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九章 .暗流(中).

仙道求索 第九章 .暗流(中).

    事情很多,比如说“慈云寺”有了两名宗师后地位的变化,比如即将开始的与南荒妖兽之间的决战,又比如说他这次突破之后地位影响力的提升。这一切的一切,变化所引起的变化,都需要徐清凡好好的思量一番。

    但徐清凡却不愿多想,事情多了总会让人有种逃避感,徐清凡自那日从九寰大师仙逝所在的竹舍离开后,就一直停留在他自己的屋中,不见外客,闭关专心修炼,炼化那些新得的法器。为将来的秘密行动做准备。

    逃避责任的前提是要学会知人善用,徐清凡让东方清灵掌握九华大势,让金清寒监视李宇寒,又让王泽刚控制他的那些九华之外的势力,他确实很省心。

    这一闭关,就是整整两年的时间。

    新得的几件法器分别是“虹尺”、“地镜”、“五灵钟”、“捆灵绳”、“天御长袍”,其中,“虹尺”和“地镜”最好炼化,因为它们本就是徐清凡的法器,只不过等阶提升融入了一些天材地宝罢了,在境界突破之前,徐清凡就已经将这两件法器炼化的运用随心了。

    而“五灵钟”和“捆灵绳”想要完全炼化为己用则难度要大上许多,“捆灵绳”毕竟是新得之物,而“五灵钟”几乎就是重塑,与徐清凡的联系淡了许多,再加上等阶太高,所以徐清凡为了炼化它们,足足花了半年的时间。

    而最难的无疑则是“天御长袍”了,一众法器中,它的等阶最高,更是新得之物,徐清凡为了炼化它为己用,整整用了一年的时间。而炼化“天宇长袍”却是更加坚定了徐清凡暂时不炼化“唤龙令”的想法,要知道“唤龙令”等级要比“天御长袍”高上不知多少,想要彻底炼化,至少需要四五年之功。到那时什么事都耽误了,更何况“唤龙令”也不是徐清凡现在可以施展的起的,就算可以勉强施展,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一个顶级的法宝,在徐清凡手中却是和鸡肋无异。

    至于“冰灵玉佩”。却不属法器之类,只要配带在身上就能起到作用,倒不用徐清凡专门炼化。

    就这样,当两年之后,徐清凡出关,虽然本身地实力并没有提高多少,但却是彻底掌握了两件天阶高级法器和三件天阶中级法器,实际上实力已经大增。

    就这样,闭关两年之后。徐清凡终于做好了去南荒的准备。

    原本徐清凡还忐忑自己这次花时间闭关炼器会不会耽误去南荒的时机,如果是在正道联盟与南荒妖兽决战结束之后再去南荒,不仅作用不大。反而平加了无数风险。

    但徐清凡出关后却得知。在他闭关地这两年中。正道联盟与南荒妖兽地决战迟迟没有进行。一来正道联盟地宗师们正在谋划着什么。整日闭关与“荣华山”顶部不出。没有宗师压阵。正道联盟中人也不敢就这么与南荒妖兽决战。二来南荒妖兽内部似乎也起了一些争执。因为某些原因。南荒妖兽中地两大领九尾妖狐与夔之间日日争斗不休。也耽误了决战地时机。

    只可怜神州浩土地万般生灵。也不知有多少就这么在拖延之下化为了无数妖兽地口中餐。先后地“八荒殿”之变。“兽狂修士”之劫。以及现在地南荒妖兽来袭。神州浩土上地人类。恐怕已经只剩下了两到三成。

    不过。种种迹象表明。双方地决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众宗师们离开“荣华山”山顶地时间越来越多。想来他们所做地事情已经临近完成。而夔地实力虽然与九尾妖狐相当。但智谋却是相差太远。已然快被九尾妖狐所完全压制。

    而徐清凡也开始召集他地人手。九华地金清寒、东方清灵、吕清尚、李宇寒。还有他这些日子所结识地王泽刚等五名散修和小门派中地修为高之士。将他地目地告诉了众人。并让众人相互熟悉一下各自地功法和手段。为不久将来地联手作战做准备。

    不知不觉间。又是三个月地时间过去了。这一天。徐清凡结束了与王泽刚、金清寒之间地一场论道。刚刚回到了自己地屋中。却现刘先生已然等待多时了。

    和往常一样。刘先生从来没有敲门或等待主人来了再进屋地习惯。此时正享受着张宁梅地茶艺和白羽地讨好。怡然自得。另一边。婷儿表情冷淡。默默地站在那里打量着屋中地一切。

    “师傅。”

    “师傅。”

    “叔叔。”

    看到徐清凡回来,张宁梅、白羽、婷儿三名弟子忙迎来行礼道。

    微微点头表示回应,挥手间,三名弟子各自退下,屋中只留下徐清凡和刘先生两人。

    徐清凡知道,刘先生突然出现,必然有事情商量。

    行礼之后,徐清凡走到刘先生身前,默默的为刘先生泡茶,茶艺虽然是跟徒弟学的,但却也有模有样。

    刘先生满意的拿起徐清凡泡地茶细细饮了一口,眉头微皱,看来徐清凡的茶艺确实比之张宁梅差了许多。

    “当年那九寰之所以算计你,之后又那么偿还你,甚至不惜将死后所化的舍利送给你,其中的用意,这些年你可想明白了?”

