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仙道求索 > 第六卷 .第十七章 .万里远遁(上).

仙道求索 第六卷 .第十七章 .万里远遁(上).

    “修仙在占卜时,又很小的机会可以进入“入玄”之境,即可看到修仙所占卜之事,在将来所生的某一刻的画面。这个画面是真实的,也是虚幻的。所谓真实是指,画面中所表述之事,确实会在将来的某一刻生,虚幻是指,画面中的某些事务,并不会真的在将来画面出现的那一刻出现,只是一种隐喻,关系到所占卜之事将来的展,但能否参悟,就看那占卜的悟性和机缘了。”

    以上这番话,是一次徐清凡与刘先生论道——主要是刘先生讲徐清凡听——时,刘先生曾对徐清凡说过的一番话。

    之前占卜时所见到的画面,究竟哪些是真实,哪些是虚幻?徐清凡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在考虑这些,那高大百丈阴影将自己全部包围的黑色人影,是指他的对手他根本无法抗拒吗?那么那个在画面中若隐若现正在旁观笑吟吟的中年文士,又代表着什么呢?

    答案,似乎就在这一刻揭晓。

    死气可侵蚀万物,是天地初生万物初成时最原始的两道能量之一,徐清凡虽然修炼着“枯死之气”,他的灵宠小黑更是可以直接御使死气,但徐清凡至今任没有有效抵御死气的手段。或炼化融合为“枯死之气”是一种方法,但如果体内突然被大量死气所侵的话,徐清凡根本来不及炼化人融合,就已然化为一句枯骨了。

    而其他人,情况还要更加不堪。

    事实上,不仅徐清凡一行人,即使整个修仙界千万年来,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抵御死气的手段。

    正因为如此,当金清寒、王泽刚等人现那片突然出现并将他们笼罩包围的竟然是传说中的死气时,脸上均是不由的露出了震惊与绝望之色。甚至连一向冷静淡漠的金清寒也不例外,虽然徐清凡及时用“五灵钟”护住了众人,但众人却并没有对“五灵钟”抱什么希望,毕竟“死气”的厉害太深入人心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徐清凡的“五灵钟”虽然是一件天阶高级法器,防御至宝。但依然敌不过死气地侵蚀,尤其所面对的死气还如此的强大浩荡。

    控制着“五灵钟”,徐清凡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五灵钟”内的能量正在被那无穷无尽的死气所同化腐蚀,内部结构也开始渐渐地崩溃,已然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究竟是谁,竟然可以施展如此强大的死气?虽然并不纯粹,但绝不应该是人类所拥有。难道是妖兽?但南荒何时有了如此奇异的妖兽?又为何没有同九尾妖狐一起离开?”

    徐清凡心中暗暗焦急。同时又默默地猜想着。

    隐约间。徐清凡似乎可以听到。在“五灵钟”所化地防护罩之外。小黑正在欢快地叫着。飞翔在这一片死气当中。对它当真是一片乐土。小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畅快地吸收过死气了。

    只是徐清凡却丝毫无法被小黑地欢快所感染。这片死亡之云所蕴含地死去如此浩大。即使给小黑两三年地时间。也不一定可以吸收完毕。

    “这样下去不行。”死气侵蚀下。眼看“五灵钟”就要崩溃。而其他人却是丝毫无法帮地上忙。只是焦急地在一旁看着。徐清凡暗暗下决心道:“只能如此了。”

    心中急转间。徐清凡却是突然上前一步。伸手按住“五灵钟”地防护罩。体内“生灵之气”施展开来。快地充入“五灵钟”当中。就见原本已经光泽渐渐变得暗淡地“五灵钟”。突然散出道道洁白圣灵地光芒。灵光照耀之下。聚拢在“五灵钟”四周地死亡之云瞬间被逼退了数尺有余。让徐清凡终于有了喘息之机。

    “咦?”

    一声轻咦声突然在死亡之云中响起。虽然是一道疑惑之声,但听起来却依然是无比的阴沉。让徐清凡身体不由的一震,来袭竟然是一个人类,人类也可以施展死气吗?

    不由的,徐清凡想起了在很久之前,他所对付过地一名叫做“二号”的“冥”组织成员,那人也可以施展死气,不过与这人相比较,却是水滴与海洋之别。

    “能控制如此之多的死气。难道来人是个能操控死气的宗师不成?”

