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方之变(中).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二十七章 .各方之变(中).

    “我们进入看一下。”

    血色山谷之外,张一脸上闪过一丝决绝,对着东方清灵和许秀容说道,说着,不容置疑,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就带着东方清灵和许秀容,还有那六名傀儡般的男性修士,向着山谷之内快飞去,丝毫不顾忌山谷之内的腾腾烈焰。

    当九人进入山谷之中后,漫天的火焰遮蔽了视野,滔天的热浪让空气都变得有些扭曲,呼吸困难,但这九人都是身怀绝技之辈,在这些烈焰没有主动攻击之下,自然丝毫无法伤害到他们。

    却见东方清灵、许秀容,还有那六名傀儡般的男性修士,身上各色灵光闪烁,五行道法所化的护罩,将周围的火焰死死挡在外面,但即使是这样,东方清灵和许秀容依然在片刻之间就热汗淋漓,让两人怀疑自己是不是马上就要脱水而死,虽然两人修习的都是水系道法。

    而领头而今的张一,身上不知带着何般异宝,周围的火焰纷纷避开,九人之中却还属她最为轻松。

    “在你们离开之前,那徐清凡在哪里?”

    张一皱眉打量了眼前漫天火焰一眼,然后转头向东方清灵和许秀容问道。

    “那里有处山洞,我们离开之前,徐师兄就是进入了那里。”

    东方清灵此时也急于知道徐清凡的安危,所以也不再隐瞒,指着那隐蔽山洞处的位置说道。

    “走!!”

    听到东方清灵的话,张一没有丝毫迟疑,带着众人向着东方清灵所说的位置飞去。所到之处,漫天地火焰纷纷避退。

    但还没有飞到东方清灵所说的那处山洞,就看到在山谷中央处,一个人影傲然站立在火焰中央处,虽然身形有些狼狈。但依然遮不住那天身的孤傲倔强之意,身上金光闪烁,却是这血色的山谷之中。漫天的火焰之下,一片红色世界中唯一地异彩。

    突然,金色人影身上的金光突然散去,几乎在同时,这道人影身周的火焰,突然化成道道仿佛可毁天灭地地滔天火浪,向着他快涌去。

    金色人影撤去身周护体金光之后,再也没有丝毫的防御之力,火浪之下,眼看性命不保。*****

    “是金师兄。”

    看到眼前的异变。东方清灵突然现了什么,心中一惊,却是丝毫不顾自己此时已经成为一阶下囚,施展道法向着金清寒救援而去。

    仅比东方清灵晚了片刻时间,许秀容微微犹豫了一下,也跟着出手救援。

    两人修习的都是水系道法。在这火焰世界中,威力不免大打折扣,但即使如此,在两人手诀掐动间,淘淘海浪向着金清寒方向快涌去,所过之处,火焰纷纷扑灭。

    而张一看到两女出手。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却也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悬浮在这片火焰世界中,静观其变。

    同时,山谷之内,金清寒伤痕累累,身上金甲满是裂痕,背后的“八邪识王”也是濒临崩溃。虽然已经将全身灵气凝聚在一点。只要凤清天一现身,那石破天惊的一击就能施展而出。即使凤清天也无从抵抗,但凤清天却根本不给金清寒施展攻击的机会,隐遁在周围漫天火焰之中,时不时的一次突袭让金清寒手忙脚乱,内伤加重。

    “拼了。”

    感觉到时间紧急,又担心山腹之内徐清凡的安危,金清寒暗暗一咬牙,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而在下决定地一瞬间,金清寒身上的金甲,背后的“八邪识王”,猛的消散而去,却是再也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之前,金清寒想要用他那种将全身灵气压缩于一点的神通击败凤清天,但凤清天却隐遁与火焰之中不知踪迹,而金清寒除了要集中精神维持压缩于指尖的庞大灵气之外,还要分出心神维持他本身地防御,这样一来,搜索凤清天踪迹身形的神识不免就薄弱了许多。以至于到现在,还是不知凤清天隐遁于何处,而这种神通只能施展一次,所以到现在金清寒都是只能挨打却无法换手。

