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五十一章 .死里逃生,决战之前(下).

仙道求索 第五卷 .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五十一章 .死里逃生,决战之前(下).

    “天那老家伙终于无法容忍我了吗?我还以为他会亲自对我出手,却没想到竟是地老您亲自来了。”

    张虚圣淡淡的笑着说道。

    “地”的出现,似乎说明着,“天”“地”二老,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对张虚圣出手了。

    而张虚圣,则是早有预料一般,且面对实力高深莫测的“地”,没有表露出丝毫的畏惧。

    不过从张虚圣的语气来判断,同样是“冥”组织的领头人,张虚圣却是对“地”要看重的多。

    面对张虚圣的嚣张,“地”面色不变,只是深深的看了张虚圣一眼,然后缓缓的说道:“当初之所以邀你进入冥组织,是看重了你对精血冤魂凝练的独到之处,现在我和天的计划已成,现在所剩的,只是那仪式彻底完成的时间而已,你已然没用了。本来还可以再留你一段时间,毕竟仪式彻底完成前,我和天都不愿大动干戈,可惜,这件事你做的太过火了,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影响了我和天的计划,只能提前将你除去了。”

    相比较“天”,“地”在“冥”组织中一向极为沉默,这时面对张虚圣,却不知为何,说话极多,而张虚圣却没有丝毫的惊讶,嘴角反而露出一丝了然的笑意,沉默片刻后突然说道:“我这些年来所做的事情,要比你和天所想到的和所了解的要多的多,而我对冥组织的各种秘密的了解,也比你和天以为的要多得多。”

    说着,张虚圣脸上的笑意突然一敛,凝视着“地”,缓缓问道:“这些年来,您一向在大本营中深居简出专心修炼,这一次之所以要亲自出山除掉我,是因为天的寿元已经临近枯竭,就算想要杀我。也力不从心了吧?”

    随着张虚圣的话声落下,“地”微闭地眼睛突然睁开,身上那浩荡磅礴的气势威压瞬间再次大涨,在那无穷无尽的恐怖气势之下,风云顿时变幻,大地为之颤抖。这“地”的实力不知已经达到了何般境界,竟然能靠着一人的气势,就让天地为之变色。

    而“地”眼中一闪而逝的凌冽杀气,则比之其气势更加令人心惊。

    只是面对“地”那恐怖地气势和杀气,张虚圣仿佛毫无所觉一般,面色依然不变,依旧笑吟吟的说道:“这么说,我说对了?我说过的,我对冥组织的秘密。或说您和天的秘密,要比你们想象中要了解的多得多。”

    “地”原本只是盘坐在山洞之外。此时却是缓缓地站起身来。并一步一步向着张虚圣走去。轻声说道:“你所知道地确实要比我想象地多。但无所谓了。”言下之意就是。张虚圣如果死去。那么所有地秘密依然还都是秘密。

    “您现在就要杀我了吗?”

    张虚圣欣赏着在“地”地气势外放之下。“地”周围风云狂乱。石木碎裂地情景。漫不经心地问道。

    “地”没有回答。只是依旧一步一步地向着张虚圣走去。身上不知何时泛着淡淡地黑气。杀气再无遮挡。用行动来回答了张虚圣地问题。

    但当“地”走到了张虚圣三丈之外。手指对着张虚圣一点。身上黑气凝聚。即将要出手地那一刻。张虚圣却再次开口了。

    “其实。您不应该杀我地。魔祖大人。”

    听到张虚圣的话后。“地”的身体微微一顿,身上所散的气势威压猛地如潮水般快退去,眼中红光暴闪,直盯着眼前地张虚圣,身上的杀气似乎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又似乎更加浓烈了。

    魔祖!!!

    “地”的真实身份,难道竟然是数万年前以一己之力创建修魔之道,号称修仙界数万年来第一人的魔祖?

    不是说,魔祖当年已经在数万年前就被正道杀死于“黑皇崖”了吗?怎么现在依然活着?更成了“冥”组织中的“地”?

    而且。魔祖的传说至今已然有数万年。身为一个修仙,寿元又如何可以如此漫长?难道“地”已经突破了大乘期。达到了完全的天人合一之境?只是地如果有这般实力,万年来又何必躲躲藏藏?

    但看“地”的反应,张虚圣所说的一切,似乎也都是真地。

    “你能知道天的寿元已尽,想来对天的身份已经了然,而除了天之外,你竟然还知道了我的身份,这么说冥组织的真正目的,你也已经知道了?”

