东方清灵本身就带着一种耀眼的大家风范,与人交谈时落落大方,甚至只是一个神态,一句话。就能得到他人的信任甚至拥护,所以让一向被称为小家碧玉地许秀容满是羡慕,但许秀容却也知道,她永远也变不成东方清灵那般。

    相信如果不是徐清凡和金清寒的存在,东方清灵一定会是众人核心般的存在,被无数人围拢在中间。神态自若,谈笑大方。

    东方清灵与许秀容,一个巾帼不让须眉,一个小家碧玉惹人怜爱,仿佛是烈日与圆月一般,烈日耀眼,却让人不敢亲近。世人皆爱圆月。却更离不开太阳。双方相互羡慕着,却不知自己身上的特质正是对方所渴望着。

    就这般各怀心思之下。当许秀容赶来之后,降落在东方清灵面前的大地之上,但一向熟悉的两人,却只是相互打量着,默然无语。

    最终,却还是东方清灵当先察觉到了双方之间的气氛怪异,虽然不知道许秀容为何也那般怪异的打量着她,但毕竟历练甚多,却是将疑问深藏在心底,转瞬间就已经恢复了之前落落大方的神态,抱着小金来到了许秀容地面前,笑道:“许师妹,小金这个淘气的家伙已经抓到,我们回去吧,离开这么久,其他人应该已经着急了。”

    许秀容点了点头,接着却又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有东方师姐在,他们不会担心我们的。”东方清灵眼光一闪,接着又恢复了之前的巧笑倩兮,淡淡地说道:“有许师妹在,那些人怎么能不担心呢。”

    或无意,两人就这么不知不觉的相互恭维了一番对方身上所带着的自己所羡慕的特质,但听在对方的耳中,却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仿佛讽刺一般。

    说完之后,东方清灵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笑着转移话题道:“好了,不说了,我们走吧。”

    说着,当先腾空而起,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去。

    许秀容点了点头,也跟在东方清灵地身后向着那血色山谷飞去。

    “徐师兄这只新得的灵宠也不知究竟为何种类,我见识不如徐师兄,却也不得而知,但问徐师兄,他也是含笑不语。这只小兽明明是刚出生不久的模样,但刚才在奔驰之间却是那般快捷,如果不是它最后时刻脱力倒下,我还真抓它不住。”

    东方清灵抚摸着怀中的小金,对着许秀容说道。只是提到徐清凡时,眼神不由的一阵波动。

    小金看到自己又被东方清灵带回到那处让它感到无比危险的山谷中,不由有些大急,不断的在东方清灵怀中扭来扭去,只是方才地奔跑已经让它脱力,所以此时地挣扎却是显得那般的无力,到了最后,小金索性就这么趴在东方清灵怀中,静静地恢复体力,等待时机再次逃跑。

    许秀容也以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东方清灵怀中的小金,点头说道:“确实不是我所知的任何妖兽,只是这小金灵性如此之强,刚刚出生,就有刚才那般透支体力神行之能,应该不是凡品。我觉得至少不会在徐师兄的小黑之下。”

    东方清灵淡淡的笑着说道:“徐师兄的小黑乃是西沙一域中地王暗鸦。据传最高能进化至天阶,与大乘期宗师相抗衡,就算现在,小黑地实力也达到了金丹期,这次行动中,实力在小黑之上的修士恐怕只有三四人,其中一个还是徐师兄本人,这小金要达到与小黑同级的程度。\应该极为出名才对,但我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东方清灵虽然口中说着不知,但神情依旧自若,没有弱了自己一分气势,如果其他人说自己不知,他人只认为是这人见识浅薄,而东方清灵如此说,其他人却只认为是小金这种灵宠太过少见了。

    看着东方清灵的大家气质,许秀容不由的再在心底叹息一声。缓缓的说道:“这小金也不知是徐师兄从何处得来,如果能成长到小黑的那般地步,徐师兄更是如虎添翼了,说不定能稳稳成为正道年轻一代第一人呢。”

    却没想到。听到许秀容的这句话后,东方清灵地脸色却是突然变冷,淡淡的说道:“就算没有小金,徐师兄就已经是正道联盟年轻一代第一人了,没什么人可以跟他相比,这个没有什么好怀疑的。”