    有鉴于此,金清寒却是下定决心,将防御撤去,一来吸引凤清天再次进攻,二来则可以集中精神神识探查凤清天的位置。\

    金清寒这么做,无疑是拿自己的性命来赌博。

    但在金清寒看来,哪怕是自己受到重创,乃至于身死,也下定决心要击败凤清天,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心中要击败凤清天的执念,更是因为,如果能重创凤清天,哪怕是他本身因此重伤或身死而不能支援徐清凡,但至少能让山洞中那正在对付徐清凡的高手少了一个强援,让徐清凡可以多几分生机。

    这两个理由,对金清寒来说,已是足够。

    果然,在金清寒撤去身上防御的一瞬间,周围原本只是静静燃烧地火焰,突然化为漫天火浪向着他从四面八方扑来。

    而在火焰向他扑去的那一刻,金清寒不仅不闪不避,反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集中精神搜查着凤清天的位置。

    金清寒觉得,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如此注意力集中过,神识高度凝聚之下,他身周百丈之内一丝一毫,都无法逃过金清寒的神识,却是即之前一击杀死数十名“兽狂修士”之后,再次常挥了起来。

    越是关键的时刻,所挥的实力就越强,金清寒正是这样的人。

    在集中力高度集中之下,金清寒只觉得时间地流动在他地脑中变得无比缓慢,那些向他袭来地火浪,仿佛蜗牛一般缓慢。一寸一寸地向他靠近着。似乎要伤害到他,还需要在路上花费数十年的时间。

    而金清寒却是丝毫没有放松,他的神识在这缓慢世界之下,度也没有丝毫降低,反而更加的快捷。一遍又一遍搜寻着凤清天地藏身之处。

    终于,仿佛经过了无数年的时间,那些火浪终于涌到了金清寒身周不远处。而金清寒的神识更是搜寻了身周方圆百丈之处无数遍,却绝望地现,凤清天的火遁之处要比他想象的好的多,即使他这次再次常挥,却依旧没有觉凤清天隐遁的蛛丝马迹。

    火浪临近,金清寒的毛在高温之下已经变得枯黄卷曲,火浪还没有袭身,衣衫已经当先燃烧了起来。\

    但金清寒却顾不得这些,只剩心底的一片绝望。

    “难道,就算是这样。我依然察觉不到凤清天的身形?难道,我又要败在凤清天的手下,甚至生死于此?难道,我就当真迈不过凤清天这一关,去救援徐师兄?”

    心中百转,虽然绝望。但金清寒却是丝毫都没有放弃,依旧不断搜寻着身周火焰,查找凤清天的藏身之处,哪怕火焰已经开始燃烧起他地身体,却依旧没有放弃。

    但就在这时,却是异变突起。

    金清寒只感觉到,在这漫天的火焰当中。原本满山谷都是最为精纯的火灵气,但此时,突然有两道庞大的水灵气突然涌现,虽然与山谷中的火灵气相比,这两道水灵气不足一提,但毕竟五行相克,谁着水灵气的突然加入,漫天地火灵气突然一阵混乱。不似之前的那般狂暴而有序。

    而就在这突然而来的混乱当中。金清寒只感觉到,在他身周不远处。火灵气依然有序,并涌现出大量的火灵气,抗击着突然出现的水灵气,努力维持着山谷中火灵气的秩序。

    “找到了!!”

    金清寒心中一喜,却是丝毫不再迟疑,也不顾已经袭上他身体的熊熊烈焰,右手对着那火灵气涌现处一指,已经积蓄压缩多时地金灵气,化为一道金光,以仿佛开天辟地以来最快的度,闪烁而至。

    接着,一声闷哼,血液飘洒,血光四射。但在漫天火焰之下,却是快化为一道水气,瞬间不见。

    接着,血色山谷中,漫天的火焰突然不见,金清寒、凤清天、张一、东方清灵、许秀容等人的身形纷纷显露出来。

    看来金清寒那一击让凤清天身受重伤,重到连火焰也无法维持,而已经在金清寒身上燃烧不止的火焰,也是突然不见,却见金清寒身体已是一片漆黑色,毛全无,空气中散着一股肉焦味,令人作呕。

    而另一边,凤清天则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处,那拳头大小的血洞,血液泊泊,不断流出,转瞬间身上的紫色长袍,已是化为紫黑色,血色顺着紫衣,不断向大地滴落着,并快将凤清天地鞋袜沾湿。

    远方,张一、东方清灵、许秀容静静地悬浮在半空中,默默的看着眼前地这一切,眼神或冷淡,或担心,或不可思议。东方清灵和许秀容虽然想要去救助金清寒,却是被那六名傀儡般的修士制住,不能移动。

    “啪!!”