    张虚圣淡淡的笑着,轻声说道:“我和这些年来加入冥组织却对冥组织的来历和目的懵懂不知地那些废柴们不同,我不喜欢被控制利用和无知地感觉,我更喜欢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而且我也对冥组织这个有着如此之强的力量但万余年来却在修仙界无人知道地势力很感兴趣。所以自从知道冥组织的存在之后,就开始探查起这个组织的秘密来,甚至这也是我当年加入冥组织的原因。从那时到现在,已经有了千余年的时间,而千余年的时间,足够我查到任何事情了。”

    “这么说来,我更没有放过你的理由了。”

    只是虽然这么说着,“地”却没有任何要出手的迹象,显然等着张虚圣说出他不会杀他的理由。

    张虚圣虽然是一代绝世天才,并炼成了不死之身,但如果“地”的身份当真是数万年前的魔祖的话,却也不是对手,只是张虚圣脸上却是笑意不变,悠悠的说道:“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他们自己的目的和计划,其中,目标相近或计划相符的人们成为盟友,而目标相反或计划不同的人们则是成为了对手。”

    顿了顿之后,张虚圣那阴柔的眼神开始与“地”的幽深昏暗的老眼对视,又说道:“魔祖大人,其实你和我很像。我们都有着很多别人根本想都不敢想的想法,我们都被所有地人所害怕与孤立,还有则是,我们都无法完全控制我们的想法和身体。”

    说到这里,张虚圣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然后又指了指“地”的脑子。似乎意有所指,但却没人能明白他所说的“无法完全控制我们的想法和身体”是什么意思。

    “地”淡淡地说道:“确实很像,没想到你竟然还知道这些。不过这并不是我要放过你的理由,反而让我更想杀你了。”

    张虚圣微微一笑,缓缓说道:“我刚才说过,这个世界上的人们,总是因为目标和计划的相似而走在了一起,总是因为计划和目标的不同而相互敌对,您之前也是因为这点。才和天合力创建了冥组织。但是,您真的觉得您和天的目的完全相同吗?”

    “难道不是吗?”“地”反问道。

    “您之所以加入冥,是为了报复那曾背叛过您的整个人类。而天地目的则是让整个人类毁灭,初一看似乎目标相同,但实则不然,先不说要惩罚那些人类是不是有真的必要就这么将他们毁灭,难道您不觉得,与其将整个人类毁灭,不如让人类一直活在痛苦和绝望之中,更符合您地目的吗?而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按照我的计划行事,才更接近与您的目标。书”

    张虚圣悠悠反问道。

    “地”深深的看了张虚圣一眼。突然问道:“那么,你的计划和目的又是什么?”

    两柱香的时间之后,“地”听完了张虚圣地目的和计划后就一言不的离开了,既没有赞同张虚圣的计划,也有没有否定,但他没有出手对付张虚圣,从某方面来说就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而张虚圣则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荒山的山顶处,目送着“地”离开,直到“地”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突然。三十余名“黯”组织成员出现在了张虚圣的身后,默默地对着张虚圣躬身行礼,然后为的一人走到张虚圣的身侧,语气微带嘲讽,说道:“所谓的魔祖,看来也不过如此,这么轻易就应付了过去。”

    张虚圣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如果不是他早有这种想法,又如何会与我这般罗嗦?如果他不是早有了决定。又如何会这么轻易的被我说服?宁罗。记住一点,永远也不要将你的对手看的太低。”

    “是。”

    听到张虚圣的话后。宁罗忙躬身应是。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地”远去地方向,张虚圣转身向着荒山深处走去,淡淡地说道:“接下来,是继续执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

    没人知道所谓“下一步计划”是指着什么,但看着张虚圣那高深莫测地样子,却提不起丝毫勇气提问,只是连忙跟在张虚圣的身后向着荒山深处走去。

    三日之后,“冥”组织的大本营中。

    “天”正盘坐在那座刻着“天”字的恶魔雕像的头顶之上,默默的看着十六座雕像之间,那邪气蔓延的血池,表情沉默,但眼中却不时闪过狂热之色。血池所散的光芒照射之下,整个山腹中一片血色,显得极为压抑邪恶。

    突然,“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旁边“地”字恶魔雕像之上,却并没有与“天”打招呼,只是默默的继续打坐着,似乎他一直都在那里。

    回到了大本营之中后,“地”却又恢复了一贯的沉默本色。

    “成功了?”