    说话间。竟是丝毫没有顾忌到许秀容的师兄华仙,也是正道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有力竞争之一。

    看到东方清灵的突然变化,许秀容不由一愣,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虽然为自己的师兄不服,但以他那柔弱的性子,却是不好当面说出反驳之话来。

    东方清灵与许秀容。都曾在一段时间之内对徐清凡有过好感。许秀容是因为当年在南荒曾被徐清凡相救。女性,尤其是处于幻想时期的单身女性。总是容易对救过她地男性产生好感的。这也是为何世间会流传着如此之多的英雄救美的爱情故事。

    再加上徐清凡之后表现地儒雅有礼,知识渊博,而其本身虽不英俊,却也清秀,更是让许秀容好感加剧,而之后南荒那凶险一战,徐清凡所表现的种种急智、责任、血性与能力,更是让许秀容对他的好感达到了极致。

    只是好感毕竟只是好感,与喜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更遑论爱慕了。而再对徐清凡产生了好感之后的近百年中,许秀容与徐清凡却只是见过两三面,期间所生的事情,比如清虚之劫、修仙界浩劫,都让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刚开始还常常想念徐清凡,但没有经过长时间的相处,那些好感毕竟只是沙滩上地堡垒,一冲既散。到了现在,许秀容见到徐清凡,只是会因为当年的好感而有些感到不自在而已,或好感依然存在,却已经淡泊了许多。

    再加上此时修仙界浩劫,众人朝不保夕,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儿女之态,而徐清凡上次对她毫不留情的训斥,更是让她对徐清凡多了一份惧怕。

    三分好奇、三分惧怕、三分不知所措,还有一分好感,就是此时许秀容此时对徐清凡的感觉。

    但与许秀容不同,东方清灵与徐清凡相处一门,却是时常与徐清凡见面,亲眼见证着徐清凡每一点改变。

    刚开始,东方清灵对徐清凡的好感还不如许秀容来的多,她那时只是一个被惯坏的小女孩,受着她那嚣张师傅地宠爱,师姐妹们地嫉妒羡慕,其他男弟子的爱慕却望而却步,耀眼无比,自以为是九华第一,根本没有将徐清凡看在眼里,甚至在门内大比之前,根本不知道徐清凡是何许人也。

    但在门内大比之中,却是被穿着丧服地徐清凡击败了。虽然很不服气,但还是败了。

    很俗气的桥段,很习以为常的开始,娇惯了的小公主次遇到敢于与自己作对之人,生气之余,更多的却是好奇。*****故意让对方喜欢自己,想着在对方喜欢了自己之后再无情抛弃以报复,却在对方喜欢上自己之前,不争气的先喜欢上对方,这种俗气只在三流小说中出现的故事,以当时东方清灵的性子。也很可能会再重现一遍。

    反正修仙都是很少看凡世间小说地。即使徐清凡也是如此。

    但在这些俗气桥段还没有生之时,东方清灵却是当先知道了徐清凡参加门内比试地因果,心中的气恼却是突然消失不见,钦佩于徐清凡的为人,甚至庆幸与徐清凡能战胜自己。

    到后来,徐清凡虽然败在凤清天手下,但比试中那不屈不挠的意志,更让东方清灵敬佩。

    这所有的一切。终于让东方清灵对徐清凡的感情变成了好感。

    但如果不是最近这七年的事情的话,东方清灵对徐清凡地好感,恐怕会如那许秀容一般,渐渐的变淡消散。

    这七年来,东方清灵一直跟着徐清凡南征北战,这时,徐清凡已经耀眼无比,与初次见面时那略带羞涩的少年判若两人,原先隐藏在心底的好感。突然无比清晰了起来。

    这种好感的突然清晰,本质上也只不过是美女爱英雄罢了,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如果再给东方清灵一段时间。说不定这种好感依然会变淡。

    但在这七年的相处中,东方清灵却是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徐清凡,偷偷注视间,徐清凡的光芒下,每一次疲惫,每一次无奈。都是被她观察到了。相比较徐清凡的光芒万丈,众人赞扬拥护惧怕,东方清灵突然觉得,那眼底偶尔闪过一丝无奈,但行事之间依然果断决绝地徐清凡,才更加吸引与她。