    “腾!!”

    突然变得安静的山谷中,两道跌撞声突然响起,却是在片刻之后,金清寒和凤清天两人同时跌倒在地,两败俱伤。

    即使跌倒在地,两人的眼神依旧在默默的对视着,仿佛自恒古以来就如此一般。

    其中,金清寒的眼神遗憾中带着欣慰,凤清天的眼神却是一片冷厉。

    金清寒欣慰的是他终于重创了凤清天,遗憾则在于,这场战斗,他再次完败了,如果不是东方清灵和许秀容的突然出手,他根本没有击中凤清天的机会。

    而凤清天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是那般冷厉,似乎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命运。

    最终,却还是凤清天当先移开相交的眼神,艰难的转头。向着张一等人地方向看去,眼神愈加的冷森,缓缓的在东方清灵、许秀容、张一三人之间游动着,最终却是停留在张一身上。

    刚才,如果不是东方清灵和许秀容的突然出手。他根本不会被金清寒现身形,而在他回击许秀容和东方清灵时,心中猛然惊觉。知道自己已经被金清寒现,他对金清寒所创的那种压缩灵气地神通其实有着很大的顾忌,但刚准备马上施展火遁之术转移位置,却突然感觉心神之间一阵剧痛,仿佛无形无质的心神猛地地尖刀划过一般,剧痛之下,火遁之术竟然无法继续施展,最终被金清寒的神通重创。

    而他之所以会心神剧痛,正是因为张一的“灭神之术”。

    可以说,凤清天此败。===是因为他大意之下,被金清寒、张一、东方清灵、许秀容四人联手而为,可以说是虽败犹荣了。

    但对凤清天来说,败了就是败了,没有理由可讲。

    “你刚才如何反击我不管,但你不该将我也列入反击的目标当中。所以我只能出手了。”

    看着凤清天直直盯着自己的眼神。冷厉中带着森寒,即使张一也是一个一向冷傲之人,此时也不由的心中一寒,不由自主的开口解释道。

    似乎接受了张一的解释,凤清天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一言不。

    “是凤清天!!”

    终于,东方清灵还是认出了那倒在血泊之中的紫衣人是谁。骇然说道。

    按理说,凤清天除了衣着之外,面貌变化不大,但东方清灵此时才认出,却是因为凤清天地气质变化,之前的凤清天就已经有够孤傲冷淡了,但此时的凤清天,其孤傲冷淡之意。更高强盛无数倍。内中更是带着之前未有的强烈冷厉之意,注目之下。让人不由心惊。、

    张一和许秀容自然听说过凤清天是何人,那个被称为九华自张虚圣以来最天资横溢之人,成为大乘期宗师几乎是板上钉钉之事,所疑惑的,只是不知这人会在大乘期的境界中走到何处罢了。听到东方清灵将他地身份说出,均是带着好奇的眼光再次打量了凤清天一遍。

    虽然疑虑于为何凤清天会突然出现,但看到另一边金清寒身体焦黑,不断抽搐着,似乎随时都会死亡,东方清灵还是按下心中的好奇,向张一请求道:“可以让我先救金师兄吗?他是徐师兄最好的朋友,之前和徐师兄一同进入了那山洞之中,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金清寒的生死张一原本并不在意,但听到东方清灵后面的话,却还是最终点头同意。