    “天”转头,缓缓问道。

    “地”点了点头,说道:“比我想象中要难对付的多,废了一番手脚才破掉他的不死之身。”

    “天”似乎松了一口气,眼神再次转向了面前的血池,眼神也再次变得渴望狂热,似乎在这一片血池当中,有着他的宿命与

    “最大的隐患已经铲除,现在我们所做的,就是静静的等待仪式的完成了。”

    顿了顿后,“天”以极为坚定的语气再次说道:“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所作地一切了,数万年的潜伏和努力,终于要有回报了。”

    “地”坐在一旁,依旧沉默,只是眼光闪烁着。却是没人知道在这一刻他在想着些什么。

    与此同时,荣华山外千里之外。

    两个黑点,由远及近,瞬间而至,正是得知徐清凡的死讯后,失去了理智不顾实力的差距,要为徐清凡报仇的婷儿和白羽两人。

    谁也体验不到,在好不容易战胜了无数妖兽后,期待着和徐清凡同聚。却得知了徐清凡死讯时,婷儿和白羽两人的心情是如何地。张宁梅虽然同为徐清凡的弟子,但她生性却太过冷静理智。也是无法体会。

    对于白羽来说,他经历了险死还生的那一刻之后,终于体会到了徐清凡之前对他的苦心,从此开始刻苦修炼,只是想着在徐清凡回来的时候,能对徐清凡说一句“对不起”,只是期待着徐清凡看到他的刻苦之后,能看到一个欣慰开心的表情,但却没想到徐清凡竟然死在了妖兽手中。

    而对婷儿来说。徐清凡就是她的一切,而九尾妖狐则让她失去了生命中的全部。

    婷儿偏执且把徐清凡看得太重,白羽则是任性而固执,以这两人地性格,也的确是容易失去理智。对于张宁梅的劝说以及实力地差距不管不顾,就这么偷偷的逃离了“荣华山”,追九尾妖狐而去,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无用之言。

    其实。白羽或真的是失去了理智,但婷儿未尝没有想着要陪徐清凡而去的想法。

    只是此时,白羽却是隐隐开始为他的决定而后悔了起来。

    “师姐,慢点,等等我!!”

    白羽尽全力御使着飞行法器,喘息的对着飞在远处的婷儿喊道。

    婷儿却是不理不顾,依旧自顾自的向前飞着。白羽毕竟是实力不及,离开了“荣华山”之后,就被婷儿远远的落在了后面。番全力飞驰之后。白羽那原本狂热一心只想着报仇地脑子。也渐渐的恢复了冷静,突然现张宁梅之前的话说的很有道理。与其现在就去送死,还不如慢慢积攒实力的好。

    但婷儿却没有白羽这般转变,依旧向着九尾妖狐消失的地方追去,相比较那些恐怖的妖兽,婷儿那平静却带着绝望的表情更加让白羽害怕,虽然隐隐有些后悔,却是丝毫不敢跟婷儿提及回去的事情,只好继续跟着,只是双方之间地距离却是渐渐的越拉越远。

    而婷儿,此时她脑中几乎没有任何想法,她知道她不是那九尾妖狐的对手,甚至逃走的那千余名妖兽,她有一大半不是对手,相比较白羽失去理智后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却是什么都明白。

    但她此时却只想着追上那九尾妖狐,向九尾妖狐冲去,或可以伤到九尾妖狐,然后被杀,或还没有碰到九尾妖狐丝毫,就瞬间被杀死,这一切她都明白,只是在得知徐清凡的死讯之后,她也没有活下去的**,甚至连报仇的**都没有,只想有一个方法和理由可以追徐清凡而去。

    至于因为她的决定会搭上白羽的性命,对于婷儿而言却丝毫都不重要。

    徐清凡都已经死了,那么还有什么是重要地?

    如果说婷儿地想法是一心寻死的话,那么她地希望很快就要成真了,就在两人向着九尾妖狐离去的方向快追去之时,远远的,一个黑点快向着两人逼来,瞬间涨大无数倍,然后,一只三头六爪的黑色秃鹰,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浩荡的威压与凶性,无不是表明着,这只秃鹰的身份,是一只地阶高级妖兽。

    “妖鹰”,是修仙们给这个妖兽所起的名字,善于肉搏近战之术。一旦遇到,它的利爪尖啄,将是所有人的噩梦。

    这只妖鹰即使是在无数南荒妖兽中也算是了不得的强了,实力仅在十一位天阶妖兽和一些稀有妖兽之下,原本被九尾妖狐带着从“荣华山”外逃走,但在不久之前却是得到了九尾妖狐的命令。让它去联系之前与九尾妖狐分兵地几只天阶妖兽之一。