    突然,细细品茶的刘先生眉头一掀,轻声问道。

    “明白了。”

    徐清凡淡淡的回答道。这三年多来,他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说说看。”

    刘先生说道。

    “天机占卜之事,是我这几年才接触到的层面,所了解的不多,但九寰大师这些年来却是一直研究这些东西,想来所看到的,所了解到地,要比我多得多。”

    徐清凡开始为刘先生泡另一杯茶,一边奢侈地用“凤凰灵火”沸水,一边轻轻地说道。

    “这是自然,在这方面。没有人能比得过他。”

    “以九寰大师的境界,自然不会与我这种小修士为难,我也没资格让他算计。他地一举一动想必都会有深意和后手。九寰大师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未来,这种未来想必极坏,他给我所炼制的占卜龟壳,虽然只能使用三次。但这三次也能将未来看得无比清晰,而既然能看清未来,也就有了改变未来地准备和机会。所以九寰大师之所以算计我,并非针对与我,而是想要通过改变我的命运,来改变他所看到的未来。”说着,徐清凡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又说道:“我一向认为我对自己的定位很好,既没有把自己看高。也没有把自己看低,但却是没有想到,我的命运竟然也会关系到神州浩土地未来。”

    刘先生沉默片刻后。淡淡的说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现在在正道联盟的地位,已经是很重要了,更何况,每个人的命运都会关系到未来。”

    “那他又何必单独找上了我?”

    “天道的安排谁又能真正看清?或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会变得很特殊也说不定。”

    徐清凡叹息一声,又说道:“天道飘渺虚无,却又有无尽威严,想要改变天道循环。必然是会付出很大代价的。九寰大师既然下定决心出手改变,就证明那个未来定然极坏,想要改变这个未来,也必然会被天道所排斥反噬,具体之上,恐怕就是表现在诸事不顺,空破传说中的天劫也会出现了。而九寰大师之所以将他的舍利子给我,并不是为了补偿他用远古之法祭练占卜龟壳让我一生只能使用三次地事情,而是补偿他擅自改变我的未来将我推到风尖浪口上的事情。”

    当徐清凡说完之后。刘先生深深地看了徐清凡一眼,看着徐清凡无奈之下的沉静,眼中闪过一丝欣赏,淡淡的笑着说道:“我本来就是想找你说这些事情的,却是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全想明白了,这些年来你确实是成长不少。”

    徐清凡继续泡茶,这次是给自己的,对于刘先生的夸奖却是沉默以对。想明白了是想明白了,最初的不愤也恢复了现下的沉静。但徐清凡依然不喜欢那种自己的命运被别人随便改变地感觉。

    “既然你想明白了这些。想来对于自己将来该如何做,也是想明白了吧?”

    看到徐清凡沉默。刘先生微微一笑,问道。

    “您说我该怎么做?”

    刘先生淡淡的说道:“未来该如何变化,就让它如何变化,天机如何运转,就让它如何运转,擅自改变天机,所出现的反噬根本不是你现在所能承受的,未来如果真的不好,自然有我们这群老家伙去改变,如何能让你这个晚辈去做?就算是你愿意,我还怕你做不来呢。”

    徐清凡知道刘先生这番话全市为他着想,一番好意,所以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看到徐清凡同意,刘先生似乎松了一口气,他还当真怕徐清凡会去呈英雄,在现阶段,刘先生还是更希望徐清凡平平安安的成长下去。

    又聊了几句之后,刘先生就离开了,离开之前,他告诉徐清凡,一个月后,正道联盟就要全部出动,与南荒妖兽进行决战了,而徐清凡的任务,也就在那时开始进行。

    送到院门之外,看着刘先生远去的背影,徐清凡的神色愈加沉默。

    刚才他骗刘先生地,他也不想妄自改变未来,但那次他占卜自己未来时,所看到的那个自己成魔的画面,却不能让它就这么进行下来。

    未来,必须还是要改变的。

    这天注定是一个客来客往的日子,送走刘先生之后,徐清凡刚准备回自己的屋去,三奇却是来了。

    ps:第二更。晚上还有2更。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