    想要更加了解徐清凡的冲动,越来越强烈。眼神偷偷驻留在徐清凡身上的时间。也是越来越长。

    七年来执行各种任务中,徐清凡救过她几次。她也救过徐清凡几次,这并没有让东方清灵有什么心动,威胁中,每个人都相互救过,真正让东方清灵动心的,依然是各种行动中,所亲眼见证地徐清凡的各种变化,诸般疲惫,心中不由的为徐清凡的成功而骄傲,为徐清凡的疲惫而心疼。不知不觉间,心中原先已经变淡的好感,正生着某种莫名地改变。

    七年前徐清凡在众人面前亲手将自己那个险些害死众人的师叔杀死时,其他人都为之惊骇,唯独东方清灵,是在一旁默默看着徐清凡疲惫的眼神而心痛。

    就这么,原先的好感,在朝夕相处中,在英雄救美或美救英雄中,在怜惜与骄傲中,渐渐的演化为了一种爱慕之意。

    徐清凡不知道,在他每次行动之时,东方清灵的双眼一直停留他的身上,而当他回头之间,这双眼神却又快移开,看向他处。

    事实上,在徐清凡小队中,善于指挥着不仅仅只有徐清凡或李宇寒两人,东方清灵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代她地师傅管理九华地所有女性弟子,再加上她本身的天赋性格,管理指挥地能力丝毫不差于徐清凡。

    只不过,东方清灵却是不愿意抢徐清凡的风头,相比较与徐清凡一同指挥,她更喜欢默默的站在身后注视着徐清凡,听从徐清凡的指挥行事,将所有光芒全都留给徐清凡,而她则是只享受徐清凡成功后独属于她的那份骄傲与喜悦。

    正因为见证了徐清凡的成长,所以她也非常了解徐清凡有了今日的名声,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了多少,又牺牲了多少,所以在东方清灵看来,徐清凡时正道年轻一代中的第一人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能跟他比。

    所以东方清灵特别不喜欢听其他人讨论徐清凡、华仙、博广严之间谁比谁优秀,对于质疑徐清凡的言论,和针对徐清凡的那些留言,更是痛恨无比。

    正因为如此,许秀容漫不经心的那句话,才会引得她如此大的反应。

    虽然在许秀容看来,东方清灵满是大家风范,但东方清灵却也有着其小女人的一部分,比如说,她坚信她所喜欢的人是最好的,为徐清凡的付出而心痛,并因此坚信徐清凡是正道联盟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但对博广严和华仙的付出牺牲却是视而不见。

    听到东方清灵有些激烈的反驳之后,许秀容有些不知所措,而东方清灵反应过来之后更是有些尴尬,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再次沉默怪异了起来。

    “你和徐师兄相处地时间太短了。你根本不知道徐师兄他付出了什么。又做过什么,如果你和他相处地时间多一些,你一定也会同意我刚才的说法的。”

    最终,又是东方清灵打破了沉默,只是她的语气中虽然带着歉疚,似乎为之前的语气而抱歉,但却依旧坚持他的观点。

    许秀容点了点头,不可置否。却也没多说什么。

    看到许秀容似乎不服气,东方清灵就开始给许秀容将其徐清凡的一切,从徐清凡刚开始修仙时资质是如何底下,到现在又是如何成为九华的柱石,期间地一件一件的大事小事,讲着讲着,东方清灵却是猛然觉,不知不觉她对徐清凡竟然已经是如此了解了。

    谈话间,两人向山谷中赶去的度不知不觉变慢。整整两柱香的时间之后,却是连一半都没有走到。

    “东方师姐,然后呢?”

    看到东方清灵突然愣愣的起呆来,许秀容好奇的追问道。

    在许秀容的追问下。东方清灵猛地惊醒,脸上不由的泛起一丝红润,更显娇艳动人,偷偷的看了许秀容一眼,心中想着自己表现地是不是对徐清凡太过了解了?但看到许秀容并没有什么怀疑之情,才终于放下心来。

    但东方清灵刚想要在说些什么。眼神却是猛地一凝,快转身向着身后看去。

    许秀容微微一愣,也跟着转身向后看去,却现在两人的身后,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七个黑点,并且这七个黑点在两人眼中越来越大,竟然是七名不知何势力的修士!!