    她需要手上有足够的筹码,来逼迫徐清凡将“逆天剑”还给她,而金清寒既然是徐清凡最好地朋友,那么自然不能让这张好筹码就这么浪费掉。

    看到张一肯,东方清灵马上纵身向着金清寒飞去,而许秀容也赶忙跟在她身后,同时还有负责监视他们的四名傀儡修士。

    看到金清寒的身体仿佛已经化为一截焦炭,东方清灵心中震惊,感应到金清寒的生机已经渐渐衰竭,更是没有丝毫迟疑,忙将双手按在金清寒依然烫的身上,体内那带着强大治愈之力的水灵气向着金清寒体内充入,同样这么做的,则是许秀容。

    而同样身受重伤,胸口血液直流,也是眼看就要身死的凤清天,则是早已经被人遗忘,眼看就要身死。

    “凤清天、徐清凡、张一,这三个人都是老大最为看重之人,此时却是要自相残杀,当真是有趣至极。”

    血谷之上万丈处,云彩烈日之旁,一个身着黑衣,脸带半截面具地人,含笑淡淡地说道。

    “要阻止他们吗?”另一名同样装扮的人问道:“如果这三人同归于尽,老大当真不知会如何做想。看那凤清天,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这三人当真就这么死了,那么只能说他们不配老大如此看重,估计老大只是会庆幸自己没有浪费时间而已。”

    “倒也是。”

    “更何况,这凤清天是老大最为看重之人,哪里会如此轻易死去?不要忘了他地出身。至于那徐清凡,对手既然是日那个变态,恐怕才当真是凶多吉少。但就算我们想要救他,说句实话,我们两人联手,也不一定是那日的对手,更何况,我们另有任务,这只是路过顺便看热闹而已,何必插手。”

    “说起来,我们两个在这里已经看了整整两个时辰的热闹了吧?不怕耽误老大的吩咐吗?”

    “那些妖兽还有段时间才会来,我们还有时间。”

    “哈,冥想接着南荒妖兽的力量削弱正道联盟的力量,同时将浩劫持续,却是没想到老大早有算计,却是让我等将各股分裂的妖兽引到冥的各处据点之处,同时将冥和正道联盟削弱,想来今后,这天下就是我黯组织的了。”

    “不要太过自信,冥和黯之间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八百多年,但最终的结果,却还是要看老大和天地二老之间的战斗,否则,就算将冥的边缘力量全部除去,也是妄谈。”

    “不过,摊牌的时间就快到了,这一战,当真让人期待啊。”

    “是啊,最后的战斗就要到了,冥一直隐藏在背后算计,但最终却是被我等算计,当真是讽刺了,就是不知老大准备的如何了。”

    “老大,他是不会败的。”

    “要比我想象的简单,也要比我想象中收获还要大啊。”

    之前,通过扩大引导徐清凡心底处的杀意凶性,不仅让“兽狂能量”威力倍增,更让徐清凡无力继续压制“兽狂能量”,此时,“兽狂能量”已经扩散至徐清凡的全身。

    看着眼前眼冒红光,不断低声嘶吼的徐清凡,已然化为一个“兽狂修士”,并因为在关键时刻被“日”突然袭击并做下手脚的缘故,此时已经完全被“日”所控制,即使是“日”,也忍不住有了些稍稍的得意,淡淡的笑着说道。

    此时,空荡荡的山腹中,因为接连的战斗,原本密密麻麻的“兽狂修士”已经只剩下百人不到,均是静静的站在一边,而徐清凡的两具分身——徐影和徐致远,则是站在徐清凡的两旁,受徐清凡的影响,也是双眼泛着血光,形同“兽狂修士”。

    当“日”将眼光转向脚下跌坐状若痴呆的博广严之时,脸上的笑意更甚,与博广严的教手,当真让他收获颇大,原先,他的功法神通只是善于扩大和引导修仙心中的某些情绪,但经过与博广严之间的战斗,却是让他领悟到了压制人心中某种情绪的做法。

    这样一来,在今后与敌人交手时,“日”不仅可以控制对手心中他想要控制的情绪,更可以压制与他所控制扩大的情绪相对抗的情绪,威力何止倍增。了正被一团黑气所包围的小黑处,想到那诡异的绿色骷髅,眼中幸喜之色更甚,缓缓伸手就要向这团黑气摸去。

    但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ps: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12点前,第三更凌晨三点之前,每更六千字,等不到的可先去睡觉,明天早晨起来看也一样。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