    而刚离开九尾妖狐不久,妖鹰就现了婷儿,眼中瞬时爆出了强烈的凶性与杀意。

    之前在围攻“荣华山”的战斗中,它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与“荣华山”外的无数阵法机关在战斗,虽然破坏了无数,但毕竟只是死物,丝毫无法满足它那嗜血的**,而之后九尾妖狐莫名其妙地带着它逃离,更是让它觉得胸腹之间凶性难耐。而正在这时,却正好遇到了婷儿。

    兴奋的高嚎一声,天空中风云在它的高嚎中变幻不休。妖鹰闪电般的向着婷儿飞去,在执行任务的路上,有人类可以让它打打牙祭,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反正这个弱小的人类也费不了它多大的功夫。

    看着妖鹰向着自己快飞来,身上那磅礴浩荡的灵气波动和惊人地凶性,无不证明着它的实力要远在婷儿之上,但婷儿却是毫不畏惧,举起双手。两团黑色火焰猛地腾起,就这么向着妖鹰迎去。

    经过一番厮杀后随徐清凡而去,这就是婷儿此时心中的想法,似乎死在九尾妖狐手中还是死在眼前妖鹰地手中,区别不大。

    不过隐约间,婷儿眼中还是露出一丝失落之色,难道在死之前,连那杀死徐清凡的九尾妖狐也不能让她看上一眼吗?

    与婷儿的决绝相比,原本正冲向婷儿的妖鹰却是突然度大减。因为在婷儿施展魔炎的那一刻,妖鹰现眼前这个人类虽然实力远不及自己,但她手中的黑色火焰却是给了它一种畏惧的感觉。

    “不能与那黑色火焰硬接,还是游走寻机将这个人类杀死为好。”

    转瞬间,妖鹰就被自己这种畏惧所激怒了,恢复度继续向着婷儿冲去,只是在攻击之前,却是不由自主的在心中这么暗暗的提醒自己。

    “妖鹰”地身材极大,飞到婷儿身前之后。三个头均是高高扬起。然后闪电般用尖啄向着婷儿的头部叮去,度极快。如果换在平时,这般度并不是一个虚丹期修士可以应付的,恐怕会瞬间就被妖鹰杀死。

    只是婷儿此时虽然名为报仇,实则一心求死,心态平和之下,反应和六识反而愈加的敏锐,虽然自身的度让她无法躲过妖鹰的叮啄,却是毫不畏惧,扬起手中的黑色火焰,就向着妖鹰攻来的三个脑袋射去。

    这样一来,妖鹰虽然可以在一瞬间就将婷儿杀死,可是它也会被婷儿的魔炎所伤,这不是它所希望地,所以短兵相接以攻对攻之下,反倒是实力更强的妖鹰当先避开。

    只是妖鹰身材虽然极为庞大,却有着不相称的神和灵活,躲开了婷儿的攻击之后,下一瞬间却是出现在了婷儿的上空,身下六只利爪,却是以比刚才更快的度向婷儿攻去。

    而婷儿则是如之前一般,以不变应万变,对妖鹰的攻击不管不顾,自顾自的施展魔炎攻击。

    没想到这个弱小的人类如此彪悍,竟然宁愿身死也要伤到自己,而所施展地黑色火焰也确实让它心有顾忌,无奈之下,妖鹰只好再次避到一旁,继续从其他角度向婷儿起攻击。

    就这样,虽然妖鹰地实力远远的过了婷儿,但出于对婷儿魔炎地顾忌,在婷儿以命相搏的决绝打法之下,一时间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倒也算是修仙界中不大不小的奇迹了。

    却也算是婷儿运气,可以施展魔炎这种能对实力远高于她之人或妖兽产生威胁的手段,而所遇到的妖兽则是妖鹰这般善于近身肉搏却不善于运用天地灵气远攻的妖兽,而在有心求死之下,打法更是以命搏命。

    否则,如果婷儿只是一个普通的虚丹期修士,或在以命搏命时表现的稍有迟疑,在或所遇到的是一只善于远攻的妖兽,此时的婷儿已然成为妖兽的腹中餐了。

    但即使如此,婷儿毕竟是实力远远不如。虽然战况焦灼着,但渐渐地已经跟不上了妖鹰的度,有几次险些被妖鹰所杀,而体内灵气,更是渐渐有了枯竭的迹象。

    而另一边,妖鹰则是渐渐的急躁了起来。竟然被一个实力远不如它的人类纠缠如此之久,对它而言实在是一种羞辱,最终,在羞愤与急躁之下,妖鹰身上的地凶气大盛,竟然在一次攻击中,无视婷儿对它射来的魔炎,就这么向着婷儿直直冲去。