    虽然心中震撼。但形势却不容徐清凡多想。“生灵之气”虽然能克制死气,但袭来的死气毕竟太过强大。仅仅片刻之后,死亡之云就再次逼近而来,“生灵之气”所散的灵光,以极快的度被压缩成了薄薄的一层,徐清凡体内的灵气,与死气正面相抗衡之下,更是以极为恐怖地度快消耗着。

    死气浩荡如海洋,徐清凡的“生灵之气”和“五灵钟”,相比较之下却只是一个在怒海中随时会颠覆的孤舟,也不知过了多久,徐清凡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汗水沾湿了衣衫,身体也开始因为力竭而颤抖,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环绕在“五灵钟”四周的死亡之云,却是突然缓缓退却了。

    之前徐清凡一心抵抗的袭来的死气,根本无法分心,此时却终于有了喘息之机,顾不上考虑来人为何突然收手,转头对着那些依然不知所措的众人低声说道:“形势有变,我等现在来不及等待那些天阶妖兽出现了,你们现在马上就开始启动天遁符,然后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来人根本不是我们能抵抗的。”

    面对死气来袭地惊骇,金清寒是第一个恢复平静地,听到徐清凡的话后,皱眉问道:“你什么意思?你不和我们一起离开吗?”

    徐清凡苦笑道:“我必须要留下来拖延时间,更何况,小金地事情也必须要处理完毕。”

    金清寒眼中闪过一丝愤怒,或是因为徐清凡第二次将他抛开独自面对危险,或是觉得自己的实力无论如何提升,在关键时间总是力不从心。徐清凡的话声刚刚落下,金清寒就坚决说道:“要走一起走。”

    在徐清凡和金清寒低声交谈之间,其他人也终于从惊骇恐慌中恢复了过来,听到金清寒的话后纷纷点头,神色间或带着迟疑,却均是自真心,连这些日子已经与徐清凡渐渐疏远离心的李宇寒也不例外。

    徐清凡心中微微感动,嘴上却是毫不留情,厉声说道:“这是唯一的选择,你们陪我一起留下,你们有对抗死气的手段吗?没有?那么说就是要我来平白多浪费几倍灵气来保护你们了?你们留下来有什么用?送死?我本有对抗死气的手段,还有一线生机,你们也要拖着我一起死去?”

    眼看“五灵钟”外死气就要全部消散,对手马上就要出现,徐清凡心中急切,为了让其他人赶快离开,却也顾不得口德问题了,也不管众人听了之后的心情,讽刺、激将、谩骂全部用上。

    徐清凡并不是当真就如此大公无私,愿以一人性命来换其他人的安全,只是正如徐清凡刚才所说,他拖着来,其他人逃遁,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更何况,这些人都是因为徐清凡的原因才来南荒的,徐清凡也不愿意让他们就这么死去。

    看到众人的表情依然带着迟疑,徐清凡喝到:“按我所说的做,别再犹豫了!!”

    徐清凡说话一向低声慢语,即使是生气之时也不过语气变得冷厉严肃罢了,此时突然一个高喝,众人身体皆是不由的一震,下意识的将徐清凡给他们的“天遁符”拿出启动,九道奇异的灵气波动自九人身上蔓延出来,只是九人的神色中,皆带着不甘心的神色。

    “天遁符”从启动到正式施展,需要一炷香的时间。

    徐清凡在心底默默的算计着时间。

    焦急中,时间流逝竟然变得如此缓慢,而原本缓慢收拢的死亡之云,却是已然全部不见。

    当眼前终于恢复了清明,徐清凡等人就看到在他们身前十丈之处,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阴深修士,默默的站立在那里,隐隐泛着惨绿色的眼睛,幽幽的盯着徐清凡等人。

    这名黑衣人身上没有丝毫的威压,却给人无尽的萧索死亡之感,仅仅只是看上一眼,徐清凡就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寒气自心底缓缓冒出,无可抑制。

    而在那黑衣修士的身后,却是赫然站立着无数的南荒妖兽,似乎正是那些这些日子以来不断追逐徐清凡等人的南荒妖兽,只是这些南荒妖兽的眼睛之中已经再无生灵该有灵光,身体皆是隐隐渗出碧绿之色,竟然已经全部死去,化为兽型僵尸!!

    “圣物,在哪里?”

    打量了徐清凡等人片刻之后,黑衣修士将眼神盯在了徐清凡身上,幽幽的问道,声音无比阴深。该是爆争月票的时候,偏偏赶上考试,确实怨念。每天三更,已经是尽全力了,还是那句话,2号考完之后,3号开始到整本书完本,持续爆。而月票这东西,还是请大家尽量支援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