    “这七人的修为都在我之上。却不知是敌是友。一切小心。”

    听到东方清灵突然地叮嘱,许秀容心中一惊。如果来人的修为都在东方清灵之上,那么就更在她之上了,如果是友那还罢了,如果为敌,那么两人将无任何抵抗之力,这么想着,身体不由的紧绷了起来。

    “不要紧张,一切由我,如果一有不对,你先离开,我自有脱身之法。”

    察觉到许秀容的紧张,东方清灵宽慰一笑,低声说道。

    “到现在,我依然是被照顾的那个啊。”

    听到东方清灵的话,许秀容心中有些黯然地想到。

    在两人低语之间,那七个黑点已经快涨大的七个人形,快的闪到两人身前。

    却见这七人分别为六男一女,为之人,正是那名紫衣蒙面女子。而在七人中,她的修为也是最高,竟然已经达到了金丹期。

    虽然蒙面,但隐隐可透过那半透明的面纱看到这名女子的面容,只见这名女子皮肤虽然白嫩,但却太过菱角,带着太多的阳刚之气,同时鼻子也太过坚挺了些,却是多了几分中性之美。

    只是,这名女子地眼睛却是极美,清澈明亮且宽大菱角分明,一美遮百丑,仅仅靠这这双眼睛,这名女子竟然显得要比东方清灵还要惊艳三分。如果不是神态太过严厉冷酷,当然会迷倒千万人。

    而其他六名男性修士,则修为只是比这名稍低一线,面容衣着各异,却是一般地神情呆滞,双眼毫无灵动之意,仿佛一具人偶傀儡一般。

    但当东方清灵和许秀容看到这六人的面容之时,心中却均是猛地一惊,这六人中,有五人原本都是在修仙界小有名气之辈,或正或邪,这几年来突然6续消失,原本还以为他们被“八荒殿”或“兽狂修士”所害,却没想到竟然是出现在这里。

    而且这六人中,有一人还曾与东方清灵和许秀容有过交情,但此时看到两人,眼神依旧呆滞,仿佛根本对东方清灵和许秀容毫无印象一般。

    而就在东方清灵和许秀容正在打量眼前这七名突然出现之人时,七人中的那名女子,却也在打量着东方清灵和许秀容。

    片刻之后,这名女子却是将目光突然停在了东方清灵身上。

    “你是东方清灵?”

    语气与气质一般冰冷。

    “你怎么知道?”

    看到这名女子虽然是在问话,但语气中已是肯定之意,东方清灵也就不再否认,只是戒备的问道。

    而这句反问,无疑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听到东方清灵的反问,女子冷冷一笑,缓缓的说道:“我追查了徐清凡几十年时间,期间不断的搜索关于他的资料,关于你,我自然知道。”

    “你要做什么?”东方清灵眼中戒备之色愈深。

    “徐清凡在哪里?又或,那处血色山谷在哪里?你们两个带我去,我可以饶你们一命。”

    女子却是没有回答,依旧冰冷的说道。如果不呢?”东方清灵调集着体内的灵气,口气也变得冰冷。

    “不知所谓!!”女子冷哼一声,却没见她有什么动作,只是对着东方清灵和许秀容两人一边轻点了一点,没有任何灵气波动,东方清灵和许秀容只觉得自己神识剧痛,仿佛被刀割开一般。

    而心神剧痛恍惚间,女子身边的两名修士突然一闪,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两人身后,当两人终于恢复清醒之时,却已经被那两名修士制住。

    “带我去见徐清凡,放心,我只是找他讨回一些东西?”

    “你是谁?”

    一直沉默的许秀容,终于开口问道。

    “张一。”

    女子淡淡回答道。

    如果是徐清凡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张一何时修为变得如此之高?还有,她难道已经知道徐凡就是徐清凡之事了?

    ps:上万字章节,花了两天才写完,为自己的龟羞愧一下。当然,这两天全都满课也就是了。另,明天早上7点半左右,还有一个3000字小章节。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