    魔炎射在了妖鹰的身上,让妖鹰的半边身子顿时被火焰所布满。只是妖鹰的身体如金似铁,那恐怖的魔炎竟然一时间之内只能在它的体表燃烧而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在身上剧烈燃烧所产生的剧痛,度提升到了极致。向着婷儿直冲而去。

    看着妖鹰离自己越来越近,那泛着金属光泽地利爪在自己的眼中越来越大,而自己却是根本没有躲闪之力,婷儿眼中却是露出了解脱之色,微微的闭上了双眼。

    “咚”

    一声闷响,婷儿只感觉身体一阵剧痛,但却并不是她预想中地那般身体被抓成碎片时的撕裂之痛,反而倒像是一块巨石撞在了身上般的剧痛,但也正因为如此。婷儿却是并将没有死在妖鹰的爪下。

    奇怪的睁开双眼,婷儿却现在刚才的撞击之下,自己正快的向后飞去。

    而眼前,刚才她所在的位置上,一个怪物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那里,此时竟然以一己之力,用双手死死抵住之前妖鹰攻来的利爪,但因为力有不及,却是快被逼退着。尽落下风,却苦苦坚持。

    细看之下,婷儿才现,这只救了她一命地怪物,竟然是她的师弟白羽,只是白羽此时的形象却是与平时大不相同,身上的衣衫早已碎裂,身体膨胀了数倍,皮肤皆化为绿色的鳞甲。眼露青光。头上却是数根尖角。

    这正是白羽激了体内“穷奇”血脉后变身的模样,随着修为的增长。此时的白羽变身后的模样却是与初次大不相同,所展现地实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看到这一幕,婷儿终于明白了刚才生了什么,想来是在她即死前的那一刻,白羽终于赶到,竟然以血肉之躯挡住了妖鹰攻来的利爪,只是却力有不及,被妖鹰的大力所逼退,身体狠狠的撞在了婷儿的身上,所以才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

    看到这一幕,婷儿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对于白羽,虽然名为她的师弟,但她却从来没有在意过,明知道以白羽地性子,如果她坚持要现在报仇,就绝对会跟上,而这所谓地报仇也不过是寻死罢了,但婷儿却是毫不在意,觉得白羽的生死与她无关。

    但她却没想到白羽竟然不畏生死来救她。

    在这一刻,即张宁梅之后,婷儿终于也再次接受了白羽。

    妖鹰地利爪是很多修士在炼制法器时梦寐以求的材料,其锐利程度自不待提,白羽虽然激了体内的“穷奇”血脉,身体坚韧无比,却依旧抵挡不住,在不断被逼退之余,双手也因为妖鹰利爪而不断流出血液。

    看到自己竟然因为眼前之人的阻挡而无法杀死那个之前让它愤怒不已的人类,妖鹰大怒,而白羽身上的气息,则是让它隐隐有些恐慌,因为恐慌而更起杀心,看着白羽依旧死死的挡住自己的利爪,妖鹰毫不迟疑,扬起头来,尖啄狠狠向着白羽刺去。

    但今天注定是这只妖鹰的倒霉之日,所想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可以成功的。

    张宁梅既然已经接受了白羽,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白羽被杀,在妖鹰向白羽叮啄而去之时,忙射出数道魔炎向着妖鹰而去。

    脑袋不如其他,妖鹰可以忍受着身体其他部位被魔炎灼烧而杀死婷儿,却丝毫不敢用自己的脑袋来冒险,忙扭头避开,错过了杀死白羽的良机。而白羽则趁着这个机会松开了妖鹰的利爪,御器飞回到婷儿的身边。

    接二连三的被耽搁之后,妖鹰终于被彻底激怒了。突然扬起三个脑袋出三声响彻天地的鹰嘶声,然后身体一阵黑光闪烁,当黑光散去之后,出现在婷儿和白羽眼中的,却是三只一头双爪地秃鹰。

    这妖鹰,竟然还会类似于修仙“分身之术”的神通。

    虽然由三头六爪变成了一头双爪。但“妖鹰”的实力却并没有减弱多少,度更是大增,化为三道闪电,以三个不同的方向向着白羽和婷儿攻去。

    白羽的变身,婷儿的魔炎和以命搏命,应付得了一只,却应付不了两只,更何况三面夹攻,很快身上就变得伤痕累累。眼看就要死在妖鹰地爪下。

    但在这个时候,徐清凡终于赶到了。

    “结!!”

    一声低喝,三个由“枯死之气”和“生灵之气”之气所组成的太极八卦图案。突然出现在了三只妖鹰的头上,然后将妖鹰向着大地狠狠压下,刚才还威风无比的妖鹰,在这太极八卦图案下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三声轰鸣声过后,妖鹰就这么被“生死轮回”封印在地底深处。

    看着这般异变,婷儿和白羽皆是一愣,然后就变得呆滞了起来,白羽是因为险死还生之后的不可思议。而婷儿则是因为,刚才那招“生死轮回”明明是已经死去了的徐清凡的绝招,而那声“结”,也明明是徐清凡的声音。

    呆滞了片刻之后,婷儿和白羽豁然转身,却现徐清凡赫然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正打量着他们。

    只是眼神有些严厉,似乎正在为两人擅自冒险而生气。

    经历了因为徐清凡地出现而产生的不可思议和狂喜之后,看到徐清凡的严厉眼神。白羽知道徐清凡很生气,不由地缩了缩脖子,停留在原地不敢上前。

    而婷儿则是不敢相信般,一遍又一遍的看着眼前的徐清凡,仿佛在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最终,所积蓄的情绪再也无法抑制,眼角有泪水开始隐隐溢出,飞身向着徐清凡扑去。一把将徐清凡抱在了怀中。死死不肯松手,仿佛一松手后。徐清凡就会再次消失在她的面前。

    此时,徐清凡的脸色有些苍白,经历了“狼嚎山”一战之后,灵气消耗巨大,但他根本没有喘息的机会,就紧赶慢赶的来救这两个宝贝徒弟来了,刚才为了封印妖鹰这个地阶高级妖兽,更是将他仅剩不多的灵气消耗了大半,此时停滞在半空中都有些勉强。

    对于婷儿和白羽两人不顾生死为他报仇地行为,徐清凡有些感动,但更多的则是生气,原本还想着要好好的训骂两人一番,但看着远方白羽的畏惧与幸喜交杂的复杂神色,怀中婷儿的激动与抽泣,早已想好的教训话语,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远方,大量黑点出现,却是正道联盟的修士们担心“英雄”徐清凡会有什么意外,前来支援。

    “没事了,都结束了,我们回去吧。”

    最终,徐清凡只是微微叹息一声,对婷儿和白羽说道。

    自徐清凡上次接到去血谷探查的命令之后,近一年以来,就是没一刻空闲,先是对付兽狂修士,然后又是对付“日”,接着又被埋在了血色山谷中数个月,当好不容易脱身而出,却又马上遇到了南荒妖兽之乱,接着就是北冰一行,然后“狼嚎山”之战,直到救婷儿和白羽而回。

    几度险死还生,时时刻刻地危机四伏,整整一年的神经紧绷,回想起来,徐清凡都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但从某方面来说,这也是徐清凡修仙以来渡过的最精彩的一年,虽然徐清凡本身再也不愿意再来一次了。

    当被当作英雄凯旋般迎回了“荣华山”之后,徐清凡终于有了放松的时间,可以好好的松弛一下紧绷了一年的神经,和恢复一下亏空多日的灵气。

    只是,成为英雄之后整日地来访之客,却依然是让徐清凡觉得麻烦不已。

    而且徐清凡知道,这种休息地日子不会太久,因为有情报来传,九尾妖狐并不甘心失败,这些日子以来分散在神州浩土各处的南荒妖兽们纷纷集结了起来,甚至不知那九尾妖狐施展了何般手段。北冰西沙之地地妖兽,也是纷纷来源。

    而正道联盟,也马上就要采取新的行动了。

    这一日,徐清凡正在屋中打坐,突然现有修士来到了他的屋前,竟是九华弟子。

    “徐执事,掌门师伯请您过去一趟,说有要事相商。”ps:万字章节,说过的四万两千字更新完毕。只是花的时间要比之前所承诺的三天多用了几个小时,因为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叫“作业”的东西,让人莫名其妙。无论如何,正常更新,欠更的补偿,周末的加更,一口气全部写完,看在我周末三天几乎没有休息一直在码字的份上,拿点推荐和月票鼓励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